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 我是枫叶编辑的书——民主墙时期回忆录]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人脑圆通与思维圆和
·牟传珩:中华主流文化走向堕落——时代呼唤新文明批判
·牟传珩:不枯的种子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牟传珩: 圣诞的礼物——贺燕鹏就读神学院
·牟传珩:走出剧本的足印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牟传珩:深秋视角(外一首)
·牟传珩:2003前的几篇文章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 我是枫叶编辑的书——民主墙时期回忆录

牟传珩

一、走进《海浪花》

   

   1978年秋,正值北京民主墙兴起时,我反思了自己按出版社要求进行创作失败的经验,撰写了一篇文学评论——《呼唤鲁迅、契柯夫现实主义精神之再生》,交给了青岛《海鸥》文学编辑部,正待刊发。该评论组组长赵多青先生却几次找我谈话,记得最后一次是在青岛永安大剧院。当时青岛市文艺界正开文代会,发招待票看剧,中场休息时赵找到我说,编辑部主任认为文章政治观点模糊,要按他们的意见修改。我表示不能接受,宁肯不发表,决不屈从。据我所知,当时官方尽管奢谈“思想解放”,但仍有不少理论文章和文学作品被意识形态教条所扼杀。为此我动念主办一种不受任何约束,能自由表达思想的民间刊物,并找过几位一直在关注国家政治命运的朋友商讨此事。恰时《海鸥》举办作者座谈会,青岛15中语文老师尚永善带来位新人,他就是1998年春身陷囹圄的中国正义党大陆特派员陈增祥。他当时在《海鸥》编辑部座谈会上谈及北京民间刊物,并说青岛也有。我曾到北京西单民主墙看过大字报,也听说过北京民间刊物,故颇感兴趣。会后,知我要创办民刊的尚老师特将陈增祥介绍给我。我与陈增祥结识后,便相约探访了青岛民刊《海浪花》创始人孙维邦。
   那时,北京当局已开始向民运人士开刀,相继抓捕了北京民刊《人权同盟》的任畹町,《探索》的魏京生以及付月华、张温和等。这年秋,形势已变得非常恶劣,不仅北京“星星艺术展”被除缔导致的“10、1”大游行遭镇压,民运老将魏京生也被判18年重刑。之后,《四五论坛》发起人之一刘清,又因组织、传播对魏京生的公审录音被捕,北京四大民刊《四五论坛》、《北京之春》、《沃土》、《今天》处境艰难,一些大专院校内的民刊也都被迫关闭或转入地下,民主墙遭到摄取了“四、五”运动成果的邓小平的敌视,一时陷入危机。
   当时,青岛《海浪花》创刊才几个月,正势单力薄,孤军奋战。正值此时,我来到《海浪花.》。我与孙维邦交谈后,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于是便决定放弃自办民刊的念头,加盟《海浪花》。那时全国民刊普遍质量不高,《海浪花》却有《论党》、《论权》、《论人》三篇虽是评而不是论的文章,但观点犀利,可谓上乘之作。作者孙维邦,是青岛草制品厂工人,个子矮矮的,胖胖的,大眼睛,装素挺土,当时看不出他是办刊物的文化人。有了交往后,倒觉得他勤奋好学,为人耿直,思想敏锐,且有敬业精神,只是缺乏些包容性。他把自己的一间住房用作了编辑部。在这里我看到全国不少的民间刊物,除了北京四大民刊外,还有《探索》、《钟声》、《民主之音》、《北京青年》、《启蒙》等许多民刊,也在这里结识了一些外地的民运朋友,如天津的汤戈旦、云南的陈尔晋、上海的秦林山等。我为此大受鼓舞。但当时令我吃惊的是,《海浪花》仅有孙维邦一人操办,陈增祥只作一些辅助工作。我加盟《海浪花》的首要一件事,就是希望能使其力量壮大,团结更多的朋友一起工作。我为此召集了十多位感兴趣的朋友到孙维邦处,但都因与维邦思想境界差异或话不投机,而相继离去,仅我介绍去的葛树邦一位朋友留下。这样《海浪花》只有孙维邦、我、陈增祥、葛树邦四人,组成了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我在《海浪花》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就是从青岛官方文学刊物《海鸥》撤回的《呼唤鲁迅、契柯夫现实主义精神之再生》文学评论,之后又发表了几首诗歌和《试论民主运动的历史地位与社会作用》的政论文章。恰在这时,以坚持“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理论”著称的陈尔晋先生来青,读到《试》文,约我在维邦处会晤。
   尔晋云南宣威人,中等身材,天庭饱满,两眼炯炯有神,曾两度深陷囹圄,妻离子散,仍执着于追求社会正义。尔晋为人大度,经历坎坷,富有政治家的机敏。我与尔晋一见如故。他与我谈了他的政治计划与设想:以“二斗出三”为行动哲学,在全国筹建共权党,并准备去辽宁游说军头李德生,推动国家政治改革等。当时我陪同尔晋去了烟台,在烟台山下一处招待所住了一晚,第二天在大海上留影纪念后,送他乘船去了大连。我们从此结下深厚的友谊。(我与陈尔晋1980年在烟台山下合影)
   1980年春,《海浪花》编辑部内因维邦与增祥不和,增祥悻悻离去,编辑部的力量不仅没有壮大,反尔削弱。我为此忧心忡忡,建议编辑部的工作开放些,以便团结朋友,扩大影响。那时,我正在青岛四方区干部职工业余学校大专班读古典文学,与“民革”青岛市委副主委、四方夜校校长金又新先生结下了很深的师生之谊。为此我征得维邦同意,联络了金又新先生及文学大专班十多名优秀学生,共同讨论如何将《海浪花》提高档次,扩充容量,办成政治、文学兼容的综合性刊物。记得当时磋商会议是在青岛金口路金又新先生的弟弟金再新先生家中召开的。青岛诗人栾新建还专门就改版《海浪花》给我写来了书面意见。但维邦认为思路不对,仍坚持自己搞。这样我和树邦便很难再在《海浪花》发挥作用了。
   
   当时青岛文联老作家孟力先生为我推荐了牟孝柏,我又通过孝柏认识了王钦德、庄彦等,可谓人才济济。但苦于维邦无法与朋友们合作,工作很难展开。民主运动是大家参与的运动,只有团结更多的朋友一起工作才有前途。我眼见许多朋友资源被浪费掉,担心我们越走越孤立,便与维邦商量,仍按我以前设想,再办一个刊物,同时把朋友们组织起来,与《海浪花》相互支持,效果会更好一些。为此我一面与周围朋友们筹组创办志友学社,一面协助维邦隆重推出了汤戈旦先生的《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实质探讨》的文章,之后我便退出了《海浪花》(尽管如此,中共法庭仍以我“参与举办《海浪化》”为主要犯罪事实之一,判罪量刑,有判决书为证)。恰在这时,青岛新人姜福祯经北京徐文立先生介绍,加入《海浪花》,而我与树邦相继退出。后来《海浪花》只有维帮与姜福祯两人一起工作。福祯是位有深度,文笔不错的朋友,“6、4”时因书写小报被判刑七年。

二、出版《理论旗》

   当时,全国各地几十家民刊,力鼎中共打压,不屈不挠的维持下来,一改中共建制后新闻舆论工具独家垄断的局面,给深受文革专制之苦的人民以清新的氛围。但当时民刊的致命弱点在于情绪化多于理性。而我一向重视理论研究,希望创办一份以介绍、推荐各地民刊有影响的理论文章为内容的刊物,并以此纯理论刊物为中心,广泛团结朋友,共同推动民运向理性化道路上发展。为此我以“鲁基”为笔名,创办了《理论旗》一刊。当时我自己做了封面设计,图案是一面围绕地球的旗帜,刻板人是我夜校的同学王海滨,油印发行陈增祥。
   我把我那仅有6平方米的单身宿舍作了编辑部,每天这里都会收到全国各地的来信,接待探访者。整日忙得乐此不疲。《理论旗》的创刊号最先发表了我的长篇专论《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一文,全面分析、阐述了陈尔晋撰写的十余万字的理论著作《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尔晋的《论》,曾在《四五论坛》被删节发表,他便带原本交我保管。
   今天看来该论尽管未脱对抗社会思想窠臼,但在当时针对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提出无产阶级民主理论体系,还是难能可贵的。这也是当时最有影响的民刊《四、五论坛》,不惜代价刻印出版如此大部头作品的目的所在。而《理论旗》所作的工作,则是全面论述、评介了该文产生的历史背景、理论价值及社会作用,同时也对其提出了建设性的批评意见。《理论旗》创刊号首次出版发行了百余份,反响强烈,纷纷来信要求加印。此尔晋同年10月30日也给我来信谈到:
   传珩君:
   十月初,吕朴君因事赴青岛,我曾请他前来看您。他回来告诉他去时适值您已回烟台,不巧未遇。近日我到屹峰处,看到了您给他的信,即关于和他讨论的那封信,深感您写得很好,对《论》文思想理解得很透彻,发挥很好,亲切感人,说服力很强。屹峰赞叹不已。遗憾的是我至今还未看到《理论旗》,屹峰处虽有,我因当即离开,未来得及让他从别人那里取来一读。回京后,又听王仲同志(原《四五论坛》主笔之—)对您那篇文章十分称道。他是去文立处看到的,我因近日无暇去文立处,望你接信后速给我寄几份来。来信请寄北京东郊三间房生物制品研究所刘迪收。刘即天安门事件那位“小平头”。我现住在他们家里。而且恐怕要住相当一段时间。因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团中央联合筹建中国青年研究所,十月十四日已由青年报总编钟沛璋亲自通知我,决定借调我来参加筹建工作,并于十月十八日发函联系。所以我现住在他们家一面等候回音,一面看书学习,准备写点东西。你经济上如方便,有空的话,可来京一叙------。
   如此同时,北京、上海、杭州等地都来信订购。为此大崑与朋友们又紧急加印了一百份发往全国。同时收到一些讨论性投稿文章。《理论旗》第二期分别刊出了陈尔晋、吕朴、王冲、王屹峰等多人的文章以及陆庆余先生就尔晋《论》书致中共中央和胡乔木、于光远、王若水的两封信。此后便收到天津汤戈旦先生寄来的批评陈文来信和广州王希哲寄来的《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一文。当时,我有意专题介绍一下汤老的《原旨马克思主义》理论及王希哲的《毛》文。这些文章今天看来,虽都带有那个时代的局限性,但在当时却是颇具流派代表性的理论文章。
   在此期间,“共产第四国际”的人途经香港,来青岛联络我们,我与陈增祥出面接待,记得当时是在青岛第一海水浴场沙滩上交谈的,由于他们思想很左,我们并未取得共识,所以后来再未联络。当时我与维邦仍保持着紧密联系,经常一起交流意见,沟通信息。那年9月,全国正酝酿成立统一的民刊协会,出版《责任》会刊。广州何求派戴先生找我与增祥协商筹组工作,但维邦此间正与文立筹办《人》刊,故对此持消极态度,外地朋友意见很大,我们倍感为难。我只是在《理论旗》上发了一篇编辑部社论《坚持团结,维护统一——祝贺中华民刊协会在广州成立》,但并未实际参加工作。这年底,我们就遭到官方打压,不仅所在单位领导要求我停止活动,而且公安当局还给以特别“呵护”。为此《理论旗》被迫搁置了应刊出的内容,转而采取全部刊登马恩揭露当局封杀新闻舆论方面语录的斗争策略。当时《海浪花》也受到压力,被迫停刊。全国各地情况类同,民刊运动再次陷于难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