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三、二战遗症:日俄四岛纷争

   
   北方四岛位于日本北海道东端,由择捉岛、国后岛、色丹岛、齿舞群岛组成,总面积为4995.66平方公里,具有地缘政治上的战略意义。上述四岛,历史上是日本领土,但二战结束后,一直为苏联人占据。长期以来,它不仅是日苏国家关系的主要障碍,也是日本人对前苏联人不满的主要原因。
   
   日俄领土之争最早起源于18世纪初。17世纪、18世纪北海道阿伊努人与千岛阿伊努人往来密切,因此千岛地区成为日本统治的最北部边缘地区。俄国于18世纪初派人到千岛探险,想占该地。为解决千岛问题,日俄于1855年2月17日签订《日俄通好条约》。该条约规定:“日本国同俄国,今后之边境,应于择捉岛与得抚岛之间。”日俄又于1875年5月7日签订《库页岛千岛交换条约》规定:“至今而后,库页岛尽属于俄帝国,以拉彼鲁兹海峡为两国边界”;“千岛全岛属于日本帝国,以堪察加地区之洛帕特卡角同占守岛间之海峡为两国边界。”

   
    二战时,美、英、苏三巨头会晤,达成世所垢病的《雅尔塔协定》,侵占日本千岛群岛和库页岛南部及邻近岛屿成为苏联参战的条件。1946年2月,当时的苏联宣布将千岛群岛、齿舞群岛、色丹岛及南库群岛并入苏联版图,由哈巴罗斯克地区管辖。苏联解体后,上述小岛又归俄罗斯占领统治。长期以来,日本政府为讨回四岛多次与苏俄发生争执。1956年10月,日苏恢复外交关系,并签署了《日苏联合宣言》,“宣言”规定:“苏联同意待两国缔结和平条约后把齿舞、色丹两岛交还日本。关于国后和择捉岛领土归属问题,据1956年9月松本、葛罗米柯换文中商定的办法继续讨论。”可以说此宣言为解决北方四岛问题揭开了良好的序幕。但当日美于1960年1月签订《新日美安全条约》后,苏联当即借口“只有从日本领土上撤走全部外国军队和签订和约,才能按联合宣言所规定,交还齿舞、色丹诸岛”。
   
   1973年,日苏关系缓和,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抵苏,与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就北方四岛问题举行会谈。田中角荣当时明确谈到:“北方四岛是日本领土,虽属不毛之地,经济价值不大,但对在哪里土生土长的子孙们,是难分难舍的故乡,被剥夺了故乡的人们,日夜盼望自己死后能把尸骨葬于那里。只要苏联不归还北方四岛,日苏之间就不会有真正友好的国家关系可言,实话说,我们希望苏联归还全部千岛群岛。由于我现在当政,所以仅提出了归还北方四岛的要求。而我们的国会曾多次做出了要求归还千岛群岛的决议。我们的立场是,一定要把北方四岛写进联合声明。只要不把北方四岛这个固有名词明确写入联合声明,那么,不发表联合声明也行!”田中角荣显然是在向对方施压,以迫使不愿妥协的苏联人妥协。这次会谈迫使苏联同意在两国发表的联合公报上表述了“日俄间遗留着战后尚未解决的问题”。
   
    1985年戈尔巴乔夫执政后,日苏恢复正常的外交关系。1986年1月,苏联外长再次访日,同意日苏设立协商领土问题的和平条约谈判常设机构。叶利钦总统上台后,于1993年10月率团访日,急于改善日俄关系,但因为北方四岛问题不解决,日俄关系便无法改善,也无法维系。北方四岛在太平洋上的军事战略地位,对俄罗斯来说非常重要。它既是维护俄罗斯在西北太平洋安全的天然屏障,又是临视美日军事活动的前哨和出击阵地。目前俄军在北方四岛上基地密布,重兵常驻。在渔业上,俄在这一地区的捕捞量占有相当大的比重。更重要的是,二次大战后,俄罗斯在欧亚地区获得了大量领土,如果在北方四岛上改变这一现状,将会引起有关国家的连锁反应,从而使俄罗斯陷于被动的境地。因此俄罗斯绝不情愿轻易把四岛归还日本。
   
   1994年11月27日,俄第一副总理索斯科维茨又率领80人组成的代表团访日,这是继叶利钦访日以来最高级官员访日,其目的是使俄日两国关系向互利方向发展,以建立俄日战略关系,帮助俄远东军工厂军转民,将领土问题搁置一边,争取日本对俄经济支援,并缔结和平条约,然后再谈领土问题。
   
   从日本的民族感情和外交立场上分析,四岛领土系日本领土不容他人占据,这是涉及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的头等大事,其历届政府在此问题上都不能回避和妥协,要求归还“北方四岛”是日本朝野所有国民的一致要求。这一点,也可以从田中角荣访苏会谈所表达的一揽子收复北方四岛决心中得以验证。1979年2月,日本国会众议院分别通过了“关于促进北方领土问题解决的决议”。1981年1月,日本政府又决定每年2月7日为“北方领土日”,同年10月,铃森首相作为现职首相第一次隔海视察了北方领土,这些都使日本举国上下收复北方领土运动不断高涨。1995年2月,村山政府在“北方领土日”活动中,进一步强调收回北方领土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将发动民间,推动北方领土的早日归还。
   
   然而俄罗斯方面,至今对日收复北方四岛采取回避立场。1993年10月,叶利钦总统首次访日未就此问题达成协议;1994年11月,俄第一副总理索斯科维茨对日本访问又对归还北方四岛只字未提。那么,后对抗时代的叶利钦政府,对日政策究竟采取何种立场?简单说,就是在不急于将四个岛屿还给日本的同时,尽可能从日本得到更多的、看得见的经济实惠。应该说,目前双方的经济交流水平还是很低的,两国当然还是不满意的。以1998年为例,日本对俄罗斯的出口还不到10亿美元,占日本出口总额仅为0.3%。而俄罗斯的对日出口也不到30亿美元,只占到日本进口总额的1%。至于日本对俄罗斯的投资,那就更可怜了,1998年才880万美元左右。
   
   在1997年桥本、叶利钦首次非正式会晤以后,日俄关系曾以前所未有的势头热乎起来。日本1998年版的《外交蓝皮书》中,在阐述与主要大国关系时,顺序还是美、中、俄,由此可见日本的一往情深。但是日本显然对解决两国关系中存在问题的前景估计过于乐观了,桥本在向对方提出划定边界线的建议中表示,只要双方能在这一问题上达成共识,日本可以不急于北方四岛的归还,而是在今后一段时期继续承认俄罗斯的管辖权。在当年秋天小渊访问莫斯科时,俄方提出了一个反建议:在签订和约时不涉及领土问题。这一下子将皮球又踢回了东京。在桥本下台后,日俄关系迅速冷却,1999年叶利钦访问东京的事根本无人再提及了。
   
   2000年4月29日, 日本新首相森喜朗在圣彼得堡与俄罗斯新当选总统普京举行正式会谈。这既是普京当选后首次在国内接待外国领导人,也是森喜朗走马上任后首次出访。这一日程是在小渊病倒,而森喜朗尚未正式接任之际就决定了的。在3月26日普京顺利当选为俄罗斯的新总统后,日本外务省就开始为恢复两国领导人交往的势头而忙碌。这一势头原来是由小渊的前任桥本龙太郎和普京的前任叶利钦之间推动的,由于桥本在前年的参议院选举中失利而引咎辞职,从而使这一势头大受影响。如今叶利钦也于去年的最后一天出走克宫。而今,普京能否绕开北方四岛问题进一步发展与日本的关系实在令人怀疑。对此,俄罗斯外长已明确表示:俄方这次主要是表明其对日政策的连续性和对发展双边关系的关切,而对领土与和约问题不会涉及太多,俄政府除了耐心等待以外,似乎没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看来日俄两国领土争端还将继续下去,这不仅会影响日俄两国的正常关系,也会成为后对抗时代国际争端的焦点之一。(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