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牟传珩: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牟传珩: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 —— 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牟传珩:现代化盘整进程与中国知识分子成长
·牟传珩:我的儿提时代
·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牟传珩:难搏被捕事件再启示──兼评中共“三个代表”论
·牟传珩:突破“三八线”的朝韩高峰会晤──力主和解是后对抗时代政治领袖的首要使命
·牟传珩:多佛港移民惨案的警悟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的八点建议
·牟传珩:美式民主比中式「民主」更虚伪吗——写在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大选难产之时
·牟传珩: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为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献礼”——
· 牟传珩:等待春天
·牟传珩:中国新闻监督纸上谈兵
·牟传珩:今年两会“大部制”议题前瞻——中国行政机构
·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猖獗的地方缩影 ——谁导演了这桩离奇的诬告陷害案
·牟传珩:点击中南海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牟传珩:政绩工程造假何时休?——也为《中国法治建设》白皮书“喝彩”
·牟传珩:“三手代表”形象与“橡皮图章”命运——聚焦中国人大制度五大弊端
·牟传珩:给今年中国两会代表、委员出议题
·牟传珩:今年北京两会舆论冲击波 —— 人大代表三吁“阳光法案”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三、二战遗症:日俄四岛纷争

   
   北方四岛位于日本北海道东端,由择捉岛、国后岛、色丹岛、齿舞群岛组成,总面积为4995.66平方公里,具有地缘政治上的战略意义。上述四岛,历史上是日本领土,但二战结束后,一直为苏联人占据。长期以来,它不仅是日苏国家关系的主要障碍,也是日本人对前苏联人不满的主要原因。
   
   日俄领土之争最早起源于18世纪初。17世纪、18世纪北海道阿伊努人与千岛阿伊努人往来密切,因此千岛地区成为日本统治的最北部边缘地区。俄国于18世纪初派人到千岛探险,想占该地。为解决千岛问题,日俄于1855年2月17日签订《日俄通好条约》。该条约规定:“日本国同俄国,今后之边境,应于择捉岛与得抚岛之间。”日俄又于1875年5月7日签订《库页岛千岛交换条约》规定:“至今而后,库页岛尽属于俄帝国,以拉彼鲁兹海峡为两国边界”;“千岛全岛属于日本帝国,以堪察加地区之洛帕特卡角同占守岛间之海峡为两国边界。”

   
    二战时,美、英、苏三巨头会晤,达成世所垢病的《雅尔塔协定》,侵占日本千岛群岛和库页岛南部及邻近岛屿成为苏联参战的条件。1946年2月,当时的苏联宣布将千岛群岛、齿舞群岛、色丹岛及南库群岛并入苏联版图,由哈巴罗斯克地区管辖。苏联解体后,上述小岛又归俄罗斯占领统治。长期以来,日本政府为讨回四岛多次与苏俄发生争执。1956年10月,日苏恢复外交关系,并签署了《日苏联合宣言》,“宣言”规定:“苏联同意待两国缔结和平条约后把齿舞、色丹两岛交还日本。关于国后和择捉岛领土归属问题,据1956年9月松本、葛罗米柯换文中商定的办法继续讨论。”可以说此宣言为解决北方四岛问题揭开了良好的序幕。但当日美于1960年1月签订《新日美安全条约》后,苏联当即借口“只有从日本领土上撤走全部外国军队和签订和约,才能按联合宣言所规定,交还齿舞、色丹诸岛”。
   
   1973年,日苏关系缓和,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抵苏,与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就北方四岛问题举行会谈。田中角荣当时明确谈到:“北方四岛是日本领土,虽属不毛之地,经济价值不大,但对在哪里土生土长的子孙们,是难分难舍的故乡,被剥夺了故乡的人们,日夜盼望自己死后能把尸骨葬于那里。只要苏联不归还北方四岛,日苏之间就不会有真正友好的国家关系可言,实话说,我们希望苏联归还全部千岛群岛。由于我现在当政,所以仅提出了归还北方四岛的要求。而我们的国会曾多次做出了要求归还千岛群岛的决议。我们的立场是,一定要把北方四岛写进联合声明。只要不把北方四岛这个固有名词明确写入联合声明,那么,不发表联合声明也行!”田中角荣显然是在向对方施压,以迫使不愿妥协的苏联人妥协。这次会谈迫使苏联同意在两国发表的联合公报上表述了“日俄间遗留着战后尚未解决的问题”。
   
    1985年戈尔巴乔夫执政后,日苏恢复正常的外交关系。1986年1月,苏联外长再次访日,同意日苏设立协商领土问题的和平条约谈判常设机构。叶利钦总统上台后,于1993年10月率团访日,急于改善日俄关系,但因为北方四岛问题不解决,日俄关系便无法改善,也无法维系。北方四岛在太平洋上的军事战略地位,对俄罗斯来说非常重要。它既是维护俄罗斯在西北太平洋安全的天然屏障,又是临视美日军事活动的前哨和出击阵地。目前俄军在北方四岛上基地密布,重兵常驻。在渔业上,俄在这一地区的捕捞量占有相当大的比重。更重要的是,二次大战后,俄罗斯在欧亚地区获得了大量领土,如果在北方四岛上改变这一现状,将会引起有关国家的连锁反应,从而使俄罗斯陷于被动的境地。因此俄罗斯绝不情愿轻易把四岛归还日本。
   
   1994年11月27日,俄第一副总理索斯科维茨又率领80人组成的代表团访日,这是继叶利钦访日以来最高级官员访日,其目的是使俄日两国关系向互利方向发展,以建立俄日战略关系,帮助俄远东军工厂军转民,将领土问题搁置一边,争取日本对俄经济支援,并缔结和平条约,然后再谈领土问题。
   
   从日本的民族感情和外交立场上分析,四岛领土系日本领土不容他人占据,这是涉及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的头等大事,其历届政府在此问题上都不能回避和妥协,要求归还“北方四岛”是日本朝野所有国民的一致要求。这一点,也可以从田中角荣访苏会谈所表达的一揽子收复北方四岛决心中得以验证。1979年2月,日本国会众议院分别通过了“关于促进北方领土问题解决的决议”。1981年1月,日本政府又决定每年2月7日为“北方领土日”,同年10月,铃森首相作为现职首相第一次隔海视察了北方领土,这些都使日本举国上下收复北方领土运动不断高涨。1995年2月,村山政府在“北方领土日”活动中,进一步强调收回北方领土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将发动民间,推动北方领土的早日归还。
   
   然而俄罗斯方面,至今对日收复北方四岛采取回避立场。1993年10月,叶利钦总统首次访日未就此问题达成协议;1994年11月,俄第一副总理索斯科维茨对日本访问又对归还北方四岛只字未提。那么,后对抗时代的叶利钦政府,对日政策究竟采取何种立场?简单说,就是在不急于将四个岛屿还给日本的同时,尽可能从日本得到更多的、看得见的经济实惠。应该说,目前双方的经济交流水平还是很低的,两国当然还是不满意的。以1998年为例,日本对俄罗斯的出口还不到10亿美元,占日本出口总额仅为0.3%。而俄罗斯的对日出口也不到30亿美元,只占到日本进口总额的1%。至于日本对俄罗斯的投资,那就更可怜了,1998年才880万美元左右。
   
   在1997年桥本、叶利钦首次非正式会晤以后,日俄关系曾以前所未有的势头热乎起来。日本1998年版的《外交蓝皮书》中,在阐述与主要大国关系时,顺序还是美、中、俄,由此可见日本的一往情深。但是日本显然对解决两国关系中存在问题的前景估计过于乐观了,桥本在向对方提出划定边界线的建议中表示,只要双方能在这一问题上达成共识,日本可以不急于北方四岛的归还,而是在今后一段时期继续承认俄罗斯的管辖权。在当年秋天小渊访问莫斯科时,俄方提出了一个反建议:在签订和约时不涉及领土问题。这一下子将皮球又踢回了东京。在桥本下台后,日俄关系迅速冷却,1999年叶利钦访问东京的事根本无人再提及了。
   
   2000年4月29日, 日本新首相森喜朗在圣彼得堡与俄罗斯新当选总统普京举行正式会谈。这既是普京当选后首次在国内接待外国领导人,也是森喜朗走马上任后首次出访。这一日程是在小渊病倒,而森喜朗尚未正式接任之际就决定了的。在3月26日普京顺利当选为俄罗斯的新总统后,日本外务省就开始为恢复两国领导人交往的势头而忙碌。这一势头原来是由小渊的前任桥本龙太郎和普京的前任叶利钦之间推动的,由于桥本在前年的参议院选举中失利而引咎辞职,从而使这一势头大受影响。如今叶利钦也于去年的最后一天出走克宫。而今,普京能否绕开北方四岛问题进一步发展与日本的关系实在令人怀疑。对此,俄罗斯外长已明确表示:俄方这次主要是表明其对日政策的连续性和对发展双边关系的关切,而对领土与和约问题不会涉及太多,俄政府除了耐心等待以外,似乎没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看来日俄两国领土争端还将继续下去,这不仅会影响日俄两国的正常关系,也会成为后对抗时代国际争端的焦点之一。(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