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二 各自为政的争霸秩序 在自然经经济状态下诞生的国家,受当时的科技水平、工具发展和自给自足的生产消费方式决定,是彼此孤立、相互封闭的。当时,国家与国家间极少交往,甚至互不相知,根本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国际秩序。在圆工具发展推动了西方产业革命的世界化发展以前,世界经历了一个漫长的、不成体系、没有秩序的时代,而仅有国家间相互孤立的交往事件和局部的冲突。在东方,公元前1296年,埃及第十九王朝法老拉姆西斯二世与赫梯国王哈图希里三世缔结的一项军事同盟条约,具有最早处理两国关系的典范意义。据《左传》所载,公元前651年,齐恒公大会诸候于葵丘,立誓结盟,缔结互不侵犯、共同御敌的条约,具有最早国家联合的意义。公元前421年,雅典人与斯巴达人曾签订被称之为古代希腊外交文献范本的《尼西亚和约》等,这些都是古代世界国家间的局部交往与联盟,尚不具有现代国际秩序的意义。 国际秩序,主要是指国家间的政治秩序。它从产生到发展,有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国家间的政治秩序,最初是伴随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从地区性秩序向洲际性秩序过渡的。从这一意义上理解,可以说没有资本的世界扩张,就没有国际秩序。 (一)、威斯特伐利亚欧洲秩序 威斯特伐利亚欧洲秩序,是西方世界第一个洲际国家间的政治秩序。它产生于公元1648年欧洲各国签订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当欧洲进入17世纪时,由于圆动工具的发展,推动了手工工场生产方式的发展,刺激了国家对外贸易,进而推动了航海业的发展,加强了各国间的联系,致使整个欧洲封建社会形态处于圆动工具发展推动的生产方式变革的震荡中。正是在欧洲这场孕育向工业社会发展的情况下,爆发了30年欧洲强国间争夺区域代表权的大混战。公元1620年,德国哈布斯堡王朝镇压了捷克反天主教起义后,势力大增,导致了德意志各诸候的不安和欧洲大国的嫉妒。1625年12月,英国与荷兰、丹麦结成反哈布斯堡同盟,先后有瑞典、法国和俄国参入;而哈布斯堡王朝则与天主教诸候及西班牙结盟,并得到教皇与波兰的支持,双方一直混战到1648年10月24日,正式签订了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战争结束。这场区域国家大对抗的结果,最终形成了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欧洲政治秩序。各国按实力大小“瓜分猎物”,重新分割欧洲领土,并首次建立起民族国家的“主权至上”原则,从而结束了中世纪以来的由“一个教皇、一个皇帝”统治欧洲的局面,开始了各自为政,列强争霸的时代。当时,荷兰的独立获得正式承认;瑞典成为北欧洲强国;法国实力强大,成为“新欧洲”霸主,独享“狮子的一份”;西班牙则失去了一等强国地位;而战争的中心地德国,却由于自身的分裂,沦为一个被肢解、削弱的落后国家。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所形成的国际秩序的意义在于,不但首创了通过国际会议解决国家争端之先例,而且规定了对违反和约条款缔约国的集体制裁。此外,和约还规定了法国和瑞典可以统率其他国家打击违约国。这也就是国际间的“强者为首,其余从之”的自然秩序加国家自由意志产生后的社会化结果。和约生效后,各国都互派常驻使节,借以巩固这一欧洲政治秩序。这为人类最终形成全球化的世界秩序提供了方向。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构成了人类第一个区域性国际秩序。它之所以诞生于17世纪的欧洲,正是由于当时欧洲人文精神激发了生产工具的进一步发展,开始把一个思辨的时代,转化为一个实证的时代,因而致使科学技术水平迅速提高,导致当时的欧洲成为世界上商品经济最发达,经济关系最活跃,正处于欧洲产业革命的准备阶段。所以人类社会第一个近代意义上的国际秩序,只能产生于可以代表历史发展方向的欧洲,而不是亚洲或他洲。不久后,以英法列强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工业革命,就开始从欧洲推向了全球。 (二) 欧洲维也纳五强秩序 欧洲威斯特伐利亚秩序,伴随着英国经济力量的崛起和英法七年战争,英国以其逐渐强大的海上优势战胜了法国,英国和俄国成为欧洲新的霸主而告终。1775年,美国在圆动工具发展所导致的生产方式变革的震荡中,爆发了反英独立战争。法国为夺回霸主地位,率先援美反英,到美洲与英军作战,结果导致英国先后七次组织了反法同盟与法国作战,最终彻底战败法国。1814年10月1日至1815年6月9日,英国、俄国、奥地利、普鲁士等战胜国在维也纳召开了旨在取代威斯特伐利亚欧洲秩序的国际会议。但上述四国勾心斗角,反为战败国法国所利用,使欧洲四强会议变为由法国参加的五强会议。1818年11月14日,经过欧洲新强——俄国的策划和活动,英国赞同,吸收了已经偿还了大部分战争赔款的法国加盟,形成五大国一致,保持欧洲均势的维也纳新秩序。这一秩序是在蒸汽机推动的工业革命条件下产生的。当时正在形成的大工业生产体系,本能地要求有一个统一的欧洲政治秩序来保障它的快速发展。但是,由于欧洲五大国盟主尚带有浓厚的封建色彩,在随之而来的资本扩张所导致的各国政治革命面前,立场各异,态度不一。特别是1830年1月法国爆发了推翻波旁封建专制王朝的革命,其他四强在对待法国新建立的君主立宪奥尔良王朝立场上产生裂痕,直到1848年欧洲大陆革命爆发,五强矛盾激化,各自纵横捭阖,最终又导致了欧洲维也纳秩序的解体。综上可见,欧洲两个国际秩序的建立与崩溃,都是圆动工具发展所导致的生产方式变革在国家间造成的政治性震荡。借用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的一段话说:“蒸汽和新的工具机把手工业变成了现代大工业,从而把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革命化了。”此后,欧洲列强各自为政,相互争霸与冲突,进入了长期的纷争无序状态。直到1914年,英国凭借产业革命的推动力,成为当时世界性强国。它所占有殖民地3350平方公里,人口39350万,是其本土面积的112倍,人口的8.4倍,是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帝国。而俄国也趁机对外扩张,不仅在欧洲大肆掠夺殖民地,且向中国伸展,成为仅次于英国的亚军。法国则在这一期间掠夺到1060万平方公里的殖民地,成为世界上第三号殖民帝国。德国1871年1月18日统一后,国势大增,它在工业革命大发展过程中,利用了本国资本有机构成低的优势,大举采用推动圆动工具发展的先进科学技术,致使德国工业一举赶超了英国、法国,仅次于美国,但其殖民地则仅有290万平方公里,由此导致了德国后来的对外侵略。欧洲五强中最弱的是奥匈帝国。它只从退出德意志联邦后,设立了奥地利、匈牙利两邦一帝的“二元制”,实力大减,但它也对外扩张,野心勃勃,最终挑起人类第一次世界大战。(三)巴黎和会后的二元世界秩序1914——1918年,历时4年零3个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席卷了欧洲整个大陆,并波及了非洲和亚洲,先后卷入战争的国家有30多个,最终以德国、奥匈帝国、保加利亚、土耳其的投降告终。;英国不仅保住了其在欧洲的主导地位,还登上了世界领袖的宝座。史称人类第一个世界性名符其实的国际会议——巴黎和会,正是一个旨在确立当时工业革命的先锋英国领导世界新秩序的世界会议。当时参加国有30多个,各国派出的正式代表有1000余人。巴黎和会排除了已退出战争的苏俄,把与会国分为四个等级:第一级是与大战利益最大的五强——英、法、美、意、日;第二等级是与大战有相关利益的塞、比、中;第三级是大战间与德断交的国家;第四级是新成立国与中立国。第一级代表可以参加和会的一切会议;次三级代表则只参加讨论与其利益相关的会议。此次会议体现了英国主导世界秩序,法国主导欧洲秩序的意向,但却遭到当时的新兴世界强国美国的有力抵制。美国是第二次科技革命的最大受益者。在1870年至1913年间,美国的工业总产值增加了8.1倍,跃居世界第一,对外贸易在世界总额中的比重也由8%上升到11%。然而到1914年,美国占有的殖民地却不足30万平方公里,仅是英国的1/112,法国的1/35。这在资本扩张时代与美国强大的贸易实力极不相称。依据本书揭示的原理,世界发展方向的代表者,一定要是使用最先进的圆动工具体系、科技领先和经济居上的国家。因而后起之秀美国,是注定要走向世界舞台,挑战老牌资本主义强国英国的。当时不仅“英国是农业世界伟大的工业中心”;美国也成为了“工业的太阳”。所以战后的美国不甘屈居英国之后,而要按实力重排座次。巴黎和会后,美国伴随着自己军事实力的进一步强大,在国际舞台上已经有了相当的发言权。1921年11月12日,由美国发起的“华盛顿会议”,初步扭转了英国独导国际秩序的局面。后来又在1922年2月6日九强国缔结的关于“中国问题公约”中,写入了美国主张的“门户开放”“机会均等”原则,充分体现了美国的世界发言权。这时,美国已正式登上了世界霸主地位,英国主导的地区缩小到欧洲、非洲、中东和亚洲的一部分,太平洋地区则转由美国主导。至此,战后英美二元主导世界秩序的格局正式形成。我这里之所以称之为“二元秩序”,而不是“两极秩序”,是因为两极反映了反向运动的冲突,而当时的美英代表的都是资本主义秩序的发展方向,他们之间的纷争,仅是国家扩张利益上的纷争。这可谓资本扩张过程中的第三次国际秩序。这一次的秩序已经不是洲际性的了,而是第一次具有世界意义的资本主义国际秩序。也正是由于这种资本扩张已经具有了世界化的趋势,所以扼制它发展的另一种“反题”意义上的秩序的形成,也就是不可避免了。国际秩序产生与发展的历史,反应了工具革命推动资本运动的产生与发展的历史。它从国家到洲际再到世界化,背后有一种社会自然力的驱策,它体现了一种不以人们自由意识为转移的自然逻辑过程。通过本节分析,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资本扩张时代所形成的三次国际秩序,都是以国家竞争与对抗为主题的,即国与国之间以实力对比和军事较量为手段,来谋取和发展国家利益,开拓国际空间。它所贯彻的法则同样是“最大最好的一份是属于狮子的”。这是一切旧文明社会历史的共同本质。(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