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的现实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牟传珩:跨时代的足音——新文明视野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牟传珩:推翻认识屏障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牟传珩:散文诗三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美国拥有了全球工业产量的60%,黄金储备的60%,对外贸易总额的33%,谷物收获量的33%。它不但控制了国际金融货币体系,是世界上最大的资本输出国、债权国,而且是世界上最大的军火生产国和当时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控制了整个太平洋地区,接管了原来属于日本的马里亚纳群岛、马绍尔群岛和加罗林群岛,单独占领了日本,驻军朝鲜半岛南方,并间接控制了中国的国民党政权。苏联在战争中从美国获得了100多亿美元的租借物资,战后又从德国获得了100余亿美元的战争赔款,疆土扩大了5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增加了2000万,还有200万战俘在苏联帮助弥补劳动力的不足。苏联还控制了千岛群岛和库页岛南部,变鄂霍次克海为自己的内海,从此可以自由地进入太平洋。更重要的是,苏联凭借意志调动起人民的暂时热情,在战争结束后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迅速地完成了战时经济向和平建设的转轨,用4年零3个月的时间提前完成了第四个五年计划(1946-1950),恢复了国民经济,其中工业总产值比战前增长了73%。1949年苏联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打破了美国的核垄断。 美苏随着经济、军事力量的增长,开始了争夺世界霸权和划分势力范畴的冷较量。整个20世纪50年代前后 ,全球都笼罩在美苏将战,第三次世界大战随时可以爆发的恐怖中。斯大林逝世后,赫鲁晓夫上台提出要与西方“和平竞争”的新政策。他认为和平共处是“整个当代生活的基本法则”。东西方关系相对缓和。这一时期,也发生了两次剑拔弩张的军事冲突事件。一次是1958年11月10日,赫鲁晓夫提出本着东西方和解的精神,签订对德和约,正式承认两个德国,结束美国、英国、法国对西柏林的占领状态。但过了4天,即发生了美军3辆卡车在柏林郊区被苏军扣留8个多小时的事件。11月17日,苏联照会美国,要求举行柏林问题谈判,提出所有的占领军限6个月从柏林撤出。将西柏林变成一个在联合国管辖下的“自由城市”。但遭到了美国的断然拒绝,美国代表其西方盟国宣布:如果民主德国控制通道不让西方车辆抵达西柏林,北约将采取报复行动。1961年8月13日,苏联和民主德国单方面沿着东西柏林的分界线构筑了柏林墙,切断了东西柏林的人员来往。美国总统肯尼迪立即派他的副总统约翰逊访问西柏林,同时派出了一个1500人组成的美国坦克机械化部队,沿着高速公路通过民主德国检查站,直奔西柏林,还用卡车撞毁了部分柏林墙。这次柏林危机发生后,双方都出动了坦克,形成了军事对峙局面。8月30日赫鲁晓夫宣布恢复核试验,9月肯尼迪也下令恢复核试验。第二次冲突事件发生于1962年,赫鲁晓夫为了改变苏联核武器运载工具方面的落后状态,冒险地把30余枚中程导弹部署在古巴。美国立即以战争相威胁,并出动军舰拦阻和检查苏联货船。这就是风靡一时的导弹危机。赫鲁晓夫见对美国的核讹诈不成,以全部撤出在古巴的导弹为交换条件,换取美国撤走其部署在土耳其的核武器,危机解除。 世界进入70年代后,美苏争霸与对抗进入高峰,其经济实力与军事势力已旗鼓相当。两国随之对外扩张,争夺实力范围的较量也相继而来。 按照美国官方的估计,苏联的国民生产总值在1960年只为美国的45%,1965年为美国的48%,1970年增加到53%,1975年又增加到59%。根据苏联的官方资料:苏联的国民收入1950年相当于美国的31%,1957年相当于50%,1965年相当于59%,1975年上升到67%;苏联工业总产值1950年相当于美国的30%,1957年相当于47%,1965年相当于62%,1975年猛增到80%;苏联农业总产值1950年以前的5年平均数相当于美国同期的55%,1957年相当于70%,1965年相当于75%,1975年上升为85%。苏联还在不少的重要工业产品的产量上超过了美国。到1975年,苏联的粗钢产量达到14499.6万吨,美国只有6181.2万吨;苏联的原油产量达到49100.4万吨,美国只有41308.8万吨;苏联的化学化纤产量达到95.5万吨,美国只有33.96万吨。 在军事方面,美苏的差距也明显缩小,在某些方面苏联甚至超过了美国,双方的军费开支都在1000多亿美元,但总兵力苏联超过美国100余万。在战略核武器方面,苏联的运载工具和核弹头总量已经超过了美国。虽然苏联的核弹头总数和命中精确度落后于美国,但是双方都不再可能通过第一次核打击彻底摧毁对方,使对方完全丧失还击能力,从面形成了一种核恐怖均势。在战术核武器方面,美国虽然处于领先地位,但在欧洲地区苏联同美国及其盟国相比却占有优势。在常规力量方面,苏联的陆军占有明显的优势,具备了实施高速度、大纵深的连续突击的能力;苏联空军的质量虽然不如美国,但在数量上超过了美国;双方的海军各有特点,美国拥有庞大的航空母舰战斗群,机动性强,而苏联则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潜水艇舰队,攻击能力大;双方空中突击力量亦各有优劣,美国的机降能力优于苏联,苏联的伞降能力则胜过美国,战略防空力量苏联优于美国;登陆作战能力,特别是所拥有的国外海空军基地,苏联落后于美国。美苏两国凭借各自的经济、军事实力相互较劲,对外扩张。1975年1月葡萄牙殖民地当局同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安哥拉民族解放阵线和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达成了关于安哥拉独立的阿沃尔协议。这三个民族解放组织在美国、苏联的分别支持和挑动下,成立了临时过渡政府后,不久便开始了内战。人民解放运动军队在苏联顾问、军火和1万多名古巴军队的帮助下,先后在北部击溃了解放阵线的军队,在南部把安盟的军队赶出了城市。建立了安哥拉人民共和国,陆续得到了绝大多数非洲国家的承认,被接纳为非洲统一组织成员国。但安盟游击队在美国军火的援助下和南非军队的参战下,一口气同政府军和古巴军队打了十几年,苏联为援助安哥拉政府和供养古巴军队而背上了沉重的包袱。1975年9月5日,苏联通过利比亚支持的苏丹乌玛党、联合民主党、穆斯林兄弟会等政治组织联合组成苏丹民族阵线,并发动推翻美国支持的总统尼迈里的政变,当天即告失败。1976年7月2日,苏丹民族阵线在苏联和利比亚的直接支持下,再一次发动武装政变,经过两天激战,又告失败。1977年3月和1978年5月,苏联又武装扎伊尔雇用军,两次攻入扎伊尔的沙巴省,但在美国、法国的干预和比利时的出兵下,均被扎伊尔政府军击溃。苏在插手他国事务与美争霸过程中连连受挫。1977年苏联让古巴出面,为扼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的红海出口处,建议北也门和南也门合并为红海联邦,受到了北也门领导人的反对。南也门总统鲁巴伊也不甚积极。于是,苏联1978年6月就在南北也门策划了一箭双雕的政变。6月24日北也门总统加什米被南也门总统特使携带的邮件炸弹炸死,26日苏联支持的南也门执政党总书记伊斯梅尔和总理纳赛尔嫁祸于鲁马伊,发动政变,杀死了鲁巴伊,伊斯梅尔控制了南也门政权,苏联的这一恶劣行动,大大败坏了其国家的形象。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在阿富汗的势力衰落,美国乘虚而入,取而代之。苏联为了改变阿明政权迅速使阿富汗倒向美国的发展趋势,决定武装干涉阿富汗,直接与美国支持下的军事力量较量。此后,阿富汗战场陷入了你吃不掉我、我也吃不掉你的僵持状态,一直持续到1989年苏联从阿富汗撤军为止。在此期间,苏军不但每天都有人员伤亡,而且光维持苏军在阿富汗的战费每天就要开销600万美元,另外还要向被连年战乱弄得经济崩溃、民不聊生的阿富汗政权提供大批的经济、财政和军事援助。 苏联的勃列日涅夫时期已经耗尽了人民的革命热情。官方凭借意志操纵发动世界革命,强行推行集权政治与计划经济,以及扼制资本自由扩张的经济结果,到80年代中后期已经很明朗了。根据苏联自己公布的数字,它的国民收入增长率在70年代为5%,1987年下降到3%,1982年又下降到2%;它的社会总产值的平均增长速度在1961年至1970年期间为6.9% ,1971年至1980年期间降为5.3%,1981年至1985年期间猛跌为2.8%;它的工业总产值的平均增长速度在1961年至1975年期间为8.5%,在1971至1975年期间为7.4%,1976年至1980年期间为4.4%,1981年至1985年期间为3.7%;农业总产值的平均增长速度在1971年至1975年期间为2.5%,1976年至1980年期间为1.7%,1981年至1985年期间为1.1%。苏联的工业劳动生产率在1955年为美国的33%,1975年上升为55%,可是到1985年还是保持在这个水平上。由此可见,苏联在逆自然发展而动的争霸世界过程中,已耗尽了自己的底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