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后对抗社会三大思潮]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三大思潮

   
   以对抗为主题的旧文明时代的结束,致使延续至今的社会关系,意识
   形态发生紊乱。全球化圆动工具革命,对人类观念的冲击是前所未有
   的;知识经济的到来,又导致了大企业与各国之间新的力量对比关系
   正在形成一场人类的价值取向和情感选择的争论。这些争论正在议会

   大厦讲台、政府办公室,乃至理论、新闻领域涌起崛流,泛起浪花。
   由新自由主义、新对抗主义和新乌托邦主义相互碰撞的三大思潮,填
   充了后对抗时代的精神废墟。
   
   一、新自由主义:尊重、包容与豁达
   
   自由主义形成于17、18世纪,经历了传统的自由主义和现代自由主义
   两个时期。自由主义思想的始祖是英国哲学家洛克。他在1689年发表
   的《论政府》中,把保护个人对生活、自由和财产的自决权提升为国
   家的目的。美国的《独立宣言》、《美利坚合众国宪法》、《权利法
   案》,以及法国的《人权与公民宣言》等历史性文件,则以政纲形式
   和法律形式阐述并确立了洛克所提出的自由主义原则。18、19世纪
   末,自由主义成为资本主义反对封建制度的有力武器。19世纪末、20
   世纪初,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自由主义由传统向现代过渡,其具
   体表现就是由主张自由放任转向主张国家干预。现代自由主义比传统
   自由主义更不定型,往往对社会问题采取实用主义的处理方法,因而
   导致了传统自由主义的思想内核发生了裂变,各种贴着“自由主义”
   标签的学说充塞市场,诸如“民族自由主义”、“社会自由主义”、
   “文化自由主义”等等鱼目混珠。
   
   本节所言的“新自由主义”,是指冷战后,以遏止或阻止国家对经济
   干预为目标的西方自由主义学派的逐渐成熟。它反映了时代的发展变
   化,以主张“人权至上”的共同价值为核心;同时反对政治对抗与发
   展军备,而以贸易自由主义推动人类相互合作与自由竞争的思潮。新
   自由主义者认为,后冷战世界的国家竞争,不再是军事、政治领土争
   夺和资源控制的时代,而是贸易份额的占有比例和市场的实际控制、
   支配为主导的时代了。
   
   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基本价值取向,是政府有限责任的核心在于尊重人
   类共同价值观,维护个体尊严与自由权利,放弃“主权至上”立场,
   裁减军费,保护环境和贯彻贸易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政治特
   色恰恰在于它的“非政治化”。它主张价值多元,相互包容,即对一
   切价值都采取一视同仁的“豁达原则”。他认为,政府的立场是采取
   “价值中立主义”和奉行“不干预主义”。新自由主义较之强调“个
   人自主权”的传统自由主义比,更强调的是尊重、包容与豁达。
   
   前些年来,新自由主义已有“大众化”倾向,其代表人物有米尔顿里
   德曼和“芝加哥集团”,最近又有新的发展。当今世界新自由主义思
   想不仅流行于西方世界,也已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传播,汇成一
   股思想源流。然而后对抗时代的新自由主义理论与观点比较分散,已
   不能象洛克时代的传统自由主义思潮那样有“宏大叙述”和代表人
   物;它也不以党派、政策或国家权力为主要舞台,而更着重于经济、
   历史、文学、哲学等等文化性的解释。
   
   二、新对抗主义:民族情绪的反弹
   
   后对抗时代综合了世界性两极分裂的离心倾向,但也同时刺激了被全
   球冷战深埋于政治分野之下的民族对立情绪的复发。这就是世界性的
   新对抗主义产生的土壤。
   
   新对抗主义不同于以强烈意识形态化为特征的传统对抗意识,而是以
   民族为本位,倡导大民族主义和发动以“说不”为特征的情绪化对
   抗。这种思潮产生的经济原因在于圆动工具全球化变革所带来的非民
   族中心化浪潮。许多民族主义者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由于历史造成的
   经济发展不平衡和政治不平等而大有失落感与恋旧情结,因而便在精
   神上亮起“新对抗主义”的旗帜。
   
   冷战刚刚结束时,日里诺夫斯基就成为“大俄罗斯民族失落感”的象
   征,扬言要使“汉普蒂邓普帝”重圆,到“印度洋洗脚”。不仅公开
   表示反西方立场,而且批判攻击中国,声称要把保加利亚总统“流
   放”到西伯利亚。可见其民族对抗主义至甚。
   
   正在世界性冷战走向死亡过程中,日本国会右翼众议院石原慎三郎和
   索尼公司董事长盛田昭夫作为另一种新对抗主义的旗手,曾联合出版
   了风靡一时的《日本敢说“不”》一书,声称,日本已成为世界上的
   伟大国家,白种人所开创的近代文化已经接近尾声,日本应挺起腰
   来,对自己要有自豪感。当年,成吉思汗的铁骑席卷欧洲大陆时,白
   种人不也是仿效蒙古人的样子剪短发、剃眉毛,甚至罗圈双腿走路
   吗?因此,日本不但要成为东南亚中心,而且应该成为亚洲的中心,
   同时要准备发挥世界性领导作用所需的一切条件。为此,日本要敢于
   对美国说“不”。该书出版后引起美国朝野情绪反弹。为此,石原慎
   三郎不仅又与他的夥伴合写了《日本就是敢说“不”》,而且自己推
   出了《日本坚决敢说“不”》一书,扬言只有日本可以治美国的病,
   发起了日本对美国没有硝烟和军事竞赛的情绪对抗战。1991年4月,
   美国传统基金会会员、迪金森学院政治教授乔治.弗里德曼和梅雷迪
   恩.莱巴德合著了《未来同日本的战争》一书,预言20年内美国同日
   本将爆发战争。此书成为冷战结束时日、美间的畅销书,从而也开辟
   了美国新对抗主义的领土。继而,美国著名小说家麦克尔.克莱顿出
   版了强烈反日情绪的力著《上升的太阳》,又推动了美国新对抗主义
   思潮的发展。
   
   与此同时,中国大陆“6.4”风波后,因在报纸上发表了有关资本主
   义危机真得“狼来了”一文、而捞取了不少的政治资本的所谓青年学
   者,曾以“文化本体论”为武器抵制西方文明,并在一次与美国未来
   学家托夫勒对话时声称:我们现在正处在人类历史上一个面临空前挑
   战时期。中、日、俄可能形成三种对抗。中、美对抗日、俄,中、俄
   对抗日、美,以及中、日对抗美、俄。而从全球的范围考虑,又不排
   除也许会有中、日、俄联盟对抗美国式美欧联盟的可能性。由此可
   见,新对抗意识已经制控了他的言论,成为了他的思考主题。
   
   冷战后的中国大陆,在俄罗斯日里诺夫斯基的狂言和日本石原慎三郎
   的“不”以及大陆演义“狼来了”的新对抗思想主题的共同作用下,
   流行起一股崇拜日里诺夫斯基、模仿石原慎三郎和宣传民族对抗的青
   年“说不”“情感选择”。他们自称“新义和团”,声称“苍天当
   死,黄天当立”,攻击美国,漫骂日本,排斥西方,扬言对台“无忌
   准备打仗”,并直言不讳:“对抗是人类交流的重要形式。”这股思
   潮一度席卷中国,走向世界,与日本钓鱼岛上“青年社”的民族主义
   挑 ,俄罗斯日里诺夫斯基的狂妄言论,美国的“妖魔化中国”,以
   及西方民族排外势力泛滥等,各式各样的新对抗主义汇成一种思潮,
   共同撞击着后对抗时代人类复苏的脆弱神经。
   
   三、新乌托邦主义:《幽灵的微笑》
   
   冷战的结束,导致了马克思主义创造的那个“幽灵”正在全球范围退
   却。后对抗时代的到来,致使整个社会更加商品化了,圆动工具的全
   球化发展,并没有立即改变社会分配的不平等。而支撑人类千万年来
   划分敌我阵线的政治理念已经崩溃,世界精神突然在非意识形态化的
   过程中变得空虚起来。人们开始更多地关注自我和现实利益。务实成
   为了后对抗时代的行动纲领。正是在这种人类理想大瘫痪的条件下,
   又一种社会存在的思想性反题——新乌托邦主义——在西方发达社会
   中流行起来。一些探索马克思主义和乌托邦思想的讨论会、座谈会,
   正煽动起人们改造现实的政治热情和新理想主义。对此,法国国际广
   播电台曾作过专题介绍。而法国《回声报》2000年2月17日曾以《重
   温马克思》为主题,介绍了巴黎第8大学哲学教授尼埃尔.邦萨伊德
   《幽灵的微笑》中的新乌托邦思想。
   
   新乌托邦主义不同于传统马克思主义的主要区别在于,它更注重资本
   全球化时代的哲学思潮与经济思潮的研究,主张摒弃传统马克思主义
   的僵化教条和批判所谓共产主义实践中的“官僚主义”罪恶,从分析
   当代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关系角度出发,“设想出新世纪的革命者
   形象”,并以此来推动实现大同世界的政治理想。
   
   新乌托邦主义认为,“商品专制制度”和“强迫劳动”决定了“新的
   受排斥者队伍正在形成”。而新的资讯技术正在加快这一过程。尼埃
   尔.邦萨伊德在《幽灵的微笑》一书中确信:“如果说存在一种新的
   资本主义思想,那也应当存在一种新的共产主义思想。”
   
   新乌托邦主义之所以能成为后对抗社会的一种思潮,并产生影响,就
   在于人类在一个完全商业化的世界里,更需要精神力量的支撑和理想
   主义的召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