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2003年即将过去了,我突想到儿子18岁的成人生日就要到来了。我作为一个不合格的父亲,无法在他身边祝贺他成长为青年这一纪念性的日子,内心有说不出的瘾痛。更令我心下不安的是,妻的生日仅仅与儿子隔了一天,我这做丈夫的同样不能亲自为她祝福。我欠妻子的债,着实是多年了,说什么都觉得太轻。但儿子18年的成人生日,我不能不说几句话。我只好在大墙之下,借夜晚昏暗的狱灯,给儿子和妻子分别写去如下生日贺书。
   
    冬雨:

    你15岁生日时,我给你送了一份特殊的礼物,是我亲笔写给你的一封信,旨在改变一下与你的谈话方式。结果你也认真地回了封信,提出你对传统教育的不同看法。我看了后内心非常高兴,忽觉得你真的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那信,我非常珍重地收藏在写字台里。从那之后,我很注重启发你与我辩论。我真后悔当年太关注你的学习,却忽视了你玩的天性和与大人不同的生活方式,只可惜我反悟的太迟了。现在想来,自由地伸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由于我的不当教育,可能会给你的一生造成负面影响,这是我每每想起来都内疚不已的。
   
    再过八天就是你18岁生日了,我无法给你的成人生日送份父亲的礼物,只好又一次以信代替了。18岁标志着你已然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了。在这时刻,我真为你高兴,但又因不在你的身边,无法尽父亲的义务而痛心疾首。还记得我曾拿着苹果对你说:你何时能掰开它就长大成人了。现在你该能掰开了吧。你能领悟那果子意味着什么吗?那就是问题。一个成年人遇到问题时,要善于分析、思考,自己破解问题。有位哲人说的好,“没有思想的人生,是没有价值的人生”。有没有独立思想,能不能破解问题,不仅是你是否长大成人的标识,也是你能否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尺度。然而思想的能力来源于不断学习,获取信息,永葆不断创新的心态。三年前,我在你书桌上留下了人生三挑战格言:“向问题挑战;向不可能挑战;向墨守陈规挑战。”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当毕生践行这三挑战,勇不言败。这人生三挑战,是我领悟成功人的精神真质。今天我再把这格言作为送给你成人生日的一份特殊礼物,希望它能成为你学习、拼搏,考取好大学目标的一根撑杆。我是这撑杆撑着走过来的,且至今身处逆境而不倒。在此,我再复述曾写给你的那首诗
    《你是海浪,我是礁岩》略
   
    最后,祝你生日愉快,身体棒棒的!
   
    老爸2003年12月19日
   
    秀兰:
    月底是你与冬雨的生日,很遗憾我不能亲面祝福。因我的执着,这家就这么残缺了一半,殃及了你们母子,也把沉重的担子卸在你的肩上,我每每触及都心如揭痂。我本是很依恋这家的,但生性就“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没想到就这么就走远了,走久了。夫妻间本有很多话要说,但大墙内外,咫尺天涯,此境此情,我又能说些什么呢?对冬雨的成人生日,我不能不给他留下几句话,我们间的话,就容后团聚再叙吧!眼望大墙内高高白杨树上的叶子在阵阵朔风的摇曳下,一片片地零落下来;当它再一片片地冒出新芽,并盛满枝头时,就该是我们“共剪窗前烛”的时候了。新年将至,又正值你四十五岁生日到来之机,这几天如果赶巧有一天飘杨的银雪,那便是我从大墙内遥寄给你的生日礼花,我给儿子多写了几句,却给你寄去了满天的礼花,我的一杯深情也算平均分配了。
    祝你生日快乐!
    传珩2003年12月19日
   
    我的信,本是两封平平常常的家信,未涉及政治与案情。但信发出后,家人却迟迟未能收到,而队上向我保证他们亲自为我寄发的。如果他们没有说谎的话,那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青岛公安一处,至今还在非法扣留有关我的任何信件。我心想:就凭你们那点小伎俩,也想一手遮天,我偏要把信转回家不成。既然你们敢妄法侵权,迫使我非正常渠道传书,那我就传给你看看,看看你们的高墙铁网,能否封锁住满天翻飞着的雪花。于是这信,不久真就传到了妻的手中,而且竟成为我《回忆录》中的一点墨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