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牟传珩:深秋视角(外一首)
·牟传珩:2003前的几篇文章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山东省监狱里的春天,较之青岛的春天来的早些,转过年不多久,就觉得春的冲动在脚下积蓄。突忽一夜春雨来,大地便神奇地苏醒过来,我的心绪也春一样地活跃起来。已许久没有诗兴的我,情不自禁地又写下《聆听春雨》的诗:
   
    没再维系一个远古的传说
    天空便绽出闪亮的故事

    没有解说
    也忽略了逗号
    是风送来了情节
   
    杂乱的雨丝
    是天成的童谣
    韵味被飞燕衔在嘴里了
   
    所有的花蕾
    都扮成新娘
    偎依着尚不清醒的早晨
    等待性亢奋演绎自己
   
    在一次激越的交响中
    种子并不很成熟
    但悄悦地潜进了土地
   
    生命和又一天
    很稚嫩
    却笑得那么灿烂
    那么生动
   
    春雨洗过的监狱清晨,从墙缝到角落,都张扬着生长的彩色,即使那卷扬起尘土的风,都和缓了许多,春天伴着“光棍你好”的鸟啼,站在了高耸铁网着的大墙上了。于是,大墙下的每一条踏出犯人脚印的路径,都染上了绿色;两旁的树枝,挣抢着吐出新芽,消费春天的时光。那行行高大的白杨,骤然就拉长了茸毛,经和风轻轻吹拂,纷纷扬扬地落下白雪似的花絮,与那些不畏早春寒的花朵,相映成趣。早上你还未及欣赏过的那些串串缀满树头的花蕾,傍晚归来便已绽出了芳心,如此婀娜多情地迎接着你神奇的目光。出工路上那片果树林木,最先绽放的是梨花。原来梨花竟那么圣洁皎白,美丽的令人心醉。以前,我怎么就没欣赏过它呢?不久,桃花又开了,紧接着苹果花也开了。苹果花盛开的时刻,春天就仿佛由羞涩变得奔放,甚至是放纵起来,它让所有爬满墙头的蔷薇花,火一样地燃烧了。但令人遗憾的是,唯独不见白丁香。在我的感觉里,嗅不到白丁香的苦香,那春天便失去了情调!原来这是监狱里的春天,是被文化裁剪了翅膀的春天。这春天被包裹在监狱的灰色调里,不免让人说不出的惆怅。这时的我,再看那些红花绿叶,便是一种文化意义的审视和主观性的品读了,?纱巳松?粤梗暝碌目嗌阕⑷胝?lt;BR>高墙铁网,囚徒列队的景色之中。历代历朝,有多少思想犯是在高墙铁网下审视着春天渡过的呢?在这个等待自由的春天里,我为了调理浮躁、急切的心态,如醉如痴地挥毫泼墨。尽管我只是在学书法,但每一笔,每一画,仿佛都在写心写意。于是我就觉得写出的字,原本也是有生命的。它承载着主体的痛苦,岁月的伤痕和足迹的蹉跎。我开始体会书法的意义不在于摹仿,而在于悟道了。我便不再顾及那些书写规矩,大胆挥毫泼墨,淋漓尽致地发泄自我。于是单调的学习,便演化成创作,体验着一种只有被禁锢灵魂,并在生命边沿上苦苦挣扎过的人,才能领悟的创作境界。其实,艺术创作的深层次冲动,就是生命的苦难。用字来表现伤痕累累的苦难人生,似乎便顺理成章了。书法不是写字,不能为应合世俗而有媚笔。为了让人欣赏、评判而写字,不会走出自我放纵的足迹。能为自己灵魂中的呼号而书写,才能写出生命的灵气,这或许就是我悟出的书法之“道”。于是我的字,便自然而然地苍桑起来,蹉跎起来,艰难而痛苦起来,尤如伤痕累累的老槐,倔强而孤独地站在人生的风霜里了。
   
    我写着写着,离自由的日子就仅剩下一百多天了,内心便开始憧憬出狱的时刻。孙行者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冶炼了七七四十九天,而我却在人间炼狱里,已磨难了三三九百多个日日夜夜。我渴望自由,就像雏鸟被困在蛋壳里渴望生命。剩下的日子里,就该是九九八十一难的最后一劫了。
   
    天定的解数,是一天也少不得的。省城的春天,极为短暂,随着蔷薇花的败落,夏署便迫近了,就在这春夏之交的当口,发生了我来省监与干警的首次冲突。那天清晨出工,天有点发闷,大队教导员在队列后押队。他人长的胖胖的,白白的,大眼睛,40岁上下,一副典型坐办公室的小官僚形象。他曾在与我谈话时说,他是大学毕业生,还曾是学生会干部,有时也动动笔杆子,发篇小文章什么的。但这天清晨出工,不知他中了什么邪,一路上对犯人骂骂咧咧的,嫌他们走不好队列。犯人们都惧他三分。我不走队列,但在队后跟随,也老大得不痛快,心想:你不拿犯人当人,随口骂人,可没有点文化人的味道。我正想着,队列便行进到队部门前,就在队列即将解散时,教导员突然对我说:你头发太长了,理发!
   
    本来我自己也觉得头发长了,天又渐渐热了起来,也正想理理。但他一早晨对犯人发邪火,我便很心烦,不想搭理他,便径直向前走。他似乎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脸上挂不住了,便提高嗓子喊了:牟传珩,你听到没有?
   
    我一听他喊,心里的底火,腾地就窜上脑门子,心想:从公检法、看守所到省监,还没人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我管你是谁,本大爷不吃这一套。我便立即停住脚步,回过头来,重着他大喝一声:你呵唬谁?
   
    省监的清晨很沉静,我那一吼,令全大队的犯人和毗邻几个队部的干警们,都吃了一惊。这在这种监管制度格外严厉的劳改场所,是绝不允许发生的,也的确是从未发生过。就在我们队上,就有个因见到领导,未起立站好,而被关了半个月的禁闭的。我的这一吼,使教导员在众目睽睽之下,恼羞成怒,要我跟他到队部。我仍站着不动地瞪着他。于是,他们命令犯人们拖我,我们七三的人没有愿意上手的,只有七一队和七二队的各一人,讨好大队领导,上前拉我,队列随即解散。我与他们便揪拉,便吆喝着进了队部。大队里的几位头头,一起围拢过来,指责我挑战大队领导威信,“制造事端”。我说你们帽子扣的太小了,我“颠覆政府”的帽子都戴了,何惧你这破帽子。副大队长说,按规定,要关你禁闭的。我说我已在看守所被关了两年禁闭,你还能再关我两年不成?大队长突然高喊:拿电棍来!我大吼:搬老虎橙来吧!那声音震得他们目瞪口呆。
   
    他们见威震不住我,突然又缓和下来。有个副教导员,是胶东人,一直没说话,此刻便温和地让我冷静下来。这时,七三队的张监区长也赶来劝我。我声称要上狱里解决。他们不愿让上面知道,便派出哪个和颜悦色的副教导员与张监区长劝导了我一上午。他们说知道你内心有怨屈,但你也要理解干警们有时情绪也不好,相互原谅吧!我经不过他们的几句好话,也表示不再向上找了。这件事在整个七大队是从未发生过的重大事件,全队人无不怀疑我肯定要被关禁闭,结果却不了了之。但大队教导员在全队人面前丢了脸面,又没了下文,总想找回点什么,便利用收工集合队伍时说:今天早晨牟传珩顶撞领导,经大队领导耐心说服教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们决定就不再追究他了。
   
    我一听他这么找台阶,便大声喊到:我从没向你们认错。
   
    教导员一听脸“唰”地红了,立即让队伍出发。他在后面对我悄声说,没认识可以慢慢认识嘛。当时,队上犯人们都暗自为我捏了把汗,让我提防他报复。我心想:他是聪明人,经这一冲突,他应该明白我根本无惧于任何处罚,也没人能配合他的处罚;更何况他也不想把问题搞大。事后证明,这个人很不简单,他趁星期天公休日,专程去新华书店买了本《启功千字文》字帖,让中队指导员转给我,嘱咐我好好练书法,后来还给我送过两支冰糕,我见了他反倒不好意思起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