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百年斗争史就是宪政与反宪政的历史——政治转型的时代性挑战
·牟传珩:中南海异常划“政权安全”高压线
·牟传珩:习近平“奉天承运”最新政治信号——西柏坡再拜神宣示“两不变”/牟
·牟传珩:聚焦中南海派系冲突与意识形态斗争
·牟传珩:政治寒流来自中南海——北京反人权闸门大幅开启
·牟传珩:中南海“政权安全大局”与薄熙来案定性
·牟傳珩:薄熙來根連中南海──習近平煮豆燃豆萁
·牟传珩: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治僵局——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
·牟传珩:中国法制进入最荒唐的时代——“两高”释法令世界错愕、侧目
·牟传珩:谁伪造了“习近平改革者”形象
·牟传珩:党性与人性:自由与服从的冲突——当代中国注定要政治动荡的根源
·牟传珩: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工程 ——三中全会政改泡沫破灭
·牟传珩:我与习近平打赌
·牟传珩:十八届三中全会绽放空心花炮——“2.0时代” 改革泡沫能吹多大?
·牟传珩:民众踏着“炸弹”做“中国梦” ——青岛输油管大爆炸震惊国人
·牟传珩:中南海进入神经衰弱时代──习近平设「国安委」谁紧张?
·牟传珩:当今中国真“政改”分野——“集权在党”还是“还权于民”?
·牟传珩:预警社会思变时代的到来——北京恐惧“政权安全、社会动荡”
·牟传珩:从“人权对话”到“人权对抗”
·牟传珩:习近平带头民间吃包子不如带头公开财产
·牟传珩:2014年中国“刀把子”开门亮刃——十八届三中会后镇压寒流骤起
·牟传珩:习近平高举分裂国民的旗帜
·牟传珩:2014年开局“刀把子”亮刃——评许志永案开庭
·牟传珩:全国“两会”风口浪尖上的焦点——揭开“深改小组”与“国安委”迷
·牟传珩:用五条准据判定习近平的真面目
·牟传珩:习近平“打右灯,向左转”——政治妥协的精髓不容阉割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集权世袭——习仲勋寿辰打开政治观察窗口
·牟传珩:全国“两会”前人权环境持续恶化——致死异见人士父亲迷案被推向风
·牟传珩:“一个分裂的国家,两个对等的政权”——由“王张会”引发的政治议
·牟传珩:中国“两会” 代表、委员同台演戏——谁把中共“权力关进笼子里”
· 牟传珩:聚焦微信封号与网特培训——中南海恐惧网络舆论颠覆
·牟传珩:习近平垄断国安委大权新动向——北京不再受理越级上访
·牟传珩:习近平反腐会指向江泽民吗?——全军统一悬挂五代党魁题词启示
·牟传珩:辨识一个真实的中国——北京警方大演练剑指群体事件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传珩:习近平刘云山谁绑架谁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一把手工程”——中南海正在加紧向网络自由亮剑
·牟传珩:新“国安委”陷于“六四”纪念恐惧——北京向自由派知识分子下狠手
·牟传珩:国安会开创“反恐”、“打异”震慑维稳新模式——中国走向暴力治国
·牟传绗:习近平禁令下的“中国噩梦”
·牟传珩:邓小平为干预香港自治留天窗——“一国两制”白皮书验证“狼吃羊”
·牟傳珩:中國「死磕派」律師吹響集結號
·牟傳珩:中國「死磕派」律師吹響集結號
·鲁基:习近平发表国家主义网络宣言——网络自由不能封杀在主权黑箱里
·席卷中国的政治流言风暴——习近平“打虎”精于算计
·牟传珩:揭秘习近平的“反腐打虎”谋略
·牟傳珩:防禦紅牆倒塌的政治工程──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反腐」新動向
·牟传珩:北京与香港当局联手做局——“8•17反占中”上演“群众斗群众
·牟传珩 ;最新毒性的精神产品:《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牟传珩
·牟傳珩:中南海為什麼恐懼「謠言」──剝奪民間自發信息權是一種罪惡
·牟传珩:评中共军队“严防政治自由主义”宣言
·“占领中环”鼓声擂响 ——香港“公民抗命”吹响集结号
·牟传珩:揭秘铁流被刑拘政治背景
·牟传珩:剥开习近平“尊宪”的华丽外衣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香港揭开“公民抗命”新纪元
·牟傳珩:四中全會前習近平定調「鳥籠民主」──中共政治整肅運動加劇
·牟传珩:一党独大是法治的天敌 ——四中全会公报“依法治国”是个伪命题
·牟传珩:批判者宣言——永不给政府鼓掌
·牟传珩:中共四中全会时局诡秘──大陆意识形态狼烟迭起
·牟传珩:中共重提“依法治国”偷梁换柱——习近平倡导歌功颂德之风
·牟传珩:“绝不允许砸共产党的锅”——“依法治国”背后步步杀机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牟传珩习近平:打造“党指挥枪”升级版——“古田会议”否定“以宪治国”
·牟传珩:中共“宪法日”昭示“文人牢狱年”——中南海的“法律工具主义”遗
·翻看“依法治国”硬币背面的污垢——聚焦中国“宪法日”光环下的阴影
·牟傳珩:「依法治國」牌照下政治生態惡化
·党喉舌岁末牟传珩:向“微博”亮剑——习近平时代网络封锁史上最严
·牟传珩:「依法治国」:「NGO」遭遇大喋血
·牟传珩:习近平漏报业绩“点赞”/牟传珩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习近平大阅兵的领袖冲动
·牟传珩:中南海制造更多的反对派
·牟传珩:中南海集体学习不及格——习近平深陷“苏共教训”困局
·牟传珩:《穹顶之下》撞击“北京模式”
·牟傳珩:中南海顛覆「集體總統制」──習近平建構「金字塔」權力模式
·牟传珩:中共力挺“不投反对票”代表——中国“两会”因申纪兰抓人
·牟传珩: 全球走向民主的伟大历史进程——北京红卫兵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牟傳珩:二○一五年「兩會」政治打假
·牟传珩:中南海反贪腐政治化标志——打击“非组织政治活动”玄机
·牟传珩:习近平无法盘活“北京模式”的这盘死棋
·新文明论坛:高瑜案验证“依法治国”的工具本性——北京“六四”前再传镇压
· 重判高瑜习近平不知情——谁在护主心切指鹿为马
·莫斯科红场大阅兵的弦外之音
·牟傳珩:中紀委給畢福劍套上絞索──告密文化與特務政治相伴而行
·中华民族心灵至今无法结痂的伤痛——“六四”是“我们”和“你们”都过不去
·牟传珩:“北京模式”断子孙路与挖祖宗坟——“三个自信”对“两个生态”的
·牟传珩: “北京模式”断子孙路与挖祖宗坟——“三个自信”对“两个生态”的
·牟传珩:未来中国新视角──“红后”与“右后”的对决
·中南海的“六四”恐慌症——“一个提都不能提的日子”
·牟传珩:香港“公民抗命”议会取胜——北京“代理人治港”穷途末路
·牟传珩:“中国”因有共产党才有“特色”——“你国”一词何以风靡网络舆论
·牟传珩:中国人权虚构“巨大成就”──当政者包装华丽羽毛
·牟傳珩:香港公民抗命加深中南海「顏色革命」焦慮症
·牟传珩:围剿死磕律师背景下看“你国”——中南海维稳政治新动向
·牟传珩:围剿死磕律师背景下看“你国”——中南海维稳政治新动向
·牟传珩:腐败军头带出“腐败之师”——“钱指挥枪”奠基“豆腐渣长城”
·牟传珩:腐败军头带出“腐败之师”——“钱指挥枪”奠基“豆腐渣长城”
·牟传珩:习近平任内不会做三件事
·牟传珩:国旗何时为“8•12”冤魂垂首——“你国”大阅兵庆典还搞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杨柳村杨姓居多,柳姓次之,可就这杨柳两姓间的是是非非,骤然生出三个本不该凸起的坟头,一个被人扒了,一个荒得没了踪影,另一个便是我刚走出大墙就跋山涉水寻觅的那捧悬念了——那个红了的杏子会是谁呢?
   
    我在当村人的指引下,趟过一条被风搓皱了皮的河,来到村西已坏死多半身子的老槐树旁的坟地,找到那在野草中睡熟了的坟头。不知什么人在坟前竖了块石碑,算作识别死者的标记。坟头不大,似年年都有香火。我手捏着那画了两个杏子的纸条,肃然默立了片刻,生怕惊醒了死者,慢慢猫下腰去,手摸坟土,眼眶里绽开的泪花,便一瓣一瓣地败落下来 ----- 荒野的寂静,令人能听到泪朵滚进草丛的声音。猛然间,灰蒙蒙的天空掠过阵阵老鸦鸣叫,那鸣凄凉的令人心碎。
   

    当村人指着坟头问:埋的是你啥人?
   
    是呵,我又算啥人呢?我仿佛蹲在一幅图画的对面,双手托着刚蒙出发茬的头发呆。不就冲我那么灿烂一笑吗?我竟刚出大狱就鬼便神差地一跟头扎到这乱葬岗,寻觅一段本不属于我的故事。人物已是走远了,余下的仅是一些残缺的情节,网状地罩住了我一段淡不去的记忆。
   
    三年前那个乍暖尤寒的初春头,看守所傍晚刚交过班,窗外便下起蒙蒙细雨,那雨在窗玻璃上爬满了泪影般的细线,让人感到丝丝寒意。我坐在二楼东西廊交界中厅的值班室与管教闲聊。我犯经济案,手头方便,所里上下都给几分面子,案情未决便让我干了“劳动号”,可以在走廊上自由走动,帮管教干些杂七乱八,诸如为新到的犯罪嫌疑人搜身、解皮带、启鞋心铁、登记等。我的案子因证据不足,且账目不清,被法院两次退检,已在看守所超期羁押了一年多,算是这里的老号了。我能凭着嗅觉判断出遥远的囚锅煮的是萝卜汤还是土豆片;能凭借着听力说出是哪个管教在走廊巡视;甚至我能从楼上分辨出楼下哪个监室在提审。此刻,我与管教聊兴正浓,忽听到楼梯里有轻缓的脚步声,我断定是来了女性。果然,一会儿楼下由女管教押上个女囚,披肩的长发,月白色的外衣,修长的紫裙,曲线十分优美动人。按规定,女性进所要在楼下由女管教查体、搜身。她月白色衣领下的胸扣尚未扣好,桃红色的内衣,红领巾似的绽出一条线,把两侧的前胸廓显的格外生动。她整个身条均称、和谐,唯那颀细白洁的脖子,如同立在荷叶上的一只长颈水鸟。看守所里押久了的男人,大都对女性的到来格外敏感。她隔着窗玻璃的身影,顿时锁定了我的全部目光,她目不斜视地来到值班室门前,停住了脚步。女管教随手捅了她一下。她轻喊了声报告,被押了进来,蹲在墙的一角,披肩的长发被她轻轻一揽,流水般地从肩头斜淌下来。
   
    我起身想走,坐在对面的值班管教向我递了个眼神,我楞了一下,会过神来,随手拿过登记本子,值班管教便询问起她的姓名、年龄、案由等,由我记录。我这才知道她叫柳叶,芳龄 21 ,高中文化,杨柳村人。当管教问及她涉嫌罪名时,她竟淡淡一笑说:噢,故意杀人。
   
    我霍地抬起头来,捅了捅鼻上的眼镜,瞪大眼睛凝视着她。我这才看清她俊美好看的脸儿。她长着双月牙似的明亮眼睛,玲珑、乖巧的鼻子,特别、特别地尖削,与深陷唇角上那对似在旋转的酒窝,结构出一脸天生的喜相。她虽出产在农村,但乡间气息,早已被校院生活和深宅闲居岁月掩埋了。我怎么也无法把如此娇小的女人,与一个罪大恶极的杀人犯联系起来。她见我痴痴地望她,略带羞色地瞟了我一眼。我突嗅到阵阵大墙里很难嗅到的芳香,扑鼻而来,心便莫明其妙地怦怦乱跳。我从没在哪个女人面前有过这样的感觉,就这奇特的感觉,竟让我与这本不属于我的故事系上了不解之结。
   
    这时,女管教对值班管教耳语了一阵,我从管教脸色的骤然异常,掂量出这个小女人与她背负着的故事的份量。
   
    给她打上镣子。值班管教对我说。
   
    我内心猛然一震,光光的头上生出一阵冷气。按惯例,凡可能被判死刑的囚犯才带镣子。我心想:又一条好女就这么着了吗?给女性犯带镣子本该由女性劳动号来做,我望了望她裙下高脚杯样纤细的脚脖,迟疑了片刻,走到满是戒具的橱子前,选出最细的一条链子,随手掂了掂,仍嫌沉,但再无更轻的了,便拿了扳手,蹲在她身前,心里似有种负疚感,又仰头瞄了她一眼。她善解人意地冲我点了点头,我才生怕碰破玻璃似的小心翼翼地为她上了镣子。我的一举一动都囊括在她视觉里,也许人陷于灾难中最容易被打动,当女管教带她向专押女号走廊那瞬间,她用充满感激,但却含着淡淡羞意的目光在答谢我。
   
    我痴迷地望着她回转着头被带去。她缓缓地拖着脚镣,趟的地面哗哗作响,直走到东廊最头那间专门关押重刑犯的小号。随着一声铁门关闭的沉重响声,楼廊抖动了一下,看守所便又陷于一片死寂,唯见高悬大墙铁网上的探照灯发射着银色光柱,在院内的每个角落晃来晃去。
   
    那一晚我失眠了,脑宇里一直亮闪着那个秀美诱人,充满悬念的女囚影子。
   
    随后的几日,我借故赖在管教值班室里,想赶巧遇上她提审。果然我与她有缘,三天后的上午,她提审回来与我碰了个正着。她换穿了一条兰色的牛仔裤,修长的双腿如此不和谐的拖着我给她系的镣子,僵直的迈着脚步。我怜悯而深沉的望着她。她认出了我 , 停了停脚步,我想我这所里高学历官员身份的经济犯她该有耳闻,或许看守所里的光头男人,在女性嗅觉里有股怪味。我明显觉察到她眸子里闪动着火花。她近距离的面对我绽开了她很是性感、鲜嫩、润着光的嘴唇,微微一笑,那笑好似盛开的一朵玫瑰,溢出了香味,令我这走进不惑之年的汉子,周身酥软的没了一点力气。就那一笑,竟诱使我探究其她的来龙去脉。
   
    最初,我仅打探到一些有关她的零乱信息,如她的案子大有社会影响;惊动了省部级领导;她被关进了特殊号; 24 小时有人监视等。这些零乱的信息加在一起,更增添了她一个小女人深不可测的神秘感。日子久了,柳叶的故事便在看守所上上下下波扬开来,而我尽其所能挖掘到的相关细节尤为丰富、具体。
   
    柳叶天成的喜相,却生来命苦, 7 岁丧了爹, 10 岁亡了娘,由大她 9 岁的哥哥柳桩拉扯成人。哥俩相依为命,穷得连院门都是干柴搭成的。柳桩彪实的身膀,凭着一身使不完的力气和“二把刀”的木匠活养家糊口。柳桩自小宠爱柳叶,从不让她碰一钉点儿粗活。俩人也从不以兄妹称,向来都是用舌尖滑出来“桩儿”,“叶儿”的叫。为供柳叶念书,柳桩 29 了还没婚娶。柳桩用父辈留下的独轮车,风雨不误的推柳叶上下学,直到柳叶入高中的那年,同学们羞她才作罢。柳桩在柳叶心目中逐渐演化成一个复杂而综合的角色,是父亲、是兄长、又是个光着膀子干木匠活能杜出一身疙瘩的男人,时不时在她春情窦开的心底荡起涟漪。柳叶考取高中那年,不仅是村里的才女,班上的学习委员,而且出落得亭亭玉立,妸娜多姿,圆润的肩膀,纤细的腰段,走起路来轻盈地浪出种天然的娇气。村里人说,柳叶才貌双全,妩媚可人,天生秀男人。可就这天造的姿色,酿出她一生的祸端。
   
    杨柳村新任村头扬根,人高体大,鼻梁上斜出一道疤。这疤牛气得很,不仅没杀了他的风光,反倒添了他几分男人的霸气。他头发疏落, 30 几岁便谢了顶,似与他年龄不怎么称,村里人都传,那是他忙活女人们累的。扬根命好,赶上了一波资本圈地风潮,他抢先弃了祖宗的泥巴饭碗,承包水库,兴办养鱼场,引来市、县、镇各路神仙,赢了人气,后又包了镇上的建筑队,以钱铺路,竟业绩斐然。好多年前杨根就手提“半块砖”,坐骑“公爵王”,挥金如土,广交豪绅,出资让镇干部去南方旅游,。近些年又捐盖小学,义助养老院,树声望,炒新闻,能把最肥的甲鱼送进省委大院,加之娘家几个亲戚都在县里做官,在当地是个跺跺脚方圆百里都忽闪忽闪的人物,也是县里大树特树的农民企业家。
   
    杨根成名后,盖豪宅,套深院,拉电网,养烈犬 ,壁挂三支口经步枪,谁都不能靠近他立在金堆银山上的院落。那年他花样翻新,鼓捣来县局级干部若干进村打猎,让所有农户都放家禽上坡作靶子,命中了的他以质论价,由此酿出一条好新闻,村民戏称“鬼子进村”。杨柳村被省里点了名,杨根的名气却更大了。杨根喜吃狗肉,也如他的名子一样响亮,闲暇时便带上几个小兄弟在村头猎狗,亲自剥皮下酒,狗主人在村里咒八辈子祖宗,杨根在自家深宅大院里喝的酩酊大醉。
   
    杨根自上任村头,便集财权物于一身,更是称雄一方,呼风唤雨。但他素有性虐待的怪癖 ,几任媳妇都因消受不了弃他而去。自柳叶女人味秀在了腰段间,便搅了杨根的心窝了,他时常明里暗里调戏柳叶。有一次,他在村边开着“公爵王”悄悄蹭了柳叶的屁股,便从车窗上亮出一叠人民币,在柳叶面前捻成扇面,被柳叶挡了一地。杨根仍不死心,托人传话柳桩,要包下柳叶将上大学的所有费用。
   
    柳桩对杨根垂涎柳叶早有耳闻。在柳桩心中,无论谁相中柳叶,都如碰了他心尖似的,何况被女人们陪出“地中海”的杨根,更让他难以接受。于是柳桩便当面驳了杨根的面子。从此,柳桩又修好已闲锈了的独轮车,宁肯放下手头活,也要亲自护送柳叶上下学。有人说柳桩对柳叶的爱自私而畸形,可柳叶心里甜滋滋的,她习惯了这种呵护,更渴望这种看守,一有空闲便猫在自家小院里,着迷地欣赏光着膀子做活的柳桩,臂力扩张的那种阳刚气息,再不给杨根接近她点滴机会。
   
    杨根是新生代干部,钱权兼得,虎气的很。他不信当下还有办不成的人事。于是杨根先是利用职权收了柳桩的口粮田,接着又仗着他的势力在四乡五疃中拦截柳桩的木匠活,意在逼柳家兄妹倒回头来求他。未料,柳桩倔着哩,不仅毫不妥协,反而三次拦路镇党委书记告状,一再向县里写上访信。杨根是县里树起的“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的典型;根基深着呢,结果那封封上访信全都回落到杨根手里,于是他又以柳桩未交足水电费为由,借村委名义断了柳家的水电,继而纠集村上民兵,以村上丢了木材为借口,私设公堂,把柳桩吊起打了个半死后送回了家,临走时杨根扔下一句话:告到哪都是咱爷们的天下。
   
    这天柳叶下学没了桩儿接,估计有事,急勿勿赶回家一看,柳桩血糊糊地一炕,便抱着柳桩哭肿了眼,心疼的顿足捶胸地嚷,都是自己酿的祸。柳叶凄凉地说:桩儿,就依了支书记吧!柳桩一听急了,推开柳叶,怒瞪着血肿的眼睛,猛抽了柳叶一掌吼道:妈个 + ,死去吧你!柳叶娇嫩的脸上立即印出了五个红肿的指痕,却一点儿不觉痛,猛劲向柳桩怀里钻,哥妹俩便又抱头哭成一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