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的现实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牟传珩:跨时代的足音——新文明视野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牟传珩:推翻认识屏障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牟传珩: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走向电脑加谈判的时代
·牟传珩:创造大于问题——有关未来学研究
·牟传珩:历史这样诉说——“6、4”目前的花束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需要崭新的哲学
·牟传珩:枫叶——写在“6、4”纪念日
·牟传珩: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牟传珩:劳改制度之弊——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的“采风”
·牟传珩: “白脸盆提来的”往事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语话——“双胜都赢圆和说”的由来
·牟传珩: 一掬幽思飘飘
·牟传珩:快餐小炒
·牟传珩:“三角一圈”宪政改革初探
·牟传珩: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精髓——《太极图》与太极思维
·muchuanheng1: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牟传珩: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失败
·牟传珩:走向理性大反思的后对抗时代
·牟传珩:心圆体和——有关人性的哲学思考
·牟传珩:中国经济发展的负面代价——环境恶化严重
·牟传珩:前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二
·牟传珩:新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三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五
·牟传珩:共同妥协斗争观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牟传珩 :感悟历史——走向人类主义时代
·牟传珩:二合出三新思维—— 一分为二哲学走向末路
·牟传珩:飘散的野槐花(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大喋血后的苏醒——反思国际社会否定战争的历程
·牟传珩:走向“人类主义”新纪元——从阿尔温•托夫勒的观念谈起
·牟传珩: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
·牟传珩:现代社会使用暴力的原则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思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思
·牟传珩:被遗忘了的历史旧案——简说中共炮击“紫石英”号战舰事件
·牟传珩:风雨里的寻找——写在牢狱的岁月
·牟传珩 :当代谈判之道
·牟传珩:高智晟的渴望
·牟传珩:受伤的苍鹰——高智晟精神之歌
·牟传珩:走向思想燃烧的时代——为祝贺《自由圣火》改版而作
·牟传珩 :命运走向六弦琴(又二首)
·牟传珩:上访遭殴打,入狱被割舌——就一起人权惨案质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牟传珩:秩序都来自于自由——帕里戈金“消散性结构”理论的启示
·牟传珩:“妥协为你赢来了花篮”
·牟传珩:狱中诗三首
·牟传珩:有关人的精神活动思考
·牟传珩:仲秋回忆何德普
·牟传珩: 聆听春雨
·牟传珩:中国改革论战新解读——对抗哲学、竞争理论与制度主义
·牟传珩:日、蒋代表香港、澳门议和密幕——点评一次可能改写历史的谈判
·牟传珩:且看苏共政府曾如何欺负中国——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谈判之垢
·牟传珩:胡锦涛为什么要泡沫化“江选”
·牟传珩: 哲学认识论走势初探
·牟传珩:中国医疗不公透视制度本质——从罗漫•罗兰《莫斯科日记》谈起
·牟传珩:客观解读陈良宇被免职原因
·牟传珩:请《红色记忆》永远下课——写在中国“国庆节”前夕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上访制度悖论
·牟传珩: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
·牟传珩:“红色记忆”追随的是什么道路?——读斯大林女儿给出的回答
·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牟传珩等
·林牧 牟传珩:新文明理论讨论通信
·牟传珩:缅怀“一个充满激情的人”——读林牧老惠书洒泪送行
·牟传珩:透视“林牧现象”
·牟传珩: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资深民运人士牟传珩谈《半生为人》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牟传珩:从萨特的“匮乏理论”谈起——“满足需求 而不满足贪婪”
·牟传珩:认识逻辑的发展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上)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下)
·牟传珩:中共六中全会开错了药方
·牟传珩:世界“国圆际和”论
·牟传珩:从军事对抗到和平谈判——再现一场美苏首脑中程导弹秘密谈判
·牟传珩:中国民间护法维权的“双赢”战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13”在西方人眼里是个不吉的数字,对我而言却意味着一场牢狱灾难的开始。2001年8月13日晚,囚车从家门口开过,很快来到青岛市第二看守所。
   
    我曾听说过青岛看守所由常州路搬迁至大山,但并不知还有一所二所之分。可能因为燕鹏被关押在一所,怕我们有沟通的可能。所以他们径直把我送到二所。下车后,我在黑幕的包围下,被迷迷糊糊地押过有武警把守的两道铁门,终于接近高墙铁网环绕着的看守所内勤门前。这里是办案单位与看守所办理“验货”移交手续的地方。这就如同货主到仓库寄存物品;看守所就是存放办案单位嫌犯的人的仓库;看守们不过就是仓库里的保管员。
   

    看守所的这道大门前,悬着一盏耀眼的灯,在夜的苍茫中显得那样盛气凌人,光茫四射。这时从值班室屋子里走出两个四十多岁的高个头狱警,一个胖胖的,一个偏瘦些。那胖胖的粗眉大眼,络腮胡子,示意让我蹲在墙角。但我却故意挺了挺身子,正想等待一阵冲突,好发泄胸中蓄之太久的愤怒。这时眼镜王向前与他嘀咕了几句。我没在意,只觉大脑发涨,似要爆炸。
   
    两个狱警从我眼神中觉察了什么,不再让我蹲下。又是那个胖子走向前,周身打量了我一下,粗声粗气地说:脱下衣服。
   
    为什么?我怒目而视。
   
    我们要履行检查,看看你身上有没有病,有没有伤。他反问道:懂不懂规矩。
   
    我依旧站着未动。
   
    眼镜王凑上来对我说:他们履行职责,凡来所的都要检查,不是针对你。
   
    我转念一想,既然是制度,也没必要与他们过不去,便把上衣掀了起来,让他们前后看了一遍。这时那个胖子狱警又要我解腰带说他要看下肢。我略迟疑了一下,还是不情愿地解开腰带,让他们看了看腿。
   
    把内裤脱下来!那胖狱警又提出要求。
   
    你想干什么?我强压着胸中的怒火说:这是侮蔑人!
   
    怎么侮蔑人?那狱警高声说:看看你有没有性病。
   
    你才有性病!我久积心中的火焰终于喷发了,便暴怒地大吼:我不是猴子,如果你是,你来脱。我指着内裤让他动手。那声音闷雷似的在死水样沉寂的监狱上空炸响了。离此仅有一墙之隔的看守所内,监室的铁窗上都爬满了人,从半截护栏上伸长了脖子。
   
    那胖子狱警惊得僵在那里,一时说不出话来。也许他压根就没想到,由他看管摆布的“货物”,反会呵斥他。这鬼地方,看守们常挂嘴边上的一句话就是:是条龙你要盘着,是只虎你要蹲下。的确,看守所里黑社会、大老板、高官豪绅,都要由他们呵来呼去。我这一怒千钧吼,真正开了他看守所的先河。
   
    这时,那偏瘦的狱警上前打圆场说:天都黑了,算了。说着他示意我跟他走。后来我才知道,这瘦狱警姓冯,海军转业,胶东人,是管理我所在二楼上的管教,在押人员都称他“冯队”。而那个胖子姓李,当时是看守所行政科科长。我入所那天晚上,李是值夜班所有管教的代班长。其实他人还真不错,并未因此而记恨我,有时他代班检查监室时,还常与我唠两句。他知我的案子被久押不决,还深重地叹息说:官僚主义害死人啊!
   
    这天,我随冯队迈进看守所内勤大门,拐了个弯,进了大楼,来到二楼中间的管教值班办公室。凡入所人员都要先在这里登记,由“小劳”(即已判刑留在所里服刑的短期犯人,负责廊内勤杂工作)搜身,检查有否违禁品。当时“小劳”并未搜我的身,只是抽了腰带,然后要用钳子夹我裤子上的拉锁,遭我拒绝。冯队摆了摆手,接着他又要启我皮鞋的脚心铁。脚心铁可能被犯人用于自残,所以入所时都要启出来才可进监室。如脚心铁一启,鞋也就完了,我又不让他启,冯队便说把鞋先给他保管。随后冯队便带我向二楼西廊走去。楼廊两侧,全是一间间监室。由于我在楼下大吼,惊动了楼内的犯人,我刚走进西廊,所有监室的在押人员,都从铁门探视小窗向外瞅。他们见我戴眼镜,不像个小偷、流氓什么的,便窃窃私语:干什么的,这么大胆子?有的说腐败官员,有的说经济犯罪。其实我算什么犯,自己都说不清。
   
    按看守所惯例,凡入所人员,前几天都要先进“过渡号”。这“过渡号”要“教育”新入所者懂得规矩,背诵悬挂着的监规及行为规范,然后再分配到各个监室去。每个监室都有个“老大”,警方给他们的学名叫“读报员”,又叫号长,负责监室秩序和生产劳动。新入过渡号的人员,首先要接受老大的盘问,“交待”来历与案情。然后被拥进室内厕所,扒光衣服泼冷水,泼多少盆,要看老大的眼色,即使三九天也不例外。乖巧些的,免得挨打,否则老大扶持的打手们,便拳脚相加。新来者还要先学会擦洗厕所,蹲下小便,明白自己坐在什么位置上,连放屁都要先向老大报告。室内的一切用具,都是分等级的,老大就有专用碗盆。谁如果不懂规矩错用了,就要受皮肉之苦。监室日常生活都有明确分工,谁打扫监室,谁整放被褥,谁打饭分饭,都不能乱动。号内不管谁家送来被褥、衣物、食品,都要由老大先挑,其次是打手们的。狱内秩序有条不紊。
   
    但我此次入所未进过渡号,冯队带我直接奔向西廊最西头的205号监室。这监室对面就是冯队办公室,上面挂的牌子是“谈话室”。
   
    我一迈进205监室,一股腥臭、闷热的气氛扑面而来。我望着这不足十平米的狭窄监室,满屋堆放着犯人们刚加工好的纸带,床上地下十几个小鬼似的光头犯人,袒胸露背,雕龙画虎,有的戴着死刑脚镣,正凶猛地吸烟,直呛得我两眼冒泪,脑子轰地就炸开了。这哪里是我20年前那种清冷、孤寂的牢狱感觉,分明是一种烟熏火燎,暴满杂乱,憋闷得透不过气来的恐怖。
   
    在狭窄监室的一角,由玻璃隔断出个1平米左右的小厕所,离地仅有尺高的大床,占据了整个屋子,仅余下可供走路的转道,来回不过三四步,还要堆满加工活,令人无处插脚。眼下正是立秋季节,屋内仍酷热难耐,在押人员全光着身子,仅穿条三角裤头。尽管悬挂半空的风扇日夜不停地转着,但室内封闭,仍驱不走人满为患,密不透气的闷热。因我长期患有失眠症,在人挤人的通床上,根本无法入睡,因而入号的第一反应,是要求在床边上休息。本来床上仅能睡下6-7人,按监室规矩,新入所的只能睡在地上,一天天熬着老犯人判刑发送走后,才能上床。那天冯队还不错,吩咐号里为我腾出床边。接着冯队又把老大叫到对面谈话室,可能是交待他怎么看管我。
   
    老大走后,有人开始问我为什么进来?是呵,为什么进来?我还真给问住了,为什么呢?我只好说可能是因我写文章批评社会主义了。室内顿时招之一片骂声:有的说这他妈的也能抓人?有的说:什么屌社会主义不让批?那个带着死刑脚镣的对我一抱拳说:大哥,好样的!还有的说:还以为你是腐败官员,我说你怎么敢在大门口骂他们。
   
    正在犯人们愤愤不平时,老大回到监室,很明显是接受了使命。他说:都不许问他案情。于是大家不说话了。
   
    这一晚,我没吃饭,也无法入睡。我被挤在床边上,半侧着身子,听着囚徒们鼾声一片,心里盘算如此难以适应的环境,我该怎么活下去。夜是那么漫长,满脑子胡思乱想,一会儿是受了刺激的儿子,一会儿是瘫坐在沙发里的妻子。一种烧心燎肺的煎熬感,劫持了我整整一个夜晚。随着窗玻璃上泛出的光亮,我只觉得眼睛深陷,眼前阵阵发黑,脑袋很沉很沉。仅仅就是那么一夜,头发霜染了似的大量变白,令所有在押犯们都惊讶不已。我有生一来,还是第一次经验灾难对人的那种毁灭性的摧残。
   
    天亮了。我忽觉得视线模糊了许多,用力揉了揉眼睛,但越揉越觉得眼前如蒙了雾似的看不清。我这才意识到,原来人的视力会随情绪的变化,一夜之间就下降了许多。
    <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