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新文明论坛
·探索新文明的足迹--推介牟传珩书稿《后对抗时代--世界变局与中国变革〉
·高智晟 ——刷新中国律师界的公耻
·牟传珩:从“98民运晓阳春”走来
·牟传珩:摧毁人脑监狱 ——“二合出三”圆和论
·牟传珩:自由之路(难狱回忆录)内容提要与目录
·牟传珩:高扬「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帜
·牟传珩:今日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相容天下
·牟传珩:启动海峡两岸民主谈判新思路——主权共有 两岸自治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三大思潮
·牟传珩:我们的思维方式急需转变 ———头脑是社会变革的第一战场
·牟传珩:“一加二”创造历史溯源
· 牟传珩: 走向后对抗时代(之1)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新闻媒体向来都是党的“喉舌”,是为党服务的工具。因而报纸、电视、电台始终是中共严密新闻检查下的“一言堂”。然而,4月23日晚收视率极高的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节目,竟出乎人们意料之外,主持播出了一台诘难中国“人大”制度的政治性敏感节目。该节目尽管时间有限,但思想解放,言词尖锐,令人观后耳目一新。这与当前大陆正发起批中科院四知识份子的党内思想整肃运动极不协调。如此“标新立异”,充分印证了党内、党外,从上至下,始终存在着一种抵抗政治倒退的强大潜流。
   
    在这次《新闻点评》节目中,主持人以山东人大制度改革新探索,允许公民旁听为内容,引发现场嘉宾(包括山东大学政治研究所所长和山东师范大学教授),以及在场大学生们的热烈讨论。这次节目的特点在于,它一改大陆媒体贯借一些所谓专家学者对改革措施进行简单歌功颂德的做法,转而借题发挥,变歌颂为诘难,使人们闻到了一种言论自由的新气息。这种别开生面、思想如此解放的新景观,实为大陆媒体多年来所罕见。

    山东大学政治研究所所长认为:经济改革要有政治改革为保障,并以韩国为例,认为中国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必然要走政治民主化的道路。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则发言道:人民代表应该只向人民负责,成为人民的代言人;代表的职责在于代替人民批评、监督政府及党的领导,而非歌功颂德和赞许。她认为一些“人大”代表是领导指定的,而不是人民选举的,所以只对领导负责,不对人民负责。因此她主张“人大”代表的产生,应像西方议员那样在竞选中产生。这些观点已间接反驳了人大委员长李鹏的所谓坚持党领导和拒绝西方式议会发展道路的论调。
   
    在场大学生们表示,他们有强烈的参政意识和行使民主权利的愿望,但国家并没有给他们提供这样的途径。有的同学发言道,民主权利是靠争取来的,而不是谁“恩赐”来的。这一主张立即引起了大家的共鸣。由此可见,一种潜藏于中华大地的、强烈的民主愿望,正借助于市场改革的东风,不可避免地破土而出。正可谓“春风满院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这一《新闻点评》在中共严密制控下的媒体播出,其象征意义远远超过了思想意义。因而它一经亮相,立即引起观众的共鸣。这说明民主要求在当今中国具有极其深厚的群众基础。
   
    长期以来,中国大陆落后的“人大”政治制度,已经成为人们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人大代表”只会举手投票的表现,成为人们抨击时弊的众矢之的。因而在每年一度的“人大”会议期间,民间一直盛传这样的顺口留:“领导点名当代表,乘坐软卧去报到,住进宾馆吃好饭,投下一张报恩票”。中国民间口头文学如此唯妙唯肖地刻划“人大代表”,触及了大陆一党专权下“人大”制度的本质。
   
    在中国大陆,“人大代表”通常被当作政治荣誉,一向授予那些党的各级领导人和“听党的话,跟党走”的劳动模范与知识份子,以及歌影明星。这也就是“人大代表”的内部“钦定”制度。这种制度实行县以上的间接选举,实际也就是中共按自己的意志,让人民被迫接受“钦定委托人”来代表他们选举、参政和行使权利的“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割断了人民与主权的关系,剥夺了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权利。这充分力证了中国大陆“主权在党”而不在民的事实。因此,“人大代表”便把会议当成举手、点头和接受指示、贯彻传达的政治任务。
   
    《中国不当“不”先生》一书的作者沈骥如,曾在该书中谈到这样一例:“我从广播中听到记者对一位原全国人民代表的采访录音。这位代表是南方某省的一位年轻的饭店女服务员、劳动模范。当记者问她这次参加全国人代会有什么感想时,她回答说(大意):她很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对她的培养;她在这次人代会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特别是人民代表住宿的饭店服务员的服务质量很高;她要向她们好好学习;回去以后进一步改进她所在的饭店的服务质量。笔者决不怀疑这位女代表是个好劳模,但是她如此感谢她所在的省领导,她还能不能监督她的省领导?她的代表资格是人民选的、还是省领导“恩赐”的?她究竟应该感谢谁?人民选她是来北京交流饭店服务经验的、还是选举她来履行宪法规定的立法、监督权呢?她是否有能力履行她的权力?人民被迫接受的这种“代表”,只对组织负责、向领导报恩,却不向人民负责,因而根本谈不上参政、议政和监督、批评,甚至弹劾政府领导的能力。会议也就必然出现听从党召唤的“只决不议”,或“只议不否”的局面。
   
    近年来这种局面虽有所变化,但并未达到使“橡皮图章”的形式功能向“国家权力中心”的实质功能转变。究其原因,就是在于中共领导下的代表是竞选产生、还是“组织安排”,人大代表是向选民负责、还是向党领导负责?这也就是中国大陆“人大”制度至今成为社会舆论抨击的“众矢之的”的原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