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牟传珩:中国工会的“克格勃”嘴脸——全总防范“敌对势力”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牟传珩: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牟传珩:揭开中国2009年“红色盖头”——牛年不“牛”新春无“春”
·牟传珩:贾庆林工作报告“六上”经 ——中国“政协”性质最新揭秘
·牟传珩:中共陷入新媒体恐惧症
·牟传珩:吴邦国回应《零八宪章》--全国人大大步向左
·牟传珩:2009年“两会”前沿战硝烟透视
·牟传珩:大陆“说不”情感再发作——“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牟传珩:中南海意识形态转向——北京政治形势全面倒退
·牟传珩:金融海啸重创下的中国“两会”——北京唱响“最危险的时候”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牟传珩:重伤孙文广教授谁之罪?——济南警方难辞其咎
·牟传珩:北京陷入经济危机困局——没有找到复苏动力
·牟传珩:北京发起“政治洗脑”新浪潮——中共唱响“多党合作、政治协商”
·牟傳珩︰走進“民主牆”歲月——重訪古堡式“歐人監獄”
·牟传珩:“中国崛起”的军事炫耀 —— 青岛海上大阅兵序幕拉开
·牟传珩:“中国崛起”的军事炫耀 —— 青岛海上大阅兵序幕拉开
·牟传珩:破解邓小平镇压“民主墙运动”密码
·牟传珩:“北京模式”死局难解——新左派集会乱开“药方”
·牟传珩:近期北京政治逆流阻击战
·牟传珩:八九学运的政治遗产 —— “请愿书”催生中国演变
·牟传珩:北京能拒绝 “三权分立”吗?——给中南海补堂普世价值课
·牟传珩:公民力量新集结——民间迎战官员“最牛反问”
·牟传珩:最新恶性公共事件冲击波——网络民愤叩响中南海大门
·牟传珩: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
·牟传珩:渴望变革的政治冲动——“八九学运”序幕的拉开
·牟传珩:火蔓中南海——央视之灾后续发酵
·牟传珩:中国公共危机引爆进入倒计时——北京“核心价值”遭遇“草泥马”
·牟传珩:刑法工具主义的充分表演——邓玉娇案宣判刺向公论的一刀
·牟传珩:中国是一壶正在烧沸的水——石首群体性事件启示我们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最近,中国传统意识形态思潮大有回流之势,新老左派频频出击,兴 风作浪。最新一个动作发生在2006年2月26日(星期天),北京举行 了颇有背景的《论中国知识界奴化影射史学的形成背景和危害》讲 座,有三位学者轮流发言,公开批评:《冰点》原主编李大同等“自 由派”的“自由、民主”主张代表某种利益集团,与普通人自由无 关:同时还批驳直接导致《冰点》停刊的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的文 章,宣扬“奴化影射史学”。在讲座上发言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 帆,传达了义和团所代表的民族主义属于“国家信仰”的新对抗主义 判断,认为当这种信仰被挑战时,政府利用行政手段关闭《冰点》的 行为不能排斥。而共青团中央下属的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小 东,本周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主要是批评袁伟时先生以及中国 80年代以后新的一轮“奴化影射史学”的问题。另一位发言者,中国 社科院下属的《国际社会科学》杂志副主编黄纪苏,则指责李大同等 “自由派”知识分子所提倡的自由、民主是有尺寸的,就象裤子的腰 围一样,大小以他们自己能穿进去为限。
    此前不久,就在国家主席胡锦涛4月访美前夕,似乎要为胡锦涛新外 交做注脚的原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中国改革开放论坛理事长郑必 坚,急忙抛出《中国共产党在21世纪的走向》一文,立即遭到党内左 派公开点名批评──一篇由全国总工会书记处原候补书记韩西雅和国 务院发展中心原顾问马宾合撰的文章,引起国内舆论关注,此文以罕 见的犀利笔锋,公开点名批判郑必坚。此篇题为《奇文共欣赏疑义相 与析》的文章,附加了如此一个副题:《私人竟敢宣布〈中国共产党 在21世纪的走向〉》。文章直言不讳地反对中国融入“全球化”的时 代趋向,声称:现在所说的“全球化”、“经济全球化”,并不是一 般的世界各国都在从事国际贸易、国际资金融通的客观现象,而是指 以“新自由主义”为指导的,由美国一手操控的,有一套有利于美国 垄断资本的“游戏规则”的,由他们的跨国公司经营的、迫使世界各 国开放门户,任其自由掠夺的体系。它的结果,就是使穷国愈穷,富 国愈富。所以早已被人们称为“美国的全球化”。该文基于上述假 设,认为郑必坚把中国的改革开放说成是为了把中国置身于全球化之 内的目标,“是在诬蔑中国改革开放”。该文还进一步批判郑必坚提 出的“中国共产党无意于挑战现存国际秩序”的说法,违背了《中国 共产党章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规定。因为中共党章规 定:“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人类进步。” 更令人好奇的是,此文还发出了连邓小平与江泽民都想绕开的极左言 论:“共产党的任务是领导工人阶级,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消灭资本 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实行社会主义生产资料公有制”。这种提法多 年来已被束之高阁,就连官方刊物中都较少出现

    此文在中国左派网站《毛泽东旗帜网》刊出后,引来极左派不少回 响,甚至有人贴帖子表示“时刻警惕党内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式人 物的出现”矛头直指当今党内最高层。
    必须指出,近日的中国左倾思潮,是自邓小平92年南巡以来最高涨的 时候。除了韩西雅和马宾痛批郑必坚引来关注外,北京大学学者巩献 田大批正在起草的《物权法》“姓社姓资”的公开信也是一例。该公 开信声称“《物权法(草案)》违背宪法和背离社会主义基本原则, 妄图开历史倒车”,也一度引发了舆论哗然。
    再有以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自居的周新成,不久前也在社会科学院 学报发表文章,重复《狼来了》的故事,对中国可能出现类似东欧那 样的内部和平演变提出警告。他说:在改革和宽容方面,党不能走得 太远。而《人民日报》前副主编周瑞金则以皇甫平的笔名,在《财 经》杂志撰文表示要继续改革,说只有这样才能解决问题。但此文一 出,立即遭到中国新左派学者围攻。
    别据2006年2月21日“德国之声”消息:中共党内有不少人认为,过 分自由的经济政策导致了严重的贫富分化和社会不公,批评的矛头直 指前任总理朱镕基及其经济智囊,甚至邓小平也成了为众矢之的。 《法兰克福汇报》和《世界报》也报道过,中共党内年老的正统派和 年轻的“新左派”都要求胡锦涛回到社会主义的价值原则上来。这种 左倾思潮的回归,最近甚至导致了官方的恐慌,也正是在此时,《中 国工人网》、《工农兵BBS》 以及《共产党人网》,近日来相继 被关或被封。这三家网站都自称,自己是真正代表工农兵和共产主义 思想的。这意味着这些“新左派”言论,已对中共现行政权构成挑 战。
    其实“新左派”们多是学院派和“杂志人”。他们更感兴趣的似乎是 思想的传播而不是思想的深入研究。例如,清华大学文学教授汪晖在 自己编辑的《读书》杂志上对中国市场改革的大肆挞伐,被认为对中 国“新左派”知识分子起了鼓动作用。中国的“新左派”大多是聚集 在北京的知识分子群体,他们日渐公开地表达了他们对20世纪90年代 以来中国改革的方向的担忧,所提倡的立场涵盖了社会民主主义、经 济民族主义以及毛泽东主义。这个群体并没有协调性,据说他们与决 策者之间的关系,既微弱又紧张。
    与“新左派”相呼应的还有在各地零散分布着一些“老左派”。他们 多是一些党政军重要干部,邓力群可谓是他们的领军人物。就意识形 态而言,“老左派”看起来在中国更具正统性。但是,从年龄上看他 们都已枯朽。“老左派”表现活跃的杂志如《真理的追求》和《中 流》刊。曾经也因刊登的文章批评了江泽民在2001年《七一讲话》允 许扩大吸收私人企业家入党被封闭了。
    所谓是“新左派”,就是那些主张对自由与权威之间进行微调,或者 说是在价值上和制度上对自由主义的质疑,甚至否定。他们力图以此 来影响中国的制度性选择。
    “新左派”们的共同思想基础在于:
    1、政治民主不能以财产不平等和阶级分化为前提,因此更主张实行   “经济民主”; 2、中国的政治民主是在“以公有制为主导的”基础上的,据说,这   会比西方好; 3、这种民主是中国共产党一党执政下的民主,“没有必要走多党政   治的老路”; 4、认为全球化的本质是资本主义,要拨转中国进入全球化的错误态   势。
    新老左派的区别在于:
    1、“新左派”强调投身于实际行动:“老左派”重视维护纯洁的   “意识形态”。 2、“新左派”倾向于强调人的尊严、个性和自由的重要性:“老左   派”则强调集体性、阶级性与客观性。 3、“新左派”大多很年轻,不过三、四十岁,受到欧美同年龄的新   马克思主义学派影响较深:“老左派”都已壮士暮年,看守“原   旨马克思主义信仰”。
    从新老左派过渡的历史渊源看,二次大战后,欧美一些国家几乎同时 经历了一系列政治和社会运动,其中以“新左派”运动最为突出。 “新左派”于20世纪
    50年代末,最先发端于英国,是由一批力图摆脱传统教条的年轻左派 激进分子发起的政治运动。几乎同时,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新左 派”运动也正在形成。
    美国的“新左派”源于20世纪50年代“垮掉的一代”以及欧洲的左派 思潮。但是它正式出现于60年代。当时最有影响的是北卡罗来纳学院 的四名黑人学生午餐静坐示威引发了以大学生为主体的学生运动。当 时据《幸福》杂志(1960年1月)的统计,全国670万年龄在18~24岁 之间的大学生中,有75万自称是“新左派”。他们积极参与当时的民 权运动,如“和平队”、反战运动、妇女运动、环境保护运动等。年 轻的激进分子把同美国传统价值准则和生活方式作对视为改造社会的 手段。他们聚在一起,从价值观念、语话表述,到穿着打扮和生活方 式各领域,创造了一套同美国主流文化完全对立的另类文化。于是 “新左派”运动和“反主流文化”成为60年代的美国最主要的政治和 文化特征。这一思潮与运动,经过70年代反思后,一批当年的“新左 派”竟脱变为“新右派”(亦即“新保守派”),成为美国政治生活 中的一支活跃力量。
    冷战的结束,导致了马克思主义创造的那个“幽灵”正在全球范围退 却。后对抗时代的到来,致使整个社会更加商品化了,圆动工具的全 球化发展,并没有立即改变社会分配的不平等。而支撑人类千万年来 划分敌我阵线的政治理念已经崩溃,世界精神突然在非意识形态化的 过程中变得空虚起来。人们开始更多地关注自我和现实利益。务实成 为了后对抗时代的行动纲领。正是在这种人类理想大瘫痪的条件下, 又一种社会存在的思想性反题──“新左派”在西方发达社会中流行 起来。一些探索马克思主义和乌托邦思想的讨论会、座谈会,正煽动 起人们改造现实的政治热情和新理想主义。对此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曾 作过专题介绍。1996年之夏,英国伦敦召开了一次复兴马克思主义的 大会。这次大会令人瞩目,气氛热烈,伦敦市中心的一些主要街道和 许多大学校园增添了一道新景观:许多印有红滨图案和“Marxism 96”字样的宣传画特别醒目。来自英国各地以及西欧、北美、亚洲十 多个国家的6,000多名代表云集伦敦,举行了为期一周的《96马克思 主义大会》。会议地点设在伦敦大学,共举行了260多场报告会和讨 论会。与会者中,工人、学者和大学生占主要成分。许多大学生身穿 印有“马克思主义”字样T恤衫,充满着幻想,来回奔忙,义务为大 会服务。此外,大会专门设点出售各种理论书籍,包括数百种正式出 版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及其研究书刊。而法国《回声报》2,000年2月17 日曾以《重温马克思》为主题,介绍了巴黎第八大学哲学教授尼埃 尔.邦萨伊德《幽灵的微笑》中的新乌托邦思想。
    这些“新左派”不同于传统马克思主义派别的主要区别在于,更注重 资本全球化时代的哲学思潮与经济思潮的研究,主张摒弃传统马克思 主义的僵化教条和批判所谓共产主义实践中的“官僚主义”罪恶,从 分析当代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关系角度出发,“设想出新世纪的革 命者形象”,并以此来推动实现大同世界的政治理想。
    新左派认为,“商品专制制度”和“强迫劳动”决定了“新的受排斥 者队伍正在形成”。而新的信息技术正在加快这一过程。尼埃尔.邦 萨伊德在《幽灵的微笑》一书中确信:“如果说存在一种新的资本主 义思想,那也应当存在一种新的共产主义思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