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醒狮
[主页]->[百家争鸣]->[醒狮]->[群体意识与个人意志]
醒狮
·谈社会制度文化渊源与社会进步问题
·不从--人类进步的动力
·论民族传统对人类未来意识的抑制与弱化
·灾难的怪圈
·论今日中国之“假象”
·群体意识与个人意志
·论社会进步之表现
·宗教、科学、艺术与人类世界
·政党政治的产生及发展趋势
·审视中共八十三年:谎言以后是屠刀
·析“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荒谬
·论“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
·独裁,在党的名义下进行
·反共与爱国
·中华民国,中国民主不倒的旗帜
·民主,不是一种恩赐
·中共与日寇
·中共真的想反腐败吗?
·飘扬吧,青天白日满地红!
·中国的民主运动,路在何方?
·从刘少奇到赵紫阳,看中共的本质
·胜者为王吗?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群体意识与个人意志

何侃

——如果你细心地考察群体意识的负面作,那你就会发现,在它正在封杀个人意志,而这种个人意志,又恰恰是人类社会进步的精神动力。 所谓个人意志,是人类个体独立的一种意识形态,是人类个体认识世界的出发点和指导原则;而群体意识,则是这种个人意志的历史的集成;是人类群体的文化形态之一;它主要表现为一种“习惯”——价值观念、是非观念、认识方法等。

   个人意志的原始,是人类的出现和个体生命的存在。在人类的原始社会状态里,个人意志是占主导地位的,不受外界的干扰。原始人以“自己的方法”认识周围的一切,并以这种认识的成果,指导自己的行为。在这时候,人类语言的不发达和群体构成的简单化,是制约群体意识形成的一种客观条件。

   群体意识是随着语言的发展和群体构成的复杂化而形成的。人类语言的生产和发展,为人类彼此间的交流提供了手段,使个体意志的阐述和交流成为可能;而人类群体的扩大,人口的增长,为群体意识的存在,提供了必要的客观载体。文字的出现,结束了人类意志以活动生命相传递的历史,使前人的思想得以保存成为现实,为人类思想的“前人与后人”的交流,提供了一种新手段。社会结构的复杂化和群体人数的增长,历史的发展和相同生活内容的重复,使人类的“共识”开始出现,这种共识的存在,对后人的思维活动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力。

   群体意识,首先是民族性的。地域是形成民族的根本原因,各民族间的生活习惯与文化发展的殊异,是地域差异的一种体现。民族群体意识,是民族成员个体意志的集成和历史存在,但这不是简单化的集成和存在。作为群体意识存在的个体意志,是经过一定历史时期的淘汰而被认同的。这种认同的促进力,是“个体意志”的“合理性”。在群体意识形成的初期,群体意识的存在,对个体意志不构成封杀,而是提供经验。

   随着国家的出现,群体意识对个人的影响,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国家利用了群体意识对个体意志的制约力,并通过各种方法和途径,人为地加强了群体意识对个体意志的制约力,不管是在集权制国家,还是在民主制国家,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这种现象。

   在君主集权国家,或其它类型的集权国家,群体意识,被用来封杀个人意志。国家的统治者,利用了人们对习惯的尊重甚至是畏惧的心理,以“祖宗古训”为名,把仅仅有利于自己的东西,充进“群体意识”的内部,借用“习惯”这一外衣,撞骗民众,封杀一切与这“习惯”不同的新生事物。这种封杀,会出现在意识形态领域,也会出现在自然科学领域。就中国的历史而言,从“焚书坑儒”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直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都是这种封杀的体现。

   在民主国家,群体意识与个人意志的关系,虽不像集权国家那样是一种被利用、被封杀的关系,但它却在另一方面对个体意志形成了一种不同形式的制约。这种制约不易被常人所体会,但却是可怕的。

   在民主国家,群体意识的绝大部分,被上升为法律,另外的一些则被视为社会公德。体现众多人意志的法律与社会公德准则,其本身并无是非可论;法律与社会公德,在极大的程度上被遵守着,这种遵守,表明了它是被众人所认同的。问题在于人们对这种上升为法律和社会公德准则的“群体意识”的尊重,都是基于一种相同的认识原则,这种原则可以叫住“人类的价值观念”。这种“人类的价值观念”是人类群体意识历史存在的总和。通俗地讲,它就是一种可怕的习惯势力。它左右了人类的行为取向和思维方式。可以说,在民主化较高的国家,独裁意志对群体意识的恶意利用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被广泛认同了的群体意识同时也最广泛地左右了人们的价值取向和思维方式,阻碍了人类对自身的再认识。

   人类对自己的认识,尽管存在着各种解释,但殊途同归,最后都站在了“占有”这一终点上。人类的历史,从一定的角度讲,就是一部“占有欲”不断膨胀的历史。“占有”,尽管有不同的具体形态,但它成了人类的群体意识,其质是相同的。当人类都处于一种集权统治的时候,民主思想首先是以个人意志出现的。它的思想者,在以“集权万岁”的群体意识中,被视为了“叛逆”,这种“叛逆”的出现,自然是要被封杀的。

   目前,“占有欲”是人类的群体意识;但是,以非“占有”为人生目的的理论,作为个人意志出现了。这在中国,是两千多年前的老子;在今日的西方是美国的埃里希-弗罗姆。就象封建思想不被奴隶制思想所相容,民主思想不被封建思想所相容一样,非占有思想也同样不会被占有思想相容。只不过前者只是一种政治形式的改变,而后者却是“人类的价值取向”的改变,前易后难,是显而易见的。

   人类历史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总会有一些精英人物出现,他们会提出“个人的主张,个人对世界认识的结果”,而这些我称之为“个人意志”的新思想,恰恰是一种促进社会向善进步的新力量,可是,他不会马上被人们所认同,他必须经历作为“习惯势力”而存在的原群体意识的种种责难。

   理智地认识群体意识的负面作用,是人类摆脱陋习的前提;理智地认识个人意志的自由阐述与促进社会进步的关系,是人类今日所面临的迫切问题。只有在个人意志得以自由阐述,群体意识不断被先进的个人意志所补充、更新的时候,人类世界的真正文明才会到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