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醒狮
[主页]->[百家争鸣]->[醒狮]->[中国的民主运动,路在何方?]
醒狮
·谈社会制度文化渊源与社会进步问题
·不从--人类进步的动力
·论民族传统对人类未来意识的抑制与弱化
·灾难的怪圈
·论今日中国之“假象”
·群体意识与个人意志
·论社会进步之表现
·宗教、科学、艺术与人类世界
·政党政治的产生及发展趋势
·审视中共八十三年:谎言以后是屠刀
·析“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荒谬
·论“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
·独裁,在党的名义下进行
·反共与爱国
·中华民国,中国民主不倒的旗帜
·民主,不是一种恩赐
·中共与日寇
·中共真的想反腐败吗?
·飘扬吧,青天白日满地红!
·中国的民主运动,路在何方?
·从刘少奇到赵紫阳,看中共的本质
·胜者为王吗?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民主运动,路在何方?

何侃

   轰烈而悲壮的“六四”民主运动已经过去十五年了。从战车进入天安门广场的那一刻开始,全国人民都已经意识到了“六四”的结局是什么?是中国人民的民主诉求被专制政府的血腥镇压!也在这同时,十亿人民开始了一轮新的期盼:期盼中国民主运动更加轰轰烈烈掀起!十五年过去了,十五年的期盼!

   十五年时间,多少人在残酷的专制压迫下含恨离世而去,多少人在高墙电网内受尽凌辱!正义的诉求,青年的生命,换来的是被残杀,被监禁!面对“民运”的低谷,当年的斗士有卧薪尝胆者,亦不乏气馁妥协直至蜕变者!看今天,对“六四”认识的各种观点,看海外许多以“民运人士”自居的各色人等的言行,一个不得不迫使我们思考且要清楚认识的问题摆在了全体以推进中国民主事业为己任的人们的面前:中国的民主运动,路在何方?

   我们可以寄希望于在中共一党专政之下而让全体国人拥有民主权利吗?

   在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一些观点中,把希望寄托在中共自身,怀着让中共自身来推进民主建设这一“美好”愿望的,大有人在。那么,中共会把真正的民主权利还给人民吗?任何简单的否定都不足以说服这一些“善良的人们”。那我们必须冷静地看到自八九六四以来十五年里中共的作为,让事实告诉我们一个答案。

   没有人会否认,在过去的十五年来,在中国大陆的许多城市,矗立起了无数的高楼大厦,街道上跑着不少进口名车。是的,勤劳的中国人民,创造出了丰硕的物质成果。但我们不能不去认清:谁在享受这一成果?是劳动者本身呢?还是数不清的贪官污吏?成克杰案,王怀忠案,慕绥新案,胡长青案,四川綦江塌桥案,无数因为政府官员的贪污受贿而引起的祸国殃民事案,在向我们说明什么呢?每一个看过成克杰案子的人都可以发现,成副委员长是边犯罪,边荣升的。他被查办了,那“张克杰”、“李克杰”呢?如果贪官是“伸手必被捉”的话,会有现在的全国上下反贪污反不胜反的局面吗?这是中共的“极少数”腐败分子吗?如果是“极少数”,那为什么国家领导人的财产不敢公布给全国人民呢?有“主人”不知道“仆人”一年拿多少钱的吗?对的!“人民公仆”的一切都应该是公的:公款吃喝,公款嫖娼,会费旅游,公车私用……

   再看江泽民,这个“中国人民的大代表”是怎样对待权利的。他以一个普通公民,普通党员的身份,执掌三军统帅之印。在全世界面前让国家主席跟在他后边,让国家主席向他敬礼报告,这啻是胡锦涛的耻辱吗?这是所有中国人的耻辱。五千年文明古国,自取其辱于世界莫过于此!这说明什么呢?是表明中共的“立党为公”吗?大家知道,毛泽东有句名言:“枪杆子里边出政权”毛泽东一生没有放弃军权,邓小平没有放弃军权,江泽民当然也不会放弃!什么国人尊严?在江泽民个人权利欲望中,那是一文不值的东西!我们能期望这样的一个政党会让人民享受自己的民主权利?能期望真正的民主国家由中共来建成?

   关注今天的香港,摆脱了殖民统治,却又面临着极权统治。香港在英国管治下,法制的观念已经有了基础,言论自由,游行集会的自由,经济的自由已经获得。可中共接收香港后,一个世人有目共睹的事实摆在香港与世人的面前:中共已经开始在香港“收网”。“名嘴”封咪,无限期搁置普选,香港同胞的自由空间在日益缩小,民主权利正遭剥蚀。“一国两制”本身就是一个反动的观念:明确张胆的公开宣示:在中国,法律面前人人不平等。可怜的香港同胞,面对中共铁腕,能有作为么?能捍卫自己的民主自由么?今天中共在香港问题上的表现,是在完美完善香港的民主还是在剥夺香港同胞的民主?

   中共的历史是“斗争的历史”,中共的政治理念是“专政”的理念。这样的政党,会是一个真正推进民主建设的政党?

   我们可以寄希望于他国成全中国的民主事业么?

   被迫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不少人想寄希望于外国政府对中国民主事业的成全。这是何等地幼稚?古话说:自强者,人强之,自尊者,人尊之。一国的大事,是不能借他国之力而成之的。我们衷心感谢世界各国对中国民主事业的支持,感谢民主国家在中国民运人士最艰难的时刻向他们提供了帮助。但是,如果我们把推进中国民主进程的希望寄托在外国政府的身上,这只能说明我们的幼稚可笑。我们需要国际民主力量的支持,但我们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进行这场斗争。国际关系是以国家利益为前提的。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商业市场,有着无限的商机,无限的商业利益。我们现在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共在利用这一点对一些国家施加影响,影响他们在对中国人权问题,“民运”问题上的态度。如果我们把国外政府作为一种依靠力量,那我们无疑是要受制于人的。

   寄身他国可以成就中国的“民运”事业吗?

   现在多数的“民运”人士都在中国境外。当然,这不是他们所愿意,但我不否定没有一些“乐不思蜀”的。现在被迫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多数是信仰坚定的民主战士。他们利用境外的有利条件,进行民主思想宣传活动。创建了网站,刊物。为民主思想在中国的传播提供了平台。但所有的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境外,对国内的影响力是有限的。无论是对中共的罪恶的揭露还是对民主意志的诉求,都是隔靴搔痒。中国的民主事业,不可能由坐在华盛顿图书馆里的人来真正完成。因为,现在是向一个极权政府挑战,这种挑战必定要付出流血牺牲。中国的民主事业现在是从零开始,这种由极权专制向民主共和的转变,是一种质变,这不可能是一种温和的过程。坐在图书馆里的学者,在一个业已确立了民主体制的国家里,他们是可以推动完善这种制度。促进一种政治体制的质变,必须依靠全体民众的觉悟及由这种觉悟而衍生的强力――代表社会进步的武装力量。而这一切,不置身于国内民众之中,是无法做到的。孙中山之所以能推翻大清皇权统治,是依靠国民革命军;而戊戌变法失败后的改良派流亡到海外后,就始终无法实现中国的改良。

   中国的民主革命,需要民主的英雄!

   面对专制强权,对于致力于中国民主的人们来说,唯一应该做的就是丢掉幻想,组成民主革命的武装力量。以武装力量为进行民主诉求的保障。八九六四的枪声应该惊醒一个“和平演变”的梦想!看着江泽民,一朝掌权后,都不肯移交给同是一党同志的胡锦涛,不惜让全国人民蒙耻而公开维持这种权力结构的怪状。同党都尚不愿意交权,更何况民众?对这样一个极权政党,你可以指望和平获得你自己的民主权利?

   没有一个人是愿意付出牺牲的,但对一个民主志士来说,除了牺牲别无选择的话,当然会义无反顾!可是,我们什么要让那么多的民主志士去牺牲呢?为什么要让那么多的异议人士遭受牢狱之苦呢?面对民主人士遭受强权凌辱的时候,我们拿什么解救他们呢?武装对抗极权统治,必然是一场国家内战。如果一场内战能带给这个国家一个公平、公正、自由、民主,我们除了不惜一战,还有什么选择呢?美国的独立之战,带给美国人民的独立,美国的南北之战,带给了美国人民公平与民主!作为中国的民主阵营,我们就应该说:我们不喜欢战争,但我们决不惧怕战争!我们可以和平地表达我们的民主诉求,但我们面对屠刀的时候,我们不会坐以待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