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醒狮
[主页]->[百家争鸣]->[醒狮]->[政党政治的产生及发展趋势]
醒狮
·谈社会制度文化渊源与社会进步问题
·不从--人类进步的动力
·论民族传统对人类未来意识的抑制与弱化
·灾难的怪圈
·论今日中国之“假象”
·群体意识与个人意志
·论社会进步之表现
·宗教、科学、艺术与人类世界
·政党政治的产生及发展趋势
·审视中共八十三年:谎言以后是屠刀
·析“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荒谬
·论“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
·独裁,在党的名义下进行
·反共与爱国
·中华民国,中国民主不倒的旗帜
·民主,不是一种恩赐
·中共与日寇
·中共真的想反腐败吗?
·飘扬吧,青天白日满地红!
·中国的民主运动,路在何方?
·从刘少奇到赵紫阳,看中共的本质
·胜者为王吗?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党政治的产生及发展趋势

何侃

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只有他们团结起来,才是他们保存自己的唯一方式:结成一体,用力量的总和来攻艰克难,群策群力。

摘自《社会契约论●第六章》

   政治方式与人类社会形态的发展是同步的。从氏族部落社会的血缘酋长式政治,到奴隶,封建社会的皇权政治及至今日的政党政治,无一不是与其同一时代的社会形态相适应的。这其中,从皇权政治到政党政治的进步,体现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及人类对自身作为社会个体而存在的价值的正确认识。而促进这一认识形成的根本原因,是人们对社会经济权利的认识和占有。

   氏族酋长式政治,适应了那一时代,人口稀少,以血缘为纽带聚居,社会分工不明确和生产力低下的社会客观状况。随着人口的增加和生产力的发展,以血缘为纽带的社会组织关系已无法适应这种变化了的社会客观状况,对生活资料的争夺,导致了不同部落间的战争,产生了征服者和被征服者,社会分工导致了人类社会关系的改变和发展,人的社会互动行为需要一种约束机制,而征服者的存在,自然地产生了对被征服者的支配权,这一切都为皇权的产生提供了客观基础。酋长政治被皇权政治取代,这是人类社会向前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但是,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社会分工的进一步扩大和社会生产力的迅速发展,以家庭占有为主要特征的皇权政治形式,与社会的客观状况的矛盾越来越突出。私有财产的确认和社会化大生产的出现,改变了大部分人的经济地位,经济活动的社会化,使相关行业的经济利益,成了一部分人互相联系的纽带,促使他们结成联盟以保护和谋求自己的经济利益。另一方面,社会教化的发展,促进了人们对个人的社会位置的认识,这样,他们谋求经济利益的同时,也谋求自己的社会位置。而要达到这一目的,他们必须去注意与经济利益密切相关的政治权利。经济上的共同利益,使他们结成了联盟,而当这种利益需要政治权力的保护时,这种联盟便带有了政治色彩。他们以自己的社会经济地位为基础,登上政治舞台,要求分享政治权利。于是,政党出现了。如英国的托利党,辉格党,美国的共和党,民主党。他们当初便是代表了不同的经济集团的利益。考察世界各国的政党政治,政党在对政治权利的谋求中,首先是对其的“前权力形式”——皇权的限制,分割。如英国等君主立宪制国家。从纯粹的皇权政治到君主立宪政治,这是政党政治的开端。而纯粹政党政治的出现和完善。只是在美国独立战争以后。美利坚合众国的诞生,把政党政治推进了一个新的境地——民主宪政。

   以多党平等竞争为特征的民主立宪政治,是社会化大产生的产物。社会生产力的迅猛发展,社会分工的更加精细,社会成员间的互动关系也更加密切,在这种情形下,社会成员的个体存在价值日益提高;个人的尊严被高度重视;思想空前开放,这一切成了政党政治得以存在并日益完善的客观基础。但这也同样是政党政治趋向消亡的基础。

   严格的政党政治是建立在公民自由选举的基础上的。事实表明,政党的竞选宣传,使越来越多的公民形成了参政意识;就公民个体而言,竞选的结果会使他们认识到自己一张选票的意义,政治主张的可选择性,是提高公民自主意识及社会责任心的客观推动力。在另一方面,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把社会生产力提高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这使社会分工愈加精细,而在另一意义上讲,社会合作又显得空前重要。明显的行业区分在淡化,国家及社会的整体利益与公民个人利益的关系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明确认识。原先代表一定经济利益集团的政党,在这种社会发展进程中,逐渐站到了国家、社会利益上来。在政党内部,那种“政治狭隘性”正在消失。社会合作的不可抗拒性,冲淡了人们的“阶层心理”而这一切又必然导致公民在政治选择时的“全局意识”的增加。这种“全局意识”的产生,使原先的那种“党属心理”逐渐消失。公民不再是哪一党派的支持者,而成了“最佳施政纲领”的选择者。这一点,在美国的选举中表现的越来越明显。今年日本的大选中,也体现了这一点。如果说公民由“党派的支持者”成为“最佳施政纲领的选择者”是政党政治的一种必然结果,那么,独立候选人的出现,则拉开了政党政治被无党政治所取代的序幕。在美国的选举中曾几次出现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的情况。虽然他们都未能获胜,但他们的出现并获得一定数量选民的支持,毫无疑问地表示了民主政治的一种趋向——政党的消亡。

   当然,这种消亡将是一个极长的过程。这如同皇权被政党政治所取代一样。政治形式是社会发展的产物。一定社会发展阶段都必将有相适应的政治形式存在。社会发展是不可抗拒的,政治形式的发展也同样是不可抗拒的。人类在历史的进程中,创建了物质文明也创建了精神文明,这种人类文明的最大特点就是自身价值被不断地,越来越深刻地认识。人的个人权利的确认,是政党政治得以诞生的基础,同时也是政党政治消亡的基础。就全人类而言,地理及人文环境的不同,也就必然会有政治形式发展阶段上的不平衡。放眼今日世界,酋长、皇帝、总统并存,这种原始政治形态与现代高级政治形态并存的局面,是人类进步发展不平衡的结果。但这并不影响人类社会向更高级政治形态发展的进程。而且,这种局面的存在与人类无止境的未来相比,这只是极为短暂的一瞬。应该说,政党政治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结果,它的诞生和发展,为人类走向更美好的前程,开辟了一条道路;而任何一个以发展眼光看待世界的人都会承认,目前存在的人类社会的政治形式,绝不是人类社会政治形式的全部。它必将不断地发展,直到一种更完美的形式出现。政党政治的诞生与消亡同样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