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逍遥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逍遥子文集]->[万里遐想 五 便器文化遐想]
逍遥子文集
万里随笔
·万里遐想 一 贫富问题
·万里遐想 二 狼之歌
·万里遐想 三 人际关系
·万里遐想 四 东洋人的悲哀
·万里遐想 五 便器文化遐想
·万里见闻 一 家乐福万里店开张见闻
·万里见闻 二 家乐福出租车站风波
·万里见闻 三 精神的贫乏和余裕
人生杂感 
·向四有新人先生请教请教鲁迅
·谈谈xwg1109先生的所谓中产阶级理想
·xwg1109先生的军事强国论可以休矣
·治网如治国―致斑竹三剑客的一封公开信
·谈谈我对草庵居士的一点看法
·如何解开台湾问题的死结
·关于人性和动物性的谈义(几个旧贴)
·蜜蜂的世界
·谈谈鲑鱼的习性
穷人和富人 
·我为什么坚决打击伪“穷人”
·有恒产者有恒心—我们的中产阶级是这样开始维护自己的权益的
·造成贫富差别的两种不同的原因
·说说zhongguo321先生等人的上海情结
·推荐“中国为什么出现“去工业化”的现象”一文兼谈狼文化
异文化交流
·谈谈人们对日本的一些误解
·我对10月29日所谓的西安辱华事件的看法
·谈谈外国人眼中的猪和狗
文革谈片
·与 woniu先生论文革的影响
·谈谈我的文革经历的某些断片
·谈清除文革影响实现民族和解
·谈谈我曾经受到过的不公正待遇
·谈谈我曾经亲手经历过的不公平
法律・人权・国民性
·关于套用鲁迅名文控诉宝马车撞人案的意见
·谈谈法律的神圣性和权威性
·再谈法律的权威性
·回thizhi 贴论司法独立在现阶段的意义
·说一件我所经历过的事
·与woniu先生讨论国民性问题
·谈谈中国人的国民性
楼市话题
·一个假设的两种不同的命运
·政府应该如何开发廉价房
·与yevon_ou先生讨论上海楼市的板块战略
·谈谈政府规划的不确定性
·也谈上海楼市的板块战略
·板块战略的条件和代价
·我为什么看好上海的房产市场
·我们应该采取哪种发展模式
·旧上海的住居条件兼答zhongguo321先生
·谈谈东京,香港,上海楼市的大势
翻译
·【日】内田百闲 著 逍遥子 译『无恒债者无恒心』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里遐想 五 便器文化遐想

   (有洁癖的请回避)

    人们见到这个题目,一定会皱起眉头,不屑的想:便器还有文化么?我可以告诉大家,便器不但有文化,而且还很有讲究。你想想,吃喝拉撒,都属于生活的范畴。我们既然可以有美轮美奂的吃的文化,为什么就不能有拉的文化呢?大凡可以被称为文化者,大多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有关,并不是什么高深而不可测的东西。只不过有些东西升华得美妙了一些,我们一时不容易发现它的由来罢了。

    便器是跟我们每个人都密切相关的东西。恐怕没有人可以离得了它。但是很少有人愿意提起它,因为它使人产生不洁的联想。其实,每个人在用便时的感受是并不相同的。有人痛苦,有人畅快。畅快的自然不必说了,即使是痛苦的那种,在人们经历了诸般折磨之后而终于出尽时的那种突然袭来的痛快,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妙的感觉呢。据说,毛泽东是不讳言出恭的。他曾经对人说过,他的许多特别绝的念头都是在蹲便时想出来的。其中包括三大战役中的许多重大决策,他笑称这些都是“臭主意,很臭很臭”。据毛泽东的警卫员回忆,毛泽东的出恭方式也非常特别,他在进北京城之前,通常都是到荒野上去解决问题的,因为他讨厌农家茅坑的气味。警卫员没有办法,只好拿一把铲子跟在后头,等完事后就把它用土盖上,这样既不会让人觉得肮脏,也肥了田地。试想,听着四周的鸟声,蛙声,清风徐来,万籁俱静,在专心致志中琢磨自己石破天惊的“臭主意”。这是何等的豪快风流呀。这种办法,也只有他老人家才能想得出来。正是连出恭都出得别出心裁,拉出了伟人的风格。在下不才,没有到荒野上出恭的勇气。但有一点却是与毛泽东相同的,这就是我也喜欢在卫生间想一些刁钻古怪的念头。有时还为有所发明而自鸣得意。下面这篇东西,就是我坐在卫生间里琢磨出来的,所以称之为“便器文化遐想”,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妥吧。

    提起便器,大家一定以为我会拿以前上海弄堂里的马桶,或者农村的茅坑说事。那是把鄙人设想得未免太过刻薄了一点。这两种东西虽然非常典型,但是太过狼狈了些,容易让人引起不愉快的联想,我们姑且把它略去不谈吧。我这儿只想谈谈进入近代文明以后的两种便器文化。一种是西洋式的坐式便器,一种就是我们东方式的蹲坑式便器。我想,至少这两种便器文化,应该还是比较容易让人接受的。

    在我看来,这两种便器文化,各有各的优劣和利弊。西洋式便器的好处是坐着舒服,不费力,老人们喜欢用。缺点是与别人会发生间接的接触,想起来容易恶心。所以,一般在家庭里使用的比较多。时下的高级宾馆里,通常会准备一种专用的纸,让人使用时铺在下面,算是对其缺点的一种补救。但这样做需要成本,而且也比较麻烦。尤其是中国自己生产的纸一般质量比较差,水冲不下去。所以,普通的公众场所,还是用蹲式便器的居多。蹲式便器虽然使用起来会费力一些,但互不相关,没有传染皮肤病的危险,用完后放水一冲,可以不必回顾。这也许可以算是咱们东方文明至今依然保存得比较完好的为数不多的一种传统吧。

    但是不知道大家注意过没有?这种便器通常都很脏,打扫起来相当麻烦。因为第一个使用它的人如果不小心哪怕只是弄脏了那么一点点,第二个人就会尽量躲着它,企图离它远一点。这样无形中又增加了瞄准便坑的难度,其结果是又会弄脏更大的一片。如此几个人下来,再加上中间来那么一两个慌不择坑的人物,那么,这个公众便池用不了多久,其狼藉的程度,也就可以想见的了。

    曾经有一个学校,实在受不了每天收拾学生厕所的痛苦,下决心把蹲式便器都改成了坐式便器。没想到这一招居然大见成效。学生厕所一下子变得清洁干净,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脏乱不堪了。这又是什么道理呢?逍遥子不禁遐想起来,研究下去。

    原来,问题就出在蹲式便器把目标定得太高了。超出了人们的能力范围。你想,人的眼睛长在头上,是用来观察事物和防止危险用的。出恭只是一种排泄行为,既不新鲜,也无危险,而且又不会产生什么价值(后来用作肥料,只能算是副产品,而不是行为本身的目的),所以,造物主没有替我们在臀部设计一双眼睛。现在你要求他用臀部去对准一个圆洞。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可见,过于高远的理想和宏图,尽管尽善尽美,但一般都会脱离群众,没有几个不流产的。

    其次,问题还出在蹲式便器在臀部和便坑之间有那么一段距离。有了距离就可以躲避。你看,人们躲在脏得无法下脚的公众厕所里解决完一时之急之后,逃出门来,正一正衣冠,出一口长气,昂首挺胸走出大门,依然可以做他体面的绅士。因为厕所的脏乱本来就是与他无关的。而西式便池一下子拉近了与人们的距离,它让你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糟踏它就等于糟蹋自己。你说,谁还能不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呢?

    由此看来,西洋式便器比起东方式蹲坑来,其优越之处,是不言而喻的。盖不仅仅是省力舒服而已。其中还包含着一层更为深远的人体工学上的心理学意义。正是这样一种体贴入微的人文关怀,使我们的家园变得越来越美好了。你只要看一看,现在的人们,装修新居时一般都对卫浴设备的挑选最为用心。就可以知道这其中的奥妙。主妇们会每天把卫生间擦洗得一尘不染,冲水时想办法让它流点绿颜色的消毒液,使便所充满春意。有时还在便器旁边放上一盒芳香剂,用来消除异味。有的人还会在墙上挂几幅可人的小画,或者放几本随时可读的小书。现在的卫生间已经不是令人不齿的地方了,它成了这个家庭最有代表性的象征。因为,从这儿可以看出这家主妇的品性和趣味。

    然而,西洋式便器果真就没有缺点了么?那倒也未必。 现在让我来问大家一个问题。男人小解时究竟是站着的还是蹲着的?女同胞别皱眉头,男同志别笑,我问这个问题可是严肃的,认真的。我相信所有的男同志肯定会异口同声地回答:那还用说吗?我们男子汉从来就是顶天立地的。

    然而,果真这么肯定么?我看,未必。

    我最近发现一个问题,至少我在家里小解时有时是蹲着的。因为家里没有立便器,只有一个洋式便座。每次使用时要弯一下腰,把那块板翻起来,颇为麻烦。更主要的是总被妻女抱怨,我几乎成了弄脏便池的无可逃避的罪犯。久而久之,可能是下意识的吧,我也不知道是从那一天开始的,我有时居然蹲着小解了,而且一点都不觉得别扭,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习惯。更何况我有时候本来就分不清是便意还是尿意,不得不先蹲下再说;更何况我本来就有坐在便器上遐想的习惯。

    我骇然了。吓出一身冷汗。我们就是这样被某种生活方式所侵蚀,在不知不觉中失去野性的。我们的文明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变得越来越雌化的。

    听了我的告白之后,我年轻的朋友们,你还能肯定的告诉我,你小解的时候一定是站着的吗?

    现在的女中学生们,普遍抱怨同龄的男生们太柔弱娇嫩,缺乏男子汉精神。这实在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你想想,他们和你们一样,从小喝牛奶,吃面包长大,连小解时都是蹲着的。这样的男人,你怎么可能指望他们象狼一样去追逐,去奔竞,去展示男子汉应有的热血和风采呢?

    这是我所以要呼唤苍狼精神的又一个原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