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逍遥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逍遥子文集]->[再谈法律的权威性]
逍遥子文集
万里随笔
·万里遐想 一 贫富问题
·万里遐想 二 狼之歌
·万里遐想 三 人际关系
·万里遐想 四 东洋人的悲哀
·万里遐想 五 便器文化遐想
·万里见闻 一 家乐福万里店开张见闻
·万里见闻 二 家乐福出租车站风波
·万里见闻 三 精神的贫乏和余裕
人生杂感 
·向四有新人先生请教请教鲁迅
·谈谈xwg1109先生的所谓中产阶级理想
·xwg1109先生的军事强国论可以休矣
·治网如治国―致斑竹三剑客的一封公开信
·谈谈我对草庵居士的一点看法
·如何解开台湾问题的死结
·关于人性和动物性的谈义(几个旧贴)
·蜜蜂的世界
·谈谈鲑鱼的习性
穷人和富人 
·我为什么坚决打击伪“穷人”
·有恒产者有恒心—我们的中产阶级是这样开始维护自己的权益的
·造成贫富差别的两种不同的原因
·说说zhongguo321先生等人的上海情结
·推荐“中国为什么出现“去工业化”的现象”一文兼谈狼文化
异文化交流
·谈谈人们对日本的一些误解
·我对10月29日所谓的西安辱华事件的看法
·谈谈外国人眼中的猪和狗
文革谈片
·与 woniu先生论文革的影响
·谈谈我的文革经历的某些断片
·谈清除文革影响实现民族和解
·谈谈我曾经受到过的不公正待遇
·谈谈我曾经亲手经历过的不公平
法律・人权・国民性
·关于套用鲁迅名文控诉宝马车撞人案的意见
·谈谈法律的神圣性和权威性
·再谈法律的权威性
·回thizhi 贴论司法独立在现阶段的意义
·说一件我所经历过的事
·与woniu先生讨论国民性问题
·谈谈中国人的国民性
楼市话题
·一个假设的两种不同的命运
·政府应该如何开发廉价房
·与yevon_ou先生讨论上海楼市的板块战略
·谈谈政府规划的不确定性
·也谈上海楼市的板块战略
·板块战略的条件和代价
·我为什么看好上海的房产市场
·我们应该采取哪种发展模式
·旧上海的住居条件兼答zhongguo321先生
·谈谈东京,香港,上海楼市的大势
翻译
·【日】内田百闲 著 逍遥子 译『无恒债者无恒心』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法律的权威性

   -致苏布谷女士

   法律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它维护强权是一点也不稀奇的。但是,维护法律的神圣性,对下层人民来说,同样是重要的。因为它至少可以保护弱者的最起码的基本权力。一个没有法律权威的社会,统治者可以为所欲为,弱势人群的利益更得不到保障。这就是乱世人民向往统一的原因。

   日本的宪法是美国制定的。日本社会党本质上是反美的,一直以来都以日本劳工大众的代言人自居。但是维护宪法最力的恰恰是社会党,而不是自民党,更不是右翼皇民党,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在无法从根本上改变现有制度的前提下,老百姓应该主动维护法律的权威,争取宪法所赋有的基本权力。向一切残踏法律的强权做斗争,才是题中应有之义。从维护法律的神圣性的角度看,玩弄法律的独裁者固然是社会之敌,但是反过来老百姓所期待所呼唤的所谓清官却同样也是不可取的。

   苏布谷的问题是经常用感情代替判断,拿道德去规范法律。她在楼下的一篇谈大街和小孩,讲应该和活该的文章中,我很高兴地看到了,她自己已经意识到了尽善尽美的道德伦理判断的限界,没想到在宝马案中却依然又看到了她的理性的混乱。

   拿落水救人的例子来说明宝马案,我就觉得这种比拟是不伦不类的。

   再致 苏布谷女士

   如果你把我当作不下水救人却站在一边说风凉话的人。那么我更应该指出,你的比喻是失当的。我不评论宝马案。自然有我的立场和态度。我没有必要对任何事件都表明自己的态度。这是一。如果一定要我表示态度的话,那么我也可以明确的说,我反对这种用舆论来对法律施加影响的行为。这是二。

   在法律的角度上看问题,一切都应该是以证据说话的。如果我们无法证明苏文绣是故意开车杀人的,那么,我们就不能用故意杀人罪去判她。法律的神圣性还表现在法律的前提是无罪推定,是重证据的,而不是诛心之论。

   在发达国家里,嫌疑犯如果能够证明他是在心智失常的情况下犯的罪,那么,尽管明明是故意杀人者,也可以宣布无罪,免除承担刑事责任。所根据的就是宁可错放千人,不可错杀一人的法律神圣的原则。

   三致苏布谷女士

   我不是海龟,因为我还没归。

   我不是不知道中国的国情。我还对我们近百年来的革命和抗争有过我自己的审视和反省。

   中国的问题不是反抗权威就能够解决的。力的抗争只会换来天翻地覆的权力重新配置。但是文明的根子却不会有丝毫的动摇。权大于法,人大于天。是我们这个古老文明的致命伤。我们只有对此有清醒的认识之后,才能真正跳出万劫不复的动乱轮回。

   鲁迅推崇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而不主张宽容。毛泽东主张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却独独不提倡与己奋斗。是我对这两个世代伟人最不满的地方。

   四致苏布谷女士

   我想,我所要表示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明确了。我要批判我们这个文明,挖出它的某些根深蒂固的病根,引起世人的警觉。而不是局限在悲天悯人的道德谴责和自责之中。

   致 woniu先生

   我说了这么多,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懂我的意思。我的观点很明白,法律是不能接受大众舆论的监督的。它一旦形成以后,就应该相对独立,不受任何方向所来的干扰和压力。西方民主社会的三权分离,政权是要接受民意的选举的。司法权却并不接受民意的选举,道理就在这里。过去的司法权代表的是神意,现在的司法权是由司法程序的相对中立才获得代表社会公正裁决人类行为的权力的。

   我知道谈这个话题是要冒天下之大不讳的。但是我还是要谈。我很清楚你和苏布谷想要说的是什么。但是我还是不能认同你们的观点。对于现状的不公正,我们必须去完善它,改造它,用我们每一个人的冷静和热血去维护它,而不是去从根本上否定它,推翻它。任何社会,都需要建设性的民众协力才能真正把这个社会搞好。一味的宣扬受害者意识,对社会的任何阶层都不能带来真正的利益。

   我相信我所要说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希望你和苏布谷抛弃感情的偏见,冷静的考虑一下自己的论点,检视一下我所说过的话,再联系一下中国的现实,看看中国现在需要我们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和行为准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