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逍遥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逍遥子文集]->[关于人性和动物性的谈义(几个旧贴)]
逍遥子文集
万里随笔
·万里遐想 一 贫富问题
·万里遐想 二 狼之歌
·万里遐想 三 人际关系
·万里遐想 四 东洋人的悲哀
·万里遐想 五 便器文化遐想
·万里见闻 一 家乐福万里店开张见闻
·万里见闻 二 家乐福出租车站风波
·万里见闻 三 精神的贫乏和余裕
人生杂感 
·向四有新人先生请教请教鲁迅
·谈谈xwg1109先生的所谓中产阶级理想
·xwg1109先生的军事强国论可以休矣
·治网如治国―致斑竹三剑客的一封公开信
·谈谈我对草庵居士的一点看法
·如何解开台湾问题的死结
·关于人性和动物性的谈义(几个旧贴)
·蜜蜂的世界
·谈谈鲑鱼的习性
穷人和富人 
·我为什么坚决打击伪“穷人”
·有恒产者有恒心—我们的中产阶级是这样开始维护自己的权益的
·造成贫富差别的两种不同的原因
·说说zhongguo321先生等人的上海情结
·推荐“中国为什么出现“去工业化”的现象”一文兼谈狼文化
异文化交流
·谈谈人们对日本的一些误解
·我对10月29日所谓的西安辱华事件的看法
·谈谈外国人眼中的猪和狗
文革谈片
·与 woniu先生论文革的影响
·谈谈我的文革经历的某些断片
·谈清除文革影响实现民族和解
·谈谈我曾经受到过的不公正待遇
·谈谈我曾经亲手经历过的不公平
法律・人权・国民性
·关于套用鲁迅名文控诉宝马车撞人案的意见
·谈谈法律的神圣性和权威性
·再谈法律的权威性
·回thizhi 贴论司法独立在现阶段的意义
·说一件我所经历过的事
·与woniu先生讨论国民性问题
·谈谈中国人的国民性
楼市话题
·一个假设的两种不同的命运
·政府应该如何开发廉价房
·与yevon_ou先生讨论上海楼市的板块战略
·谈谈政府规划的不确定性
·也谈上海楼市的板块战略
·板块战略的条件和代价
·我为什么看好上海的房产市场
·我们应该采取哪种发展模式
·旧上海的住居条件兼答zhongguo321先生
·谈谈东京,香港,上海楼市的大势
翻译
·【日】内田百闲 著 逍遥子 译『无恒债者无恒心』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人性和动物性的谈义(几个旧贴)

旧贴一

   我们首先必须肯定,人是动物。所谓人性中最基本,最原始,最本质的部分,也就是人的动物性。人类社会的许多崇高的东西,诸如爱,道德,牺牲精神都是从这些最基本的动物性上发展出来的。不承认这一点,空谈人的本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许多理论都是在这一点上犯了根本性的错误。它们往往先把人和动物区别开来,然后大谈特谈人的所谓社会性,而忽视了人的最基本的东西。马克思主义哲学和程朱理学犯的都是这一个错误。弗洛伊德之所以伟大,是他揭示了一个人类的潜意识的世界。这个世界的基本原则是受人的动物性支配的。人类学的聪明之处,也是把人还原为动物,从人和动物世界的关联之处寻求人类社会的本质规律。

   我早就说过,哲学的前身本是神学。它对人的动物性是蔑视的。程朱理学的深层结构也是建立在人是万物之灵的基础上的。它们的最基本点就是不承认人是动物。我们说它们的理论扼杀人性,主要的就是指它们扼杀人的自然属性,也就是动物性。

   所谓人的社会性,无非就是人的群性。人是群居动物。许多群居动物都有各自不同的群的特性。蚂蚁和蜜蜂都很勤劳。非洲狒狒则残忍而专制。狗很忠诚。马甲鱼产完子以后就死去,用自己的身体去喂养幼子,具有牺牲精神。这些特性与人类的许多道德原则都有类似之处,只不过是表现形态不同罢了。它们都受基因自私的支配,则与人类没有区别。

   我从中学时代开始,就对马克思的著名论断产生过怀疑。所谓人的本质是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究竟是什么意思?总是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想起来,这句话有两个要害之处。一,他把人从动物界分离出去了。二,他玩弄了概念游戏。他只是告诉我们,人就是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所有特性的总和。这跟说天就是除了地上的山河万物以外的全部世界有什么区别?

旧贴二

   人和动物的最根本的区别是什么?马克思主义的说法是人能制造工具。而动物不能。社会制度也是广义的工具,是人创造出来的,而且又能使之自我规范的一种东西。概言之,是工具创造了人类文明。

   这个说法看起来是唯物主义的。而实际上却是唯心主义的。为什么只有人才能创造工具?这跟人是上帝所创造的,是万物之灵又有什么区别?

   事实上,能够创造工具的动物不只是人。许多灵长类的动物,都或多或少具有创造工具的能力。日本的猴子,有人亲眼见过,会用一根树枝去钓鱼,对猴子来说,树枝就是工具。还有,乌鸦为了吃栗子,它把栗子叼到公路上,让汽车把栗子压碎了,再来吃。对乌鸦来说,汽车成了它的工具。我们的小学教科书里,曾经有过乌鸦投石填水的故事。人类学家报告过,猩猩和类人猿都有某种制造工具的能力。只不过与人类比起来,他们的所谓工具是极其低级,极其粗糙的罢了。但是如果我们把人类历史推早几十万年,旧石器时代的工具何尝不是极其粗糙的呢?马克思口口声声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可是在创造工具这一点上,他是决不肯承认,动物和人类只有程度的不同而已的。尽管他明明知道,事物的发展发生是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但是他决不肯承认,动物和人也可以解释成量变和质变。因为这正是他借以区分人和动物的唯一分界线。模糊了这道界限,他的全部理论都将不能成立。

   然而我们可以知道,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并不在于制造工具这一点。而在于动物的智慧不可能积累,而人的智慧却可以代代相传。这种积累使人类的某种偶然发生的经验可以传达开来,继承下去,终于发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工具和文明,而动物的个体经验却只能一代一代的重复在原来固有的水平。周而复始,永无前进。

   话说到这一步。大家应该可以明白,使人类最终脱离动物界的不是别的,而是语言。而语言的产生则是环境的变异所导致的。当猴子从树上到了平地开始直立行走的时候,人类的祖先的声带被解放出来了,原来只能发出几种信号的声音变得丰富多彩,于是语言便慢慢形成了。思想的交流变得可能,人类文明便加速度的发展了。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谁曾见过除了人类,还有其他直立行走的动物?袋鼠和猩猩的短暂直立不算。

旧贴三

fred的反驳

   看来chenzq55非要争辩下去了。 那么,我也说两句。马克思主义的说法是人能制造工具。而动物不能。而你试图列举的“反例”并不能称之为反例。“日本的猴子,有人亲眼见过,会用一根树枝去钓鱼,对猴子来说,树枝就是工具。还有,乌鸦为了吃栗子,它把栗子叼到公路上,让汽车把栗子压碎了,再来吃。对乌鸦来说,汽车成了它的工具。”他们不是制造工具,而是借用“工具”。制造是主观能动性的行为,而借用是简单的反射。至于“乌鸦投石填水”显然不是制造工具,而是使用天然材料。而“人类学家报告过,猩猩和类人猿都有某种制造工具的能力。”是你自己的创造,但我没有足够的证据证伪之,可以先认为是chenzq55命题。

   其二,“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并不在于制造工具这一点。而在于动物的智慧不可能积累,而人的智慧却可以代代相传。”这你错了,以子之矛克你之盾(不好意思了)。绝大多数动物的智慧和只是可以通过基因来遗传下一代,他们的许多本能性的行为几乎可以无师自通,比如老鼠打洞,怕猫等。由于猫是老鼠的长期克星天敌,无数的老鼠死于猫爪之下,也有大量的死里逃生的,那些一代一代的侥幸逃生者,为了种族的繁衍,将这个“知识”通过基因遗传给下一代,虽然可能是没有主动意识的。

   仅仅是讨论,不一定对,但我承认马克思的智商比我高。

  to fred

   所谓创造,源于模仿。人类的祖先用石器作为工具,原来也是寻找光滑有刃状便于切割的石头,也不过是借用工具。后来才会想到去磨光磨薄它,由借用工具发展到创造工具。而这种水平的工具,有一些动物也是可以做到的。人类学者早就有过报告,只不过是马克思主义不肯承认罢了。并不是我的发明。

   至于基因遗传和知识遗传则有本质的不同。基因遗传的只是本能,知识遗传则是文明。知识的遗传,只有语言作为载体才为可能。我们只要看看聋哑人的例子就可以知道。先天的聋子因为错过了语言学习的阶段,必然成为哑巴,而后天因病耳聋的人,却依然具有语言能力。贝多芬晚年聋了,但依然可以谱写出第九交响乐。即是证明。

   有了语言能力以后,个体的偶然的发明才可能积聚起来,才可能对工具有所改进。在马克思那里,人类创造工具的能力和语言的能力是被分离开来的。制造工具使猿成为人,直立行走使人类有了语言能力,火的发明使人类的大脑发达,使思想成为可能。而这三者之间是各不相关的。既然各不相关,那么我们就要问,为什么只有人才具有制造工具的能力?

  旧贴四

   接着谈谈火的发明。

   世上几乎所有动物都怕火,只有人类不但不怕火,而且发明了火,这又是为什么?当然,飞娥也不怕火,它向往光明,舍身投火而死。但是这种经验无法传给同类,因为当它知道火的厉害的时候它已经死了。

   人类的祖先在偶然的机会中发现,被山火烤熟了的动植物的味道更好吃,它们把这种知识告诉同类,才会有意去保存火,并进而去发明火。同样的经验别的动物肯定也有,但是他们没有语言,不能把这种知识传给别的同类,而山火发生的概率又很小,所以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消除对火的恐惧。

   但是曾经有人做过这样的实验,把食物放在中间,周围点燃一圈蜡烛。一头熊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它想办法先把火扑灭了,然后叼走了食物。可见,经过相应的试探以后,某些动物是有能力消除对火的恐惧的。但是它们因为没有语言,不能把自己的经验告诉别的同类。

   所以,我说,语言,正是语言,才使人类有可能改进工具,有可能发明火,并最终从动物界分离出来。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我跟马克思的最本质分歧在于:他注重工具,我注重信息。在我看来,整个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史就是一场伟大的信息革命。是语言的产生使我们的信息交流成为可能。而马克思主义则建立于十八世纪工业革命的基础上的。高度发展的工业化使他的眼光不得不投向工具的发生和发明。这是时代的局限,并不是马克思的过错。但是我们到了二十世纪的今天还停留在马克思当年的认识水平,并且奉以为经典,这又是我们今人的悲哀了。

  旧贴五

   wuzhifu先生非要我来谈谈人的社会性。其实,社会是人类独有的东西。谈社会性,实际上也就等于谈人的特性,跟谈猪性,狗性,猫性没有区别。跟我们所讨论的带有普遍意义的人性不是同一个范畴的东西。因为我们所谓的普遍意义的人性中,是包括动物性和社会性的。

   我们既然承认,社会是人类独有的东西,那么社会性是不是也是人类独有的东西呢?我看未必。因为动物虽然不是人,但是某些群居动物也有类似于人类的社会性的东西。我们可以把他们称之为群性。动物的群性和人类的社会性本来就是可以互相比拟的。梁启超曾经写过“小说与群治的关系”的论文。所谓“群治”也就是社会的意思。后来命名为社会,只不过是为了与动物有所区别的缘故。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才有可能讨论人性中的社会性。

   wuzhifu先生的提问

   因为动物虽然不是人,但是某些群居动物也有类似于人类的社会性的东西。我们可以把他们称之为群性。动物的群性和人类的社会性本来就是可以互相比拟的。梁启超曾经写过“小说与群治的关系”的论文。所谓“群治”也就是社会的意思。后来命名为社会,只不过是为了与动物有所区别的缘故。

   ------- 如果这是你的理论。我以后得把社会性换个名字了。

  to wuzhifu先生

   你说你跟我对社会性的理解不同。理解不同是毫不奇怪的。正因为不同,所以我们才需要讨论。你应该把你的观点说出来,而不是一会儿说这个问题你怎么看,一会儿又说那个问题你怎么看。等我谈了我的看法之后,你又说我跟你理解不同。难道你跟我讨论是为了印证你的观点是正确的吗?

   我把贴名取为“鱼之乐”,并声称本意乃是独乐乐,就是不希望你这种以我为核心的讨论态度。因为在我看来,这种讨论态度是专制的,对讨论对手来说是不礼貌的。你如果真有诚意把讨论进行下去,你应该把你的观点也展现出来,我们的讨论可以时而平行,时而交叉,也不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里,虽然世界只有一个,但道理却是可以无穷的。

   我自2003年5月以后,在上海热线发过不少东西,主要是谈房地产以及穷人和富人的关系的。你如果想看,可以集中到5月-10月的贴子中去找。笔名就是chenzg55。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