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逍遥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逍遥子文集]->[万里见闻 三 精神的贫乏和余裕]
逍遥子文集
万里随笔
·万里遐想 一 贫富问题
·万里遐想 二 狼之歌
·万里遐想 三 人际关系
·万里遐想 四 东洋人的悲哀
·万里遐想 五 便器文化遐想
·万里见闻 一 家乐福万里店开张见闻
·万里见闻 二 家乐福出租车站风波
·万里见闻 三 精神的贫乏和余裕
人生杂感 
·向四有新人先生请教请教鲁迅
·谈谈xwg1109先生的所谓中产阶级理想
·xwg1109先生的军事强国论可以休矣
·治网如治国―致斑竹三剑客的一封公开信
·谈谈我对草庵居士的一点看法
·如何解开台湾问题的死结
·关于人性和动物性的谈义(几个旧贴)
·蜜蜂的世界
·谈谈鲑鱼的习性
穷人和富人 
·我为什么坚决打击伪“穷人”
·有恒产者有恒心—我们的中产阶级是这样开始维护自己的权益的
·造成贫富差别的两种不同的原因
·说说zhongguo321先生等人的上海情结
·推荐“中国为什么出现“去工业化”的现象”一文兼谈狼文化
异文化交流
·谈谈人们对日本的一些误解
·我对10月29日所谓的西安辱华事件的看法
·谈谈外国人眼中的猪和狗
文革谈片
·与 woniu先生论文革的影响
·谈谈我的文革经历的某些断片
·谈清除文革影响实现民族和解
·谈谈我曾经受到过的不公正待遇
·谈谈我曾经亲手经历过的不公平
法律・人权・国民性
·关于套用鲁迅名文控诉宝马车撞人案的意见
·谈谈法律的神圣性和权威性
·再谈法律的权威性
·回thizhi 贴论司法独立在现阶段的意义
·说一件我所经历过的事
·与woniu先生讨论国民性问题
·谈谈中国人的国民性
楼市话题
·一个假设的两种不同的命运
·政府应该如何开发廉价房
·与yevon_ou先生讨论上海楼市的板块战略
·谈谈政府规划的不确定性
·也谈上海楼市的板块战略
·板块战略的条件和代价
·我为什么看好上海的房产市场
·我们应该采取哪种发展模式
·旧上海的住居条件兼答zhongguo321先生
·谈谈东京,香港,上海楼市的大势
翻译
·【日】内田百闲 著 逍遥子 译『无恒债者无恒心』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里见闻 三 精神的贫乏和余裕

   龙应台女士有一篇文章叫做《我不站着等》,发表在1995年12月5日的《文汇报》上。谈的是她从上海到浙江慈溪老家探亲一路上的亲身经历。有和平饭店侍者对她带去的洋人朋友卑躬曲膝,却对黄皮肤的她不屑一顾的情景;有火车站售票员对她爱理不理,连头也不肯抬起来看她一眼,不愿跟她多说一句话的尴尬;还有列车员占了她的座却不肯让出来,让她站着等的傲慢等种种细节。这些情节对我们每一个大陆人来说都是不陌生的,我们都曾亲历过,只不过每天经历,习以为常,并不觉得特别的不习惯罢了。但是从龙应台女士看来,却不免少见多怪,这些人人熟知的琐事一经她那文学的手表现出来,原来的社会常识也就变成了非常识,对比是那样的鲜烈,从字里行间里我们不免可以读出同为中国人的难堪和忸怩来。

   应该说,龙女士的所见所闻,大都是过去计划经济吃大锅饭的遗孽。现在实行市场经济,服务业对客人的态度应该说是好多了。但是我这次回上海,却从另一个方面发现了类似的问题。看来,市场经济虽然把个人收入跟工作业绩挂起钩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对待顾客的态度,但是因为并不是出自主动的敬业精神,不是从内心里发出来的,所以,略有龃牾,便露出真面目来,笑容里往往隐藏着虚伪,热情的应对中也常常包含着一触即发的戾气。

   下面的几个事例,便是比较典型的。

   我有一次坐出租车回饭店,在岚皋路上路过一家水果店,让司机停一下,好让我爱人下去买一点水果。因为我那女儿吃不惯国内的食物,已经流鼻血了,很让人担心。司机告诉我,那儿不能停车。我就说那么等到能停车的地方在水果店前面给我停一下吧。车子从岚皋路拐进石泉路,路边上停着不少车,显然这一带是可以停车的。但是一连经过了四家水果店,司机都没有停车的意思。到武宁路口的一家水果店前面,我跟司机说,看来你是成心不肯停车了。司机大惊,他说,你没叫停,我以为你是不想买了。我说,笑话,我刚才让你停车就是要买的,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不打算买了?服务行业的本分,就是想客人所想,急客人所急,我已经跟你说过我要买水果,既然那个地方不能停车,那么到了能够停车的地方,你就应该主动问我才对,怎么能想当然的认为我不想买了呢?司机听我说了以后,没有再说什么,把车停了下来。等我们到了饭店准备下车的时候,那位司机终于向我道了谦。

   有一次,我们到九百家居去买东西,在一个卖门的地方停下来休息,服务员因为闲着无事也走过来跟我们一起闲聊。这时走过来一对大约是东北人的顾客,问服务员这扇门多少钱?服务员没有搭理她。那位女的急了,说,问你呢,怎么不说话?服务员说,不是写在那儿吗?女的一边凑近去看,一边回过头对着服务员恶狠狠地说,好,我自己看,你不要说,你千万不要跟我说。一个字一个字犹如子弹一样从她那唇齿之间蹦出,两道目光有如利剑,希望着能给对方心理上伤害一点什么似的。等这两位客人走了以后,服务员向着我们答讪着说,这种人明摆着是更年期嘛,真是拎勿清,价钱明明标在上面,不会自己看么?而我心里却在冷笑着,让你多说一句话就真的这么难么?为什么彼此之间不能多一分善意呢?

   由于朋友的提醒,我在准备搬进新居的前一天,急急忙忙的申请加入了闭路电视。办好手续之后的第二天,一个小伙子上门前来调试电视机。也许是嫌我给他开门开得慢了。也许是我没让他那双泥脚进门,让他在门口换了拖鞋,他进门以后一直阴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肯说,不管我问他什么他都不理,遥控器没装电池,我急得要出门去买,后来看到说明书的旁边就附着两节电池才罢休。十分种不到他调试完毕,在他出门的时候,我一个劲地向他道谢,他头也不抬,哼也不哼一声就走了。搞得我半天回味不过来,想不起到底在哪儿得罪了他。看来我们的服务行业,只有在推销东西的时候才会推满笑脸,当没有什么必要的时候,是连露一下牙齿都觉得多余的。

   其实,我们中国人的废话之多,在全世界都是有名的。走进任何一个中华餐馆,一定可以看到沸翻连天,烟雾腾腾的场面,不会有任何例外。每个人都在声嘶力竭的喊着交谈。在店里路口,凡是有人群聚集的地方,也经常可以看到有些人在那儿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吵得不可交开,吵架的双方都在各说各的理,双方的论理不会有任何交点,而是两条平行线,每个人都在主张自己的有理有节,有情有义,错误只在于对方的无事生非。到这个地步,事情本身的是非已经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为了尽可能多的争取周围看热闹的人们对自己的同情。所以我说,我们中国人的吵架其实就是一种很有中国特色的精神按摩,精神发泄。通过对一件小事的吵架,既可以把单位里所受的不平摆平,也可以把夫妇间龃牾所带来的伤痕抹去。杂沓的环境所带来的神经的疲劳和险恶的阶层分裂所铸就的内心的怨毒都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得到排泄,得到平衡。写到这儿,我真想写一篇吵架赋,用来赞美我们中华民族“君子动口不动手”的优良传统。我们在吵架方面的不言行一致,不身体力行,实在是包含着一种既可以快意恩仇,又不至于扑杀同类的人道主义精神的。

   然而,有一次,我对我们中国人的吵架的上述评估却失准了。

   我装修的最后两天,是我的家具大批进场的关头。我为了尽早入住,把各种家具进场的时间按排得很紧。早上十点是床送到的时间,十一点就是席梦思进场的时间。还好,送货时间都还比较准时。可是,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送席梦思的工人上来找我,说我们楼前的道路被别人的车子挡住了去路,开不进来。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让他们去找门卫。可是工人回答我说已经找过了,门卫说你就把车子撞了好了。这算是什么解决方法?这分明就是不管嘛。工人无法,我也只能苦笑。我只好下楼去看,有人告诉我,那辆车的主人就住在跟我同一个门洞里,因为有人看到他们搬着东西进了我们这个门洞。我从一楼找到五楼,除了还没入住的,都敲门问了。结果都是落空。这时,我旁边的四十七号楼的一位业主的车也被堵在外边进不来。那位业主和几个工人也和我一起上上下下的找那辆车的主人,正在不得要领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会不会是给我送床来的车子?我把所有房子都问遍了,恰恰忘了自己的房子。我上去一问,果然是他们。我责怪他们为什么把车子停在道路当中,他们申辩说,他们进来的时候,被前面的一辆车子挡住了去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原来他们也是受害者。下得楼来,四十七号的业主和几位工人刚好寻上来,给我送床的工人刚要开口辩解,就被那位业主挡住了。他说,什么也不要说了,找到了就好。大家都是为了工作,都是为了停得近一点可以方便一些。挪开就好了,不要再说了。脸上是一脸的笑容和宽容。那些话听起来让人无比的舒服,如沐春风。一场本来有可能吵得不可交开的小风波就这样消除于无形之中。这是一个真正的长者,在这样的长者面前,谁也不可能生气,谁都不可能张狂。事情过去之后,我跟他又站着聊了一会,为自己的小区里住着这样的邻居而感到庆幸。

   这样的长者风度来源于一种精神上的从容和宽容。其本质是一种精神世界的余裕。愿我们的小区多一些这样的长者,多一些这样的余裕。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