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逍遥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逍遥子文集]->[谈谈我对草庵居士的一点看法]
逍遥子文集
万里随笔
·万里遐想 一 贫富问题
·万里遐想 二 狼之歌
·万里遐想 三 人际关系
·万里遐想 四 东洋人的悲哀
·万里遐想 五 便器文化遐想
·万里见闻 一 家乐福万里店开张见闻
·万里见闻 二 家乐福出租车站风波
·万里见闻 三 精神的贫乏和余裕
人生杂感 
·向四有新人先生请教请教鲁迅
·谈谈xwg1109先生的所谓中产阶级理想
·xwg1109先生的军事强国论可以休矣
·治网如治国―致斑竹三剑客的一封公开信
·谈谈我对草庵居士的一点看法
·如何解开台湾问题的死结
·关于人性和动物性的谈义(几个旧贴)
·蜜蜂的世界
·谈谈鲑鱼的习性
穷人和富人 
·我为什么坚决打击伪“穷人”
·有恒产者有恒心—我们的中产阶级是这样开始维护自己的权益的
·造成贫富差别的两种不同的原因
·说说zhongguo321先生等人的上海情结
·推荐“中国为什么出现“去工业化”的现象”一文兼谈狼文化
异文化交流
·谈谈人们对日本的一些误解
·我对10月29日所谓的西安辱华事件的看法
·谈谈外国人眼中的猪和狗
文革谈片
·与 woniu先生论文革的影响
·谈谈我的文革经历的某些断片
·谈清除文革影响实现民族和解
·谈谈我曾经受到过的不公正待遇
·谈谈我曾经亲手经历过的不公平
法律・人权・国民性
·关于套用鲁迅名文控诉宝马车撞人案的意见
·谈谈法律的神圣性和权威性
·再谈法律的权威性
·回thizhi 贴论司法独立在现阶段的意义
·说一件我所经历过的事
·与woniu先生讨论国民性问题
·谈谈中国人的国民性
楼市话题
·一个假设的两种不同的命运
·政府应该如何开发廉价房
·与yevon_ou先生讨论上海楼市的板块战略
·谈谈政府规划的不确定性
·也谈上海楼市的板块战略
·板块战略的条件和代价
·我为什么看好上海的房产市场
·我们应该采取哪种发展模式
·旧上海的住居条件兼答zhongguo321先生
·谈谈东京,香港,上海楼市的大势
翻译
·【日】内田百闲 著 逍遥子 译『无恒债者无恒心』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谈我对草庵居士的一点看法

   本来,我对草庵居士并不太了解,也不愿多谈。但是,轻舞飞扬先生把草庵居士的东西贴到这儿来,并且当作金科玉律一样宣扬,我就不得不来谈谈我对草庵居士的看法。

   草庵居士引起我注意是最近两年的事。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从他的文章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留美学生,出生于高干家庭,后来在美国留下来,估计是在哪个银行就职。他的文章,大多是揭露大陆的阴暗面,同情下层人民的境遇,所以往往能博得读者的共鸣。文章又写得比较用心,所以在互联网上流传得比较广。

   有这么一件事,改变了我对草庵的看法。大约是去年吧,草庵居士把自己的豪宅照片贴到了因特网上。据他说,他的豪宅有二十多个房间。从贴出来的照片来看,的确是豪华之极。草庵居士在书斋,草庵居士在游泳池,草庵居士在工作室,草庵居士的花园,草庵居士的品酒间,草庵居士在壁炉前等等,的确是美轮美奂,一时间赢得了不少人的羡慕和赞扬,你看,人家到底是成功人士,跟我们普通留美学生就是不同。但是,我从那些照片中,看到草庵胖胖的,大约四五十岁左右,在那里顾影自怜,搔首弄姿,好像有点在演戏的样子。心里总觉得不自在。后来不久,就有网友出来揭发,说他这些照片都是在美国的一家房产公司的样板房拍的。根本不是他自己的房子。

   有了这一个教训,我看他的文章时,就多了一个心眼。我发现他很爱在文章里吹嘘他认识某某高干,还经常暗示他在他工作的“银团”里是一个独当一面的管理人员。有的场面写得惟妙惟肖。很有写小说的才能。但是这些东西跟他所要写的文章的主题却往往是游离的,有时或者根本就不相关。我终于悟出一个道理,跟他吹嘘豪宅一样,这一切无非是为了增加自己文章的神秘感,显得自己是一个在国内高层和华尔街的顶层都是游刃有余,混得得心应手的神通非凡的人物而已。

   像这么一个人物,写的一些文章却是从根本上看衰中国的。也不知道他跟大陆有什么仇。反正跟当年的共产党人号召人民起来革命一样,写得大义凛然,语调也铿锵有力。但是我始终没有搞清楚,既然这么仇恨独裁专制,为什么还要时不时地显示显示自己的高干背景?他对自己出身的高干家庭有什么认识?有没有彻底决裂?成了我心头的一个谜。还有,他既然这么关心民间疾苦,为什么要把不是自己的豪宅拿出来招摇示众?

   在他的“中国人为什么要交税”这篇文章里,我终于悟出了他的玄机。他指责政府的各种问题,有腐败,有集权,这些指责都是很有道理的。问题在于他不去引导人们纠正这些不公正的制度,争取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权益,而是煽动人民都不要向政府交税。这个用心就比较险恶。大家都不缴税,中国将国将不国,中国不行了,最符合谁的利益?毫无疑问,最符合美国的一部分看衰中国的右翼势力。

   看穿了这一点,我对草庵居士的耸人听闻的预言也就毫不在意了。他说中国要崩溃,那是他个人的看法,是他的屁股所决定的。与我们无关。我的看法是,大胆前去,尽管有艰难困苦,但是经历过文革的人们,是不怕惊涛骇浪的。文革十年,我们没崩溃;1989年,我们没崩溃。到2008年,奥林匹克在我们国家开,我们反倒要崩溃了?笑话!

   2003-08-19 16:5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