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逍遥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逍遥子文集]->[谈谈政府规划的不确定性]
逍遥子文集
万里随笔
·万里遐想 一 贫富问题
·万里遐想 二 狼之歌
·万里遐想 三 人际关系
·万里遐想 四 东洋人的悲哀
·万里遐想 五 便器文化遐想
·万里见闻 一 家乐福万里店开张见闻
·万里见闻 二 家乐福出租车站风波
·万里见闻 三 精神的贫乏和余裕
人生杂感 
·向四有新人先生请教请教鲁迅
·谈谈xwg1109先生的所谓中产阶级理想
·xwg1109先生的军事强国论可以休矣
·治网如治国―致斑竹三剑客的一封公开信
·谈谈我对草庵居士的一点看法
·如何解开台湾问题的死结
·关于人性和动物性的谈义(几个旧贴)
·蜜蜂的世界
·谈谈鲑鱼的习性
穷人和富人 
·我为什么坚决打击伪“穷人”
·有恒产者有恒心—我们的中产阶级是这样开始维护自己的权益的
·造成贫富差别的两种不同的原因
·说说zhongguo321先生等人的上海情结
·推荐“中国为什么出现“去工业化”的现象”一文兼谈狼文化
异文化交流
·谈谈人们对日本的一些误解
·我对10月29日所谓的西安辱华事件的看法
·谈谈外国人眼中的猪和狗
文革谈片
·与 woniu先生论文革的影响
·谈谈我的文革经历的某些断片
·谈清除文革影响实现民族和解
·谈谈我曾经受到过的不公正待遇
·谈谈我曾经亲手经历过的不公平
法律・人权・国民性
·关于套用鲁迅名文控诉宝马车撞人案的意见
·谈谈法律的神圣性和权威性
·再谈法律的权威性
·回thizhi 贴论司法独立在现阶段的意义
·说一件我所经历过的事
·与woniu先生讨论国民性问题
·谈谈中国人的国民性
楼市话题
·一个假设的两种不同的命运
·政府应该如何开发廉价房
·与yevon_ou先生讨论上海楼市的板块战略
·谈谈政府规划的不确定性
·也谈上海楼市的板块战略
·板块战略的条件和代价
·我为什么看好上海的房产市场
·我们应该采取哪种发展模式
·旧上海的住居条件兼答zhongguo321先生
·谈谈东京,香港,上海楼市的大势
翻译
·【日】内田百闲 著 逍遥子 译『无恒债者无恒心』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谈政府规划的不确定性

   在我跟yevon_ou 先生围绕着徐家汇和五角场的谁优谁劣的争论中,涉及到一个如何看待政府规划的问题。yevon_ou 先生揭示了市政府板块开发的局势,主张抢占先机,我主张在成熟地段锦上添花,不提倡冒险。因为在我看来,政府规划是有很多不确定因素的。尽管蓝图看起来很美好,但真正落到实处,既要化很长的时间,而且往往会打折扣。这在我们的国家,是并不稀奇的事。

   当然,既然是讲楼市,就不可能不关心政府规划。一座房子的价值,不仅仅取决于房子本身的质量,还取决于周围的配套设施和人文环境。但是,不应该忘了,政府规划只是一种愿望,这种愿望能否真正实现,依然是个未知数。不要说我国的规划部门,很容易脑袋发烧,干出大跃进式的种种蠢事,就算是发达国家,经过严格的市场调查和科学研究的大规模市政开发,也经常有失败的例子。

   据我所知,日本东京都的开发,就基本上是失败的。东京都曾经在七,八十年代企图在幕张地区开发新都心。投入了大量财政预算。幕张地区是从海边填出来的土地。道路建设的很宽很直,还有迪斯尼乐园。建设了大量的高级楼盘。政府还动员了大量一流企业前往入居。但是经过了一二十年的努力,最后不得不宣告失败。进驻的大企业纷纷退出。东京都政府留下了一屁股债。这是在泡沫经济破裂之前发生的事。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开发多摩新城。造了大量高标准的房子。还把都内的好多大学迁往该地区。当时谁都看好这个地区。但是在九十年代建成以后,急转直下。办什么什么不成。曾经办过十字屋百货商店,是日本著名的高级百货店。不到两年关门了。经过多次转向,最后变成一个以卖蔬菜为主的超市。因为它离新宿40分钟电车。住在那儿的人们,都去新宿买东西。不会在家门口买。因为买东西还讲究是从哪里买来的。从新宿,银座买的同样的东西,可以给人们带来某种虚荣。连跟朋友喝酒,也在繁华地区,根本就不在家门口消费。结果,十几年下来,那里的房价减到了三分之一。可见,在一个没有基础的地方,要建成商业中心,谈何容易。日本的中心永远是银座,连新宿都要差一头,更别提新开发的地区了。

   东京都的财政能力,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的实力。他们干的这两件主要的大事,都失败了。我们的上海市的投资,就一定会成功吗?我不太知道国内的情况,但是我知道,开发成功的只有一个徐家汇,别的都不能说是很成功的例子。我相信,大家一定可以举出不少失败的例子。浦东是一个特例。一方面因为浦东除了陆家嘴以外,别的地方是否成功还很难说。另一方面,浦东的成功有很多外国资本的功劳。

   徐家汇的成功,有很多偶然性。那一带尽管以前很破烂,但是自从把地块批给台湾人以后,各种因素都恰到好处的体现出来了。要知道,台湾人有多年的资本主义经营经验,一方面比我们大陆人懂得做生意,另一方面比单纯的外国人懂得中国国情。徐家汇确实像一个池塘,把周围的水都汇到一起来了。才好不容易形成现在的局面。你看看,虹桥路一带有很多外国人,主要是日本人,有很高的消费能力。闵行,莘庄又集结了大量中等收入的人。淮海路本来就是高级商业区。无论是外地人还是上海人,都是要去的。现在新起了一个徐家汇,购物比淮海路还方便,而且新潮,大家何不多坐两站地铁去看一看呢?衡山路一带又有比较有品位的酒店,外国人喜欢在那里出没,美国大使馆也在那一带,可以说新潮和传统巧妙的结合到了一起。五角场没有这一切,只有两三个大学。大学的校园恰巧是阻碍商业发展的不可打破的板块。要知道,房子这东西,有时候同一条路上的道路两边,其人气都可能是不同的。有时候只拐一个弯,人们就走不到那儿。市政规划讲究的是整体布局,一般不会考虑因地制宜的具体人性化细节。只有等到商业真正发展起来并不断调整之后,每一寸土地才会真正发挥出它应有的功能。不要看天钥桥路很乱。乱,正是它的价值所在,乱,才是它真正的活力。一个没有经过市场考验的市政设施,很有可能成为一个观光区,但是并不适合人们居住。

   最后,说说新天地,我不认为它的开发是成功的。它很像是北京的琉璃厂,虽然好看,可以满足一部分人的怀旧心理,吸引吸引外国观光客人,但是并不适合居住。因为它太做作了。是一块画出来的饼。今年三月,我去新天地电影院看电影。偌大一个豪华电影院,观众只有我,我妻子,我女儿三人。到那儿并不比去徐家汇更便利。就好像中国传统的工艺用品商店,不能跟新潮时髦的时装店比一样,新天地也没有徐家汇的活力。不知诸位以为然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