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乔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小乔文集]->[十四周年祭]
小乔文集
·目录
·简历
·“我要回家!”
·泛道德化——孔孟儒学的致命伤
·就台海问题与网友商榷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
·1949年以前的中国近代宪政史回顾与反思
·渴望免于恐惧的生活——写在宪法颁行20周年
·思想者宣言(代启蒙论坛说明)
·十四周年祭
·置疑劳动教养制度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为小思怡绝食而作
·祝福你的生日,亲爱的刘荻妹妹
·出离愤怒!——为我的朋友杜导斌因言获罪而呼
·回望2003:民间记忆版本
·追寻一个圣洁的灵魂——感悟林昭
·无耻者无畏—抗议当局拘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暴行
·十五年——无语问苍天
·怀念我的同学师涛
·关于师涛案致中国最高当局的呼吁书
·紫阳,走好!
·也谈“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定位与历史责任
·伊拉克人民的荣耀与中国人民的悲哀
·3月4日参加听证会“惊魂”记
·打破坚冰 共建宪政民主中华—我看连胡会谈
·国际笔会上海活动侧记:独立中文笔会上海接待人员被警方绑架的六小时
·打开历史心结 共建和谐社会——致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的公民意见书
·没有“压力”就不可能有“妥协”——兼答刘路、归宇斌先生
·孩子之死—— 悼沙兰惨祸生罹难小学生
·阳光下的罪恶—— 最强烈抗议对师涛、张林的中世纪野蛮审判!
·捍卫灵魂自由的代价——从林昭到卢雪松
·抗议武汉公安拘捕文炎!请还公民“合法结社权”
·至陈光诚先生的一封信
·广东:法治的“蛮荒之地”?
·打假有罪?剽窃有理?——我看“周叶中事件”
·为了孩子——写在2006年岁首
·由许万平案透视中国司法的程序违法与实质专横
·“和谐盛世”的耻辱与荣耀 附:我的维权绝食声明
·卫子游:在自己的国土上“生活在真实里”——小乔女士访谈
·中学历史教学的新视野
·尘海苍茫七十载——写于鲁迅辞世70年
·一样的生命 不一样的哀思
·赎回选票行动:通向公民权利的入口处
·侠骨柔情 男儿本色
·写给为“宪章”受难的晓波
·零八宪章:言论表达权利与中国公民运动
·回国之路是走出来的 ——声援冯正虎先生
·旧文回放:杨佳之死
·今天,让我们一同站在被告席上
·晓波生日快乐!
·虎年迎正虎回国
·东师古——一个国家对一个盲人家庭的“超限战”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四周年祭

   十四年前,坦克车隆隆的轰鸣和子弹刺耳的尖啸震颤着古老的北京城,击碎中国人民向往民主自由的梦。一场血雨腥风过后,六四遂成为公共话语里的禁忌——即使是赞同官方观点的讨论也不被允许!十四年来警察和情治部门成为当局翦断广场记忆的唯一手段。亲历过89运动的一代知识分子和学子们被迫在屈辱中沉默着,他们或被逼远走海外,或被孤立、隔离、边缘化,或在日复一日为生计的奔忙挣扎中日趋麻木,渐渐淡漠往昔的伤痛。而其中受害最深者,莫过于那些殉道者、侥幸生存下来却永远失去了健康躯体的部分受难者和他们的家属——受难者和殉难者的家属,非但承受着无故丧亲或身体致残的严酷打击,还不时受到被监控、跟踪、威胁恐吓等种种不公正待遇,在恐怖气氛笼罩之下,他们竟连过单纯平静的生活都成了奢望!深深地感受到生不如死。

   随着时代的脉动,历史终不断地向前推进。类似于晚清慈禧太后为维护当权者集团利益,不惜以“戊戌六君子”的鲜血将“百日维新”扼杀于血泊之中,却不得不在两年之后“西狩”途中颁行“上谕”推行“新政”,并于数年后宣布“预备立宪”,1992年邓的南巡,使得六四之后一度停滞甚至有逆转倾向的“改革开放”得以延续,政府推行了一系列清除腐败官员和发展经济的改革措施,部分符合89民运中民众提出的愿望要求。然而,以“稳定压倒一切”为藉口,与经济改革相适应的政治改革迟迟不见动向,“制度性腐败”无法因个别贪官的被惩治而有所消减。“稳定压倒一切”?——“稳定”压不倒人民的生命尊严,压不倒人们对自由的渴望,压不倒世界民主化进程的浩荡历史潮流。以强力高压为支撑的“稳定”,必然是虚伪、扭曲的,同时也是嗜血的——一系列层出不穷的严重践踏公民权利、肆意伤害公民身心的人权灾难即是明证:对一群仅仅为了强身健体、寻求心灵寄托而和平练功的无辜者的群体迫害已持续四年;“收容遣送”等恶法无端致死人命案屡有发生;而就在SARS肆虐中华大地、举国共抗瘟疫的背景之下,今年以来,有关法院先后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天网寻人”网站创始人黄琦有期徒刑五年,判处在网上发表言论呼吁政治改革和组织“新青年学会”民间读书讨论社团的杨子立、徐伟、靳海科、张宏海四人有期徒刑八到十年;近日又闻河北大午集团董事长孙大午因在网上发表文章“严重损害国家机关形象”被拘禁——文网监控无处不在,因言(网)获罪时有所闻。而这种种横暴,正在“共和国”的土地上以“国家机器”的名义公然实施着。

   在一片沉闷冷寂之中,丁子霖等六四受难者家属群体组成的民间互助组织“天安门母亲”,渐从历史黑暗的一角中走出,重新调整步伐,他们彼此搀扶、取暖,与历史的失忆和强大的威权做着顽强艰辛的和平抗争——对于受难者家属的这份勇气和责任感,我们无法不向他们致以最高的敬意!在世界范围内,他们也正赢得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尊敬。

   由于当局刻意掩埋,六四这一民族的劫难渐成为不堪回首的过往,“后89一代”对之所知甚微。幽禁在历史禁区里的六四,也逐渐幻化为中国人民生活经验中的禁忌,形成社会普遍不健康的心理,扭曲了中国人民崇尚自由、人权、尊严和公义的心灵意志。然而,曾经发生过的历史,就不可能消失掉。任不寐先生道:“一个伟大的民族不可能怀抱著孩子的尸体14年而无动于衷,但我们的民族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没有脸红,而那些新贵们甚至还为自己的‘政治成熟’而自鸣得意。”走出历史的阴影,并不是将历史轻易地遗忘;追求光明和幸福的未来,亦绝非忘记前人斑斑血泪艰难跋涉的足迹。还历史以本来面目,不再为后人制造中国现代史又一个“千古之谜”,是我们这一代亲历过89运动的中国人的历史责任。我们必须以更大的勇气和充分的历史责任感正视现实的苦难,追寻历史的真相。我们诚恳呼吁,中共当局能够顺应历史之潮流,以对历史负责、对千秋万代负责的态度,来回顾史实找回真相,平反冤屈,深刻反思执政过程中的失误和对人民造成的巨大灾难,向人民做出真诚忏悔,并汲取历史的教训,停止制造黄琦、杨子立、徐伟、靳海科、张宏海、刘荻等等新的人权悲剧;我们期望,“天安门母亲”们忧伤破碎的心灵,能够在全社会公开而真挚的关怀中,得到公平的对待和抚慰;我们期望,藉由前人宝贵生命的陨落,引领我们深刻的省思,让人民的苦痛得到化解。如此,才能鉴往昔而知来者,避免重蹈覆辙,打破内心的惊惶,疗救心灵的创伤,建构中国人心灵的救赎,促进全社会的和解和社会公义,重塑中华民族的尊严和自信;当局也才有可能获得人民的谅解,共同穿越历史的悲情,以新的理念迎接新的时代,追求真正的和平、稳定与发展。

   2003年6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