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乔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小乔文集]->[为了孩子——写在2006年岁首]
小乔文集
·目录
·简历
·“我要回家!”
·泛道德化——孔孟儒学的致命伤
·就台海问题与网友商榷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
·1949年以前的中国近代宪政史回顾与反思
·渴望免于恐惧的生活——写在宪法颁行20周年
·思想者宣言(代启蒙论坛说明)
·十四周年祭
·置疑劳动教养制度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为小思怡绝食而作
·祝福你的生日,亲爱的刘荻妹妹
·出离愤怒!——为我的朋友杜导斌因言获罪而呼
·回望2003:民间记忆版本
·追寻一个圣洁的灵魂——感悟林昭
·无耻者无畏—抗议当局拘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暴行
·十五年——无语问苍天
·怀念我的同学师涛
·关于师涛案致中国最高当局的呼吁书
·紫阳,走好!
·也谈“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定位与历史责任
·伊拉克人民的荣耀与中国人民的悲哀
·3月4日参加听证会“惊魂”记
·打破坚冰 共建宪政民主中华—我看连胡会谈
·国际笔会上海活动侧记:独立中文笔会上海接待人员被警方绑架的六小时
·打开历史心结 共建和谐社会——致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的公民意见书
·没有“压力”就不可能有“妥协”——兼答刘路、归宇斌先生
·孩子之死—— 悼沙兰惨祸生罹难小学生
·阳光下的罪恶—— 最强烈抗议对师涛、张林的中世纪野蛮审判!
·捍卫灵魂自由的代价——从林昭到卢雪松
·抗议武汉公安拘捕文炎!请还公民“合法结社权”
·至陈光诚先生的一封信
·广东:法治的“蛮荒之地”?
·打假有罪?剽窃有理?——我看“周叶中事件”
·为了孩子——写在2006年岁首
·由许万平案透视中国司法的程序违法与实质专横
·“和谐盛世”的耻辱与荣耀 附:我的维权绝食声明
·卫子游:在自己的国土上“生活在真实里”——小乔女士访谈
·中学历史教学的新视野
·尘海苍茫七十载——写于鲁迅辞世70年
·一样的生命 不一样的哀思
·赎回选票行动:通向公民权利的入口处
·侠骨柔情 男儿本色
·写给为“宪章”受难的晓波
·零八宪章:言论表达权利与中国公民运动
·回国之路是走出来的 ——声援冯正虎先生
·旧文回放:杨佳之死
·今天,让我们一同站在被告席上
·晓波生日快乐!
·虎年迎正虎回国
·东师古——一个国家对一个盲人家庭的“超限战”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了孩子——写在2006年岁首

     又是一个10日。

     七个月前,黑龙江省宁安市沙兰镇105名小学生被洪水吞没。记得事发后不久,黑龙江省省长曾有这样的自责:“看到这么多孩子在洪水中遇难,十分难过,我作为省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请示中央给我处分。”

     半年前,天涯社区网友shidi发文《我等着——为沙兰镇惨祸一个月而作》,追问在这起令人叹惋的悲剧事件中有关官员的问责问题:“也许,一个月的时间还很短吧?踏勘核实,调查取证,分析问责,反躬自省,都是需要时间的。那么,我愿意等着。以那些死去的孩子的名义,守着那一片触目惊心、让人泪眼模糊心如刀绞的残墙,我等着。”引发天涯网友强烈反响。半年时间过去了,我们等到了什么?

     在网上,除了社会各界“爱心捐建的沙兰博爱小学落成挂牌”之外,别无消息。那位曾自请处分的省长安然无恙,依旧频频出镜,或“喝第一口松花江水”,或到矿难现场“慰问”“指挥”;当初因涉嫌玩忽职守被逮捕的镇党委书记和派出所所长做何处理,也没了下文。看来,我们对这起事件如何亡羊补牢的等待,还需耐心地持续下去。

     中国儿童的非正常死亡,是触目惊心的!据新华网报道:2004年公安部接报严重危及师生和幼儿园儿童的恶性刑事案件67起,涉及25个省(区、市),共造成50人死亡、171人受伤;学校和幼儿园共发生火灾事故799起,造成12人死亡,9人受伤;共有4205名学生在交通事故中死亡、2.1万名学生受伤。2005年1至4月,公安部接报严重危及师生和幼儿园儿童的恶性刑事案件19起,涉及9个省(区、市),造成9人死亡,34人受伤;学校和幼儿园共发生火灾326起,造成4人死亡,1人受伤;1455名学生在交通事故中死亡,5905人受伤。而据笔者的不完全统计,在刚刚逝去的2005年,除沙兰镇惨祸外,至少还有如下几起群体性的儿童伤害事件:

     3月8日,山东一辆接送幼儿园儿童的校车因司机违规操作引发火灾,造成12名儿童死亡;

     4月2日,一名在广东打工的人员因多次讨要工资不成,闯入校园持菜刀疯狂砍杀学生,造成8名学生被砍伤,其中6人重伤;

     6月23日,安徽泗县发生甲肝疫苗事件,300多儿童接种疫苗后异常反应,其中最小患儿3岁,年仅4岁半的女童李威死亡;

     11月14日清晨6时许,在山西长治沁源县郭道镇公路上发生惨案,沁源二中初三年级正在出早操的学生被疾驰而来的载重卡车碾压,20名学生和1名教师遇难,多人受伤……

     每一次“天灾人祸”发生后,我们常能看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或是“相关部门启动紧急抢救预案”,或是“立即做出批示”,或是“带队赶赴现场”……份量不可谓不重,报道不可谓不及时,这让我们在面对悲惨的灾难时,多少有一丝温暖感。但是,理当随后出现的问责处理,怎么就能这样地悄无声息呢?是领导的“重视”和“批示”很难落实?还是那些灾难发生地又别有大事无暇顾及?抑或是另有隐情碍难曝光?我们连了解一起触目惊心的灾难的起因和责任人的权利,都没有吗?

     孩子们走了,他们再不会回来。而有良知的人们,会在一个个如花般的小生命的过早凋零、尤其是在此后的无人负责的疑惑中,感受到双重的凄凉:除了在灾难来临时表示一下震惊和关心,除了带着忧虑和关切去垂询慰问之外,我们的“公仆”们难道就无事可做了吗?这是一个“和谐社会”面对灾难的正常反应吗?在又一个失望的10日,让我们继续软弱无力的追问:追问对那些灾难的深度报道和透彻剖析,追问向开一代新风的官员们的问责制度的确立,追问公共安全体系的健全……所有这些看似宏大的追问,其实只为了表达一个很切近的希望:在今后势难绝迹的种种“天灾”中,“人祸”的阴影能越来越少,最终绝迹!

     孩子们走了,他们再不会回来。我怀着深深的隐痛和一个成年人的愧疚,为他们祝福:愿他们在天堂里有花团锦簇的学校,有放心锻炼的操场,有安全行驶的校车,有无忧无虑的朗朗书声;愿他们身边都是殷雪梅那样的老师,愿他们永远生活在无穷无尽的欢笑和免于灾难威胁的环境中……当然,我更愿意看着所有这些祝福在我们身边一点点兑现,哪怕很缓慢、很微小,这至少可以一点点、一步步地,减少那些天灾人祸浑沌不清的灾难,减轻投射在这个“和谐盛世”上空深深的阴影。

     2006年1月10日

    首发天涯社区闲闲书话 http://www.tianya.cn/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