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乔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小乔文集]->[打破坚冰 共建宪政民主中华—我看连胡会谈]
小乔文集
·目录
·简历
·“我要回家!”
·泛道德化——孔孟儒学的致命伤
·就台海问题与网友商榷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
·1949年以前的中国近代宪政史回顾与反思
·渴望免于恐惧的生活——写在宪法颁行20周年
·思想者宣言(代启蒙论坛说明)
·十四周年祭
·置疑劳动教养制度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为小思怡绝食而作
·祝福你的生日,亲爱的刘荻妹妹
·出离愤怒!——为我的朋友杜导斌因言获罪而呼
·回望2003:民间记忆版本
·追寻一个圣洁的灵魂——感悟林昭
·无耻者无畏—抗议当局拘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暴行
·十五年——无语问苍天
·怀念我的同学师涛
·关于师涛案致中国最高当局的呼吁书
·紫阳,走好!
·也谈“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定位与历史责任
·伊拉克人民的荣耀与中国人民的悲哀
·3月4日参加听证会“惊魂”记
·打破坚冰 共建宪政民主中华—我看连胡会谈
·国际笔会上海活动侧记:独立中文笔会上海接待人员被警方绑架的六小时
·打开历史心结 共建和谐社会——致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的公民意见书
·没有“压力”就不可能有“妥协”——兼答刘路、归宇斌先生
·孩子之死—— 悼沙兰惨祸生罹难小学生
·阳光下的罪恶—— 最强烈抗议对师涛、张林的中世纪野蛮审判!
·捍卫灵魂自由的代价——从林昭到卢雪松
·抗议武汉公安拘捕文炎!请还公民“合法结社权”
·至陈光诚先生的一封信
·广东:法治的“蛮荒之地”?
·打假有罪?剽窃有理?——我看“周叶中事件”
·为了孩子——写在2006年岁首
·由许万平案透视中国司法的程序违法与实质专横
·“和谐盛世”的耻辱与荣耀 附:我的维权绝食声明
·卫子游:在自己的国土上“生活在真实里”——小乔女士访谈
·中学历史教学的新视野
·尘海苍茫七十载——写于鲁迅辞世70年
·一样的生命 不一样的哀思
·赎回选票行动:通向公民权利的入口处
·侠骨柔情 男儿本色
·写给为“宪章”受难的晓波
·零八宪章:言论表达权利与中国公民运动
·回国之路是走出来的 ——声援冯正虎先生
·旧文回放:杨佳之死
·今天,让我们一同站在被告席上
·晓波生日快乐!
·虎年迎正虎回国
·东师古——一个国家对一个盲人家庭的“超限战”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破坚冰 共建宪政民主中华—我看连胡会谈

   继3月27日江丙坤先生访问大陆后,台湾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先生于4月26日率庞大国民党大陆访问团“登陆”,并于4月29日下午与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锦涛先生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谈,这是自1949年国共内战结束、两岸对峙半个多世纪以来国共两党最高领导人的首次会晤。在接下来的几天行程中连战先生还将访问故里西安和大陆经济重镇上海。紧接着亲民党宋楚瑜先生也将跟进。两岸关系因此沸沸扬扬,一时间各种态度跃然台面,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
   笔者以为,虽然就动机而言,“连胡会谈”被外界指为“各怀鬼胎”,是国共两党出于政治目的共同“打压”民进党台湾当局的一种无奈选择和策略。在大陆方面,3月推出“反分裂法”之后,引起台岛内强烈反弹,并在国际外交中严重失分,令正在重议中的欧盟对华武器禁售解禁的讨论最终“维持原判”,胡在“反分裂法”造成外交尴尬局面下,破例主动向台湾国民党等在野党抛出“橄榄枝”,打“统战牌”给台湾当局施压(台湾中央研究院研究员陈仪深先生认为“北京的邀请起到了分化台湾朝野的作用”),并试图挽回“反分裂法”在国际上的负面影响;在台湾方面,国民党在连续两届选战中败北,面临危机重重,不过想利用中共一把打“和平牌”以挽回在台岛的颓势,恐难以实质上代表台岛的民意。就目前连胡会谈达成的“五项共识”来看,亦不出事先多方观察家所料“和平之旅”、“经贸之旅”的预期。但毕竟对话总比对立要好,“坚持和平”比兵戎相见要好,因而对于两岸关系中任何方面“坚持和平,互惠双(多)赢”的努力,笔者均乐观其成。
   笔者全程收看了中央电视台对4月29日连胡会谈的现场直播,随着连胡历史性的“握手”场景,画外播音员富有激情的声音称:“这一握跨越了60年的岁月沧桑和深深的海峡……”
   
   的确,当人们联想到历史上国共两党从两次合作到一再兵戎相见,再到半个多世纪隔海对峙相互攻吁,这一握的确有着强烈的戏剧性和发人深省的历史感。握手的双方,一方是在台岛政争中失利的在野党首领,一方是掌控着十数亿人命运、并自命“代表着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和绝大多数人民利益”的大国“执政党”党魁。两大政党历史上都有过独裁专制、拒斥异己的不光彩一页,然而回顾两岸半个多世纪以来各自的发展,人们看到,正因为中国国民党在台湾20世纪末的顺应时势,对异议者持宽容态度,最终开放报禁、党禁,承认自由与人权等普世价值,以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敢于正视失败,还政于民、还权于民,才有了今日民进党的“脱颖而出”, 才使得2300万台湾人民终于有幸融入世界民主化的历史潮流。中国国民党在2000年大选落败后,理智地没有动用“枪杆子”来维持本党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得之不易的台湾政权;在2004年选战再次失利后,国民党仍旧采取了理性包容的态度,化解、平复支持民众的激烈情绪,大度地接受事实承认失败,显示出民主化后的中国国民党对于和平、民主政治游戏规则的尊重,显示出大家风范的包容与气度。就此意义而言,国民党与连战先生虽败犹荣!面对胡锦涛先生足以自豪。而反观胡锦涛先生,在其成为中共“新一代领导人”的近两年里,中共专制独裁统治非但没有顺应潮流渐进改革走向进步、宽松,反而变本加厉每况愈下,笔者试举近期的几例:在连战先生来访大陆前不久,武汉网名“孙不二”的文炎先生赴京欲为其发起的网络QQ群“大陆泛蓝声援者联盟”办理依法申请登记注册为合法社团的手续,并希望有机会会见连战先生对其访问大陆表示欢迎,然而武汉市公安局的警察先生却不远千里追踪至京,绑架了文炎先生强行将其送回武汉,并警告不准他近期再离开武汉;在连战先生来访大陆前一天,笔者在京的一位朋友网名“不锈钢老鼠”的刘荻女士被当地警方告知近日不得出家门,警察并在刘荻小姐家门口24小时设岗严密监控——这已经是今年以来刘荻小姐第三度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前两次分别是1月赵紫阳先生逝世治丧期间和3月“两会”期间,而遭此待遇者在京亦绝非刘荻小姐一人;继南京师大女学生“陪舞事件”和中共教育部整肃大学校园网之后,近日在被网友讥讽为“有着悠久的陪舞传统”的南京师大,其社会发展学院历史系二年级学生李建辉因向同班同学介绍自由网站遭学校以“旷课”为由开除学籍——大学生理应以学生自主学习为主,应有自主选择听课的权利,在21世纪的今天高校居然还以“旷课”为由开除学生,这在世界范围内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又一“中国特色”;就在笔者撰写这篇文章时,传来一个令笔者十分悲愤的消息!笔者的大学同学、曾在多家媒体担任记者的师涛先生被控“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名”成立,一审被湖南长沙中级法院判十年徒刑。师涛一案表面上看起来其法律形式要件是成立的,然就其实质,将一个共产党用以整肃异己、迫害异端的“内部文件”定性为最高级别的“国家机密”,这在文明社会无疑是十分荒谬的!师涛案是胡锦涛政权为打击异己一手造成的又一起典型的冤假错案。凡此种种,均显示出胡锦涛先生为首的中国共产党非但不能“代表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和绝大多数人民利益”,反而在连战先生面前理应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从大陆媒体此番对连战到访的全程公开报道来看,连战先生所到之处,民众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烈!大陆民众表现出的热情,不单纯是欢迎一位“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游子的归来,也曲折发映出民众对于现存封闭式政治格局的不满和对连战先生来访可能带来的潜在影响与变化的某种期许,反映出民众对于新的政治体制和民主理念的强烈渴求。连战先生的到来,使得大陆民众有一种“国民党又回来了”的期盼和亲切感。作家曾仁全先生认为:连战先生的到来不是“亲”中共而是“亲”中国人民,吸引他前来的不是现政权而是神州大地,他握的不是中共之手而是人民的手。(《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原载“大纪元”)
   
   虽然目前来看4月29日连胡会谈之后联合公报所达成的“五项共识”可谓了无新意平淡如水,我还是宁可将此善意解读为连战先生和中国国民党对于大陆“破冰之行”的审慎与策略。倘连先生此行,仅仅是作为台湾政争失利的一方对大陆中央政府的“朝觐”而未有更深远的报负,则国民党在台岛恐难以收拾人心,下一次大选中怕会输得更惨!连先生也将有愧于他在北京大学演讲中寄语莘莘学子的“为民族立生命,为万世开太平”的殷殷切望;反之,倘中国国民党能矢志“以天下为己任”,真正以两岸13亿中国人民的共同福祉为重,以中华民族的前程为重,渴望在大陆创造机会实现中山先生“三民主义”远大理想,则中国国民党仍有望焕发生机和青春,有望在大陆开拓更大活动空间。比如既然根据“五项共识”,只要在“和平”、认同“一个中国”基础上一切皆可商谈,历史上国共第二次合作时期,共产党的机关报《新华日报》曾在当时国民党战时首都重庆公开发行,那么今日国民党何不可以提出将其党报在大陆公开发行?江棋生先生曾向台湾同胞提出“信息三通”的建议(见《和台湾同胞说个事》,原载《苹果日报》),所谓“消息三通”是指:通电视,大陆与台湾双方互相允许对方电视频道在自己辖区内落地;通报刊,互相允许对方报刊入境公开发行;通网络,互不屏蔽对方网站。此“信息三通”可简称为通视、通刊、通网。国民党方面完全可就此“信息三通”建议在两岸政府之间穿针引线,促其早日实现。
   笔者目前还无缘看到台湾当局陈水扁先生对于连战大陆行的评价和反响,但就笔者以往的隔海观察认为,近年来台湾民进党的政策已较初期“悲情”色彩浓郁的激烈偏颇立场上有所后撤。笔者以为国共与台湾当局三方还是有着共同一致的利益,那就是都不希望看到战争实际的发生。一旦台海战争爆发,台岛固然难免生灵涂炭!大陆方面在世界上无疑会在道义上严重失分,国内潜在的各种社会矛盾也极有可能因此而触发,而美国、日本等民主社会也不可能完全袖手旁观,即便最终打下台湾,得到的也会是一片废墟,怕是后患无穷!就台湾而言,面对大陆这样一个有着强大“党军”的非理性的独裁政府,所谓“制宪”、“正名”、“去中国化”,难道就真能“去”掉中国文化上的固有影响?真能争取到和平“独立”和国际生存空间?著名作家龙应台女士认为,文化只可用“加法”不宜用“减法”。笔者以为海峡两岸同属中华文明,不仅文化上血脉相连,经济上亦是唇齿相依,民进党若是个有理性、负责任的政党,陈水扁先生若是个有现实感和政治远见的政治家,就应正视台湾不可能彻底脱离大陆独立谋求发展的现实,摒弃局限于一隅的“岛国思维”,不但关注台湾2300万人民的福祉,亦关注对岸13亿中华同胞的福祉,引领并推动大陆民主化进程,如此则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毕竟我们同文同种,血浓于水。江棋生先生说得好:“民主在台湾的存续,有赖于民主在大陆的成功;民主在台湾的确保,有赖于民主在大陆的胜利。”(《和台湾同胞说个事》,原载《苹果日报》)
   而胡锦涛先生,如能从此番连胡会谈中领悟,时至今日中共不应固守一党之私利,更不应学什么朝鲜、古巴的“落后文化”,而应学对岸国民党和平政争的风度和民主选举的内涵,学20年前蒋经国先生对于异己最终的容纳与容忍,学国民党敢于接受失败并扮演好在野党角色的勇气。如此,方有望在各方尊重人权、交流互动、寻求统一的正确历史方向上共同努力,“一国良制”共建宪政民主中华。则连战先生的是次访问,方不虚此行,值得载入史册。
   
   2005.4.30.于上海
   《观察》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