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乔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小乔文集]->[无耻者无畏—抗议当局拘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暴行]
小乔文集
·目录
·简历
·“我要回家!”
·泛道德化——孔孟儒学的致命伤
·就台海问题与网友商榷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
·1949年以前的中国近代宪政史回顾与反思
·渴望免于恐惧的生活——写在宪法颁行20周年
·思想者宣言(代启蒙论坛说明)
·十四周年祭
·置疑劳动教养制度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为小思怡绝食而作
·祝福你的生日,亲爱的刘荻妹妹
·出离愤怒!——为我的朋友杜导斌因言获罪而呼
·回望2003:民间记忆版本
·追寻一个圣洁的灵魂——感悟林昭
·无耻者无畏—抗议当局拘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暴行
·十五年——无语问苍天
·怀念我的同学师涛
·关于师涛案致中国最高当局的呼吁书
·紫阳,走好!
·也谈“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定位与历史责任
·伊拉克人民的荣耀与中国人民的悲哀
·3月4日参加听证会“惊魂”记
·打破坚冰 共建宪政民主中华—我看连胡会谈
·国际笔会上海活动侧记:独立中文笔会上海接待人员被警方绑架的六小时
·打开历史心结 共建和谐社会——致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的公民意见书
·没有“压力”就不可能有“妥协”——兼答刘路、归宇斌先生
·孩子之死—— 悼沙兰惨祸生罹难小学生
·阳光下的罪恶—— 最强烈抗议对师涛、张林的中世纪野蛮审判!
·捍卫灵魂自由的代价——从林昭到卢雪松
·抗议武汉公安拘捕文炎!请还公民“合法结社权”
·至陈光诚先生的一封信
·广东:法治的“蛮荒之地”?
·打假有罪?剽窃有理?——我看“周叶中事件”
·为了孩子——写在2006年岁首
·由许万平案透视中国司法的程序违法与实质专横
·“和谐盛世”的耻辱与荣耀 附:我的维权绝食声明
·卫子游:在自己的国土上“生活在真实里”——小乔女士访谈
·中学历史教学的新视野
·尘海苍茫七十载——写于鲁迅辞世70年
·一样的生命 不一样的哀思
·赎回选票行动:通向公民权利的入口处
·侠骨柔情 男儿本色
·写给为“宪章”受难的晓波
·零八宪章:言论表达权利与中国公民运动
·回国之路是走出来的 ——声援冯正虎先生
·旧文回放:杨佳之死
·今天,让我们一同站在被告席上
·晓波生日快乐!
·虎年迎正虎回国
·东师古——一个国家对一个盲人家庭的“超限战”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耻者无畏—抗议当局拘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暴行

   
   今日从网上意外获悉:丁子霖老师于昨天上午在无锡老家被警察当局带走并被搜家,迄今已超过24小时,丁老师的家人尚未接到有关部门任何通知;同一日另两位六.四难属张先玲、黄金平亦被北京警方带走并被搜家,据蒋培坤老师提供信息,警察向她们出示了传唤证和搜查令,称她们“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对此,我感到十分震惊和深切不安!
   令我感到十分“震惊”和意外的是,“朝廷”已经撕下了最后一丝遮羞布,显露出赤裸裸的暴虐与蛮横!今年以来的这一场政治“倒春寒”来势汹汹,并大有逐步升级之势——3月初,就在据说是“中国人民行使民 主权利”的“两会”召开伊始,网上掀起又一轮严厉的大规模封杀行动,短短数日之间,“不寐之夜”、“民主与自由”、“宪政论衡”等民间思想网站纷纷被关闭;同时刘晓波、鲍彤、曹思源等“异议敏感人士”在京被严密监控,连在上海的因所谓“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正在服刑的郑恩宠先生的妻子蒋美丽女士都一度被监视居住不准出门,至今被24小时监控;随后,有关当局制造了令世人瞠目的“南都案”,以莫须有的“贪 污行贿受贿”罪名对原《南方都市报》总经理、副总编喻华峰和原南方集团调研员李民英课以十二年、十一年重刑,并以同样罪名嫌疑将《新京报》总编程益中收监——庄严的法律不幸沦为政治报复的工具;而今,在刚刚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 权”条款写进宪法之际,在“联合国人权大会”正在日内瓦召开之时,当局竟悍然抓捕六.四“天安门母亲”代表人物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位女士!这个政府的无耻已经到了丝毫不顾及起码“体面”的程度!
   
   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位女士何罪之有?十五年前,那场举世震惊的大悲剧夺去了他们亲人的生命;十五年来,“六.四”,这一当代中国特有的“关键词”,在国内所有的公共媒体上被“屏蔽”,警察和所谓“国家安全部门”成为当局翦断广场记忆的唯一手段。丁子霖等失去亲人的难属们,长期以来承受着巨大的精神痛苦,还要时时面对被监控、跟踪、威胁恐吓等种种不公正待遇,但他们没有被严酷的现实击垮!十五年来,一位失去孩子的白发老母,一位“没有国家的公民”(一位朋友语),默默爱着所有的孩子,在历史最黑暗处,凭着人的良知,从未屈服,从未放弃希望,致力于“追问真 相、讨还公正”的人道事业,与历史的失忆和强大的威权做着顽强艰辛的抗争。她的声音微弱,被淹没在“太平盛世”歌舞升平的合唱中。她搜集六.四受难者名单,为受难者家属送去境内外的人道捐款,与同难者彼此搀扶、取暖,对外公布难属证词,每年向中国政府发出为六.四正名、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制造六.四惨案有关责任人的呼吁。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在无数次看望难属的路上,为了节约费用甚至连出租车都舍不得坐;就是这样一位老人,以极大的爱心、耐心和理性,与查扣人道捐款等非法行径相周旋相抗争。她给所有的孩子和母亲带来安慰——死去的和活着的。越来越多的同难者和同道者加入她的行列。而今,这样一位老人走上“十字架”,替我们所有人赎罪。

     
   我处于深深的自责和羞愧之中!丁子霖教授的遭遇,不仅仅是这个“无耻者无畏”的暴虐政府的耻辱,更是我们“沉默的大多数”的耻辱!多年来我们默默忍受着墨写的谎言掩盖血写的历史,甚至麻木到不需要为自己寻找藉口;我们任由一个民族的良知和尊严由几位老弱妇孺背负着,听任丁子霖们在苦难中挣扎,我们只是轻轻转过身去或闭上眼睛;我们甚至有闲情逸致自作多情地加入关于“新政”的合唱!只是威权者的残酷,才不时令我们麻木的神经受到刺激,让我们多少看清楚这是怎样的人世间——“时代的耻辱”仍在每天连续不断上演,疯狂依旧肆虐着这一片土地!而看客们依然是看客。
   
   在国内著名的天涯网站,在网友公布有关丁子霖三人被捕消息的帖后,某个丧心病狂的冷血者跟帖道:
   
   会不会是这样:
   丁教授办下来旅游签证,转道去台北会合吾尔开 西了。
   那里的斗争正需要她的加入。反正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
   
   强权者所着力培养的这种人格不健全的嗜血者和政治偏执狂,正使他们的“事业”后继有人。“胡温新政”已经吹开最后一层泡沫,暴露出“无耻者无畏”的本来面目。王怡先生数月前断言的“关门修宪,放狗抓人”仍在继续并随着某个“敏感日子”的迫近而变本加厉。
   强烈抗议当局拘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位女士的暴行!要求立即释放三位难属!
   让我们怀揣愤怒与羞耻,等待着无耻者们更无畏的疯狂。
   
   2004.3.29.
   首发天涯网关天茶舍及启蒙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