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乔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小乔文集]->[回望2003:民间记忆版本]
小乔文集
·目录
·简历
·“我要回家!”
·泛道德化——孔孟儒学的致命伤
·就台海问题与网友商榷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
·1949年以前的中国近代宪政史回顾与反思
·渴望免于恐惧的生活——写在宪法颁行20周年
·思想者宣言(代启蒙论坛说明)
·十四周年祭
·置疑劳动教养制度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为小思怡绝食而作
·祝福你的生日,亲爱的刘荻妹妹
·出离愤怒!——为我的朋友杜导斌因言获罪而呼
·回望2003:民间记忆版本
·追寻一个圣洁的灵魂——感悟林昭
·无耻者无畏—抗议当局拘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暴行
·十五年——无语问苍天
·怀念我的同学师涛
·关于师涛案致中国最高当局的呼吁书
·紫阳,走好!
·也谈“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定位与历史责任
·伊拉克人民的荣耀与中国人民的悲哀
·3月4日参加听证会“惊魂”记
·打破坚冰 共建宪政民主中华—我看连胡会谈
·国际笔会上海活动侧记:独立中文笔会上海接待人员被警方绑架的六小时
·打开历史心结 共建和谐社会——致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的公民意见书
·没有“压力”就不可能有“妥协”——兼答刘路、归宇斌先生
·孩子之死—— 悼沙兰惨祸生罹难小学生
·阳光下的罪恶—— 最强烈抗议对师涛、张林的中世纪野蛮审判!
·捍卫灵魂自由的代价——从林昭到卢雪松
·抗议武汉公安拘捕文炎!请还公民“合法结社权”
·至陈光诚先生的一封信
·广东:法治的“蛮荒之地”?
·打假有罪?剽窃有理?——我看“周叶中事件”
·为了孩子——写在2006年岁首
·由许万平案透视中国司法的程序违法与实质专横
·“和谐盛世”的耻辱与荣耀 附:我的维权绝食声明
·卫子游:在自己的国土上“生活在真实里”——小乔女士访谈
·中学历史教学的新视野
·尘海苍茫七十载——写于鲁迅辞世70年
·一样的生命 不一样的哀思
·赎回选票行动:通向公民权利的入口处
·侠骨柔情 男儿本色
·写给为“宪章”受难的晓波
·零八宪章:言论表达权利与中国公民运动
·回国之路是走出来的 ——声援冯正虎先生
·旧文回放:杨佳之死
·今天,让我们一同站在被告席上
·晓波生日快乐!
·虎年迎正虎回国
·东师古——一个国家对一个盲人家庭的“超限战”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望2003:民间记忆版本


   2003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就要来临。辞旧迎新之际,我能想像得出国内那些身为“喉舌”的大小新闻媒体们会说些什么:无外乎在即将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在各条战线又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我们的祖国多么得繁荣,我们的人民多么得幸福!我们在党和政府的“英明决策和领导下”取得了战胜“非典”的伟大胜利,我们成功发射了“神五”升天“为促进人类科技进步,推动和平发展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我们顺利召开了十六届三中全会又一伟大的“历史盛会”──一句话,我国改革开放建设发展的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开创了新局面,出现了新气象,我们的前途无限光明!
   实际上,我们的国家并不那么繁荣,我们民族巨大的创造力和精神潜能没有得到有效的发挥,我们陈腐僵化的制度正在浪费我们所拥有的有限的一点资源,我们的人民也并不像某些公开媒体所描绘的那般幸福──地震、洪涝、乾旱等种种自然灾害不时肆虐著这片土地,让人民失去家园流离失所;矿难、严重投毒事件和“爱滋病村”等“意外事故”更是雪上加霜!据一位天涯网友ayguoshan的不完全统计,2003年内发生的死亡人数在10人以上的矿难即有:3月22日,山西吕梁孟南庄煤矿瓦斯爆炸,死亡72人;3月30日,辽宁抚顺孟家沟煤矿瓦斯爆炸,死亡25人;4月16日,湖南涟源七一煤矿透水,17人死亡;5月4日,山西运城富源煤矿透水,21人死亡;5月13日,安徽淮北芦岭瓦斯爆炸,86人死亡;5月21日,山西临汾一煤矿瓦斯爆炸,死亡25人;8月11号,山西大同杏儿沟瓦斯爆炸,42人死亡;8月18日,山西省晋中市左权县一村办煤矿发生瓦斯爆炸,27人死亡;9月1日,河南安阳安利煤矿透水,17人死亡;10月9日,河南登封昌达煤矿透水,17人死亡;11月2日,吉林省通化矿务局原湾沟煤矿瓦斯爆炸,15人死亡;11月14日,江西丰城建新煤矿瓦斯爆炸,49人死亡;11月22日,河南汝州孙店煤矿瓦斯爆炸,死亡23人……就在此文撰写过程中,笔者惊闻重庆市开县高桥镇川东北气矿发生天然气井喷的噩耗,截至12月25日18时40分事故死亡人数已上升到191人!在东北老工业基地,下岗工人们挣扎在饥寒之中,有人因为交不起暖气费而不得不生活在室内与屋外同样气温的冰窟里;在河南“爱滋病村”,病毒携带者已进入发病、死亡的高发时段,一些父母均亡于爱滋病的年幼的爱滋孤儿过早体验到失去亲人的痛苦和生活无著的茫然;在贫困偏远的山区、农村,大量学龄儿童因家中赤贫而无法完成义务教育,沦为新一代文盲;遗弃、溺死女婴的事情时有所闻……
   以上种种,在有关2003年中国的意识形态控制之下的官修史册里,即便提及,与我们取得的“辉煌成就”相比,想必也只是“阳光下的阴影”、“太阳的黑子”,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而在笔者的个人记忆版本中,这一切却如此鲜明、醒目、不容逃避!与2003年相联系,同样在笔者的记忆里刻骨铭心的还有这样一系列名字,他们其中包括:蒋彦永、孙志刚、李思怡和杜导斌。同时笔者有理由相信,在有别于官修史册的民间记忆版本中,2003年的中国这样一些事件和人名是不可轻易被掠过的。
   (一)民间英雄蒋彦永:坚守良知说真话
   2002年底至2003年上半年,一场罕见的传染性瘟疫──SARS席卷中华大地。在危机初始之际,倘若政府及时向民众通报真实信息,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原本可以有望更早阻止灾祸蔓延,将“天灾”的危害程度降至最低,但“有关部门”以一贯的思维方式,无视民众的宝贵生命,非但严厉禁止新闻媒体报导、传播真相,反而为维护所谓“国家形象”、“投资环境”刻意掩盖事实,以至“天灾”在谎言的助长下疯狂发展成为“人祸”!许多无辜者包括医护人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纷纷倒下──他们成为政府谎言的牺牲品!当SARS已渐渐在亚洲及世界各地蔓延,中国的广东和北京地区局势已相当危急时,我们的政府官员竟动用其全部“智慧”,授意北京医院的医生和护士用救护车带著病人满大街与前来调查的世界卫生组织官员玩起了“捉迷藏”,甚至在安置SRAS病人的病区外挂出“此处正在施工”的假招牌。时任国家卫生部长的张文康在中外记者会上公然撒谎说已经“有效控制”了SARS传播,北京只有“极少数”病例,很“安全”。
   在此情形下,北京一位退休的老军医蒋彦永先生,秉持一个公民的良知和医者尊重生命的天职,冒著极大的个人风险,写信向外界传媒勇敢戳破谎言,揭露自己了解到的事实真相,并在信中留下了真实姓名和联络电话。此后,在世界卫生组织与国际舆论压力下,中国政府才不得不直面疫情,撤消政府官员中负有直接责任者的职务,采取严厉措施最终控制了疫情。近日香港《亚洲周刊》与美国《时代》周刊先后评选蒋彦永先生为2003年度“风云人物”,香港《明报》引述《时代》周刊称赞蒋彦永医生是阻止SARS扩散、拯救无数生命的人;《亚洲周刊》赞扬他“以无比的道德勇气”戳破谎言,最终摘下了人民的口罩。一位北京记者事后评价说,我们能够最终躲过SARS这场灾难,应该感谢三个人,即钟南山医生、蒋彦永医生和死在中国的国际劳工组织的那位官员,如果没有他们,我们这个民族可能已经万劫不复!
   这一切荣誉蒋彦永医生是当之无愧的!遗憾的是,对于这样一位作出了非凡贡献的“民间英雄”,至今未见中国政府给予任何形式的表彰,在政府表彰的为控制SARS作出突出贡献的人员名单中不见蒋彦永先生的名字,在国内各正式媒体亦几乎不见有关他的报导──这在一个以维护所谓“稳定”为最高原则,并为了这种“稳定”不惜以谎言为其赖以运行的基本条件与必要代价的社会并不奇怪,蒋彦永先生身在海外的女儿在回答境外媒体时表示:我父亲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想让“国家”难堪,只是希望能够及时拯救更多的人命。但在一个“权力即真理”的社会,必然本能地视说真话为对其极大的挑战和严重威胁!这也就不奇怪为何SARS危机过后,有关部门并未认真从中汲取教训,身为政府“喉舌”的媒体们依旧高歌猛进满口谎言,坚守新闻工作者良知的记者却普遍受到打压排挤,网络言论空间也一再受到挤压,民间思想网站屡遭封杀,有的在短短二、三年内被封次数竟高达三、四十次!而不久前,中国负责宣传工作的政府高级官员又一次当著中外媒体毫不脸红地撒谎说:“中国是世界上言论、新闻出版最自由的国家之一。”好像一切封杀言论、严重干涉新闻自由的行径根本就不存在!
   只要政府这种压制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视真话为敌人的做法在中国继续存在一天,坚持“生活在真实里”这样原本极其简单的、符合人性本真的生活态度,就必须拿出无比的道德勇气和承担著极大的个人风险!而类似蒋彦永医生这样勇于说真话、坚守良知底线的“民间英雄”也将继续不断涌现!
   (二)孙志刚:导致恶法最终被废止的牺牲者
   一位大学毕业、在广州有正当职业的湖北青年孙志刚,仅仅因为外出上网时忘记携带暂住证,便被非法收容,三日后在收容所被人活活打死!孙志刚的父亲后来面对记者时,泣不成声地说:“都怪我!不该让他出去上大学……如果他不读这么多书,不那么认死理,也许就不会死了……我看过他的尸体和尸检报告,他死得真惨啊……”
   这一令人发指的惨剧4月26日由《南方都市报》报导并被张贴于互联网后,激起人们普遍的愤怒!──谁该对这一“非典型”死亡事件负责?有关执法人员的玩忽职守和施暴者的残忍冷血固然该负责,施行了多年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难道就没有责任吗?孙志刚绝不是这一明显有违《宪法》和有关法律条文的“非法之法”的第一个牺牲品,在此之前已有数不清的不得已离乡背井讨生活的农民,因为这一“收容遣送”制度在自己的国家里被“公力绑架”而不得不付出“赎身银子”,有人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因为他们太卑微!太弱小!他们消失在这个世界,就如同消失掉一根草,几乎无人留意!有人置疑:如果孙志刚只是一个普通的进城农民而不是个大学毕业生,他的悲惨遭遇还会在民间激起这么大的反响吗?因为这回被收容的是一个大学生,且有著“正当职业”,突破了规定的收容“底线”,属于“非法收容”──他们今天能够收容一个大学生并将其置于死地,明天就可以同样收容一个教授、工人和任何一位市民──《收容遣送办法》显见已威胁到每一个人的安全!民众强烈要求严惩凶手,并对“收容遣送”制度提出强烈置疑,网上迅即出现东海一枭等人《关于废除收容遣送和暂住证制度的呼吁书》。
   5月14日,三位法学博士许志永、滕彪、俞江以公民的身份依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递交建议书,要求对1982年出台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有关条款进行审查,试图启动中国违宪审查机制。
   6月20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国务院第381号令,《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代之以新颁布的《城市生活无著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
   这是由个案推动制度、由个体关注群体维护民权和推动制度改良的一次部份成功的尝试──之所以称其为“部份成功”,是因为最终是以“行政命令”的手段废止了一项明显不合理的法规,而并未如三位公民早先诉求的那样启动中国违宪审查机制──后者显然比废除单项的法规条文意义更为重大。
   孙志刚以生命为代价成为促成恶法被废止、推动中国法治进步的人,或许其在天之灵可以瞑目了。而孙志刚惨案留给我们的启示和反思却不应止于此──如前所述,孙志刚和他的家人最终讨还了部份“公道”,而那些在孙志刚之前成为牺牲品的默默无闻的农民兄弟呢?谁来还他们一个“公道”?对于“国家”权力的滥用对个人权利造成的侵害,我们何时能启动要求国家赔偿程序?“收容遣送”制度总算以数不清的鲜血为代价被废止了,同样恶名昭著、被用来长期非法剥夺公民人身权利的“劳动教养”制度呢?将公民人为分等级、限制迁徙自由的户籍制度又该如何?孙志刚的死非常原始,是被人用棍棒、用拳打脚踢活活打死的,施暴者之前和他素不相识、无怨无仇,有网友指出这不仅仅是一个法律问题!在这个残忍的杀人游戏里,杀人者需要怎样的疯狂、残暴和人性的麻木与乖戾?是什么原因促使他的心理和个性疯狂到如此地步?此案最终审结的结果,被判刑的责任者基本上是与孙志刚同一监房的被收容者和医院的护工,其中两名主犯被判死刑,其余数名罪犯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至无期徒刑──这是否就是全部的“真相”?是否激于民愤而“从重从快”?笔者非法律界专业人士,亦缺乏对有关案件审理翔实资料的掌握──据说旁听了“公开审判”的新闻媒体被告知必须用“通稿”,为十余名被告辩护的律师也被告知绝不可向外界透露审判细节,在此笔者只能对此保留存疑的权利,留待专业的法律人士进一步探究。有必要提醒的是:一个不保护“坏人”合法权利的法律制度,同样保护不了“好人”的权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