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仙鹤草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仙鹤草文集]->[反腐败与臭水塘治理]
仙鹤草文集
·鲁迅的思想和胡适的主义
·致郑义先生——《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读后
·走上帝的"道"--旷世奇书《生命禅院》序
·共产主义为何会在中国成气候?
·共产主义为何走向专制和极权?
·仙鹤草:文化包容需要准确把握人类文明演变的方向
·是谁造成了中国农民的负担问题?——《中国农民调查》读后
·关于清水君、爱民党的一些只言片语
·评胡温“新政”:从改革派到改革秀的又一杰作
·答徐沛:关于中国文化、民主运动的反思
·质问姜平:到底是谁在造谣污蔑?!
·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政党?
·不灭的中国魂
·中国人何时才能享有做人的权利
·反腐败与臭水塘治理
·“毛毒”该休矣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一)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二)
·江泽民的十大政绩
·中国文化不会死
·笑傲江湖(寓言版)
·中国“盛世工程”(搞笑)
·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
评论
·不知敬畏神佛而又悠然自得的黑眼睛
·爱党大学生的内心告白
·点评茅于轼《中国民主化,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倒萨战争:令人信服的理由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腐败与臭水塘治理

   

   仙鹤草 2003.2.2

   世界上很多的事情看似毫不相干,理却是相通的。比如说,有人将市场经济比如成足球比赛,而政府的角色则应当是做一个好的裁判,他的主要职责是尽可能去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如果不是这样就会出问题。想象一下,如果裁判明显地偏袒一方会是什么结果?或者干脆一边当裁判,一边直接下到场子里帮一方踢球,结果又会怎样?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还真是差不多就这个样子。无奈那个不争气的选手居然还是赢不了比赛,简直让政府烦透了。

   让党和政府烦心的事还不只这一件,腐败问题肯定是最头疼的之一。腐败反了这么多年,不见收敛,反倒有愈演愈烈之势,好多招都使了,全然无效。到底能不能解决腐败问题?老百姓悬在心头的问号是越画越大。

   中国的腐败问题看似复杂难解,其实明眼人早就看得清清楚楚。依我看也就是个臭水塘治理工程。一般会怎么做呢?找几个人过来把臭水挑走,将郁积的污泥除掉,然后灌上清水就行了。现在反腐败的思路大致类似这个办法。纪委、反贪局就相当于请来挑臭水、除污泥的。问题是现在的臭水和污泥太多,而国家的财政经费还很紧张,挑水的人手又不足,因此要想将这塘臭水挑干只能是“长期的任务”。

   那么,近期就只能是选择“重点”挑臭水,就是常说的要抓好“大案要案”。村长说了,他经常要路过水塘北侧,觉得特别臭,于是纪委、反贪局就集中力量到北侧挑臭水,于是北京帮王宝森、陈希同等纷纷中箭落马;村长又说了,他最近觉得东南角特别臭,于是纪委、反贪局就集中力量到东南角挑臭水,于是赖昌星走私大案也暴了光。

   顺着这个思路,有人议论了,现在最臭的地方在水塘中间,为什么不去挑?“只打苍蝇不打老虎”,怎么可能解决腐败问题?那么,架个木桥过去,请纪委、反贪局集中力量去水塘中央挑臭水就能解决腐败吗?

   问题似乎变得复杂起来。看来既要打老虎,也要打苍蝇!大幅增加经费,然后将挑臭水的人员扩充数倍如何?恐怕仍然难以解决问题。首先,经费不可能增加那么多,没见到为了维持经济增长“七上八下”,财政赤字、国债已经象火箭似的往上窜?其次,人员也不可能增加那么多。从发展的需要看,维持正常生产和管理的人员是必须保证的,将大量人员长期抽调出来挑臭水是不现实的。试想一想,如果一个国家必须长期维持一支异常庞大的反贪队伍会怎样?要不了几年,数额巨大的管理开支就会将国家拖垮!而且,谁能保证挑臭水的都那么兢兢业业、克尽职守,都一个心眼地从水塘往外挑臭水而不是相反从外边往塘里倒臭水?最后,即使国家拿得出那么多的钱,也请得起那么多的人,就能解决问题吗?

   如果上到政治局下到普通党员干部,一次性将腐败分子全部抓获正法,中国的腐败问题是不是就能彻底解决了?这就是说,一塘臭水都挑干了,污泥也都除尽了。下一步灌一塘清水就行了。如果真能如愿,让老百姓勒紧裤腰带,国家花一大笔钱,就大张旗鼓地干一次也是值得的呀。问题是这种分析都是一种静态地分析,问题是那一塘清水又从何处来?

   显然水是流动的。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臭水会越挑越臭、越挑越多!这说明不断地有臭水流进水塘,而且流进来的臭水比挑走的臭水要更多、更臭!何清莲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写文章,说那是“体制性腐败”,于是她在中国呆不下去了。

   村长虽然不喜欢臭水,但对不断产生臭水的那个工厂却是爱的不得了,他甚至不承认他如此钟爱的工厂会产生臭水!所以尽管他也找了几个人不分白天黑夜地在水塘挑臭水,明眼人总是觉得他是在做样子。

   真相大白,原来如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