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仙鹤草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仙鹤草文集]->[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二)]
仙鹤草文集
·鲁迅的思想和胡适的主义
·致郑义先生——《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读后
·走上帝的"道"--旷世奇书《生命禅院》序
·共产主义为何会在中国成气候?
·共产主义为何走向专制和极权?
·仙鹤草:文化包容需要准确把握人类文明演变的方向
·是谁造成了中国农民的负担问题?——《中国农民调查》读后
·关于清水君、爱民党的一些只言片语
·评胡温“新政”:从改革派到改革秀的又一杰作
·答徐沛:关于中国文化、民主运动的反思
·质问姜平:到底是谁在造谣污蔑?!
·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政党?
·不灭的中国魂
·中国人何时才能享有做人的权利
·反腐败与臭水塘治理
·“毛毒”该休矣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一)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二)
·江泽民的十大政绩
·中国文化不会死
·笑傲江湖(寓言版)
·中国“盛世工程”(搞笑)
·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
评论
·不知敬畏神佛而又悠然自得的黑眼睛
·爱党大学生的内心告白
·点评茅于轼《中国民主化,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倒萨战争:令人信服的理由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二)

   仙鹤草 2002.10.2

   前面谈到了离开民主的发展将会导致怎样的灾难。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进一步的结论:发展与民主将成为中国现代化的两大主题,缺一不可。发展是硬道理,民主也是硬道理。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却是万万不能的。

   专制与民主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中国要实现从专制社会向民主社会的转型,最关键的一步应该是当我们一脚还踩着专制而另一只脚已经踏进民主的这一步。而且也只有当专制与民主之间的距离不超过我们一步所能跨越的幅度时,民主才有可能成为现实。

   事实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存在绝对的专制,也不存在绝对的民主,往往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否则就不存在转化的可能性。专制与民主之间的距离可以是无穷大,也可以只有一步之遥。然而对于中国人而言,多少年来,它们之间的界线却犹如一道天堑,虽有多少仁人志士为之而奋斗,却最终未能跨越。韩国走过来了,台湾走过来了,一些根本没让中国人瞧得上眼的非洲国家也走过来了。而中国还在那一边。

   中国人的极端化在民主问题上再次表现得尤为突出。对立的双方,无论是专制的势力,还是民主的力量,只有对立和排斥,却绝不容忍有统一和妥协。双方都在加深、加宽专制与民主之间的鸿沟,而不是努力缩小其间的距离。是啊,如果迈出一步是万丈深渊,又有哪个民族敢冒这样的风险?事实上,我们面临的很可能正是这样的困境。

   为了更加形象地说明这一点,不妨借用一个数学的工具:数轴。负数代表专制,正数代表民主,它们之间的界线就是零点。只有当双方都努力趋近于零时,距离才会变得最短,而只要任何一方有追求“无穷大”的“企图”,距离就可能变大,遂增加跨越的难度和风险。不幸的是我们看到的双方往往都是对“无穷大”的渴望远远高于他们对“零”的兴趣。

   如果追求民主的结果却是使我们离民主越来越远,这无论如何都是令人十分痛心的事情,而在伤痛之余我们是不是更应该深刻反省?

   民主不是完美主义者挥洒激情的空中楼阁。诚然,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的民主是包括仙鹤草在内的众多中国人的梦想,然而中国要实现从专制社会向民主社会的跨越,这最“惊人的一跳”,它的落脚点可能会是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的民主吗?我们必须明白,路只能一步一步地走。如果把美国比如为“民主的成年人”,日本可比青少年,台湾现在已经学会了走路,而我们却是连爬还没有学会呀!又怎么可能“一步登天”呢?中国的民主只能是中国式的(当然不是假民主、伪民主),它可能更接近台湾的民主、非洲的民主,但它却是属于我们自己的民主!即使是最小的正数,它与负数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这是不是我们更应该去努力和争取的呢?

   不能把中国民主搞成“贵族民主”,只是少数人谈论的奢侈品,而成为与广大民众不相干的东西。中国的民主是包括中国共产党内进步人士、广大民众以及海外一切爱国力量在内的全体中国人共同的事业。不能忘记那些在体制内为了民主而奋斗的人们,这更需要智慧和勇气,而他们所做的事情却往往是默默无闻。常常听说一些民运人士却在为了抢班夺权而忙碌,为了名誉、地位而争斗,这是令人痛心的。中国的民主事业也只有取得大多数人的支持与认同,才会有希望。海外民运如果始终摆不正自身的位置和心态,结局将不是成为中国民主事业的“领导”,而是被滚滚而来的民主潮流边缘化。

   追求民主不是要制造一个新的“民主神话”。一些人把民主当成了一切,以为有了民主就能解决中国的所有问题,为了实现民主甚至可以不择手段。这样搞民主,简直就是要让人们沦为民主的奴隶!强调民主并不表示民主就代表一切、高于一切。如同看待发展问题一样,都应该多一些理性。民主也只能靠中国人自己来争取。寄希望于外力是不切实际的,也是有害的。

   而且,好的东西都可能成为旗子,比如改革就是个好东西,而这些年中国不少领域权力的市场化,便是打着改革的旗子明目张胆进行的。同样,民主、人权也会被一些人作为旗子而广泛使用。追求民主并不意味着可以不加鉴别的对那些打着民主旗号侵害国家利益的分裂行为而大加赞扬,也不应该为那些打着人权旗号谋取国家利益的霸权行为而辩护。

   应该承认我们关于民主的认识与实践都还处在比较低的水平。中国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民主?怎样实现中国民主?这仍将是包括海外民运在内的所有关心中国民主的人们深入思考的大问题。

   极端化是长期思想专制的结果

   关于极端化的现象真的还有很多很多,比如一些人的“逢共必反”、一些人的“逢美则仇”;对中国文化或西方文化要么全盘肯定、要么全盘否定等等。就不一一细述了。

   极端化说到底是中国历代统治者对民众长期进行思想专制的结果。在我们的灵魂深处,总是躲藏着各种专制的妖孽,时不时地就会从脑子里面跳出来,干扰正常的判断。不仅作为民众个体会经常走极端,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整体也往往因为缺乏正常、健全的理性而灾祸频频。

   只有彻底打碎一切强加给中国民众的精神枷锁,解除对中国民众的思想奴役,中国民众才有可能接触到全面、客观、公正的各种信息,才会真正成为自己思想的主人。也只有这时我们才可能真正独立地思考,并对各类事物作出正确的判断。我们的国家、民族才会少走弯路,真正踏上民族复兴的航程。(全文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