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仙鹤草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仙鹤草文集]->[“毛毒”该休矣]
仙鹤草文集
·鲁迅的思想和胡适的主义
·致郑义先生——《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读后
·走上帝的"道"--旷世奇书《生命禅院》序
·共产主义为何会在中国成气候?
·共产主义为何走向专制和极权?
·仙鹤草:文化包容需要准确把握人类文明演变的方向
·是谁造成了中国农民的负担问题?——《中国农民调查》读后
·关于清水君、爱民党的一些只言片语
·评胡温“新政”:从改革派到改革秀的又一杰作
·答徐沛:关于中国文化、民主运动的反思
·质问姜平:到底是谁在造谣污蔑?!
·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政党?
·不灭的中国魂
·中国人何时才能享有做人的权利
·反腐败与臭水塘治理
·“毛毒”该休矣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一)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二)
·江泽民的十大政绩
·中国文化不会死
·笑傲江湖(寓言版)
·中国“盛世工程”(搞笑)
·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
评论
·不知敬畏神佛而又悠然自得的黑眼睛
·爱党大学生的内心告白
·点评茅于轼《中国民主化,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倒萨战争:令人信服的理由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毒”该休矣

   

    仙鹤草 2002.8 初稿,2003.12.6 修改

    前天在网上看到一文“论邓小平的功过”,却是“毛毒”版,歪理邪说充斥,禁不住就想反击。

    “毛毒”也称得上一种比较有代表性的社会思潮,本来早就应该仍到垃圾堆里的,遗憾的是,中国的政坛、学界,始终没有对其做系统的清算,以至谬种流传,至今还在祸害国人。

    目前社会上大肆宣扬叫卖“毛毒”的多是些中共高层已逐渐远离权力中心的“毛派”官僚及其信徒。而在我看来,他们的大呼小叫都不过是为了宣泄一下没落贵族对新权贵的嫉恨,要么就是抒发一通对昔日“辉煌”的无限眷恋之情罢了。看“论邓小平的功过”便能时时处处感受到这样的情绪。

    诚然,“毛毒”的泛滥绝非几个“毛派”官僚兴风作浪所致。在中共单一意识形态无孔不入而且是长期性地灌输之下,整个神洲大地早就变成了“毛毒”的汪洋大海。教育和成长的经历则成为每一个国民进行“头脑格式化”的过程——不论他是红朝新贵还是普通平民都概莫例外。除了教育、媒体等,在中国,至今仍然有一大批“训练有素”的专职人员,继续在做着此类“思想教育”的工作。如今已经进入21世纪了,中国人却仍然难以摆脱头脑被“格式化”的命运,只不过“毛毒”变成了“邓毒”,“邓毒”中又渐渐地加点“江毒”。不过此时一些被“毛毒”完全格式化的头脑,已经很难用“邓毒”进行再格式化了。这也就构成了“毛毒”继续泛滥的“群众基础”。

    特别是称作“工人阶级”的那些曾受惠于“毛时代”的“工人贵族”,他们中不少人仍然是“毛毒”的忠实信徒。他们与“毛派”官僚互相呼应,不单是屡有“万言书”呈献,在社会上也颇令新贵族“头痛”。“工人贵族”主要是相对于农民而言的。是毛时代人为制造的城乡隔离和极端的种群(农民)歧视政策的产物,他们可以端着“铁饭碗”,曾经有一种俨然是“国家主人”的自豪感与优越感。然而,随着经济的市场化与产业结构升级,他们不觉中已失去昔日的荣耀,他们中的不少人带着被体制边缘化的强烈失落感,追念起毛时代的种种“好处”来,加入到了没落贵族的“大合唱”。事实上,从中共政权的极权本质来看,“工人阶级”从中共“贵族俱乐部”中分离出来应该也是一种必然。而幻想有朝一日会有一个新的毛式独裁者出现,彻底“清算”邓的错误,中国还重回过去的时代显然是不切合实际的。

    “毛毒”为祸中国数十载,整个民族为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它完全漠视自然规律、经济规律甚至人类的一切理性,对科学、知识以及中国文化的践踏,对中华儿女生命、精神的摧残与迫害都达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在集权经济与独裁体制下,长期人为地制造农民与现代城市文明的隔离,长期对农民大肆进行“制度化”掠夺。制造了世界上规模最大、最严重的两极分化和种群(农民)歧视,留下了一个千疮百孔的国有经济烂摊子。毛为了维护个人独裁,在中华大地上搅起了一轮比一轮惨烈的“阶级斗争”狂潮,至使鬼哭神嚎,满目疮痍,3000万儿女为之丧生,连中共自己都承认是空前的民族劫难!一个造成如此民族浩劫、罪恶累累的旷世独裁者,和他的那一套有着浓烈专制、极权色彩的腐烂思想(“毛毒”),又有什么理由不毅然决然地抛弃?!

    邓最大的功绩就是结束“毛毒”在中国继续肆虐的历史,从而开创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当然,“毛毒”派是看不到这一点的。相反,邓的“功”正是他们最为切齿的“过”,应该扣上个“修正主义”的帽子,再狠踩几脚。“毛毒”派的冥顽不化亦表现在其对邓理论的盲目排斥和无知上。邓理论的实质是“市场经济+人治制度”,如果从动机角度归纳也可以概括为“发展经济,维护共产专制”。比起“毛毒”的“计划经济+人治制度”、“阶级斗争,维护个人独裁”,邓理论无疑还是具有一定历史进步意义的。

    当然,作为维护中共极权制度和中共极权思想的延续,邓理论仍然是充满了毒素的思想奴役的工具,在这一点上,它与“毛毒”是一脉相承的。可以断言的是,此类基于维护党权专制的所谓的“理论”,用于“指导”整个国家、民族的发展是非常荒唐的,用于对国民进行“头脑格式化”则是不可饶恕的罪恶。随着越来越多国民权利意识的觉醒,相信不论是“毛毒”还是“邓毒”、“江毒”,都将受到人们自觉地排拒。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