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仙鹤草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仙鹤草文集]->[不知敬畏神佛而又悠然自得的黑眼睛]
仙鹤草文集
·鲁迅的思想和胡适的主义
·致郑义先生——《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读后
·走上帝的"道"--旷世奇书《生命禅院》序
·共产主义为何会在中国成气候?
·共产主义为何走向专制和极权?
·仙鹤草:文化包容需要准确把握人类文明演变的方向
·是谁造成了中国农民的负担问题?——《中国农民调查》读后
·关于清水君、爱民党的一些只言片语
·评胡温“新政”:从改革派到改革秀的又一杰作
·答徐沛:关于中国文化、民主运动的反思
·质问姜平:到底是谁在造谣污蔑?!
·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政党?
·不灭的中国魂
·中国人何时才能享有做人的权利
·反腐败与臭水塘治理
·“毛毒”该休矣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一)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二)
·江泽民的十大政绩
·中国文化不会死
·笑傲江湖(寓言版)
·中国“盛世工程”(搞笑)
·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
评论
·不知敬畏神佛而又悠然自得的黑眼睛
·爱党大学生的内心告白
·点评茅于轼《中国民主化,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倒萨战争:令人信服的理由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知敬畏神佛而又悠然自得的黑眼睛

   

   2004年4月3日 21:18:43

   黑眼睛寄来新作“给徐沛姐的复信”,编辑完此文,感觉受了“刺激”,于是写了下面的“编后”。

    

   黑眼睛:给徐沛姐的复信

   可爱的徐沛姐:

     你的信,以及“答复网友”等文章我看了。请原谅,这么久没给你回。本想好好地写篇相关的文字,但我还没写,我要写的东西挺多的,好多没写呢。

     迟来的祝福--祝你生日快乐,透露个秘密,我比你小一些,生日还没到,我希望写些东西,当作给自已的礼物。

     虽然,我们之间有些观点不同,但每个真实的善良人(言行出自内心,不作共党或者谁的走狗)都值得我尊重,我们在主要的立场上是一致的,即每个人--不管他炼什么功信什么教--都不该被迫害,都不愿做一个“被代表”的人。

     关于“鲁迅”等题材,我没太多时间去管,反正,对共党及一切独裁刻意树起来的“典型”,都可以加一个定语来评价--那都是些“被代表”的典型,不是自然的典型,是毒化、控制、奴役民众的工具。至此,我送给所有人一句话: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中共政府所讲的每句话。

     我读的是理工科,思考问题理性一些,认为哲学也是理性思维。我不信神,不信教(喜欢基督教中的“爱”和佛教中的“佛”),信生命,尊敬每个生命个体即每个人的自主和神奇,对剥夺生命自主权--人权的独裁者、代表者深恶痛绝。

     我觉得你真诚善良,还有点迷信(因迷信而可爱哦),所以纯真。我母亲也迷信,常求神拜佛,每年都会给我算命求神(有些说法还挺灵的),我从中体会到母爱,我从不反对她迷信,我反而觉得她可爱,我爱她。

     宇宙有些奥秘我们未曾了解,什么神什么佛什么宗教之类的,确有些让我觉得惊奇,所以,我不反对迷信,但我自己并不迷,那些说法现在说服不了我。(你可以看出我文中的“迷信”不是贬义词,是中性词)。

     女人与男人,思考问题是不尽相同的,这也是你说服不了清水君和我的原因,但从中,我们男人们能体会出你的善良和可爱。

     我认你做姐,呵呵。

     黑眼睛(2004.4.2)  

   ----徐沛原信------------------------------------

   不知你是否看到我的“答复网友”,三八节过后,我还过了三十八岁的生日,附上的“不比鲁迅”算是我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文如其人是我的追求,本来我只愿写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感悟,但见中国当代知识分子因中共鲁迅以及五四而完全不知修炼是传统文化的精髓,所以勉为其难撰文攻击,也算没有白读鲁迅,即使形式与鲁文类似,毕竟内涵相反。但愿这些文章也能对你有所启发。

    

   编后:

   黑眼睛先生:我想提醒您的是,迷信和神佛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而神佛和上帝之间又有一段距离。在这方面您看来还是个门外汉。在没有读懂《道德经》之前不要谈“道”,没有悟透《金刚经》之前也不要谈“佛”,没有读《圣经》之前则不要谈“神”。现在我还可以加上一句,没有读《生命禅院》之前则不要谈“上帝”。

   我还想提醒您的是,人类的理性是有极限的,离这个极限很近的时候他就会“痛不欲生”,他就会开始寻找信仰。在中国文人中现在达到这个境界的摩罗可以算上一个,从偶然看到的两年前的一篇文章中我找到了他,让他成了中国之子。他懂得没有信仰的“严重”性。从您不知敬畏神佛(当然您把这视为迷信)而又悠然自得的神情看,您离摩罗的境界还有一段距离。

   鲁迅对中国文化的认识是深刻的。他的悲剧性错误在于他仅仅在“儒家”化了的中国文化中兜圈子,他叛逆了这种文化,却不能更进一步,他与“信仰”失之交臂。从这点看他不如摩罗。因此,在共产主义全面扫荡中国传统文化的背景之下,他不自觉地充当了共产党的“文化杀手”,被树为“民族魂”也就不偶然了。这是鲁迅的悲剧,也是整个中国文人的悲剧。现在有些人批鲁迅,但真正超越鲁迅的又有几人?

   黑眼睛先生,对迷信是要批判的,偏执偏信,必入歧途。而对神佛则是要懂得敬畏的,更重要的是,您要学会了解、敬畏上帝。请原谅我的直率。我是想帮您、引您入正道才给您写下这些文字。希望您读完之后不光是生气,生气之后仍有所悟。

   仙鹤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