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仙鹤草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仙鹤草文集]->[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
仙鹤草文集
·鲁迅的思想和胡适的主义
·致郑义先生——《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读后
·走上帝的"道"--旷世奇书《生命禅院》序
·共产主义为何会在中国成气候?
·共产主义为何走向专制和极权?
·仙鹤草:文化包容需要准确把握人类文明演变的方向
·是谁造成了中国农民的负担问题?——《中国农民调查》读后
·关于清水君、爱民党的一些只言片语
·评胡温“新政”:从改革派到改革秀的又一杰作
·答徐沛:关于中国文化、民主运动的反思
·质问姜平:到底是谁在造谣污蔑?!
·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政党?
·不灭的中国魂
·中国人何时才能享有做人的权利
·反腐败与臭水塘治理
·“毛毒”该休矣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一)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二)
·江泽民的十大政绩
·中国文化不会死
·笑傲江湖(寓言版)
·中国“盛世工程”(搞笑)
·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
评论
·不知敬畏神佛而又悠然自得的黑眼睛
·爱党大学生的内心告白
·点评茅于轼《中国民主化,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倒萨战争:令人信服的理由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

   仙鹤草 2002.6

   创立之初的“平民党”

   当时的中国是一个贫穷落后,外国列强欺凌和专制势力仍很盛行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国家,主要任务是将民主革命引向深入,即实现民族独立,彻底埋葬封建制度。从共产党的组成看,主要是来自社会底层的产业工人、农民以及受当时社会思潮影响的民族精英。

   与国民党比较,如果说国民党主要是代表当时上层社会(地主、官僚资本以及买办势力),属于贵族党,那么共产党就是一个平民党。所以它天生就是一个革命党。当时的共产党人有理想、有信念,充满了活力与朝气。 人民对共产党的拥护和支持是发自内心的。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也写下了一页可歌可泣的历史。

   然而,先天不足的是,由于缺乏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洗礼,即使是“无产阶级”的政党也无法避免的、必然会带着专制制度的阴影。在这一点上,共产党与国民党不可能有任何区别,因为他们都产生于相同的政治、文化土壤。国共两党共存的历史,基本上就是一段水火不容、杀戮不止、内战不休的历史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建国之后的“贵族党”

   共产党取得全国政权之后,就逐渐从一个“平民党”转化成“贵族党”。在中国,“贵族”从来都是和特权联系在一起的,一朝封侯拜相,大权在握,想不当“贵族”都不行。于是乎,那些昔日来自社会底层的平民们,转眼就成了共和国的新贵族。如果说第一代贵族还带着一些平民的质朴,那么到了第二代第三代,就是他们的子孙们,那就真正脱胎换骨了,他们的作派岂能是普通平民可以想象?这样的情形也是任何一个封建性政党发展的必然结果吧。

   当然,做为一个整体,共产党的“贵族化”只反映在它的内核,其外围则由众多的普通共产党员包裹。这些普通共产党员来自民众,多为社会中比较优秀的分子。事实上,他们在党内既无地位,也没有什么发言权,真正控制共产党并垄断着国家权力的只是处于核心层的极少数特权贵族们。确切地说,普通共产党员与民众的区别,只在于普通共产党员成了特权贵族集团的点缀品,更象是赏赐给民众的一种政治荣誉称号。

   毛泽东很早就注意到共产党的“贵族化”倾向,并企图保持共产党的平民本色,这也是他发起文化大革命的原因之一。但是他的努力最终还是失败了。

   共产党向何处去?

   改革开放后,中国搞起了“邓版”社会主义,即“人治制度 + 市场经济”,社会阶级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这种变化简单地说,是回归社会主义改造前的社会结构。当然也有很大不同。具体看:

   (1)农民。中国最庞大的社会群体,也是长期处于社会底层的一个群体。改革初期得到一定实惠,但不久即被进一步推向社会的边缘。目前中国最严重的两极分化不在于贫富,而在于农村与城市。

   (2)城镇弱势人群。这是介于农民与工人之间的一个新的社会群体,处于城市的最底层。他们一部分是从农民中转化而来的农民工,一部分则是来自工人的失业下岗人员。

   (3)工人。过去被称做是国家的主人翁、共产党的阶级基础。经济的市场化与产业结构的转型令他们渐渐失去了昔日的光彩。现在他们则成为一个充满失落感、正在走向社会边缘的群体。

   上面三个社会群体基本构成了当今中国社会的平民阶层。而下面这两个似乎应该就是中国最先进的生产力和最先进的文化的代表了吧。

   (4)白领阶层。他们可能就是正在崛起的中产阶级吧。

   (5)贵族和新富人。处在社会最上层。贵族还是那个贵族,“中国特色的”市场化真是让他们如鱼得水,欣喜若狂,数年之间就一改贵而不富的寒酸,谁也挡不住他们成为中国最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官僚资产阶级重现江湖。民族资产阶级目前只能算是“新富人”中的极少数。

   改革开放二十年,中国社会最引人注目的变化不是传统平民阶层的边缘化,也不是白领阶层的新崛起,而是官僚资本的恶性膨胀。因为这才是对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最具有决定性影响的因素。

   官僚资产阶级是专制制度的寄生阶级,政治的民主化将因为这个集团的影响而更加前景暗淡;经济的市场化则会因为权力的广泛渗透而扭曲;一面是官僚资本的积累,一面则是社会矛盾的加剧激化。腐败蔓延及由此导致的官僚资本的恶性膨胀对文化的毒化作用更不应低估……中国的发展分明是又掉进了一个新的陷阱,而不少人却仍然沉醉于“风景这边独好”的狂热。

   值得忧虑的是,共产党与官僚资本种种盘根错节的关系已经让其难以自拔。不管是否承认,共产党已经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人民的对立面;不管是否愿意,工人的愤怒、农民的抱怨、知识分子的口诛笔伐也都不约而同指向了共产党。

   这些年改革的力度不可谓不大,经济增长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共产党惩治贪官、消除腐败的意志和决心亦不可谓不坚。然而经济发展的结果却为何令共产党如此不堪!为何竟至于怨声载道、民心尽失?!

   回首80年代初的改革,平反冤假错案、真理标准讨论、农村改革……那件事不是荡气回肠、深得民心?知识分子拍手称快,农民欢欣鼓舞,工人扬眉吐气。是改革逐渐抹去了十年浩劫久郁人民心中的阴云,是改革重新拉近了共产党与人民之间的距离。共产党也因此而获得了第二次政治生命。

   是谁将共产党推向了人民的对立面?历史终将告诉共产党人,不是改革,将共产党推向人民对立面的,恰恰正是那些时时处处以共产党功臣自居、顽固坚守特权贵族思想的党内保守势力!正是因为他们的超级存在,从而导致当中国的经济改革以它既有的惯性沿着市场化的轨道迅速推进的时候,共产党自身的变革却沿着完全相反的方向背道而驰、越走越远。

   于是乎,当腐败的毒瘤以令人瞠目结舌的肆无忌惮恶性蔓延的时候,当官僚资本以令人难以想象的疯狂飞速聚敛的时候,怎么能够指望依靠经济的增长来降低人民的愤怒?而当此时,如果靠惩办几个赃官就可以制止那些大大小小官员的贪欲,如果靠一个中纪委就可以阻止那些形形色色的权力进入市场,那才真是一个历史的奇迹!

   共产党终将为它一次又一次痛失变革自身的良机而付出代价。

   历史留给共产党的时间和机会都已经不多了。这个时间是可以估计的。沉默、忍耐下的暂时稳定只能表明人民的愤怒从局部到整体、从量变到质变仍需要时间;一些知识分子还在歌功颂德、粉饰太平,但更多的知识分子已经开始独立的思考,这种理性的思考从零散到系统、从肤浅到成熟也需要一个发酵的过程。有可能形成中国历史上自“五四”以来最具思想价值、规模空前的新文化运动;也有可能成为一场革命风暴的前奏。

   如果说共产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历史关口,绝非危言耸听。从这个意义上讲,十六大无疑将成为新的历史时期决定中共命运最重要的一次会议。其结局只有两个:

   一个是保守势力继续坐大,在权力分配中取得优势,中共政权将逐步沦为官僚资本所控制,其出路则是——走向死亡。汝若视民如草介,民将视汝若粪土。一场席卷全国的革命风暴将是人民给予他们最后唯一的答复。而中国的前途却可能因此变得晦暗不明,可能导致民主政权的建立,但更有可能引起内战、外国势力介入和国家的分裂。原因在于,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尚未形成气候,力量仍很微弱,他们能否担负起这场革命的领导责任值得怀疑。

   另一种结局就是党内改革、进步的力量大获全胜,完全掌控中共政权。他们挽救中共的机会也只有一个:改组共产党、推行政治改革、实现中国向民主社会的和平过渡。从而为中共赢得第三次政治生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