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仙鹤草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仙鹤草文集]->[评胡温“新政”:从改革派到改革秀的又一杰作]
仙鹤草文集
·鲁迅的思想和胡适的主义
·致郑义先生——《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读后
·走上帝的"道"--旷世奇书《生命禅院》序
·共产主义为何会在中国成气候?
·共产主义为何走向专制和极权?
·仙鹤草:文化包容需要准确把握人类文明演变的方向
·是谁造成了中国农民的负担问题?——《中国农民调查》读后
·关于清水君、爱民党的一些只言片语
·评胡温“新政”:从改革派到改革秀的又一杰作
·答徐沛:关于中国文化、民主运动的反思
·质问姜平:到底是谁在造谣污蔑?!
·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政党?
·不灭的中国魂
·中国人何时才能享有做人的权利
·反腐败与臭水塘治理
·“毛毒”该休矣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一)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二)
·江泽民的十大政绩
·中国文化不会死
·笑傲江湖(寓言版)
·中国“盛世工程”(搞笑)
·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
评论
·不知敬畏神佛而又悠然自得的黑眼睛
·爱党大学生的内心告白
·点评茅于轼《中国民主化,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倒萨战争:令人信服的理由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胡温“新政”:从改革派到改革秀的又一杰作

   

   仙鹤草 2003.6.8

    中共的改革自新运动自七十年代末开始,是在十年浩劫之后,经济、社会、文化面临全面崩溃,为了延续专制政权的寿命,由中共专制集团自己被迫发起的。并出现了一批思想比较开明的中共领导人,如胡耀邦、赵紫阳等,被外界称为“改革派”。相对于那些死抱着毛思想不放、顽固坚持计划经济观念的“保守派”而言,他们的确赢得了大多数中国人的尊敬与信任,并重新点燃了国民对于共产党的希望。

    随着经济自由化(即市场化)的推进,中共政权的专制本质日益暴露,中共的体制改革终于不可避免地撞上了“民主”这道门,政治改革随成为中共改革自新必然要跨越的门槛。八十年代末出现的“官倒”、“腐败”则反映出中国社会已经对政治改革提出了非常紧迫的要求。中国民间也出现了普遍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89年的爱国民主运动正体现了这样的时代要求。面对民间的改良诉求,如果因势利导,本来应该可以成为中共走向新生的历史契机,然而非常遗撼的是,这却触动了中共敏感的专制神经,并以其特有的专制思维,大量、疯狂地动用了野战部队,向要求民主、惩治“官倒腐败”的年轻大学生和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举起了屠刀,制造了举世震惊的“六四”血案。中共的改革自新运动从此发生逆转。随后体制内的改革派遭到了全面地清洗,基本上可以说是全军覆没。因此,可以说自“六四”以后,在中共体制内部“改革派”作为一个派——能够对中共的决策产生重大影响的整体性力量——就已经不存在了。而从此时起,是否坚持政治改革也就自然成为划分“改革派”与“保守派”的一个历史的标准。

    中共专制集团整体上重新走向了保守、僵化的不归路。真正的“改革派”开始被视为“异类”,并大多作为“敌对势力”处理,改革的力量离中共的决策权力中心越来越远,已经彻底被推向了体制的边缘。这种状况至今仍没有任何实质性地改观。

    然而改革作为中共凝聚民心、左右社会舆论的一面旗子,仍然在继续广泛使用。于是“改革秀”便应运而生。被江核心尊为改革“总设计师”的邓小平,在“六四”屠杀之后的“南巡”,便是呼唤“改革秀”的一场极有声势的造势运动。因为在政治改革的时机、条件早就已经成熟并已经烂熟的情况下,却不愿在这方面有任何的进取,这只能是“改革秀”,而不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改革派”。朱镕基则作为这方面一个典型的代表,被隆重推上了中国的政治舞台。至此,中共的改革已经完全走入了死胡同。每项新的“改革措施”出台,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几乎都成了一场新的灾难,国企改革、教育改革、医疗改革等等莫不如此。关于朱镕基的改革“成就”,网上已经有不少评价,也可参考我的“江泽民的十大政绩”(http://members13.tsukaeru.net/xianhc/wenji/006.html)一文。

    至九十年代末,即使站在中共改革自新的立场来看,“改革”作为一种可以利用的政治资源,已经基本上被耗尽了。这步棋已经被中共走臭了,或者说已经走不下去了(包括经济改革)。只要随便去问一问中国的一个普通民众,问一问他们对于改革持什么态度,就可以得出答案。

    然而“改革秀”却仍然不愿意自觉地谢幕。因为朱镕基已经黯然退到了幕后,急需新人来填补这个真空;中共仍然要继续靠改革来维持人们对于这个专制政权的信心和希望,正是这个背景下,所谓的“胡温新政”便被抬了出来。新的中共总书记和政府总理居然转眼间就成了改革的“形象大使”,江泽民则被塑造成保守势力的总代表。于是一场左右中国前途命运的江胡内斗的大戏便愈演愈烈,在海内外的中文网络上炒得纷纷扬扬、好不热闹。

    一方面是谈论民主和政治改革的人士被体制普遍地边缘化,要么只能隔海呐喊,要么是身陷囹圄而倍受迫害,一方面却是“即将领导中国进行民主政治改革”的胡温顺利地走进了中共的权力核心,这太不可思议了!胡温真的可能成为“改革派”?

    我非常赞同任不寐“改革时代已经终结,权利时代已经到来”的判断。朋友们,不要再去为“改革秀”的闹剧摇旗呐喊了,也不要再为那些捕风捉影的中共内斗推波助澜了。中共专制集团总体上已经蜕化成特权利益集团,维护其特权和既得利益才始终是其执政的最重要的标准,他们之间即使存在着内斗,也不过是新旧利益集团瓜分权力、利益所引起的纠纷,已经很难说是“改革派”与“保守派”之争了。虽然仍然有很多人在刻意做这样的暗示。新的特权集团也许正在磨拳擦掌,憋足了劲要对国民财富展开新一轮的掠夺,这也许才是他们拼命追逐权力的真相。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