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仙鹤草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仙鹤草文集]->[关于清水君、爱民党的一些只言片语]
仙鹤草文集
·鲁迅的思想和胡适的主义
·致郑义先生——《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读后
·走上帝的"道"--旷世奇书《生命禅院》序
·共产主义为何会在中国成气候?
·共产主义为何走向专制和极权?
·仙鹤草:文化包容需要准确把握人类文明演变的方向
·是谁造成了中国农民的负担问题?——《中国农民调查》读后
·关于清水君、爱民党的一些只言片语
·评胡温“新政”:从改革派到改革秀的又一杰作
·答徐沛:关于中国文化、民主运动的反思
·质问姜平:到底是谁在造谣污蔑?!
·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政党?
·不灭的中国魂
·中国人何时才能享有做人的权利
·反腐败与臭水塘治理
·“毛毒”该休矣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一)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二)
·江泽民的十大政绩
·中国文化不会死
·笑傲江湖(寓言版)
·中国“盛世工程”(搞笑)
·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
评论
·不知敬畏神佛而又悠然自得的黑眼睛
·爱党大学生的内心告白
·点评茅于轼《中国民主化,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倒萨战争:令人信服的理由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清水君、爱民党的一些只言片语

     

   仙鹤草 2004年2月11日

   清水出事了,他和他首创的爱民党也给人们留下了一长串的问号。感谢小溪、周育田等的振臂一呼,终于打破了沉默与沉闷,通过大家的努力,祝愿清水能尽快结束磨难,重获自由。清水本人在言、行上都存在一些不足的地方,我想冷静的反思任何时候都是需要的。希望每一次的磨难为我们增加的只是抗争的智慧而不是"恐惧?"或简单重复前人走过的路或其它的什么东西。我现在提供的这些关于清水君、爱民党的只言片语,希望有助于大家对这一问题作些深入的思考。

   清水君回国前与仙鹤草在MSN上的对话

   清水:你好仙鹤

   仙鹤:你好

   清水:收到我的信吗

   仙鹤:收到。今天韦石还担心你

   清水:真抱歉

   清水:我想尽快把文章写完

   清水:然后

   仙鹤:看了你的信,我也担心你

   清水:就可能找机会回国

   仙鹤:必须回国?

   清水:不是必须

   清水:是我觉得我们不能只是遥控

   清水:如果能回去见见

   仙鹤:建议还是不要回去

   清水:至少可以给国内党员打气

   仙鹤:不能盲动

   仙鹤:我觉得回去的意义不是太大

   仙鹤:你太醒目了

   仙鹤:我的意思是风险太大了

   清水:其实

   清水:我不觉得我有多重要

   仙鹤:no

   清水:我过去做的

   清水:不过就是宣传而已

   清水:现在我把文章都处理完

   清水:即使被捕

   清水:也没有遗憾了

   仙鹤:无谓的牺牲多一点都没有必要

   清水:我会尽量照顾自己的

   清水:也会根据形势再决定

   仙鹤:你和云飞杨联系过没有?他的意见呢

   清水:首先我得去东南亚见几人

   清水:包括国内的军方代表

   清水:我想建立民主根据地

   清水:008知道我要回去的事

   清水:他说支持我回去看看

   仙鹤:我还是觉得风险太大

   清水:话虽如此

   清水:如果我们都在外面吆喝

   清水:国内的党员怎么想?

   仙鹤:很可能得不偿失

   仙鹤:国内的党员完全可以让他们独立发展

   清水: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

   清水:不过我们也得尽量以身作则

   仙鹤:你要见的军方代表可靠吗?

   清水:只能是根据通信

   清水:如果他所说是真实的

   清水:那么也许我们可以建立根据地

   清水:有自己的军方支持力量

   清水:所以我即使冒险

   清水:也得一冒

   仙鹤:王炳章就是在东南亚

   仙鹤:出的事

   清水:我知道啊

   仙鹤:约会地点是你定的还是他定的

   清水:不过我没有他名气大

   清水:加上我们是悄悄地作

   清水:不是要以革命作为口号

   清水:也许

   清水:特务没那么感兴趣

   仙鹤:约会地点你熟吗

   仙鹤:不要有侥幸心理

   清水:我不熟

   仙鹤:那就更换一个你比较熟的地方见他

   清水:不冒险的话

   清水:怎么可能搞民主?

   仙鹤:你现在是爱民党精神的象征,

   清水:我最担心就是

   清水:我们的组织精神以后会被篡改

   清水:我自己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仙鹤:你如果出了事对组织的影响很大

   仙鹤:你应该站在这个角度考虑问题

   清水:不过我已经约定了他们

   清水:只能尽量避免危险

   仙鹤:而且我们不要去冒不必要的风险

   清水:但不能胆怯的

   清水:我觉得

   清水:就算我现在死了

   清水:这一生也很值了

   清水:我们组织和其它组织的不同就在于

   清水:我们是脚踏实地要在大陆搞民主

   清水:而很多的组织,只是搞国际关系

   仙鹤:我们都去死,中国的民主谁来完成?

   仙鹤:现在专制的力量很强大,

   仙鹤:我们必须懂得尽可能地保护自己

   清水:我知道啊

   清水:所以008和你们在外面就可以了

   清水:我回去搞根据地

   仙鹤:搞根据地也完全可以由国内的同仁去做

   仙鹤:我相信国内绝不缺乏这方面的人,

   仙鹤:只是时机还不成熟

   仙鹤:国内的同仁做这些事可以更秘密地进行,

   仙鹤:成功的把握不是更大?

   仙鹤:还是这句话,你太醒目了

   清水:没有啊?

   清水:我没有坐牢·也没有参加89

   仙鹤:中共盯上你的可能性很大

   清水:一般人不了解我

   清水:隐蔽性还是比较高的

   仙鹤:但是你在国外的组党活动则几乎是公开的

   清水:我们不是还有008吗

   清水:国内的跟我们过不去

   清水:也得考虑考虑

   仙鹤:我建议你再认真考虑一下

   清水:好的

   仙鹤:约会的事,如果对方可靠,

   仙鹤:地点可靠

   清水:我会尽量在东南亚见面的时候再考虑是否转去中国

   清水:我至少要先和他们见面

   清水:不能失约

   仙鹤:能不能换个别的地方?东南亚让我有不祥之感

   清水:东南亚很大

   清水:不会王博士那么不走运的啦

   清水:我福大命大造化大

   清水:没事的

   仙鹤:有没有考虑万一情况有异,

   仙鹤:应对办法

   清水:最大的不幸就是蒸发

   清水:我也不是很怕

   清水:反正文章写完发出了

   清水:要不就是去吃党的牢饭

   清水:我可以好好写些东西

   仙鹤:我的意思是万一情况有异,有没有考虑脱身的办法

   清水:这个阿

   清水:靠我第一是花言巧语

   清水:说不定说服他们加入我们

   清水:第二是对打

   清水:我的功夫还可以

   仙鹤:我的意见,1,如果能够更换约会地点,就更换

   清水:不太可能了,因为有一个是联合国难民

   清水:他只能在东南亚等我去

   仙鹤:2,如果能多带几个人去更好

   清水:为了保密

   清水:不能太多人去

   仙鹤:你很可能是孤身犯险,

   仙鹤:还是做最坏的准备为好

   ……

   ------------------------------------

   仙鹤草致寒龙、徐沛的信

   寒龙:

   你好!来信尽知。兼于清水君的处境,已不宜再与他联系了。

   爱民党目前仍处筹备期,清水君回国后,很多问题也暴露出来。正如你所言,"网络"组织的缺陷是显而易见的。

   我对爱民党的情况所知有限。事实上,也只有清水一人最了解全面的情况。相信你也应该感觉到,包括党章在内都有很浓厚的清水个人的色彩。这种情况应该是很不正常的。

   爱民党现在不再需要申请,这也许是件好事。民主组织本来就应当来去自由。但如果过于松散则不成其为组织,也很难形成制约、反抗专制集团的合力。下一步如何发展还值得大家去思考。

   就你目前的情况,你觉得有比较好的、可行的计划,建议你就地试一试,如果能形成一定的实力,"自成一派",也是很好的事。民主的"洪流"最终还是要由涓涓细流汇聚而成,那么就请你去开发一条"小河"吧。

   最后,一定要注意安全,决不去做一些无谓的牺牲。

   仙鹤草

   Sun, 31 Aug 2003

   -----------------------

   徐沛:

   你好。你的文章我很喜欢看。

   关于清水君,说实话,我对他的一些言论有些失望。一个多月前在Messenger上与他"谈话",提到日本,本想提醒他"民族主义情结"不要太重,却差点没让他将我骂成汉奸!谈起孙志刚,我刚说了一句"不仅仅是反映了制度的缺陷,也反映了中国人性之恶",却招致他"请你不要侮辱中国人!"这样的狠话。。。我发现很难与他理性地讨论问题。从这以后我基本上就没再和他联系。

   当然,尽管如此,我觉得还是应该对他宽容一些。当然这种宽容不是对错误的言论、思想作无原则的容忍、退让,而是不要演变成对他整个人的否定或是搞起人身攻击。我们都是在党文化的毒汁中泡大的,能够站出来,并努力与旧的制度、文化决裂,这都是难能可贵、值得肯定的。很多搞民运的往往不顾大义而在一些小节上纠缠,甚至进行人身攻击,这就走向了歧途。中国人的确非常需要一种宽容的精神。

   清水君现在国内的处境应该是非常的险恶,如果可能还是多给他一点宽慰吧。我现在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写文章,你如果想写他希望也能多多从关爱的角度去着力。

   仙鹤草

   Date: Fri, 29 Aug 2003

   ----------------------------

   寒龙:

   非常抱歉,让你误解了。我最近"俗务"繁忙,基本上没有时间来写文章,很多信也都没有时间回复,希望谅解。

   关于爱民党等话题,我没有作太深的思考,没有太多发言权。作为一个仍然处在初创阶段的民主组织,问题当然很多,理性的思考是重要的,而"行动"比"认识"更重要,这也是我一贯的看法。而且,大家不应将希望寄托在某个人或几个人身上。我是主张从"我"做起的。我能做什么、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也体现了自由的原则。组织与个人的关系上看,个人比组织更重要而不是相反。专制政党比如共产党总是特别的强调组织高于个人,"个人服从组织",结果必然是个人成为组织的奴隶。从认识论的角度,就是"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问题,关于这方面的反思还是很缺乏的。更深的思考则是"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与"个人主义"的关系,这恐怕要超出很多朋友的"底线"了,就不多谈了罢。共产党讲了很多"主义",这些"主义"都有一个"崇高"的光环,它们最后又是如何导致对个人自由的侵蚀?终成一条"通往奴役之路"?这也是一个民主组织、每一个追求民主的人们不该回避的基本问题。共产党是一面镜子,它是民主组织很好的教材,反思共产党,就是反思我们自己。

   关于你的行动计划,你希望"找到"爱民党的"领导人"谈,但爱民党目前的确没有"领导人",这是事实。清水君过去是"发言人",负责联络与宣传,现在他被国安包围,想与他"正常"联络也不可能。(我没转过你的信给他,不知他是通过什么途径得到的)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应当给你一个什么样的建议,但希望你不要因此"失望",有好的想法,总会有其用武之地的吧。

   Sat, 13 Sep 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