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仙鹤草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仙鹤草文集]->[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政党?]
仙鹤草文集
·鲁迅的思想和胡适的主义
·致郑义先生——《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读后
·走上帝的"道"--旷世奇书《生命禅院》序
·共产主义为何会在中国成气候?
·共产主义为何走向专制和极权?
·仙鹤草:文化包容需要准确把握人类文明演变的方向
·是谁造成了中国农民的负担问题?——《中国农民调查》读后
·关于清水君、爱民党的一些只言片语
·评胡温“新政”:从改革派到改革秀的又一杰作
·答徐沛:关于中国文化、民主运动的反思
·质问姜平:到底是谁在造谣污蔑?!
·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政党?
·不灭的中国魂
·中国人何时才能享有做人的权利
·反腐败与臭水塘治理
·“毛毒”该休矣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一)
·极端化---中国人思想的误区(二)
·江泽民的十大政绩
·中国文化不会死
·笑傲江湖(寓言版)
·中国“盛世工程”(搞笑)
·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
评论
·不知敬畏神佛而又悠然自得的黑眼睛
·爱党大学生的内心告白
·点评茅于轼《中国民主化,已见曙光待见朝阳》
·倒萨战争:令人信服的理由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政党?

   仙鹤草2003.3.21

   此文收录了与清水君讨论交流、主要是围绕建党问题的通信,已在博讯网以爱国民主党通讯发表,括号内为清水君在发表时加的评注。

    清水君、云飞杨:

    你们好!

    我是仙鹤草。一直以来都在关注由清水君发起筹建中华爱国民主党一事,并默默地将你们视为血脉相通的兄弟和战友。同你们一样,我也深深地爱着我们的祖国,并致力于建立一个真正民主的中国。当代中国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政党?这个问题我已经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下面我想就此问题提出一些初步想法,与你们讨论。

    在爱国民主党的党章征集意见稿中是这样表述的,“中华爱国民主党是一个不以执政为奋斗目标的全民服务团体”。我理解你们一定是出于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政党的努力,才选择了这样的定位。还有一个考虑,就是希望整合海外的民主力量。我也常常在想,也许中国缺乏的是成熟的民主政党。出于对中共党权专制的痛恨和反思,对于一个现代文明国家,一个政党应当如何自觉地贯彻民主的原则来治理国家,如何将自由、民主、人权等基本理念,转化为追求制度设计的努力,成熟的民主政党回答和解决的正是这类“如何体现民主原则、如何执政”的问题。这些努力当然都是值得肯定的。应该说,目前海外的民主党派在这些方面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然而,仅仅做到这些是远远不够的。这些努力,总体上看仍然带有“说服”中共的性质,“和平演变”渐成为一种默契。甚至可以感到普遍流传着反对暴力革命的观念。诚然这类观念的产生又是源于对中共这类靠暴力革命起家的专制政权的憎恶。最近,我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才感觉到原来大家一直在回避一个重大的矛盾。尽管很多人感觉到“和平演变”的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却仍然不愿意正视问题。大家都在潜心研究“如何执政”,似乎忘了面对的是一个多么穷凶极恶的专制政权,那么,我的问题是,“谁来推翻专制政权,谁来埋葬专制制度?”。

    (清水君注:仙鹤草认为[和平演变] 的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 ,我赞同;但是,我们从未提倡[和平演变] 这样一个容易被独裁集团妖魔化的口号,相反,我们认为,通过我们外部的压力,引起独裁集团内部的呼应,以达到爱国爱民理想的实施,是[越来越有可能] ,毕竟,独裁集团对国民思想的掌控、对国民示威游行的掌控、对国家机关和军警特部门的掌控,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而对于法轮功的无耻镇压,又只能引起国民的反感和同情,引起对文化大革命的回忆。在这样的形势下,在种种力量和资源向爱国民主方向逆转的形势下,独裁集团内部的改革派必然要以新的形象来争取民心,争取在权力斗争中出位,那么,这就是在独裁铁幕中将要撕开的第一道民主的光!我们中华爱国民主党要做的。就是努力扩大我们的声音,增加给独裁集团的压力,以便从独裁集团中培育民主变革的种子,并履行监督制约的义务!)

    我并不是一个崇尚暴力的人,但是面对一个最无赖的专制政权,它并不会因为反对、批评它的国民倡导和平就会停止对其使用暴力,丧失灵魂的中共专制政权正在加速蜕变成一架僵化而冷酷的暴力机器。当中国民众以最大的忍耐和善意争取和平的一切努力均告失败,暴力革命将是客观的必然。正是出于这样的判断,我感觉到中国还要再有一个革命党!只有革命党才可能承担这样的历史使命,它要完成的正是中国民主革命未竟之事业——彻底埋葬专制制度!

    革命党是否必然导向新的专制?我觉得这正是大家一直在回避的矛盾。而中国的现实与前途又迫使我们不能回避这个问题。很多人想当然的认为暴力革命必然导向专制,从而放弃了制度上的追求和努力,这不是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我觉得应该可以通过制度的设计来避免专制的出现,这才是我们必须面对并致力去解决的大问题。

    因此,这个革命的政党不应该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革命党,而是一个赋予了自由、民主理念的革命党。自由和民主正是革命的目标与方向。而我们所应该去做的则是顺应潮流,以自由、民主的理念赋予暴力革命崭新的内涵。致力于将暴力革命引向自由、民主,而不是顺其自然而导致新一轮专制的循环。当然,这个革命的政党不会放弃任何和平的机会与努力,和平与暴力都是手段,建立自由、民主的中国才是它所追求的目标。

    总之,这个政党将不同于中国历史上的任何政党,也不同于西方的民主党派。而这些特质则完全是由于特定的历史时期,以及它需要承担的特定的历史使命所决定的。它应该是一个民主的革命党,又同时是一个革命的民主党。它必须具有这双重的特性。

    (清水君注:在我们的组织文件中,从来不曾引用和使用[革命] 这个词汇,因为这个词汇已经被中共独裁集团所污染和利用久矣,因[革命] 的名义而牺牲了上亿人,今天才发现原来所谓的[革命] 不过是独裁者镇压国民达到一己私欲的借口而已!因此,如果[革命] 就等于[革人的命] ,等于[杀头] ,等于[军事斗争] ,那么,我们是拒绝[革命] 的,我们不要杀任何人的头;如果[革命] 是等于[改革] ,等于[民主] ,等于[爱国爱民] ,为何还要使用那样一个已经被污染容易被妖魔化也容易吓倒一些国民的词汇?所以,请我们拒绝[革命] ,在[爱国爱民] 的旗帜下,在[民主变革] 的旗帜下,我们会根据形势的发展,采取一切灵活的措施、一切必然的措施,来推进和保障民主之花在中国大地的成长成熟。)

    以上就是我对当前建党的基本认识。而且我觉得整合海外的民主力量虽然重要,但中国的民主根本上仍取决于大陆本土。我觉得在自由、民主、人权这些基本理念上我们并没有任何不同,而且都深爱自己的祖国,希望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这些也正是我愿意就建党问题与你们讨论、交流的基础。希望能够与你们取得共识,更希望爱国民主党能够建成这样的政党。我想也只有这样的政党才能与中国的前途、命运更加紧密地联结在一起,并最终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

    望多保重!

   仙鹤草

   -------------清水君的回复-------------- 仙鹤草:

    谢谢你的信任,你所考虑的许多问题,和我们是不谋而合的,关于海外民运,我近期在博讯会发一系列评论文章,目的在于达到共识,促进团结融合。但是如果他们非要内斗,那么我们就继续做我们的事。

    我们目前的发展方向主要在大陆,成员主要在大陆,遍及许多省,包括省级政府和军方警方,当然也包括008这样的奇人。

    至于是革命还是改良,其实先生应该可以感觉到,我们的目标理念非常坚决,但策略是灵活的,目的是为了减少敌意,减少阻力,也为了保护国内成员,不至于被疯狂围堵,先生看最近我们发表的给胡的建议书,就可以明白了。

    如果共产党独裁集团不改革取得民心,新的运动爆发是必然的,只是这个代价太高,我们想努力避免,如果真的他们顽固不改,避免不了,我们也是绝不后退的,先生大可放心,灵活是为了我们的目标易于接受,而不是退让。

    先生如果不嫌弃,请和我们一起努力罢! 申请书表格在清水君文集里可以找到,如果方便,请完成手续。008和我都热烈欢迎你的到来。

    008小组主要负责行动和策划,我现在负责联络和宣传方面。先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看看是否能先在当地进行宣传的发展组织工作?我们现在要求每个成员要发展一个党部哦:),还要每月有工作汇报,压力不小哦!

   ^_^ 清水君

   ---------------仙鹤草来信--------------- 清水君:

    非常高兴我们在建党的问题上有着一致的认识。你的文章我当然是经常看的。博讯是我经常光顾的网站,我在上面也建了个专栏,放了几篇文章。关于入党,我已经没有任何思想障碍。我已填好申请表格和入党申请书,请组织审查批准。只是组织工作却非本人专长,恐怕有负组织期待,但我会努力去做的。

    当前采取比较温和的姿态和灵活的策略我完全认同。关于理论和一些务虚的问题我想还可以从长计议,一些问题也有待更深入地探讨和交流。比如组建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如何处理党与军队的关系,防止产生新的强权?如果跳不出共产党的那一套做法,民主革命可以说尚未开始就已经失败了。即使推翻了中共政权又能怎样,不过是以一个新的强权政党去取代另一个而已。这也不是道义上的高姿态可以解决的问题。清水君、云飞扬可以承诺适当时候退出政坛,甚至可以承诺本党不以谋求执政为目的,这却可能成为后来者的心理负担与政治包袱。这些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制度的缺陷只能谋求制度的办法去解决。

    (清水君注:就是因为考虑到在民主体制下,军警特所有司法纪律部队都应该独立于政党政治之外,所以我们中华爱国民主党目前没有、将来也不希望亲自组织自己的武装力量,如果军政合一,枪指挥一切,就不能避免军阀的出现,不能避免独裁的复辟,所以,我们坚持[爱国、民主、和平、统一]的四大原则,坚持反独裁反暴力反恐怖,但保留形势所迫不得已而自卫的权利。)

    我想,其一,恐怕关键在于要更好地体现法治的原则。专制制度讲人治,民主制度则应讲法治。对国家行为进行制度规范的是宪法。对于国家而言,政府是强权,国民是弱者,民主国家的宪法是限制强权而保护处于弱势的国民,专制国家则正好反过来,维护强权而限制国民的自由与权利。对政党行为如何规范,是否可以将党章与宪法做一类比?我觉得一些原则还是值得考虑的。中共有几千万党员,均非泛泛之辈,为什么对于江泽民这类的平庸政客搞独裁却不能阻止?我想这大概与中共在党的制度设计上基本不体现民主的原则并根本漠视党员的权利不无关系。对军队的行为又如何规范,民主国家的军队与政党脱钩,由宪法来规范,专制国家才将军队作为政党的私家军。在中国民主革命的特定时期,的确没有现成的法则可循。我想是否可以考虑先订一个军队临时约法?对这支军队采取类似“准国家化”的办法进行管理和规范。军队临时约法应该保证实现不会产生新的政党强权,也不会产生新的军事独裁和军事强权,但又有利于打击专制集团的势力。

    (清水君注:其实在起草中华爱国民主党的过程中,我已经考虑到要起草一个[大中华民主联盟宪法草案] ,把我们想要建设的大中华民主联盟(将包括台湾蒙古新加坡等国家地区) 作一个总体描述,把国民的权利与义务、政党的关系与竞争、军警特司法纪律部队的专业性与独立性等方面作一个总体的约定,以便我们的国民能够得到参考和启迪,增加为这样一个民主联盟国家奋斗的信心和勇气!但考虑到我们的组织还没有发展强大,贸然推出这样的宪法,只怕会贻笑大方,何况未来的形势千变万化,我们会在必要时,提出我们的宪法草案,在组织内通过,然后争取国民的支持赞同,以打击独裁集团所制定的假冒伪劣[宪法] ,使国民认识到:宪法是保护国民权益的承诺,而非镇压国民的藉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