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之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万之文集]->[做名正言顺的国际笔会会员— 致全体自称”中国笔会中心”会员者]
万之文集
·万之近照
·万之(右)和郑义
·万之简历(英文)
·瑞典  萬之: 尋 找 漢 斯(小说)
·十 三 歲 的 足 球(小说)
·也憶老《今天》
·归路迢迢
·噩 耗
·开 阔 地
·小说:瓷 像
·小说:雪 雨 交 加 之 间
·小说:大儿马—留给儿子们的故事之X
·哈瑞‧馬丁松和他的『蕁麻開花』
·小社区的寄养生活 〔长篇小说《荨麻开花》选译〕
·关于文革的一段记忆
·制度的胜利∶西方科技发展超越东方的历史根源
·不成熟的果子也是果子(自选小说集自序)
·网中的夕阳
·國際知名学者聯名致信胡錦濤要求釋放蔣彥永大夫(万之译)
·政治与文学的吊诡游戏——评奥地利女作家叶利涅克获得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
·做名正言顺的国际笔会会员— 致全体自称”中国笔会中心”会员者
·答安魂曲
·给法国无疆界记者组织总部某官员的一份电子邮件
·紅与黑:共產主義与納粹主義 — 關於《共產主義黑皮書》引起的爭議
·红与黑:共产主义与纳粹主义— 关于《共产主义黑皮书》引起的争议
·想象回家
·悼念阿瑟-米勒
·第七十一届国际笔会大会报告(上、下)— 二00五年六月于斯洛文尼亚布莱德
·宾雁:我愿与你殊途同归
·两面人生——介绍匈牙利作家彼得·艾斯特哈兹的两部新作
·叛徒(小说)
·重建巴比倫塔?
·《以生命为代价》的革命诗人--最新出版马雅可夫斯基传记披露诗人生死之谜
·致六四难属唐德英女士的公开道歉信
·《瓦解》中“重生”的非洲文学
·独立中文笔会万之再致天网编辑黄琦的公开信
·谁认同五星红旗?
·在废墟上重建星空——纪念《今天》文学杂志创刊三十周年(1978 – 2008)
·帕斯的人格之重——纪念199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墨西哥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做名正言顺的国际笔会会员— 致全体自称”中国笔会中心”会员者

   
   
   
   
   

   
   万之(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秘书长)
   
   
   
   翻看如今中国大陆出版书籍,查找中国大陆有关网页,接过某些大陆来客的名片,时有作家还打出自己是国际笔会下属“中国笔会中心会员” 的头衔,更有甚者,如王蒙先生,还打着“中国笔会中心副主席”的旗号。显然,做一个国际笔会会员是件光荣的事情,做它的副主席更是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可公之于众,可立为牌坊,可载入史册!
   
    有荣于名,当求其实,才能名符其实,才能名正言顺,登之书页,印之名片,才能不愧不惭。据我所知,要做一个合格的国际笔会会员,当遵守国际笔会章程,当履行会员义务和职责,当张扬国际笔会的自由精神。在有中国大陆作家因文系狱时就不会坐视而不救,更不用说,如果这些系狱作家同为国际笔会会员,更要视如兄弟姐妹,情同手足,敢于挺身而起出手相救振臂而呼。如是,身为国际笔会会友才感到与有荣焉。
   
    然而,据我所知,中国笔会中心自八十年代初成立之日起,从来没有为一个因文字系狱的中国作家采取过任何营救行动,发表过任何声明;
   
    据我所知,中国笔会中心自八十年代初成立之日起,就一直挂在政府机构文化部和官方的中国作家协会名下,就享受着政府的津贴,而国际笔会章程明确声明笔会应该是非政府组织,不可接受任何政府的资助;
   
    据我所知,中国笔会中心自八十年代初成立之日起,从来没有为促进中国大陆的言论自由、文学创作和出版自由做过任何事情,而国际笔会章程明确地把维护言论自由、文学创作和出版自由做为宗旨;
   
   据我所知,中国笔会中心自一九九七年起就不缴纳国际笔会的会费了,并已多年停止派出代表参加国际笔会代表大会,也不向国际笔会按照规定递交正式工作报告和更新会员名单;
   
    据我所知,国际笔会秘书长今年五月间就曾经致信中国笔会中心,希望恢复联络,但中国笔会中心至今不予答复,连基本礼仪都不遵守,更不用说是藐视上级;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今年九月也曾经公开致信中国笔会中心,希望能够开展合作,共同维护中国大陆作家的自由和权益,成为国际笔会在中国的名正言顺的代表,然而杳无音信,不见任何表示。
   
   由此种种,我个人认为,中国笔会中心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国际笔会下属分会的资格,至少是处在国际笔会所说的“冬眠状态”(DORMANT),甚至是个只有皮肉而无灵魂无活力的僵尸了。这个笔会中心的会员,其实已经不具备国际笔会会员的合格身份,更无光荣可言,更不要再立如此牌坊。如果我是这样一个形同尸骸的笔会中心的会员,我只能感到羞耻。对于那些还敢自称为其主席或副主席的人,我只能感到他们的厚颜无耻。
   
   如果我曾经是中国笔会中心会员,我只能有两种选择,一个是让这个中心起死回生,使其真正成为维护自由的笔会,如无可能,只有退出此会,还落个自身名节清白。
   
   因为真正的国际笔会会员作家本应该具有独立人格和自由精神,有这个理想主义组织的理想,而中国笔会中心会员却作了官方的附庸。苛政如虎,令人恐惧,有人避祸南山,尚可理解,而甘做虎毛,虽然斑驳灿烂,却仍是附庸,甚至丘貉,为虎作伥,怎敢再自称国际笔会会员?!
   
   因为国际笔会自本来是超越政治的,共产党员可以加入,自由知识分子也可以加入,法轮功学员如果有著作出版也可以加入,然而中国笔会中心把自己降格为共产党意识形态的宣传工具,排斥不同政见的作家,怎么还敢挂国际笔会下属分会的招牌?
   
    国际笔会在中国或中文世界已有悠久历史,一九二七年蔡元培先生首任中华民国笔会会长,胡适先生继任,一九四一至四五年甚至出任过国际笔会共同主席,再继之有林语堂先生出任会长,一九七一年出任过国际笔会副主席,这些笔会前辈都张扬自由主义精神,都为拯救狱中作家奔走呼号过。此一自由传统,断送在中国笔会中心名下,何其可惜!可恨!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应运而生,于二00一年成立,并在同年伦敦举行的国际笔会代表大会上被接纳为下属分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志在接续蔡元培先生胡适先生林语堂先生开创的自由传统,成为维护中国大陆甚至中文世界言论自由的真正的非政府组织。正因为此,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正逐渐成为自由之敌的眼中钉专制者的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我们笔会的会员最近不断受到有关当局迫害,先有会员杜导斌、刘水、师涛等无理被捕被拘被判,近有会长刘晓波理事余杰被无理拘押和监视,没收电脑等写作工具。
   
   然而,即使面对如虎苛政,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亦不退缩,决不放倒自由的旗帜。我们严正声明抗议对本会会员和其它作家的迫害。网上签名呼吁,几乎多是本会会员。
   
   正是在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倍受打击迫害的危难时刻,有知名诗歌评论家张嘉谚先生,也有不多见经传的邹洪宽先生,反而要求加入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这种勇气和道义让我感动和钦佩。而我同时想到,那些本应该发出声音的中国笔会中心会员们,你们都在哪里,怎么都噤若寒蝉?!
   
   2004-12-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