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一梁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一梁文集]->[别了,马哲 ]
王一梁文集
·王一梁简介
只要有苍蝇蚊子飞过的地方/就有诗人的歌唱
·朋友的智慧
·萨波卡秋的道路
·话语研究(第1号)
·一个现代派的早晨
·我从地狱里归来
·首届《倾向》文学奖答谢辞
转换语言
·《向北节选中译本》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一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二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四十 王一梁 譯
附:论哈维尔(二篇)
·杨•弗拉迪斯拉夫:致哈维尔散文的读者旁白
·拷问哈维
兄弟/你有个美丽的臀部/一起走路/共同颤动。
·太阳下的造反
·我的法轮功难友:铁头叶剑飞
·别了,马哲
·献给正在绝食的作家张林
·诗人笔下的西藏政治犯
·星期二给李国涛打电话
·恐怖的脚步声:城市传奇与SNUFF电影
·家乡的传奇
·黑夜中的吟唱
美国风情画
·图书馆门前捡旧书
·路边和我握手的黑人兄弟
·美国的盐罐头
·报纸的命运
·漫谈书店
·打错了
·杨天水印象
·我想——致东海一枭
·我的中国往事:狱中三友——献给软禁中的李国涛
·我看《入狱须知》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了,马哲

   
   
   我从阿钟那里得知马哲──一位昔日的文化流浪汉,我生活中一位热
   情洋溢的朋友──真的出家做了和尚了。
   

   和阿钟的合影摄于2005年7月17日云南鸡足山。照片上的马哲一身袈
   裟,眉头紧皱。我从他的脸上没有见到出家人的飘逸,却更多地只是
   感受到了岁月击打在我身上的痛楚。
   
   当阿钟千里迢迢、从上海拄着双拐爬上鸡足山时,我想象他们之间也
   许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俞心焦怎么样了?”
   
   “被判了7年,再有1年,明年就可以出狱了。”
   
   “胡俊呢?他好吗?”
   
   “他好。出狱后,新娶了一位教授夫人。”
   
   “陈蔚呢?”
   
   “陈蔚死了。在西藏寺庙里呆了不到1年,回到上海几个月后就病故
   了,30岁都不到。”
   
   “那么你呢?”
   
   听到这话,阿钟也许一时无语。但我能想象,可能的对话或许是这样
   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家吃素、念佛。”
   
   有什么事情可以使我们的老朋友高兴一点呢?
   
   马哲、俞心焦、胡俊、陈蔚和我都因为“文化复兴案”先后一一入
   狱。自1993年有了“文艺复兴运动”起,10余年来,和它有牵连的朋
   友,不是死了,就是继续坐牢,或者在家吃素。如今又证实了马哲真
   的出家了──从故国里有什么好消息告诉给我听呢?
   
   正当我看着马哲的照片、想着前尘旧事的时候,我的狱中难友魏泉宝
   从纽约打来了电话。他刚结束长途旅行,问起上海的难友故旧来。这
   一回是轮到我口吃的时候了。
   
   在我和魏泉宝大丰的难友中,这些日子以来,韩立法在狱中一直生死
   不明,李国涛又遭警察毒打,除了国安局这条疯狗的狂扑之外,杨勤
   恒和戴学武正生活在物质的绝对贫困线上……该如何一一道来呢?我
   的朋友。
   
   作为朋友,我也许不该从马哲那里只注意到他相片上表情凄苦的一
   面。那只是虚象而已。陈蔚死前的2、3天,我见到了他的父亲。他父
   亲说:“若上海国安局不抓陈蔚,她就不会去川藏了。其实,那时也
   有机会硬把她拉回来的,只是见到她和一群姑娘满山遍野奔跑,心
   想,为什么要把她拉回来呢?”
   
   是的,从缘起上看,似乎导致陈蔚的死是她去了川藏寺庙。但既然她
   认为自己是上帝的女儿,在陈蔚死之前,谁又能否认她得以一瞥天国
   的光芒不是一种莫大的幸福呢?
   
   那么,马哲,我20年的老朋友了,在此,我也就和你告别了。
   
   尽管我无法想象,有一天,我也会收到你一张在满山遍野上奔跑的照
   片,但我相信,你到了寺庙之后,至少也就免去了自由的恐惧。我
   想,国安局这条疯狗大概从此再也不会疯狂地扑向你了。如果你没有
   向阿钟问起我的事,从此也就别问了。只要中国还不得自由、生活中
   还有秘密警察,我宁愿永远流亡而不还乡。我们的今生大概再也不会
   相见了。
   
   别了,马哲!
   
   【注】马哲:原名薛德云,1986年因参加学生示威入狱3年,成为轰
      动一时的人物。2000年3月1日,他因参与“文化复兴运动”被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5
      年,后改判为3年半。他曾获2000年度美国笔会颁发的重要奖
      项:“巴巴拉”诗歌奖。
   
   (2005年8月8日写于美国西海岸)
   
   
   
   
   (原载《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