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一梁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一梁文集]->[我的法轮功难友:铁头叶剑飞 ]
王一梁文集
·王一梁简介
只要有苍蝇蚊子飞过的地方/就有诗人的歌唱
·朋友的智慧
·萨波卡秋的道路
·话语研究(第1号)
·一个现代派的早晨
·我从地狱里归来
·首届《倾向》文学奖答谢辞
转换语言
·《向北节选中译本》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一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二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四十 王一梁 譯
附:论哈维尔(二篇)
·杨•弗拉迪斯拉夫:致哈维尔散文的读者旁白
·拷问哈维
兄弟/你有个美丽的臀部/一起走路/共同颤动。
·太阳下的造反
·我的法轮功难友:铁头叶剑飞
·别了,马哲
·献给正在绝食的作家张林
·诗人笔下的西藏政治犯
·星期二给李国涛打电话
·恐怖的脚步声:城市传奇与SNUFF电影
·家乡的传奇
·黑夜中的吟唱
美国风情画
·图书馆门前捡旧书
·路边和我握手的黑人兄弟
·美国的盐罐头
·报纸的命运
·漫谈书店
·打错了
·杨天水印象
·我想——致东海一枭
·我的中国往事:狱中三友——献给软禁中的李国涛
·我看《入狱须知》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法轮功难友:铁头叶剑飞

   
   
   
   铁头在上海第一看守所里,听到自己被判处1年半“劳动教养”时,
   就一头对着审讯室的墙撞去。

   
   铁头的案子很简单。他以前的交大同学因宣传法轮功入狱,知情者便
   来找他商量营救计划,前后共找了两次。本来铁头也许不会有事,但
   当警察发现他也练法轮功,事情就变得严重了。他们顺便把铁头也一
   起抓了进来。
   
   在审讯中,铁头大概被警察打得很厉害。当谈到审讯时,铁头说:
   “那些成年东西(指警察)是很凶猛的”。其实,这年铁头已经25岁
   了,但内心里却一直拒绝长大,仿佛耻与和成年人为伍。
   
   我第1眼见到铁头,就被他身上的灵气深深地吸引住了。他的眉毛是
   连在一起的,眼睛很大、很亮。我看到他,就仿佛见到西藏的转世灵
   童一样。
   
   我问他:“那你一头撞上墙壁,头破了没有?”
   
   铁头说:“没想到那墙原来是塑料泡沫包住的,结果墙被我撞出了一
   个大洞。”
   
   我哈哈大笑起来。在牢里是难得有笑声的。从此以后,我就叫他铁
   头。
   
   这个称号大概使铁头感到十分骄傲。我出狱后,收到独立中文作家笔
   会副会长万之的电子信,说有人给笔会写了一封寻找我的信,署名为
   铁头。我马上就想起了他。在回信中,我还告诉万之,那两句诗“我
   从地狱里归来,带着天堂般的笑容”,就是当初我对铁头的许诺。
   
   铁头学的是工科,但在牢里也吟起了诗。黄昏时分,铁头喜欢徘徊于
   窗前,一边虔诚地呢喃。吟出的诗,除了韵脚外,和半文不白的散文
   差不多。铁头自信地对我说,他终究会写出一首伟大的诗来,听得让
   人感动。一天,我终于忍不住对他说:学写诗,得先从简单句子写
   起,意象越单纯越好。比如说,我随口吟道:我从地狱里归来,带着
   天堂般的笑容。
   
   铁头很认真地听着。后来还好几次问我,这首诗写完没有。我说,等
   我有了天堂般的笑容后,自然就有了。铁头就象一个小孩一样,对我
   的这种答复很满意。
   
   当铁头终于见到了这首诗,大概很喜欢。一天,看到我写张林的文
   章,便建议我把它也放进去,献给张林。铁头也许认为诗就象味精一
   样,可以放在每盘菜里。我不想让他失望,就说好,还夸奖了他。他
   在MSN上一连打出了好几个“哈哈”。我仿佛看到了他一脸满意的
   笑容。
   
   本来,我是和李国涛关在一起的,可是,才关了3天,就被警察发现
   我俩在一起下象棋。警察既无禁止我们下棋的理由,又害怕我们在一
   起下棋,只好把我换房间,送到了铁头的牢房。
   
   那时铁头还正处于“严管 ”中。从铁头撞向墙壁那一刻起,他就彻
   底成了一名无所畏惧的人。自始至终,铁头拒绝写认错书、拒绝劳
   动、甚至拒绝承认自己是个犯人。按照铁头的逻辑说来,他只是被绑
   架到了牢里,在这里“暂时居住”。警察最后没办法,就把他与其它
   的法轮功隔离开,单独放在我们政治犯一起。
   
   和我一起搬进铁头牢房里的,除了3个监视我的同室外,还有电视、
   报纸和象棋。当搬进电视机时,铁头一个箭步跑到电视机前,喜滋滋
   地对着电视说:“唉,电视!”
   
   这大概是这些日子里,铁头的第1次笑。
   
   但到了晚上,电视机才一打开,管铁头组的警察就冲进来,对着他们
   这个组的人吼道:“都给我回过头去,不准看电视!”
   
   所谓的“严管”,就是不准看电视,不准看报纸,不准下象棋。从早
   晨6点钟起,人就象机器人一样坐在小板凳上,一直坐到晚上9点。
   
   在我获释的前几天,铁头一付依依不舍的样子,时不时地在我的身边
   转来转去。这使他看上更象是一个小孩了。
   
   自从我给他看了京不特的英文自传《Time for Celebration》后,铁
   头就对我嚷着说要绝食,要Flee(指离开中国)。这使我很担心:一
   旦我走后就无人帮他了,但又不可能劝他放弃绝食的念头。最后,我
   只好对他说:“假如你真的开始绝食了,一定要设法让隔壁的李国涛
   知道。他是人权协会会长,会帮助你的。”
   
   后来,铁头终于绝食了,绝食了9天。他也终于Flee了,离开了这个
   恶梦一般的国家。(2005年8月30日)
   
   
   (原载《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