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一梁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一梁文集]->[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四 王一梁 譯]
王一梁文集
·王一梁简介
只要有苍蝇蚊子飞过的地方/就有诗人的歌唱
·朋友的智慧
·萨波卡秋的道路
·话语研究(第1号)
·一个现代派的早晨
·我从地狱里归来
·首届《倾向》文学奖答谢辞
转换语言
·《向北节选中译本》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一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二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四十 王一梁 譯
附:论哈维尔(二篇)
·杨•弗拉迪斯拉夫:致哈维尔散文的读者旁白
·拷问哈维
兄弟/你有个美丽的臀部/一起走路/共同颤动。
·太阳下的造反
·我的法轮功难友:铁头叶剑飞
·别了,马哲
·献给正在绝食的作家张林
·诗人笔下的西藏政治犯
·星期二给李国涛打电话
·恐怖的脚步声:城市传奇与SNUFF电影
·家乡的传奇
·黑夜中的吟唱
美国风情画
·图书馆门前捡旧书
·路边和我握手的黑人兄弟
·美国的盐罐头
·报纸的命运
·漫谈书店
·打错了
·杨天水印象
·我想——致东海一枭
·我的中国往事:狱中三友——献给软禁中的李国涛
·我看《入狱须知》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四 王一梁 譯

   
   1980年11月8日
   
   親愛的奧爾嘉:
   

   妳大概已經知道,我們定好在12月6日星期六見面。首先談談一些身邊該注意的事項:
   一、我已經給妳寫了我要妳寄的包裹;基本上,它應該跟之前的一樣(基本清單如下:一公斤茶葉,三百包上好香煙,一些巧克力,可能的話來些聖誕節的糖果)。特別的項目:三個代糖,兩雙厚襪子,一條大牙膏。妳不用把妳的化妝水帶來(一個朋友給了我一些);如果那兒還剩有空間可裝些衛生用品的話,我很需要一個的肥皂碟(已經有一個了,另一個可幹活時用)和一個硬質的洗澡綿球。不管怎樣,我需要這些東西。
   二、請檢查一下我前幾封信,包括很多未回答的問題,妳的書信文字如此吝嗇,我準備懲罰妳。妳應準備好一個有體系的書面報告,而不要老依賴我的提問──我不懂記錄,也不了解自己,必定會遺忘很多事情的。使我感興趣的基本論題範圍是:(a)描述妳生活的細節:我對那些事僅有模糊的印象──布拉格和赫拉德切克之間妳的一舉一動(妳在赫拉德切克度過的時日;誰來訪過,常不常來,誰載妳到那兒的,等等),妳在布拉格的生活(實際上妳是怎樣打發日子的,妳常去見誰,妳正在做些甚麼,妳在想甚麼以及妳的感受,妳參加了甚麼文化活動,等等。)(b)赫拉德切克──條件,看來如何,完成和未完成的工作,法律的情形。(c)布拉格的公寓──妳有沒有扔掉那裡的傢俱或保留一半或──全部?假如換一間沒直接問題的(雖然無法避免妳繼續在那兒工作──不顧赫拉德切克巡警是否批准周圍建築環境的問題)此時它至少要以最快速度清除掉那些畸形的膠板和清空房子,或臨時佈置一下就可以了(我已不止一次跟妳說這些,中等檔次的傢俱成了我的精神負擔,雖然我在赫什馬尼采這裡被判幾年徒刑,無期徒刑似地跟傢俱待在一起這種前途使我感到恐懼。)(d)社交生活:我需要知道朋友們的最新消息,誰已經移民了,誰仍在逗留著;我上封信提到的「特別視界」的大綱,即因為被霧氣籠罩著,而需要更清楚的資料。(在其他的事情中,我非常有興趣知道的,舉個例子,是外面的世界怎麼看待現在出獄的奧特卡──對我而言,其中所可能發生的事,要比由持續生活在外面世界的人所提供的資訊,要來得生動有趣多了。(e)關於我的戲劇成果和相關新聞怎樣受到接納……。
   上一次的來訪太倉促了;無疑地,很多事情我們想說,但是我們再一次陷入了沉默。我們不確定究竟要躲避些什麼、我們真正想談論什麼、我們應該怎樣詳細探究各種各樣的事等。當這個探訪僅有一小時,在損害另一些更重要的事情的情況下,妳老是消耗寶貴的時間去擔憂一點兒都不重要的事情。事實上,妳簡直是對重要與不重要的事都不說半句。有時候妳的情緒會潛意識地受到一些妳急須解決的事情的影響(這對我來說大體上適用──這印象是來自失焦或對特別的主題不充分關注)。我想如要避免這種危險的話,應採取兩個作法:一、我們應嘗試著,預先進入更和諧更協調的心境;二、很有系統地進入到妳要說的事裡(妳知道我有多麼感激),所以根本不會使個別事件的來源缺少脈絡(就是這樣,人們才會把不恰當和曲解的意思歸咎於那些零散的片段)。
   伊萬會來嗎?自然地,如果他能維持來的傳統,我會很高興,──也許能與聖尼古拉斯的慶典調整一些。(妳最好停留到晚上,這樣妳就可以慶祝了,兩年前,在傳統上我自己的聖尼古拉斯日前夜,當時──假如妳記得──我為許多個家庭扮演天使,接著在入夜以後,閞始了一段確實很冒險的旅程。順便提一下:上次妳怎麼到達俄斯特拉發的?妳是不是誇張了一點,沒有告訴我有關的事情吧?)
   我講真的,我必須強調,我有多麼地期待這一次的探監,以及我怎麼地依靠這種期望;無論如何,以上所指的事夠清楚了。
   
   我生活中主要的新事:我正在讀布洛德(Brod)寫的卡夫卡的生平;寫得非常好(我不知道我為何以前沒讀它,也許是由於我對布洛德產生某些猜疑),就我來說格外有趣。學習卡夫卡的每種新鮮事我都感到快樂,因為它幾乎與我曾假定和想像而成為真實的東西相符合。我總珍藏著一種感覺(被隱藏著,因為它可能會加强我自大的猜疑),不知何故我對卡夫卡的理解甚於其他人,不是因為我自稱能夠洞察一個知識分子深奧的作品,而是因為對與精神血緣接壤的一個強烈的個人存在經歷的理解。假如允許我把它放在一邊(我從沒有這麼多地贊同卡夫卡的「理論解釋」,對我而言,更為重要的,是相當瑣碎的東西和「前於理論」的確實的東西,如實際所見到的,他是「正確的」,他所寫的,是「它有如何地精確」)。至於文化的活動,我則也同時看了卡契那(Kachyňa)的電影〈七月的遭遇〉(July Encounter),它沒有卡契那慣有的半瓶水的「藝術」野心、老套的詩意和虛假的感傷,因此是我所看到過的他最好的作品。它是一首「感人肺腑」的夏日田園詩,一個高雅的、甜蜜的和不落俗套的「愛情神話」,而適合(或不適合,端賴你如何看它)作為在監獄裡看的電影,因為它在一些事物上表現出外面生活的色彩、仁慈和美麗,哪怕是鐵石心腸,都不能不受感動。
   其他,關於我自己:我不知道我持有那些進口的維他命有什麼作用,但事實是,隨著零下溫度與大雪的真正冬天的突然降臨(結合不健康的,11月陰沉沉的天氣),我的身體卻毫無異狀(換句話說,我沒立刻生病,如我所想的那樣)──取決於維他命的可能性相當大。
   
   如我在上封信裡承諾的,這封信應該要來討論我如何經驗與家庭的撕裂,什麼是我失去最多的,以及如何失去的,等等。如妳所見,有好多的事情與此有關,但又沒有空間來處理我所想的主題。坦白說,我還是很高興地發現:在這個禮拜裡,我想得越多,整個事情就越看越複雜而難以下筆。失去自由的現象,如我現在才開始了解的,是更多地從直接的知覺中退卻,在結構和結果上較之外面世界的直接了當更多的神祕隱晦。這種經驗與傳統的預期相比較,在某些方面來說,有比較好的,也有比較壞的;但無論如何,它是完全異質的,和極為複雜的。因此,基於某種信念,在我能更為細致地思考這整個主題之前,我會先把它擺在一邊不說。
   ...
   
    瓦謝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