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一梁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一梁文集]->[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三 王一梁 譯]
王一梁文集
·王一梁简介
只要有苍蝇蚊子飞过的地方/就有诗人的歌唱
·朋友的智慧
·萨波卡秋的道路
·话语研究(第1号)
·一个现代派的早晨
·我从地狱里归来
·首届《倾向》文学奖答谢辞
转换语言
·《向北节选中译本》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一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二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四十 王一梁 譯
附:论哈维尔(二篇)
·杨•弗拉迪斯拉夫:致哈维尔散文的读者旁白
·拷问哈维
兄弟/你有个美丽的臀部/一起走路/共同颤动。
·太阳下的造反
·我的法轮功难友:铁头叶剑飞
·别了,马哲
·献给正在绝食的作家张林
·诗人笔下的西藏政治犯
·星期二给李国涛打电话
·恐怖的脚步声:城市传奇与SNUFF电影
·家乡的传奇
·黑夜中的吟唱
美国风情画
·图书馆门前捡旧书
·路边和我握手的黑人兄弟
·美国的盐罐头
·报纸的命运
·漫谈书店
·打错了
·杨天水印象
·我想——致东海一枭
·我的中国往事:狱中三友——献给软禁中的李国涛
·我看《入狱须知》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三 王一梁 譯

   1980年5月24日
   
   親愛的奧爾嘉:
   
   首先,稍微越出實際生活主題的框架及發展我自己內心已形成的理念的嘗試沒有成功。其次,寫信的條件不好,我的信被延期了大約一星期。如果這種事時有發生,不要恐慌,在它的背後沒有甚麼不祥之兆。如今我已完全搞不清楚在我給妳的各種版本的、及已寄出的信裡究竟寫下了什麼,因而我最好不再做概括,尤其是因為探監將近了,我們將能面對面地談及它。

   首先談探監:正如妳大概已從官方的通知上知道的那樣,時間定在六月八日,星期日早晨九點。伊萬或許也能來──不管他實際上來不來,僅取決於他是否可以來。如果來了,我高興,如果不來,我也不介意,只要知道他有一個不來的合理理由。如果萬一──我希望不要發生──在最後一刻有甚麼妨礙妳來,立即給這裡的矯治機構寫信申請新的探監。既然探監時,大部份時間是妳在說話,請準備一份提綱──列出妳要對我說的每一件事情。仔細看我的信,回憶起我問過妳的所有事情。我知道在這短短的一小時裡,妳無法說每一件事情。但只要妳能盡可能地將妳要說的說清楚,我就會感到高興,這樣的話,也就不用我問妳許多信中的額外問題了。妳知道我是一個根深蒂固的官僚主義者,我喜歡具體、清楚與精確,……不要帶給我任何東西。如妳所知,我沒有拿包裹的權利,根本就不允許我收取任何東西,因而讓我們盡量避免這種尷尬處境。指示完畢。結論是:我熱切地盼望著,妳(與伊萬一起)的來訪將是我這裡生活的歡樂時刻。其餘的事情是:一、難道不能最好提前一天到在旅館過夜嗎?二、對我的監獄短髮得有心理準備,我看上去很蠢(也許只是我自我的感覺?)。
   為了清楚起見,讓我概括一下已收到的信:我收到了妳的第七和第九封信。已知道第十封信的主要部份,只有第八封信還沒有收到。伊萬一直編號到十七的所有的信以及克維塔的三封信都收到了。感謝他們兩位,為克維塔可愛的信送上我溫柔的親人的吻(也許她知道我們這裡放映了電影《流浪者去天堂》(Gypsies Go to Heaven)後會感到有趣,但我沒看成。)再有,經過這麼些年後的努力,我終於收到了建築物檢查員所給予我們農舍的批准不予承認的正式決定。一想到有這麼多的官僚主義沒完沒了地包圍著我們,我不知道是笑還是哭好。妳的擔憂還沒有結束。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的話,將有一次新的檢查。有不少的可能性,相對說來,對他們而言,最好的、可能的結果是,根據附文將赫拉德切克重新編為第一類住宅,因而它不得不成為我們的第一順位住宅。這意味著我們將失去布拉格的公寓,從而保住了赫拉德切克。當然,根據「市民申訴」,地方當局也許會拒絕批准我們住在那兒。也許他們不會做?我不知道。顯然,妳現在必須申請准許臨時性地住在那裡。如果他們不同意,妳可以住在鄰居家過夏天。但這些都只是一個外行的猜想,我們的律師肯定知道要做甚麼、該怎麼做。
   最後,一個生態學的小觀察:當他們1月份把我們帶到這裡來時,我密切地關察到我們一路上經過的地區,發現大約三分之一是普通的田野與森林,三分之一是城市街道、小鎮和村莊,剩下的三分之一幾乎都是醜陋的、難以名狀的地區,實際上就是垃圾場。各種各樣超大的工廠區,充滿著垃圾,圬穢、無用的空地。泥濘的道路通向遠方堆放著廢棄建築材料和其他等等東西的車庫與倉庫。不堪入目的小道
   ,混亂骯髒,到處都是垃圾與廢物,看不出有甚麼目的或邏輯。結論是:我們不珍惜地方、空間與土地。但也不是始終都是可以批評的,在俄斯特拉發有些好事情正在發生:他們正在回收礦渣。(感謝它,我也可以看到一點綠色。)
   問候每一位。吻妳,我盼望、盼望著──
   
   
   瓦謝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