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怡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怡文集]->[“意见领袖”和公共知识分子 ]
王怡文集
·董仲舒的“屈君立宪制”
·中央集权与中央集才
·从“私臣”到“公仆”
·存在主义的宪政观:“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奉天承运”与“皇帝诏曰”:统治及其伪神学基础
·“罪己诏”与责任政治
·超越党治国家:忠诚与背叛
·以契约安民、以宪政立信
·自由的观念:绕开一个正义的柠檬
·宪政自由主义、合法性危机和世俗化
·背信弃义是怎样合法的
·让农民成为农民:土地私有化与永佃权
·国家赋税与中国的宪政转型——对刘晓庆税案的制度分析
·作为宪政超验基础的私有财产权
·“伪神学政体”与半人半兽的中国宪法
·知识分子的行动抉择——2002年的网络公开信与签名浪潮
·“议会主权”与代议士的专职化
·废除中共“政法委”的非法权力——从兰海冤案看司法受制于党治
·三种自由的混淆:《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条例》批评
·质疑《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合宪性
·【刀片两会】中国代议制度试玩版
·法治如何中国?——在“下乡”与“上访”之间
·地方主义与法官独立
·私有财产权的公法价值
·谁的名义,和哪一种正义?
·从市场到宪政:经济沙皇时代的终结
·从革命到谈判的中国工会
·奥运债券与财政联邦化
·私有财产凭什么“神圣”
·宪政是防止“西西里化”的根本之道
·从人大提案看宪政关系的错位
·乡镇的自治和限政:步云直选之后的前途
·丐帮的退休制度
·走出珍珑棋局
·赏善罚恶令的下落
·武侠中的政治哲学
·青木堂的选举制度
·1956:毛泽东与刘少奇
·1949:毛泽东和僭主政治
·孙文:革命家和“乱臣贼子”
·辛亥年的张惶:宪政的历史可能性
其 它
·阿尔玛和莉拉的头巾
·王怡、余杰抗议拘捕丁子霖等六四难属的声明
·孙志刚事件一周年回顾
·民间维权是一种国家能力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乡镇的自治和限政:四川省步云乡长直选之后
·劳工维权不能迷信书面合同
·把白猫和黑猫分开
·2003:“新民权运动”的发轫和操练
·惩治“非法拘禁”须确立民权神圣思想
·法治如何中国?——在“下乡”与“上访”之间
·台湾民主成就和它的困境——接着龙应台的话茬
·“国家安全”是一个套
·“四舍五入”和习惯法
·大屠杀与外来政权——纪念成都大屠杀360周年
·改革不能刻薄寡恩
·先分权,再“问责”
·“违宪审查”的司法原则
·公共政治中的异议
·从民权到民主:自由主义的渐进思路——批评冼岩
·“读经”和文化保守
·說出國家的秘密
·王怡:我成爲民族主义者的那天──写于蒋彦永医生被羁押第40日
·赵燕只是赵燕一个人
·把行人当成长颈鹿
·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
·立宪政体是最好的防弹衣
·法官与祭司——读《美国宪政历程》
·“意见领袖”和公共知识分子
·剔骨削肉与“伪父临朝”——兼论李慎之与当代大陆的自由主义
·大学生正沦为弱势
·「五四宪法」的金婚纪念日
·“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另外50人(一)——附《人物周刊》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名单
·“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另外50人(二)
·廖亦武的肉体意义——廖亦武《中国冤案录》第一卷序
·我们不是老百姓 我们是公民
·做个中国人有什么意思
·是谁抢走了我的麦克风
·“道德绑架”和意识形态的垂直极限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绕开正义的柠檬》附记
·风雨不动安如山
·只有国有资产才流失
·抗争是劳动者最好的保障
·一个人的反对党——解读“公共知识分子”并致任不寐
·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
·不让信访变上访
·冷兵器时代的政治--抗议北京警方传唤余杰、刘晓波先生
·王怡廖亦武等发起征集签名关注刘晓波等被传唤
·民族主义的三重门—— 读《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2005年
·对国家“教育权力”的宪法批判
·【王怡声明】《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不是我写的
·维权就是“自我训政”
·中国离文官制度还有多远
·赵紫阳之死
·欧盟维持对华军售禁令与《反分裂法》
·呼吁关注欧阳懿先生和一切中国政治犯的人权
·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意见领袖”和公共知识分子

    王怡

     1940年,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当年美国伊利县的选举,发现在传媒影响政治生活和选民投票时,存在一个必不可少的中介群体。研究者把这个精英群体称为“意见领袖”。尽管今天传播学早已把“意见领袖”的概念延伸到了诸如广告、销售等领域,但这首先是公共政治领域的一个概念。现代社会最需要的一种意见领袖,仍然是那些能够表达、汇聚、传递、扭转、暗示和捍卫普通人群在公共政治当中的权利、诉求、意见和渴望的言论者。

     去年底,《财经时报》评选财经界“2003十大意见领袖”。其中8人为学者作家,包括以吴敬琏为首的6名公共知识分子,和李扬等两名在政府内担任职务的学者。另有高尚全等两名财经官员。企业家则无一人入选。今年7月,《南方周末》令人瞩目的提出“政法系”的概念,指出包括法学家、律师和司法系统人士在内的“政法系”,已成为维护和秉持人权话语、推动“中国社会从政治治理向法治治理转变”的一个主流意见群体。从这两桩讯息管中窥豹,似乎显示着一个初露端倪的公共知识分子群体,正在成为当下中国社会最重要的“意见领袖”。

     这个群体呈现出四个特征,第一是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人文类知识分子为主,逐渐转向以法律、政治学、经济学等社科类知识分子为主。第二是公共知识分子与互联网的亲密关系。第三是从学院或体制内知识分子为主,开始转向媒体知识分子、网络知识分子和学院知识分子的三分局面。第四,推崇宪法、主张保守与渐进的政治立场,也逐渐成为当前公共知识分子论政的基本态度。

     “公共知识分子”则是雅各比在《最后的知识分子》一书首先提出的一个概念。用萨特的话说,公共知识分子就是那些“对所有他们时代发生的问题,都有权利和义务,只依赖自身理智的力量,表达一个立场”的人群。也就是依赖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思考,用言论关怀和介入公共事务的知识分子。但雅各比在这本书中喟叹了美国上个世纪2、30年代公共知识分子的死亡。他认为这是由于知识分子被学院化、专业化分割的结果。但这个看法至少是不完全的。更重要的原因不是公共知识分子在专业化时代的衰微,而是他们在民主自由体制下的衰微。

     公共政治社领域最显赫的“意见领袖”是哪些人?这和一个社会是否已确立一种自由民主的政治体制有着直接的关系。在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知识分子绝不是最主要的意见领袖。选举政治当中的“意见领袖”主要由这样一些人构成——人权律师、民权活动家、国会和地方议员、部分政府官员、时政新闻类栏目主持人、专栏作家等。尽管一部分学院知识分子继续他们“乌鸦嘴”式的发言,但他们显然已不可能成为报刊和电视上的明星,和人们在公共政治领域产生亢奋的焦点。因为人们如果关注一个体育场馆的建设或一处建筑的拆迁,人们会更加关注那些能够对政策和制度产生更大影响力的、能够在民主体制下把主张直接介入政治竞争的发言者,而不是仅仅纸上谈兵的知识分子。

     但在那些暂时只能纸上谈兵的制度转型社会,几乎所有历史的经验都表明,那些选择关怀和批判公共事务的知识分子,势必成为转型时期一种最显赫的意见领袖,和一个羽翼初生的公共政治空间里最初的一批普罗米修斯。以台湾社会的民主化转型为例,《自由中国》时代的胡适、雷震、殷海光等人,在50年代中期以后,逐渐从自由、民主的价值启蒙,转向落脚于台湾政治现实的时政批评。1954年雷震发表《行宪与民主》的社论,把自由主义的人权理念落实为宪法的正当性。从此自由中国同仁以“宪法”为论政的基础,开始扮演台湾公共政治空间中温和的异议者角色。他们的系列社评往往轰动一时,令洛阳纸贵。60年代后,又涌现出李敖、余英时等著名的公共知识分子,继续延伸着这一角色。这些台湾公共知识分子对公众的影响力,和对制度变迁的压力,在制度转轨到来之前的特定时期,都达到了一个巅峰。

     当一个社会的民主化启动之前,如果没有公共知识分子,公共政治领域中除了官员就几乎没有其他意见人群。换句话说没有公共知识分子就没有公共政治空间可言。但是社会的民主转型,仅仅给了公共知识分子一个过渡性的舞台。如台湾开始进一步的开放地方选举,民主化进程启动,以1980年“美丽岛”案为转折点,如辩护律师尤清、谢长廷、陈水扁等人浮出水面,随后开始竞争议员席位。一个职业政治家群体诞生,知识分子们就开始退回学院,回到社会舞台的角落。在俄罗斯也是这样,当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回到苏联解体后的祖国,受到人们英雄般的欢迎和电视明星的礼遇。但短短几个月后,人们便迅速厌烦了这位伟大的知识分子喋喋不休的牢骚。索尔仁尼琴退回书斋,重新成为一个孤独的作家。

     该公共的时候选择公共,该学术的时候选择学术。该热闹的时候不头脑发热,该寂寞的时候不心理失衡。也许这就是一个大时代摆在每一个公共或者不公共的知识分子面前的题目。         2004-9-1《南方人物周刊》   “当代公共知识分子”专辑 (9/7/2004 10:31:19 AM)

   本站网址:http://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