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怡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怡文集]->[把行人当成长颈鹿 ]
王怡文集
·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
·立宪政体是最好的防弹衣
·法官与祭司——读《美国宪政历程》
·“意见领袖”和公共知识分子
·剔骨削肉与“伪父临朝”——兼论李慎之与当代大陆的自由主义
·大学生正沦为弱势
·「五四宪法」的金婚纪念日
·“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另外50人(一)——附《人物周刊》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名单
·“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另外50人(二)
·廖亦武的肉体意义——廖亦武《中国冤案录》第一卷序
·我们不是老百姓 我们是公民
·做个中国人有什么意思
·是谁抢走了我的麦克风
·“道德绑架”和意识形态的垂直极限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绕开正义的柠檬》附记
·风雨不动安如山
·只有国有资产才流失
·抗争是劳动者最好的保障
·一个人的反对党——解读“公共知识分子”并致任不寐
·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
·不让信访变上访
·冷兵器时代的政治--抗议北京警方传唤余杰、刘晓波先生
·王怡廖亦武等发起征集签名关注刘晓波等被传唤
·民族主义的三重门—— 读《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2005年
·对国家“教育权力”的宪法批判
·【王怡声明】《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不是我写的
·维权就是“自我训政”
·中国离文官制度还有多远
·赵紫阳之死
·欧盟维持对华军售禁令与《反分裂法》
·呼吁关注欧阳懿先生和一切中国政治犯的人权
·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中国教科书诉讼第一案”与受教育权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让司法重获爱人的谅解
·“立法游说”是最高级的维权
·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用“陪审团”把法院和政府隔开
·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王怡: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演变
·我们不是作家,是人质—在71届国际笔会年会上的发言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致宗教管理部门的公开信
·“北京家庭教会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辩护辞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从物权到人权
·为什么雅虎是自由的敌人
·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致敬
·选举社会的伟大理想——纪念废科举一百年
·在“川渝两地高层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2006年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
·天府畅言:打倒张德江
·少先队是怎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主权者的自我约束——司法与大陆的宪政转型
·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冰点事件与新闻自由——草堂读书会第23次讲座
·巴别塔与立宪政体—— 基督教政治哲学札记
·宪政主义与世界观(之五)
·母腹中的微笑:纪录片《子宫日记》
·一个世界的阴谋论:电视剧《越狱》
·国家只能是一条狗:电影《300》
·绿蚂蚁做梦的地方:电影《末代独裁》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一)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二)
·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简报(2007年第5号)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三)
·真实的宗教裁判所,与今日的共产党——与天路客谈信仰之二
·六月是最残忍的月份: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集中营、疯人院或宗教裁判所:电影《戈雅之灵》
·我们的无知如此重要:重读《哈耶克文选》
·行过死荫的幽谷——为“六四”18周年而作
·声援葛红兵,重贴《东京审判》一文(修订版)
·我们的父母不知道的国家:电影《Catch a Fire》
·请假装你舍不得我:杨德昌电影周
·中国的七大违章建筑--兼致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一个宪政中国的伟大异象
·救我们脱离凶恶:电影《布鲁克斯先生》
·天堂沉默了半个小时:伯格曼的电影周
·天上的天,天上的水:电影《吴清源》
·自由主义与当前格局:答法国外交部“分析和预测中心”-
·每一缕阳光都有意思:电影《密阳》
·戴上你的水晶珠链:电影《十三棵泡桐》
·有点像草地,有点像面粉:电影《太阳照常升起》-
·我对回帖言论的立场
·叫瞎眼的得看见:电影《盲山》
·信仰与中国复兴
·人若赚得全世界:电影《投名状》
·自由的传染性
·灰烬中的钻石:电影《卡廷森林》
·交出最后一个冬天:电影《贝奥武甫》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电影《窘境》《鬼佬》
·路上行人欲断魂:电影《血色将至》
·对成都宗教局和警方冲击秋雨之福教会的声明
·我有平安如江河:电影《见龙卸甲》
·愿死者记得我们
·13亿幸存者:向死而生
·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电影《最后一个绞刑师》
·这如火如荼的爱力:电影《左右》
·为你,千千万万遍:电影《追风筝的人》
·摇啊摇回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行人当成长颈鹿

   
   
   王怡
   
   原先沈阳、海口等地搞一个“撞了白撞”的交通事故处理规则,不开车的老百姓没有不骂娘的。现在《道路安全法》第76条规定,机动车与行人(及非机动车驾驶人)发生交通事故,推定由机动车承担责任。如果机动车方能证明行人违规而自己采取了处置措施,可以减少责任。如果证明对方出于故意,则免除责任。从法律上讲这是一种不完全的无过错归责。这样一些职业司机和保险公司的意见又大起来了。甚至连四川省高院都提出意见要求修改这一条款。

     
   虽然《道法》的出台和大多数立法一样,也缺乏一个征求不同利益群体意见、有效的立法游说和激烈的人大辩论的过程。但我还是有至少8个理由,认为这是一项以人为本的、合符法律正义观的立法。
     
   第一,前几天在太平洋影院看《蜘蛛侠》,蜘蛛侠飞来飞去显然不遵守交通规则。但蜘蛛侠的叔叔临死前对他说了一句话,可以用来解释“76条”的无过错责任。他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司机们容易忽略这一点,你一旦坐在汽车中踩着油门,你就不是普通人,不能单纯强调和行人的平等地位。一辆汽车在行人面前其实就是蜘蛛侠。或者说你和行人在道路上,就像食物链中的老虎和羊。
     
   第二,依此类推,风险越大,责任也越大。为什么每一辆车都必须购买第三人责任险,而每个人上街走路前却不需要买第三人责任险呢?你再看街上几乎每辆车内都挂了至少一个吉祥物或偶像崇拜图片,以求平安。你有没有看见一个人上街走路,身上也挂着这个东西呢?
     
   第三,一个通常的误解是行人违规,我就没有责任。司机的法律责任是什么?就是尽最大的注意义务,包括在行人违规时仍然要尽最大的注意义务。但因为司机的注意义务在证据上很难判断,因此采用无过错责任来保障司机注意义务的最大化。换一个说法,76条的意思其实是要求司机把每一个出现在行使前方的行人,都看作一头长颈鹿,一个需要尽最大注意义务去保护的珍稀动物(尽管你可能觉得中国人并不珍稀)。长颈鹿是不懂交通规则的,你不能因责怪它、因心生怨气而减轻或放松自己的注意义务。行人违规他自己受惩罚、遭报应。但这和你的注意义务没有关系。
     
   第四,不同的法律责任下人们会形成不同的行为预期。从塑造预期的角度看,无过错责任的后果是“司机有损失,行人无收益”。行人如果降低注意义务会增添自身风险,但不会因为由司机承担部分赔偿责任而获得任何收益。因此这个归责方式在提高司机谨慎注意义务的同时,不会诱发行人的道德风险。但行人因过错而承担全部损失的后果却是“行人有损失,司机无风险”。就是说司机如果在行人违规时降低注意义务,不会增添自身风险,也几乎没有法律风险。因此这种归责方式就在提高行人谨慎注意义务的同时,增添出司机的道德风险。
     
   第五,法律不仅要考虑人身伤亡的最小化,还要考虑权利救济的最大化。司机赔偿有一个好处,因为法律要求的“强制性第三人责任险”已经化解了大部分的赔偿义务。既然机动车承担无过错责任,保险公司就应替车主付赔。尽管保险公司会因此多支付保险金,但强制性的责任险首先给了保险公司一个巨大的蛋糕。得了便宜闭嘴,支付保险金却叫唤,就是保险公司不对了。
     
   第六,现代社会每个人都不是天生的司机或行人。每一个司机都从行人而来,就像每个人都是妈生的。街上的行人身上揣着驾驶执照的也越来越多。所以机动车的无过错责任与机动车有关,与对特殊人群的差别待遇无关。
     
   第七,所谓“无过错”只是是指机动车的驾驶人无过错,但飞驰中的汽车本身是有“过错”的。这个“过错”就是汽车本身的危险属性——机械惯性。正因为这个惯性,汽车才会在司机及时采取措施后仍可能导致车祸。因此无过错责任的意思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社会为了效率和便宜,才容忍汽车给行人带来的危险性。车主享受了效率和便宜,就要为这种危险性买单。因此76条说指的“机动车一方”,是指车主和司机,而且在驾驶人证明自己无过错的情况下首先是指车主,而不是指司机。
     
   第八,上天有好生之德,人也有恻隐之心。有种观点强调行人违规有错,但这个错是小错,错不致死。不管你有无过错,人家的一条命或一条腿始终是蹉跎在你手上。当年刽子手桑松奉命在断头台上杀了路易十六,晚上还要偷偷出城替他做弥撒。你说他有什么责任呢。法律不外乎人情,人们循法而行,不仅为着定名止分,为的也是让自己心安理得。
     
     
     
     2004-8-21
     《了望东方周刊》专栏,部分内容见《成都商报》。8/25/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