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怡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怡文集]->[【刀片两会】中国代议制度试玩版]
王怡文集
·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
·立宪政体是最好的防弹衣
·法官与祭司——读《美国宪政历程》
·“意见领袖”和公共知识分子
·剔骨削肉与“伪父临朝”——兼论李慎之与当代大陆的自由主义
·大学生正沦为弱势
·「五四宪法」的金婚纪念日
·“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另外50人(一)——附《人物周刊》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名单
·“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另外50人(二)
·廖亦武的肉体意义——廖亦武《中国冤案录》第一卷序
·我们不是老百姓 我们是公民
·做个中国人有什么意思
·是谁抢走了我的麦克风
·“道德绑架”和意识形态的垂直极限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绕开正义的柠檬》附记
·风雨不动安如山
·只有国有资产才流失
·抗争是劳动者最好的保障
·一个人的反对党——解读“公共知识分子”并致任不寐
·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
·不让信访变上访
·冷兵器时代的政治--抗议北京警方传唤余杰、刘晓波先生
·王怡廖亦武等发起征集签名关注刘晓波等被传唤
·民族主义的三重门—— 读《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2005年
·对国家“教育权力”的宪法批判
·【王怡声明】《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不是我写的
·维权就是“自我训政”
·中国离文官制度还有多远
·赵紫阳之死
·欧盟维持对华军售禁令与《反分裂法》
·呼吁关注欧阳懿先生和一切中国政治犯的人权
·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中国教科书诉讼第一案”与受教育权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让司法重获爱人的谅解
·“立法游说”是最高级的维权
·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用“陪审团”把法院和政府隔开
·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王怡: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演变
·我们不是作家,是人质—在71届国际笔会年会上的发言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致宗教管理部门的公开信
·“北京家庭教会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辩护辞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从物权到人权
·为什么雅虎是自由的敌人
·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致敬
·选举社会的伟大理想——纪念废科举一百年
·在“川渝两地高层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2006年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
·天府畅言:打倒张德江
·少先队是怎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主权者的自我约束——司法与大陆的宪政转型
·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冰点事件与新闻自由——草堂读书会第23次讲座
·巴别塔与立宪政体—— 基督教政治哲学札记
·宪政主义与世界观(之五)
·母腹中的微笑:纪录片《子宫日记》
·一个世界的阴谋论:电视剧《越狱》
·国家只能是一条狗:电影《300》
·绿蚂蚁做梦的地方:电影《末代独裁》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一)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二)
·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简报(2007年第5号)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三)
·真实的宗教裁判所,与今日的共产党——与天路客谈信仰之二
·六月是最残忍的月份: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集中营、疯人院或宗教裁判所:电影《戈雅之灵》
·我们的无知如此重要:重读《哈耶克文选》
·行过死荫的幽谷——为“六四”18周年而作
·声援葛红兵,重贴《东京审判》一文(修订版)
·我们的父母不知道的国家:电影《Catch a Fire》
·请假装你舍不得我:杨德昌电影周
·中国的七大违章建筑--兼致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一个宪政中国的伟大异象
·救我们脱离凶恶:电影《布鲁克斯先生》
·天堂沉默了半个小时:伯格曼的电影周
·天上的天,天上的水:电影《吴清源》
·自由主义与当前格局:答法国外交部“分析和预测中心”-
·每一缕阳光都有意思:电影《密阳》
·戴上你的水晶珠链:电影《十三棵泡桐》
·有点像草地,有点像面粉:电影《太阳照常升起》-
·我对回帖言论的立场
·叫瞎眼的得看见:电影《盲山》
·信仰与中国复兴
·人若赚得全世界:电影《投名状》
·自由的传染性
·灰烬中的钻石:电影《卡廷森林》
·交出最后一个冬天:电影《贝奥武甫》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电影《窘境》《鬼佬》
·路上行人欲断魂:电影《血色将至》
·对成都宗教局和警方冲击秋雨之福教会的声明
·我有平安如江河:电影《见龙卸甲》
·愿死者记得我们
·13亿幸存者:向死而生
·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电影《最后一个绞刑师》
·这如火如荼的爱力:电影《左右》
·为你,千千万万遍:电影《追风筝的人》
·摇啊摇回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刀片两会】中国代议制度试玩版

①两院制的形成

   先解题。“片”者,烹饪术语也,名词作动词用,类似于化学实验中的切片观察。但与切、斩、割、剁各种刀法相比,“片”是最斯文,最细致,也最温柔的。所谓刀端常带感情,所以刀片两会的说法,换种说法,就叫温柔一刀。
   今天第一刀,片向骨架之间。晚清的张之洞曾经给威权主义的开明专制定了一个基调,叫做“大权揽于朝廷,庶政决于民间”。共产中国49年后逐步确立的代议制试玩版,便是在“大权揽于朝廷”之下,对“庶政决于民间”的一种尝试。几十年下来脱不了表面文章、花拳绣腿的评价。然则改革开放二十载,尤其是90年代以降,全国人大的作用开始由试玩版向着测试版发展,逐步成为关于“庶政”的一个重要的政治博弈中心,此种地位倒也不可一笔抹杀。

   有人偿以“两院制”比附两会,曰政协为上议院,人大为下议院。此种良好说辞正可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泰山者,非丈人也,而是中共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是吾国不折不扣的上院。所谓“大权揽于朝廷”,即是总揽于政治局常委的寡头体制。而人大二十年来的发展方向,无非是在寡头体制绝不能变的前提下从上院的权力当中分一杯羹的企图。
   时至今日,中国之政治架构已经初步形成“大权揽于政治局,庶政决于全国人大”的开明专制格局。引用萧功秦最近发布的判决书说,就是新权威主义的政治格局已经在中国正式宣告成立了。这种格局在90年代后的形成,起着相当大推动力的便是前总理李鹏。李鹏任总理可谓一塌糊涂,最多算得上中人之资。但他凭借总理时代聚集起的政治资源,在90年代出任人大委员长,这十年,成为李委员长一生之中对中国贡献最大的黄金时代。
   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等书,有人指出最大的一点在于强调制度和技术手段先于道德的重要性,俗话说形势比人强。形势者,制度与本土资源也。然而黄先生还有一个极重要的阐述被忽略,就是人事对制度的推动。而这个人事对制度的推动又不完全是出于推动者之本心。但凡历史上人事对于政治制度的推动,多半都是出于政治斗争的私心。政治斗争并不一定可怕,民主制度的历史就是一部尔虞我诈的勾心斗角史,可怕的是政治斗争不能放入一个公开的权力框架中去。比如电视剧《康熙王朝》中索额图和明珠的党争,孝庄老太太对康熙说,历史上没有哪个皇帝可以消除党争,你只能利用。这话说得不错,但关键在于利用的途径。如果把他们放入一个公开的框架中去明争,就是两党制的起源。如果不给他们这个框架让他们去暗斗,那就祸国殃民。
   所以幸运的是,“大权揽于政治局,庶政决于全国人大”格局的形成。便部分得益于后邓小平时代,李鹏与江泽民二人在相当时期内的“两核心”局面。谁说表面文章的宪政框架只是没有用的摆设,这时表面上的宪政框架就发挥作用了,如果没有这个框架,他二人政治势力的角斗就会类似于老祖宗在世时的明珠与索额图。与国与民毫无利用。但有了这个框架,李鹏出任议长,他二人的权力划分和政治博弈就必然产生出对政治局和全国人大“上下议院”格局的演进力量。全国人大的地位和政治博弈能力在90年代迅速提高,与李鹏的政治地位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假如议长是由政治局常委中较次要的人出任,我相信全国人大将不会是今天的全国人大。
   邓小平先生对政治体制改革一度有着很真诚的期待,也愿意真心诚意的退下来。但他最大的一个失误在于,他可以将自己一切的体制内的正式职务全部去掉,却不可能自废武功,把自己在传统威权体制下凝聚的政治资源全部去掉。这种资源如影随行,就是想去也是去不掉的。因为这种资源的存在,邓小平必然会在政治斗争中发挥最大的影响力,必然处于一个超然的太上皇的位置。但由于邓公已经不在那个表面的权力框架内,因此他的一切政治举动和政治影响,或许会对一时的现实政治目标产生功绩,却绝不可能对中国政治框架的成熟和进步发挥任何正面的附加值,反而,他的每一个政治举动,都是对宪政体制包括党政体制的极大的伤害。
   要言之,框架内的政治斗争与人事,会对制度起到敷衍和推动的效果。框架外的政治斗争,就仅仅只是神仙打仗百姓遭殃的政治斗争而已。
   顺水推船,说到江的退休问题。要江全退是不现实的,而且我认为如果江泽民当真全退,对中国政治倒是弊大于利。江退下来,胡上去,相当长的时期内又是两核心的局面。如上述,江身上的政治威权和巨大资源在传统政治体制下,是一种人身属性极强的的稀缺资源,如果这种资源不能和体制内的职务一道消失,那么去掉一切体制内的职务就将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它势必会带来一种宪政框架外的政治力量的存在,这种情形下的任何政治博弈都会对未来的政治体制产生伤害而不是推进。
   所以我的建议是江在十六大后出任全国人大委员长,给他一个“虚君”的位置,上下两个议院,两个政治中心,两个政治核心。而他自然是不会满足于完全的虚君,他会觉得人大应该是一个真正的权力中心。他身上的政治资源亦将会发挥功用。这种格局下的政治博弈,便是健康的博弈,“大权揽于政治局,庶政决于全国人大”的格局会得到进一步的肯定,甚至有意想不到的发展也不好说了。
   自然,如果由江出任最高法院院长,也势必推动司法独立的铺开。他会向胡提出,一个独立的司法是必不可少的。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你敢不放心吗,呵呵。
   只是这个位置小了点,人家才不会感兴趣。

②代议制的表演性

   我的第二刀下去,要挑开代议制测试版的underwear。
   穿上underwear比较性感,一挑开就是赤裸裸的欲念了。所以在限制级的场景中,模特儿的underwear往往意味着一种表演性。一个党治体制如果不想玉体横陈,也必须穿上一套时尚的代议制的内衣。所谓两会,一个拿来遮上面,一个拿来掩下体。
   如果说代议制是一件具有表演性的内衣,这件内衣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洞。这个洞就是台湾。
   文革时有一张邮票,全国江山一片红,唯独台湾灰不溜秋。因为政治不正确,这枚票以后分外值钱。那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如果独独缺少台湾一省,在政治概念上难免也会授人口实。所以我们在人大会上看见一路人马,前面举着一张牌子入场,上面写着“台湾省代表团”。
   代表团的人数也恰恰好,总共十三人。开个玩笑,也不知其中哪一个会成为犹大?这十三个人大多祖籍台湾,常年居住在大陆,担任侨联或台盟的领导职务。其中许多人二十年来长期担任“台湾省人大代表”。
   这十三太保的合法性,自然是全有问题。他们与台湾二千万人素昧平生,没有经过任何当地的选举,没有丝毫民意的基础,就算在台盟内部搞了有成效的选拔,充其量只能叫做“台湾藉大陆人代表团”。他们的代表身份经不起即有宪法和相关选举法的任何推敲。他们对于台湾省人民的僭位,不过是拿来补代议制内衣上的那个洞的。
   由于台湾这一个尚未统一的省份的存在,就使得宪政体制在起源上不能自圆其说。如果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建立在代议制的“宪政契约”的基础上,或者说我们未来的方向是要把国家权力建构在这样的契约论的和“同意”的基础上,那么台湾明明就没有参与这一国家架构的起源,他没有产生一个民意代表团来参与创立这个国家政权。换句话说,它不是当事人。那么“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说法,明显就是先于国家政权而存在的一个先验性的概念。这个概念来自于历史与民族的文化传统。那么在一个宪政框架中,我们的议会上应不应该出现一个“台湾代表团”呢?
   如果一个宪政框架是真实而刚健的,在台湾尚未统一在全国政权内之前,一个诚实的议会,一个真正的国家权力中心,就不应该接受一个带着表演性和非法性的“台湾省代表团”的存在。而且这种不接受并不会影响和有损于议会框架的合法性和完整性,对于台湾在今天并不是国家政权和代议制的组成部分这个事实的承认,也并不意味着一种政治不正确。“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基于中国历史和国际法传统的结论,可以成为除了台湾以外的所有省份的民意代表在议会中达成的基本国策。
   反过来,一个僭位的、完全与现行宪政法制不相吻合的“台湾省代表团”的存在,恰恰倒是对于代议制合法性的一种伤害。因为这些人是要真正投票参与制度博弈的。他们的投票会使得整个代议制和一切决议的合宪性受到怀疑和削弱,所谓一颗耗子屎打坏一锅汤。伪代表的投票将会弄巧成拙,使得“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结论反倒显得虚火了。
   将全国人大当作一个统战表演的场合,放弃民意代表的合法性而去迁就现实政治的企图,这就使我们的代议制测试版真的成了一件防止春光乍泄的内衣。这种带着表演性的全国议会在台湾也曾经是家常便饭,四川代表团,湖南代表团,等等,小小一个弹丸之地应有尽有,整个一个伪宪政的微缩景观。
   后来没有了。

③议会中的驻军

   先将台湾代表团泡上福尔马林,搁一边去。
   我的第三刀,就要片向此届人大的第二个代表团。
   如果将全国人大看作是一次股东大会,出人意料的,最大一支股东却不是人口最多的河南或四川,亦非经济最发达的广东或政治地位最高的首都,而是人民解放军。解放军代表团267人,远远高出第二位的山东代表团(185),是除开四川以外的青海、宁夏、甘肃、西藏、新疆、内蒙古、云南、贵州等西部八省代表人数的总和。
   这个时候如果提起西部大开发,就有些哪壶不开提哪壶了。人微言轻啊。
   这一支不带枪的驻军和全国第一大股东,不光是荣誉与地位的表彰,其实也是对于“庶政决于人大”的一种戒备。是“上院”对于“下院”发动宪政革命的预防。以小人之心度之,有点像安排些可靠的同志到公开审判的法庭上去占位子。但对于宪政体制而言,要害处还并不在人数多寡,而在合法性的逻辑上。在宪政体制下,议会是军、政权力的授予者和监督者,所谓“军队国家化”的意思,是指军队只能成为一个宪政体制下的结果,而不能成为一个国家权力的原因。这一点虽然建国五十年来没有在章程上说清楚过,但在唱遍大江南北的一首歌中却是阐述明白了的。
   歌中唱道:“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意思是老百姓(人大)的授权是军队的合法性基础。有了民意机构的契约(宪法),军队才能算是是一支正义之师。而军队代表跑来参加议会,就成了“我是一个兵,来自另一个兵”。部分的具有了自我授权的意思,又有些儿子跑来参加父母结婚典礼的感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