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怡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怡文集]->[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王怡文集
·从民权到民主:自由主义的渐进思路——批评冼岩
·“读经”和文化保守
·說出國家的秘密
·王怡:我成爲民族主义者的那天──写于蒋彦永医生被羁押第40日
·赵燕只是赵燕一个人
·把行人当成长颈鹿
·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
·立宪政体是最好的防弹衣
·法官与祭司——读《美国宪政历程》
·“意见领袖”和公共知识分子
·剔骨削肉与“伪父临朝”——兼论李慎之与当代大陆的自由主义
·大学生正沦为弱势
·「五四宪法」的金婚纪念日
·“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另外50人(一)——附《人物周刊》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名单
·“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另外50人(二)
·廖亦武的肉体意义——廖亦武《中国冤案录》第一卷序
·我们不是老百姓 我们是公民
·做个中国人有什么意思
·是谁抢走了我的麦克风
·“道德绑架”和意识形态的垂直极限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绕开正义的柠檬》附记
·风雨不动安如山
·只有国有资产才流失
·抗争是劳动者最好的保障
·一个人的反对党——解读“公共知识分子”并致任不寐
·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
·不让信访变上访
·冷兵器时代的政治--抗议北京警方传唤余杰、刘晓波先生
·王怡廖亦武等发起征集签名关注刘晓波等被传唤
·民族主义的三重门—— 读《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2005年
·对国家“教育权力”的宪法批判
·【王怡声明】《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不是我写的
·维权就是“自我训政”
·中国离文官制度还有多远
·赵紫阳之死
·欧盟维持对华军售禁令与《反分裂法》
·呼吁关注欧阳懿先生和一切中国政治犯的人权
·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中国教科书诉讼第一案”与受教育权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让司法重获爱人的谅解
·“立法游说”是最高级的维权
·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用“陪审团”把法院和政府隔开
·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王怡: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演变
·我们不是作家,是人质—在71届国际笔会年会上的发言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致宗教管理部门的公开信
·“北京家庭教会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辩护辞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从物权到人权
·为什么雅虎是自由的敌人
·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致敬
·选举社会的伟大理想——纪念废科举一百年
·在“川渝两地高层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2006年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
·天府畅言:打倒张德江
·少先队是怎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主权者的自我约束——司法与大陆的宪政转型
·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冰点事件与新闻自由——草堂读书会第23次讲座
·巴别塔与立宪政体—— 基督教政治哲学札记
·宪政主义与世界观(之五)
·母腹中的微笑:纪录片《子宫日记》
·一个世界的阴谋论:电视剧《越狱》
·国家只能是一条狗:电影《300》
·绿蚂蚁做梦的地方:电影《末代独裁》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一)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二)
·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简报(2007年第5号)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三)
·真实的宗教裁判所,与今日的共产党——与天路客谈信仰之二
·六月是最残忍的月份: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集中营、疯人院或宗教裁判所:电影《戈雅之灵》
·我们的无知如此重要:重读《哈耶克文选》
·行过死荫的幽谷——为“六四”18周年而作
·声援葛红兵,重贴《东京审判》一文(修订版)
·我们的父母不知道的国家:电影《Catch a Fire》
·请假装你舍不得我:杨德昌电影周
·中国的七大违章建筑--兼致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一个宪政中国的伟大异象
·救我们脱离凶恶:电影《布鲁克斯先生》
·天堂沉默了半个小时:伯格曼的电影周
·天上的天,天上的水:电影《吴清源》
·自由主义与当前格局:答法国外交部“分析和预测中心”-
·每一缕阳光都有意思:电影《密阳》
·戴上你的水晶珠链:电影《十三棵泡桐》
·有点像草地,有点像面粉:电影《太阳照常升起》-
·我对回帖言论的立场
·叫瞎眼的得看见:电影《盲山》
·信仰与中国复兴
·人若赚得全世界:电影《投名状》
·自由的传染性
·灰烬中的钻石:电影《卡廷森林》
·交出最后一个冬天:电影《贝奥武甫》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电影《窘境》《鬼佬》
·路上行人欲断魂:电影《血色将至》
·对成都宗教局和警方冲击秋雨之福教会的声明
·我有平安如江河:电影《见龙卸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昨天陈永苗又写了一篇反驳余杰的文章《谴责恐怖主义越恐怖——兼驳余杰》。我和他聊天辩论,简单整理、修饰如下:
   
   我说他文中用“被激怒杀人”的例子不当,“被激怒杀人”法律上酌定从轻处理,那是在凶手被逮捕之后。今天谴责恐怖主义,就因为恐怖主义在不断高涨之中。这不是苛求政治正确,而是一个针对性的问题。他的态度容易被人反感,就是不区分针对性。不区分针对性就是不讲政治。

   
   但永苗说,反感就反感吧。
   
   我说,政治正确还是需要的,至少仅就表达而言。
   
   永苗认为,他说的就是能不能超越底线的问题。政治正确并不是维护现有自由主义的割据,思想格局。
   
   我说底线之后还有底线。说他是恐怖主义,不在于他奋起反抗,不在他杀人。而在于杀人的方式。
   
   永苗说,这一点我没有否认。我仅仅是要理解他的原因。恐怖主义是自由主义和人权底线的敌人吗?应该是。但是就不能学卡尔.施米特把敌人作为生存论上的敌人,而不是道德上的敌人。自由主义就不能“宽容地同情”一下敌人?如果把敌人作为生存论上的敌人,这种自由主义是儒家道德和憎恨的自由主义,而不是基督教博爱精神继承人的自由主义。
   
   我说,事实上,我的看法,这几年就全球范围内的舆论而言,自由主义根本没有市场,同情恐怖主义才是主流,这种主流已经纵容恐怖主义把底线越推越远。永苗说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自由主义必须变革。
   
   但我说,基督教对罪的概念更坚决。我认为道德评价是必须的。我不能接受施米特把敌人作为生存论上的敌人,而不是道德上的敌人。
   
   永苗说,那你是儒家道德主义者,不是自由主义者,更多的是传统的道德文化结构。道德应该在他应该在的位置。
   
   我继续争辩,说,自由主义的人权和自由观,泛义上都是道德论的。所谓亚当斯密的两面性。要讲道德情操。对我来说,自由肯定是一个道德观念。只不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道德。
   
   永苗坚持说,不是道德,而是信仰。可以是信仰,但是要保留宽容
   
   我说,基督教就是道德色彩最浓的一种信仰。没有道德色彩的信仰是不可想象的。连法轮功都有强烈的道德色彩。所以法轮功不是邪教。
   
   永苗开始诋毁我,说只能说你是施米特口中说的幼稚的自由主义,尤其是道德和自由主义的关系。李泽厚以降,搞的都是政治自由主义,而德行问题最头大。又不能没有,喊了又陷入专制。
   
   我开始耍赖,说呵呵,我对施密特的那种不幼稚的自由主义,一点都不感兴趣。自由主义对传统意义上的道德的确构成颠覆。但不等于不讲道德。
   
   永苗假装虚怀若谷,问那如何讲?如何协调宽容的道德的关系?就从我这次《骂》文的情况来看,不彻底打倒道德,自由主义没戏。
   
   我说,所以只能在最恰当的时候讲。譬如抓人的时候讲狠,抓了以后讲宽容。如果恐怖分子被抓了,我一定支持不判人家死刑。这就是针对性。
   
   永苗骂人了,说靠,转移话题。
   
   我假装语重心长,说其实我最近看英国史,也在考虑这个问题。英国史上那些推动自由的人,个个都是狠角色。没有这种狠,也许就没有今天的英美体制。英国人在对付那些会威胁英国人的自由的反对力量时。第一不手软,第二才不管对方正不正义呢。其实英国人最接近施密特,又没有出问题。但英国的奥秘在哪里呢?施密特只看到了一部分的事实。仅有这部分就是专制。
   
   永苗不屑一顾,说:这个话也太大,口气太大。
   
   我狡辩说,呵呵。你学施密特的口气,那个更大。
   
   不过我建议,有些问题没有思考成熟前,最好不急着发表。对你不利
   
   陈永苗又靠,说:已经很不利了。但其实我从这场争论中获益很大。把很多问题想了。
   
   我顺水推舟,说那是啊。所以文字表达本身,是要讲“政治正确”的。你看古清生给你把重心一引,就更不利了
   
   陈永苗不服气,说:我现在就是要搞。而且是长期的搞,不是短期的。
   
   我说哎,个人肯定能从争论中受益,但你这种态度恰恰是最不施密特的啊。
   
   永苗,说:如何叫最施密特?
   
   我说那就是把求真放在第二位。把拓展自由、拓展生存放在第一位啊。
   
   永苗又骂人,说见鬼!
   
   我说,咦,生存论的敌人的反面,就是生存论的自己啊。可你现在的姿态恰恰是道德论的自己。
   
   永苗转移话题,说余-杰的是不是更可怕?
   
   又说,没有更恶魔的力量,不能战胜老共。
   
   我说,说“更狠”我可以接受,“更恶魔”这个说法不是更道德论吗?余杰捍卫的是基本理念,就像基督教的基要派。你要讨论前沿问题。前沿问题是学术问题。无限的求真欲是知识分子的一个心魔。所以基要真理这个概念很重要。你把学术争论当作政治问题来讨论,自然会引起和基要派的尖锐冲突。
   
   永苗不买账,说:余杰根本不是一个自由主义者。
   
   我说,假如你从自由主义要更有力量这里出发,然后说不要从道德论上定位和反对恐怖主义者。我们是正当的,他们也有正当性。但我们就是要干掉他们。这样还可能令同道接受。呵呵。
   
   永苗轻蔑的说,自由主义要更有力量?现在的自由主义?很长时间我是想丢掉了,但某某说这是要遭受蔑视的。
   
   我洋洋得意,说那当然。丢掉自由主义,至少很长时间会陷于虚无。因为一种价值的生长,是很难的。
   
   永苗反驳:价值不是生长的,是决断出来的。
   
   我说:决断只是一个起点。如果今天决断一次,三年后又决断一次。价值就缺少了生长。
   
   永苗又反驳,说价值是存在的,不是生长的。
   
   我说:价值与你无关的时候是存在的。如果和你有关,就是生长的。
   
   永苗转而举例: 说徐友渔的武功很纯正,九阳正经的。康德主义东西很好,有必要学学马克思,黑格尔,还有康德。
   
   我说,纯正就等于基要。不基要就纯正不了。决断当然也重要。但决断会产生出一种诱惑,就是做第二次决断的诱惑。哈哈。
   
   永苗终于要请教了,问,基要是什么意思?
   
   我说,基督教的基要派不知道啊。我现在猛读基督教文献。基要就是基本要义派。是20世纪初自由派神学兴起之后,捍卫基督教新教纯正信仰的新教保守主义者。今天中国的自由主义要更有力量,决不是去强求自己兼容并包,而必须是基要派。余杰是基要派,徐友渔,在下都是基要派。你不是。你是反基本要义的东方教会,被基督教第一次主教会议判为异端。后来传到唐朝去,称为景教。
   
   哈哈。这个话题没展开,各自下网吃饭。
   
    (以上未经永苗审阅,且可能涂有碳疽菌,请读者小心)
   
   最后引用一段基督教敬虔主义常常引用的一段著名的拉丁文格言,说明真理与宽容的关系:
   
   在基要的事上追求真理(合一),在非基要的事上予人自由。在所有的事上要有爱。
   (in essentials unity,in non-essentials liberty,in all things charity.)
   
   说得多好。就像我想说的一样。
   
   
   2005.7.29
   
   ——王怡的麦克风(7/29/2005 17:5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