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怡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怡文集]->[【王怡声明】《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不是我写的 ]
王怡文集
·「五四宪法」的金婚纪念日
·“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另外50人(一)——附《人物周刊》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名单
·“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另外50人(二)
·廖亦武的肉体意义——廖亦武《中国冤案录》第一卷序
·我们不是老百姓 我们是公民
·做个中国人有什么意思
·是谁抢走了我的麦克风
·“道德绑架”和意识形态的垂直极限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绕开正义的柠檬》附记
·风雨不动安如山
·只有国有资产才流失
·抗争是劳动者最好的保障
·一个人的反对党——解读“公共知识分子”并致任不寐
·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
·不让信访变上访
·冷兵器时代的政治--抗议北京警方传唤余杰、刘晓波先生
·王怡廖亦武等发起征集签名关注刘晓波等被传唤
·民族主义的三重门—— 读《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2005年
·对国家“教育权力”的宪法批判
·【王怡声明】《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不是我写的
·维权就是“自我训政”
·中国离文官制度还有多远
·赵紫阳之死
·欧盟维持对华军售禁令与《反分裂法》
·呼吁关注欧阳懿先生和一切中国政治犯的人权
·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中国教科书诉讼第一案”与受教育权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让司法重获爱人的谅解
·“立法游说”是最高级的维权
·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用“陪审团”把法院和政府隔开
·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王怡: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演变
·我们不是作家,是人质—在71届国际笔会年会上的发言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致宗教管理部门的公开信
·“北京家庭教会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辩护辞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从物权到人权
·为什么雅虎是自由的敌人
·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致敬
·选举社会的伟大理想——纪念废科举一百年
·在“川渝两地高层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2006年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
·天府畅言:打倒张德江
·少先队是怎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主权者的自我约束——司法与大陆的宪政转型
·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冰点事件与新闻自由——草堂读书会第23次讲座
·巴别塔与立宪政体—— 基督教政治哲学札记
·宪政主义与世界观(之五)
·母腹中的微笑:纪录片《子宫日记》
·一个世界的阴谋论:电视剧《越狱》
·国家只能是一条狗:电影《300》
·绿蚂蚁做梦的地方:电影《末代独裁》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一)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二)
·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简报(2007年第5号)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三)
·真实的宗教裁判所,与今日的共产党——与天路客谈信仰之二
·六月是最残忍的月份: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集中营、疯人院或宗教裁判所:电影《戈雅之灵》
·我们的无知如此重要:重读《哈耶克文选》
·行过死荫的幽谷——为“六四”18周年而作
·声援葛红兵,重贴《东京审判》一文(修订版)
·我们的父母不知道的国家:电影《Catch a Fire》
·请假装你舍不得我:杨德昌电影周
·中国的七大违章建筑--兼致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一个宪政中国的伟大异象
·救我们脱离凶恶:电影《布鲁克斯先生》
·天堂沉默了半个小时:伯格曼的电影周
·天上的天,天上的水:电影《吴清源》
·自由主义与当前格局:答法国外交部“分析和预测中心”-
·每一缕阳光都有意思:电影《密阳》
·戴上你的水晶珠链:电影《十三棵泡桐》
·有点像草地,有点像面粉:电影《太阳照常升起》-
·我对回帖言论的立场
·叫瞎眼的得看见:电影《盲山》
·信仰与中国复兴
·人若赚得全世界:电影《投名状》
·自由的传染性
·灰烬中的钻石:电影《卡廷森林》
·交出最后一个冬天:电影《贝奥武甫》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电影《窘境》《鬼佬》
·路上行人欲断魂:电影《血色将至》
·对成都宗教局和警方冲击秋雨之福教会的声明
·我有平安如江河:电影《见龙卸甲》
·愿死者记得我们
·13亿幸存者:向死而生
·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电影《最后一个绞刑师》
·这如火如荼的爱力:电影《左右》
·为你,千千万万遍:电影《追风筝的人》
·摇啊摇回家
·宇宙中的双城记:电影《凯斯宾王子》
·圣约和国度下的自由:《自由的崛起》译后记
·我们对黄琦因参与救灾被成都警方逮捕的声明
·日光之下无新事:电影《我在伊朗长大》
·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沉默》和《深河》
·但爱情如死之坚强:电影《荣耀之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怡声明】《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不是我写的

   
   附:《王怡: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
   
   王怡
   

   声明一下,最近两天网上四处转载下面这篇的文章《王怡: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写得不错,可惜不是我写的。其中观点在我看来也多偏颇,不能完全接受。这是有人冒名的伪作,或者是不幸谐名。昨天看见傅国涌发了一个紧急声明,也说最近有一篇署他名的文章,是有人冒名的。看来这是一个新玩意。如果有人群起效仿,那就麻烦了。所以就算冒名者(或谐名者)是善意的游戏之作,我也借这个声明,希望作者能够克制自己的俏皮,因为写得漂亮的文字,别人如果算在我头上,作者有损失。我也不敢掠美。写得不如我的,说实话我又会不乐意的。
     文字有责任。与每一个落笔的朋友共勉。
     王怡
     
     20050106)
   
   附:《王怡: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
     
      凡朋友问我,这次捐了多少?我就答:“我没有捐”。“为什么不捐?”有好事者问。“程序不对,而且让我很不舒服。我首先是一个持自由主义的公民,只有在自由主义者的基础上,才是一个人道主义者。只有在我是公民的基础上,才有理由捐钱。”我简单的回答。
     
      骨子里我是个自由主义者,并不觉得不捐钱有什么不好意思。有什么缺德之处。需要我作何种的说明,甚至辩解。以寻求道义上的正当性。但是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说明,他并不能抵挡众多的有“道德”的人士对我进行“道义”上的责难。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我必须捍卫自己不捐钱的自由。所以我必须反击。
     
      不捐钱肯定会受到责难,可捐钱的不一定幸免。今天下午,就有媒体说张国立等大陆大腕已经开始筹备演艺圈的人捐款活动、义演。但香港媒体早已经过了筹备阶段。义演、捐款热闹非凡。因而张国立等大腕良心发现得比香港大腕晚。因而应该受到责难。看看,捐不捐在有“道德”的媒体面前,都是要挨骂的。
     
      真的是张国立良心发现得晚吗?恐怕未必。是他们没有条件嘛。香港是自由的。港民可以游行示威,可以结社。当然香港的演艺界也有自己的组织,有协会。这些组织是不由政府管的。是公民社会的NGO。干什么事,有专门的人负责接电话,有统一的银行帐号。有专职的联络人,有会计等等。俨然一个小机构。而张国立他们没有这个组织。怎么可能有人家快??一切都要安排,几天能做到这样,已经非常不错了。现在搭起了草台班子,海啸过后还得拆。为什么?那组织在大陆合法吗?你凭什么组建NGO?你想成立自己的行业机构?国安局里有的是茶叶,请你慢慢喝。不喝?不行!!!
     
      看看香港等地,哪一个地方捐款是由政府出面代收的?很少有捐款不是由民间组织管理。而民间组织透明,公开。比政府强多了。织办事公开透明。而且受组织成员直接监督。腐败问题几乎不可能发生。据央视说,捐款到民政局,被挪作他用的不在少数。这不是财政,而是公民的捐款,民政局有什么权力挪用?自从我捐钱之后,这钱到了哪里,怎么用的,我一点不知,打电话过去问,谁告诉你??公民拿了钱,却连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而且统统算是中国政府捐的。你承诺几千万,凭什么号召我分摊??我分摊了,连中国民间捐款的名义都没有,划到政府旗下。到底是谁没有道德?谁不讲道义?我只是一个有捐钱义务的工具?我拒绝捐款!!
     
      就算中国从来没有挪用过善款。政府代收捐款也面临着法律问题。国家政府只能在公民赋予的权力范围内活动。谁规定了政府有代收捐款的权力?对于政府,是法无授权即禁止,没有任何法律规定政府有代收捐款的权力。而政府却跑来宣传并代收捐款,说其违法,滥用职权,浪费纳税人的钱,一点也不牵强。相反,若由非政府组织代收。既符合“国际惯例”。又没有浪费公共财政。这才是合法之举。但大陆成立协会是被严格限制的。所以,我交给政府俏シǖ模绦虿欢裕〖又置挥泻戏ǖ腘GO让我捐款。咱可不干违法的事。所以我拒绝捐款,
     
      政府想要拿纳税人的钱,政府想要以公民纳的税捐赠,那至少得由议会吵一架才能得出结果。民工刚刚领回了自己的工资,就有人高喊。民工能得到自己的工资了,似乎其他中国民工都拿不到工资一样。温总理几次为民工讨薪,不见政府捐钱,也不见政府号召捐钱。新疆为让领导先走,不见政府捐钱,也不见政府号召捐钱。别国遭灾了,好家伙,一下子就捐了6000万,还是美元。中国真富!!98年我国闹洪水。欧美等国家的政府对中国人民的“援助”,最多的也就几十万美元,最少的美国居然只有几千美元,这可能就是民主国家的政府,花起人民的钱来一个个都是吝啬有加。前年,阿富汗“建国”,我党赞助了2000万美元,后来该国的领导到“负责任的大国”进行了一回“国事访问”,我党又宣布再赞助1个亿的美元。今年,依拉克选举,我们援助了100万美元的物资,并承诺说选举后再援助几个千万单位的美元。前不久,地球人都知道,在古巴,我党一口气就签了19个“项目”,其中一个是以“卖方贷款”的形式“卖”给人家电视机100万台。在阿根廷,“中国政府”更是一揽子拿出了200亿美元“投资”计划。小日本25年来对中国的“经援”也不过300亿美元,而且多少还有点赎罪的因子,而中国对阿根廷“投资” ,据某党报载,是为了“阿根廷人民的农产品、矿产品再也不用低价卖给美国”,果然是“德治”国家,虽然领导在更新换代,然而“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方略还始终能进行到底。
      
      “勒紧库带,援助世界”,其实是极权国家政府的共同爱好。社会主义的老大哥苏联曾经就是我们的表率。前苏的执政党,为了提高“国际责任感”和“民族自豪感”,每一年援助越南35亿美元,古巴49亿美元,安哥拉、莫桑比克、埃塞俄比亚30亿美元,加上对其它国家的支持,每一天耗资达3500万美元,正如前苏最后一代领导戈尔巴乔夫所说,“我们的朋友都是我国流血的伤口”。后中国有“专家”教育人民说,前苏是被美国军备竞赛拖垮的,可谓用心良苦。
     
      一个我没有同意,或者说程序上的同意的政府,收了我的税。而这税没有经过我们公民的同意,没有经过人大同意,就捐给灾区。这合理吗?那不是你政府的钱,是公民交的物管费。每一分支出都得征得同意,符合法律。政府是人民的公仆。可谁见过哪个仆人有这么大的胆子??号召主人向自己看齐?就凭这点,我拒绝捐款。
     
      这两天,报上天天登某某省领导,某某市领导带头捐款。身为自由主义者我,看了就不舒服。你凭什么带头??就因为你官大??官员不过就是国家物管人员,有什么资格带头??表现你很有道德??要进行德治?德治,是对公民社会的最大伤害。谁见过小区物管带头捐款,然后拿着捐款箱向业主要钱的,并且还高喊,我都作了表率了。所以你们业主要向我们物管看齐。既然你认为官员的品格高于人民,那你还让人民做主干什么??官员品德高于公民,全体公民被笼罩在官员的道德之下,要向官员的行为看齐。没有丝毫选择的自由。这不是专制是什么??我首先是自由主义者,其次才是人道主义者。就凭这点我拒绝捐款。
     
       还有最不要脸的媒体。央视才让我们竞猜完俄罗斯人质死亡数目的游戏。就摆出一副菩萨心肠,宣布取消元旦晚会直播。言下之意是元旦还是要欢庆的,就是不让公民看了。以此表示自己和法国、挪威、瑞典、德国等取消庆典一致。和数个取消庆祝活动的亚洲国家一致。可人家是取消庆典,降半旗。中国仅仅取消直播。照虎画猫,却也画得百出。让人可笑之极。
      
      重庆开县井喷,死了几百人,从来没有一级政府降半旗。新疆为让领导先走,烧死一百多个儿童,没有听说哪级政府降半旗。98年洪水死伤无数。没有谁降半旗。非典之天灾加人祸,没有人降半旗。上世纪61年饿死三千万。没有谁降半旗。孙志刚、刘思懿别说降半旗了,政府连道歉都没有道一个。还装什么假正经??这凭这点,我不想捐钱。至少不想让政府代为收钱。
     
      灾难有利呀,这一大灾,死了十几万,那中国可以有多少劳务输出呀!重建家园能够抖动世界内需!还能促进中国经济发展。太好了,我捐什么钱呀。别骂我小白脸坏心眼。我可是有理论根据的! 1998年的长江洪灾,成千上万普通百姓家破人亡,举国悲痛,某些经济学家首先想到的是,重建家园能够拉动内需,促进国民经济增长。都能增长经济,对他们是好事呀!还要我捐什么钱?!
     
      当然,中国政府是捐了钱了,能捞个名声。能扩大国际地位。凭什么拿我的钱来扩大他的地位?他是我选的吗?经过我同意吗?他把国内受人祸之灾的灾民问题解决了吗?三农问题,上访问题解决了吗?就算捐钱能捞个名声,可捐了钱也没捞着好名声的时候。中越战争打死中国士兵的,都是中国捐的子弹,捐的枪吧?前几年朝鲜遭人祸了,饥民无数。中国政府捐了多少??从朝鲜唯一的胖子——金正日对中国的好感就可见一斑。反正向朝鲜捐钱没有如今天这般大呼小叫。何哉?可能因为朝鲜不是天灾,而是党灾之故也。如果哪天也这样大呼小叫地要捐钱给朝鲜饥民,我倒很想捐上一捐。
                               
      2005.1.5
   (1/10/2005 5: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