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怡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怡文集]->[冷兵器时代的政治--抗议北京警方传唤余杰、刘晓波先生]
王怡文集
·乡镇的自治和限政:四川省步云乡长直选之后
·劳工维权不能迷信书面合同
·把白猫和黑猫分开
·2003:“新民权运动”的发轫和操练
·惩治“非法拘禁”须确立民权神圣思想
·法治如何中国?——在“下乡”与“上访”之间
·台湾民主成就和它的困境——接着龙应台的话茬
·“国家安全”是一个套
·“四舍五入”和习惯法
·大屠杀与外来政权——纪念成都大屠杀360周年
·改革不能刻薄寡恩
·先分权,再“问责”
·“违宪审查”的司法原则
·公共政治中的异议
·从民权到民主:自由主义的渐进思路——批评冼岩
·“读经”和文化保守
·說出國家的秘密
·王怡:我成爲民族主义者的那天──写于蒋彦永医生被羁押第40日
·赵燕只是赵燕一个人
·把行人当成长颈鹿
·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
·立宪政体是最好的防弹衣
·法官与祭司——读《美国宪政历程》
·“意见领袖”和公共知识分子
·剔骨削肉与“伪父临朝”——兼论李慎之与当代大陆的自由主义
·大学生正沦为弱势
·「五四宪法」的金婚纪念日
·“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另外50人(一)——附《人物周刊》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名单
·“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另外50人(二)
·廖亦武的肉体意义——廖亦武《中国冤案录》第一卷序
·我们不是老百姓 我们是公民
·做个中国人有什么意思
·是谁抢走了我的麦克风
·“道德绑架”和意识形态的垂直极限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绕开正义的柠檬》附记
·风雨不动安如山
·只有国有资产才流失
·抗争是劳动者最好的保障
·一个人的反对党——解读“公共知识分子”并致任不寐
·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
·不让信访变上访
·冷兵器时代的政治--抗议北京警方传唤余杰、刘晓波先生
·王怡廖亦武等发起征集签名关注刘晓波等被传唤
·民族主义的三重门—— 读《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2005年
·对国家“教育权力”的宪法批判
·【王怡声明】《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不是我写的
·维权就是“自我训政”
·中国离文官制度还有多远
·赵紫阳之死
·欧盟维持对华军售禁令与《反分裂法》
·呼吁关注欧阳懿先生和一切中国政治犯的人权
·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中国教科书诉讼第一案”与受教育权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让司法重获爱人的谅解
·“立法游说”是最高级的维权
·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用“陪审团”把法院和政府隔开
·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王怡: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演变
·我们不是作家,是人质—在71届国际笔会年会上的发言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致宗教管理部门的公开信
·“北京家庭教会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辩护辞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从物权到人权
·为什么雅虎是自由的敌人
·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致敬
·选举社会的伟大理想——纪念废科举一百年
·在“川渝两地高层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2006年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
·天府畅言:打倒张德江
·少先队是怎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主权者的自我约束——司法与大陆的宪政转型
·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冰点事件与新闻自由——草堂读书会第23次讲座
·巴别塔与立宪政体—— 基督教政治哲学札记
·宪政主义与世界观(之五)
·母腹中的微笑:纪录片《子宫日记》
·一个世界的阴谋论:电视剧《越狱》
·国家只能是一条狗:电影《300》
·绿蚂蚁做梦的地方:电影《末代独裁》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一)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二)
·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简报(2007年第5号)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三)
·真实的宗教裁判所,与今日的共产党——与天路客谈信仰之二
·六月是最残忍的月份: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集中营、疯人院或宗教裁判所:电影《戈雅之灵》
·我们的无知如此重要:重读《哈耶克文选》
·行过死荫的幽谷——为“六四”18周年而作
·声援葛红兵,重贴《东京审判》一文(修订版)
·我们的父母不知道的国家:电影《Catch a Fire》
·请假装你舍不得我:杨德昌电影周
·中国的七大违章建筑--兼致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一个宪政中国的伟大异象
·救我们脱离凶恶:电影《布鲁克斯先生》
·天堂沉默了半个小时:伯格曼的电影周
·天上的天,天上的水:电影《吴清源》
·自由主义与当前格局:答法国外交部“分析和预测中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兵器时代的政治--抗议北京警方传唤余杰、刘晓波先生

   

   作者:王怡

   --------------------------------------------------------------------------------刚过去的半日,是令我心怀惊诧、愤怒、齿冷以及恐惧的半日。我的两位同道与挚友,刘晓波先生和余杰先生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而被北京警方传讯,刘晓波先生的家同时被搜查。「传唤」措施,表明政府已公开将这两位作家视为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嫌疑人,并立案侦查。这对他们,对我们,都是一种在结果上有预料、时机上却出人意料的遭遇。因为我们一般都心怀侥幸,心怀善意,以为时局不至于坏死,以为言论自由虽不能得寸进尺,也不至于退避三舍。甚至天真的以为中共的理性、中共的内部较量,以及天下人渴求民主自由的大势所趋,可以让大陆的新一代知识份子在冤狱的边上呐喊,有希望与真正的受难擦肩而过。

   我们还怀有这样的经济动物的盘算,以为像余杰这样有著巨大社会影响的知识份子,可以使当局心存顾虑,在政治的收益与折损之间像合格的生意人一样去掂量,而不至于陷入意识形态的疯癫。在这样的假设下,知识份子和民间组织才一点点去积攒自己的名声,就像资本家一点点积攒自己的财富。积攒名声的实质,是把自己当作人质,用我们的影响力去和执政者对冲成本。在这样的假设下,民间包括知识界和草根社会,也才有可能与中共政权进行不伤筋动骨的拉锯,用财富买自由,用名声换民主,进行一场没有斗士、没有流血、也没有仇恨和暴虐的宪政转型。

   一场没有受难者的天鹅绒革命,一场动口不动手的君子革命,正是大陆民间社会对于未来的主流期望。但我们却不知道,手握刀抢的执政者是否也怀有这样的真诚希望?我们却不知道,霸占一切公共权力的共产党人,是否也如我们一样的爱惜这个国家?我们想当然的认为,中共作为一个多年来致力于攫取财富的既得利益集团,已经足够的世俗化。足够让它滋生出用交易去替代暴力的动机。我们也想当然的认为,即便我们只是这个政权下的奴隶,可天下哪有比主人更爱惜家园的奴隶、哪有比奴隶更不关心未来的主人呢?

   当余杰和刘晓波同时被国安传唤,这显然是最近数月自赵岩、黄金秋、师涛等一系列良心案后,胡温当局逮捕作家、记者,扼杀言路的又一个高峰。是向近年来民间和网络的维权浪潮、政论浪潮、公共知识份子浪潮发出的最强悍也最赤裸的恐吓。「他们动手了」,这是昨夜我接到来自许多朋友的一个惊叹。人们感到了比江泽民时代更深的寒意和恐惧,感到天一下子黑了。尽管有胡锦涛在四中全会关于意识形态统治的强硬讲话,有中宣部吉炳轩鼓吹向朝鲜、古巴学习的狂吠,有近一年来对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围剿,有解放日报对「公共知识份子」的政治攻击,有沸沸扬扬的中宣部六人封杀令。但我一度认为这对中共而言,已是「尽人事」的条件反射。我甚至已不相信它在意识形态上的顽固能够强硬如斯,或者说是疯癫如斯。

   几天前,我接受一次外电采访时将这些动向称之为「大陆极权主义的回潮」。中共最近十五年,有一个较明显的体制转向,即从全面的极权主义体制,向著威权主义(权威主义)体制过渡。极权主义与威权体制的相同点是政治上的独裁,不同点是极权主义不但独裁,而且控制著全社会的意识形态。在江时代的后期,威权体制的特征其实已较为明显(学者萧功秦甚至一度宣称大陆的威权主义体制已经形成)。人们普遍厌恶江泽民的昏聩和搔首弄姿。但搔首弄姿恰恰是威权体制而非极权主义的特征。除了镇压法轮功(对法轮功的镇压也更多的带有威权主义的手法,而非传统的意识形态模式),江时代在意识形态上的主要趋势是节节败退。然而胡温上台一年以来,尤其是江全退之后短短一旬,极权主义的回潮来势汹汹。几无疑问的显出,胡锦涛在意识形态上其实远比江泽民保守、顽固和强横,他显然已把整个中国当作了当年的西藏。「胡温新政」的实质原来是中共的极权主义新政,「胡温新政」的结果,原来是暴君替代了昏君,更年期替代了性无能。

   我们的确错了。一错在高估了共产党的世俗化程度。忽视了意识形态统治的回潮能力。也高估了共产党的理性化程度,忽视了一个极权主义政党在集体决策中的非理性癫狂。二错在低估了胡温新政的机会成本,在江胡之间一边倒,换「叫」换来一个暴君。三错在惧怕未来的民主,胜过了惧怕今天的独裁。这使自由派知识份子耽于想像而怯于行动。对于知识份子反对派之形成,缺少必要的勇气和胆识。

   主人与奴隶的譬喻也是一种误导。共产党和我们之间并不是主奴的关系,共产党早已丧失某种健康的「主人翁」精神。它甚至缺乏这样的自负,把中国当作自己的别墅去经营。否则你不能解释它为甚么会愚蠢地、反覆的伤害这个社会的未来?共产党没有胆量做主人。其实我们才是主人,从来都是主人。但我们却是一个寄主。这是最近「九评共产党」系列中一个杰出的譬喻。在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是甚么?共产党就是中国人民体内的异形。是我们背上的毒蜂。我们是这个国家被附体、被糟蹋、被蚕食、被宰制的主人。你告诉它如果咬死我,你也会淹死。毒蜂会说甚么?在寓言里,毒蜂是这样说的,「我知道,但我忍不住」。

   这也是我对国安拘传余杰、刘晓波先生的解读。当我刚听见这个消息,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个国家的政治文明回到了冷兵器时代。对付革命者大概需要冲锋枪和导弹,但对付手无寸铁的知识份子,对付一个以言论为武器的作家、学者、记者或编辑,只需要冷兵器就足够了。其实中共并不需要那么多装备,因为我们的政治已经落到这样的局面,一把水果刀就可以劫持十亿人。一百年前,当清廷要求上海租界查封鼓吹革命的《苏报》。租界工部局是这样问《苏报》的,「你们有军火吗?若没有,我们就保护你们」。

   何况余、刘二人与当年章太炎、邹容大不同。他们两位的政论,从来持渐进的改良立场,对暴力革命和激进主义不相为谋。今天回念此话,令我无法不想起晓波先生十五年前「宁做三百年殖民地」的悲苦之语。放眼今日的中国,我们梦想的租界在哪里?如果我们拥有私有产权的房屋不能成为独裁政权下的一小块租界,如果我们坐在家中,不能阻止秘密警察破门而入,我们的家和监狱有甚么区别?我们就是共产党的半个囚徒和半个人质。叫花子没有祖国,我们剪掉了辫子又有何用。

   一百年转眼即逝,执政者依然愚不可及。他们把温和的改良派抓进监狱,无非是为了把激进的革命派逼上街头。他们与持渐进与和平立场的自由知识份子为敌,无非就是不打算再与天下人为伍。两千年前,孔子说,「予无乐乎为君,唯其言而莫予违也」。意思是如果君主希望自己说的话任何人都不能违背──用林彪的话说是「两个凡是」,用胡锦涛的话说就是「两个任何」。孔子说,那么这个君主就离「一言而丧邦」不远了。而观胡锦涛先生及其羽翼的最近所为,一言以蔽之,不是朝著「丧邦」的路拚命跑过去,又是甚么呢。

   如果说,我们不断地低估了共产党的凶狠和愚蠢,那么反过来,让共产党也不断的低估我们的勇气和正直吧。让我们表现得出乎他们意料。就像他们出乎我们意料一样。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有良知的外国人以及外国政府,都对著余、刘两位先生问一句吧,「有军火吗?没有我们就支持你」。

   由此,我要抗议北京警方对余杰、刘晓波的传唤,抗议他们以「危害国家安全」的无耻罪名去构陷两位作家。抗议他们对言论自由的强奸,抗议他们对未来的扼杀。抗议他们的霸道,也抗议他们的愚昧。

   我坐在家里,这一刻心怀恐惧。我在清晨打开房门,不知道将来的是朋友还是豺狼。无论他们明天是否回家,我像帕斯卡尔一样真诚的相信,这两位朋友,他们比践踏者更高贵,比统治者更自由。因为他们的笔和嘴,知道真理。

   我在此时和他们站在一起,分沾他们的荣耀。

   我在此时和他们站在一起,站在独裁者拚命想要忘记的地方,站在独裁者看起来最丑陋的那个位置。

   2004-12-14凌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