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心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心丽文集]->[一个少女的残酷爱情——关于长篇小说《陌生世界》的简要说明 ]
王心丽文集
·王心丽简介
声明:未经作者许可,本专栏作品不得转载
·高行健:文学的理由
《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
·读书札记《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卷首语 那个秋夜
·读《灵山》1.进入
·2.一个熟悉的陌生作家
·3.生疏的记忆
·4.徘徊阅读
·5.惶惑
·6.生活节选
·7、荒诞写作
·8.混沌阅读
·9.自由在何处
·10.文字中的背影
·11.模糊印象与没有主义
· 12.阅读引起的梦境
·13.孤独的目光
·14.感应
·15.穿越
·16.结构的思考
·17.“禅宗逸韵”与“裸体运动”
·18.那些女人都来自幻觉?
·读《灵山》19.对自己说
·20.小说中的男性角度
·21.帕斯捷尔纳克•政治•文学
·22.幼稚话题:关于作家意识
·23.走路的人错了 ?
·24.一个时代的女性符号
读《一个人的圣经》
·1.自由的鸟儿与不自由的鸟儿
·2.莫非一个败笔
·3.游离文本的感想
·5.成年人的秘密
·6.绝望不在此时此刻
·7.魔鬼阅读
·8.对比
·9.药•写作
·10.没有明天
·11.一堵阻碍传统阅读的高墙
·12.天堂在女人的洞穴里
·13.那一片土地
·14.祖国与自由
·15.失眠夜的呓语
·16.你可以很细致地看那些风景
· 17.一个隐秘的情结
·18.文字中的画面•音乐•舞台
·19.六月夜晚
·20.也说“无根”与“飘零”
·21.梦,又是梦
·有人在山林间高喊(二零零三年修改后记)
·在绿色的山道上——2002年福州之行随感
·旅行手记:定格流水
中短篇小说集《不安分的春天》
·1树影幢幢的郊外
·短篇小说•老歌
·2林间的草地
·短篇小说•蛾子
·3他的代号叫巫山
·短篇小说•快乐咖啡馆
·4车窗上有两个太阳
·短篇小说•火苗不再颤抖
·5那个雨夜很想做爱
·短篇小说•有一个温暖的秋夜
·6幸福的剪影
·短篇小说•倪娅和倪娅的潇洒
·7纯情是一把刀子
·短篇小说•陆阿香
·8天是一个巨大的空洞
·中篇小说•老轩和玉茹的故事
·9杀死肉身的欲望
·短篇小说•睡觉的回忆
·10荒原上的红色轨迹
·短篇小说•忘川是一条河
·11.中篇小说•桉子的爱情生活和情敌霞
·王心丽:十五年:一个写作轮回
·一次极端写实的寻找
·一个少女的残酷爱情——关于长篇小说《陌生世界》的简要说明
·1989年后中国知识分子的市井生活——关于长篇小说《凯斯酒吧》的简短说明
·我的写作与网络
·冬日笔记:图书馆里的思考
·冬日笔记:这夜失眠
·冬日笔记:文学以外的经历
·早春札记:失身、失语的人们
·塔尖与桥孔的造化
·林晓女性速写
·他把风景搞到了地下——南京先锋书店印象点滴
·浮华尘世中的一泓明净秋水——为《开卷》五周年而写
·仰望夜空,想生活和钱……
·开卷先锋我的书房
·读海派文字《人书俱老》之感想
·我的写作经历 (连载)1--8
·交流与理解的艺术——走进南京书衣坊
·雨中闲话书衣坊
·夏日午后读禅诗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少女的残酷爱情——关于长篇小说《陌生世界》的简要说明

   这是发生在1987年中国的城市故事。    

   一个初秋的下午,十七岁的少女小尾巴同比她大十五岁的已婚的个体服装店的老板壁虎发的性爱关系,之后,她爱上了这个男人的身体和他的钱,喜欢他送给她的礼物,喜欢同他做那件事情。这个故事发生在灰色的水泥建筑背后的小街上。这是一条有历史的小街,1949年中国的改朝换代同时也改变了小街上三户人家的命运。之后经历了对私改造运动,小街上的居民不再是原有的三家。一些无产阶级城市贫民住进了这条小街。没有文化的人革有文化的人的命。少女小尾巴的父亲是革命的工人阶级、文革时的工人纠察队队长,十几年来壁虎一家是他的专政对象。壁虎的父亲一个毕业于中央大学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死在劳改农场的砖窑里。壁虎的母亲被小尾巴的父亲奸污后改嫁,壁虎成了孤儿。他初中毕业后进了工厂做大炉工烧大炉。这是工厂里最苦、最重、最脏的工作。八十年代后他离开了工厂做倒卖服装生意的生意,娶了一个大四岁的离婚女人银花为妻。他们婚后多年没有孩子。无论他和什么女人做,都搞不出孩子来。这是童年苦难和疾病的后遗症。他希望能有一个孩子让家族的血脉延续下去。他占有了曾经凌辱过自己、奸污过自己母亲的工人纠察队队长李师傅十七岁的小女儿小尾巴。他操她、骗她、要她为毕家传宗接代。壁虎和小尾巴的故事不是中国的罗密欧和朱丽叶的故事。他们情与欲的背后,不是相互仇恨的家族而是阶级,是专政被专政、剥夺被剥夺之后,带有复仇性质的绝望、残酷、悲哀的情欲。对于壁虎而言,赚再多的金钱也买不来已经失去的一切。    

   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中国是一个强烈仇富国度,社会主义公有制极度扭曲了人们的贪欲本性,使本不邪恶的人们变得残忍冷酷起来。个人利益变成了阶级利益,按财富的多少把人们划分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把人分成革命和反革命,分为大多数的穷人和少部分的富人。尽管大部分的穷人和富人之间并没有直接剥削、被剥削的关系,但他们之间有强烈阶级仇恨,他们是剥夺者和被剥夺者。家庭出身不好是一个人最大的悲哀,他们从出生第一天起,就被打上黑色的烙印,就注定低人一等,注定被剥夺受教育、或是就业的权利,甚至结婚的权利,他们注定在革命群众的监督下过活,他们注定受到革命人民的歧视和凌辱,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两代人从开始懂事的年龄就被灌输阶级意识和阶级斗争意识,整个社会,所有的教育无时不在强化这个意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因为革命领袖的去世,中国领导层发生了变化,残酷政治的坚冰开始融化,随后改革开放,海外商人、商品、资金的进入,国内经济政策的调整,个体经营的合法化……金钱欲望从社会的每一个缝隙渗透出来与权力疯狂交配……致富成为全民的迫切渴望,长期讳莫如深、足以置人于死地“海外关系”变成了一种令人羡慕荣耀和实惠社会关系,人们的性爱关系随着政治解冻、阶级关系的淡化、金钱天使的回归而活泛变通起来。被剥夺尊严的人急需找回尊严,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最先发现改变恶劣生存状态的机会,他们以为金钱能够让他们找回丧失已久的尊严,找回以往被剥夺、或是失落的一切,财神菩萨变成了中国人心中威力最大的、地位最高的神,希望这个神在一夜之间显灵。似乎金钱可以弥补人在社会生活中的一切失落和缺失,他们不择手段发奋搞钱。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社会开始了二十世纪的第三次转型。    

   小说以一个出生于七十年代少女的视角、用第一人称日记体即时即刻的现在进行时态,展现了八十年代中国南方城市草根阶层,大楼背后小街上居民的生活。生活在这条小街上的人们与主流社会不搭界。就是那个少女的父亲文革时的工人纠察队的队长,也是一个连主流社会边都挨不上的、工厂里的工人师傅。随着时代的变迁,他已威风不再。从一个少女的感受,一个少女想法,一个少女十七岁至十九岁两年的情欲体验,讲诉一条小街上人们的生活故事,用对小街居民的生活描述往后回顾一段一个十七岁少女无法看清也无从解释的社会历史,向前憧憬一个同样无法看清、也无从解释的未来,直白地、不加任何掩饰叙述一个少女同一个有妇之夫的情欲行为,没有道德负罪感,没有错与对,只有青春和生命的体验,只有一个现实的存在,只有正在发生的事情,只有一天又一天或快乐或忧郁的时光,这就是《陌生世界》的叙述。一个少女用情窦初开的、健康身心去感受人类本能的情与欲,因为青春情爱的愉悦,连那条杂乱肮脏的小街生活在她眼中也变得单纯鲜活、有滋有味。她的内心透明的,她的生活中没有仇恨。十七岁的她,读不懂她的情人——年长她十五岁的成年男人的内心世界。她爱他,用青春的身体和青春的心。新鲜的情欲是她的上帝。当这个男人把她带到他父亲坟上,要她下跪、要她赔罪之后,她仍然丢不开这个男人。残酷政治和阶级斗争的阴影对她来说就像天边的阴云一样遥远,她爱上她父亲在残酷政治年代发泄仇恨的专政对象,她的初恋注定残酷的,没有结果的。她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她生活中最大的烦恼和烦心就是这个成年男人有一个精明的老婆。在这种麻烦关系中她的想法简单,家门口的小姐妹传授给她的经验:把他的钱搞过来!    

   小街上的生活全景随着一个少女同一个成年男人性爱关系的深入而深入、随着这个少女性爱日记的展开而展开,她在成长,生活阅历在增加,眼前这条熟悉的小街,小街上熟悉的男女老少,甚至自己的父母兄弟、情人,家门口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妹却变得模糊不清,无法看透,这就是《陌生世界》。除了那些空头的口号、社论,中国城市底层民众的生活是平常的、平庸的。被主流舆论禁锢的性、被革命文学作品回避拒绝的性行为、性意识,被共产主义理想而压抑的金钱欲望,存在于人们每天的生活中,存在于残酷政治年代的“专政行为”中。在党的领导下搞阶级斗争也罢,奔小康也罢,人们总还是要在党的领导下向党讨生活,在政策的夹缝中找机会、求生存。这就是真实的生活,人们的生存欲望、对生活的希望,不是教科书中的一套,也不是口号、标语、社论中的一套。对文学而言,我写了这样一个真实生活的《陌生世界》。    

   这部长篇小说写于1988年冬天至1989年春天,是我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可关于这部小说的简要说明,真实的写作想法,只能写于15年之后的今天。在此我感谢当年发表这部小说的《芙蓉》杂志社,感谢2000年在网络上发现这部小说的出版人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感谢再次出版这部小说的上海文艺出版社。(11/13/2004)  ---------------------------------1989年后中国知识分子的市井生活[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