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心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心丽文集]->[我的写作与网络]
王心丽文集
·王心丽简介
声明:未经作者许可,本专栏作品不得转载
·高行健:文学的理由
《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
·读书札记《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卷首语 那个秋夜
·读《灵山》1.进入
·2.一个熟悉的陌生作家
·3.生疏的记忆
·4.徘徊阅读
·5.惶惑
·6.生活节选
·7、荒诞写作
·8.混沌阅读
·9.自由在何处
·10.文字中的背影
·11.模糊印象与没有主义
· 12.阅读引起的梦境
·13.孤独的目光
·14.感应
·15.穿越
·16.结构的思考
·17.“禅宗逸韵”与“裸体运动”
·18.那些女人都来自幻觉?
·读《灵山》19.对自己说
·20.小说中的男性角度
·21.帕斯捷尔纳克•政治•文学
·22.幼稚话题:关于作家意识
·23.走路的人错了 ?
·24.一个时代的女性符号
读《一个人的圣经》
·1.自由的鸟儿与不自由的鸟儿
·2.莫非一个败笔
·3.游离文本的感想
·5.成年人的秘密
·6.绝望不在此时此刻
·7.魔鬼阅读
·8.对比
·9.药•写作
·10.没有明天
·11.一堵阻碍传统阅读的高墙
·12.天堂在女人的洞穴里
·13.那一片土地
·14.祖国与自由
·15.失眠夜的呓语
·16.你可以很细致地看那些风景
· 17.一个隐秘的情结
·18.文字中的画面•音乐•舞台
·19.六月夜晚
·20.也说“无根”与“飘零”
·21.梦,又是梦
·有人在山林间高喊(二零零三年修改后记)
·在绿色的山道上——2002年福州之行随感
·旅行手记:定格流水
中短篇小说集《不安分的春天》
·1树影幢幢的郊外
·短篇小说•老歌
·2林间的草地
·短篇小说•蛾子
·3他的代号叫巫山
·短篇小说•快乐咖啡馆
·4车窗上有两个太阳
·短篇小说•火苗不再颤抖
·5那个雨夜很想做爱
·短篇小说•有一个温暖的秋夜
·6幸福的剪影
·短篇小说•倪娅和倪娅的潇洒
·7纯情是一把刀子
·短篇小说•陆阿香
·8天是一个巨大的空洞
·中篇小说•老轩和玉茹的故事
·9杀死肉身的欲望
·短篇小说•睡觉的回忆
·10荒原上的红色轨迹
·短篇小说•忘川是一条河
·11.中篇小说•桉子的爱情生活和情敌霞
·王心丽:十五年:一个写作轮回
·一次极端写实的寻找
·一个少女的残酷爱情——关于长篇小说《陌生世界》的简要说明
·1989年后中国知识分子的市井生活——关于长篇小说《凯斯酒吧》的简短说明
·我的写作与网络
·冬日笔记:图书馆里的思考
·冬日笔记:这夜失眠
·冬日笔记:文学以外的经历
·早春札记:失身、失语的人们
·塔尖与桥孔的造化
·林晓女性速写
·他把风景搞到了地下——南京先锋书店印象点滴
·浮华尘世中的一泓明净秋水——为《开卷》五周年而写
·仰望夜空,想生活和钱……
·开卷先锋我的书房
·读海派文字《人书俱老》之感想
·我的写作经历 (连载)1--8
·交流与理解的艺术——走进南京书衣坊
·雨中闲话书衣坊
·夏日午后读禅诗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写作与网络

   不久前见到一位作家网友,他说,你是网络作家。因为他是在网络上认识我的。又说,在很多中文网站见到你的文字。网络作家,对我来说当值无愧的。网络上有我的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各类随笔。有些文字是在纸介媒体出版之前就贴上BBS的。还有些是至今无法在出版社出版、无法在报纸刊物发表的原创文字。1999年爬上因特网之后,我随即开始了网络文字的生涯,网络是我的新世界、新天地。

   

   从1984年初发表第一篇短篇小说到1999年底,我度过了十六个写作春秋,曾在十几个文学刊物上发表过小说。曾在五家出版社出版了九部长篇小说。在望不到尽头的文学之路上,被封杀过,是一个沉默的写作者、行路人。写作是自主的,出版发表却是被奴役的。写作者是自己文字完全的主人吗?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写出来的文字想要发表首先要经过审,侥幸发表出来的文字,还要经过有文学话语权人士的评,由他们抬举、或是批。更有阴暗恶毒者,他们向上举报!无论你愿意不愿意都要被这样一种眼光审视,黑压压的一片!普通读者目光是清澈的,可他们同我这样的写作者一样在地下,我们的声音被主流的喧哗屏蔽了,写作的自信变成了一种抵抗。一个心情平和的写作人居然觉得四面都是敌人。

   

   网络写作是我这样的内心不羁的沉默写作者、行路人通往光明和自由的希望之路,用一根电话线连接上“网络世界”那一瞬,我便深深地爱上了这个世界。BBS还原了那个自信、自由的自我,还原了那个微弱个体“言乃心之声”的写作。我的文字可以直接贴在BBS上,直接面对读者,我写故我在。不必介意那个高高在上的声音。BBS还给我的文字应有的发表空间。这里的天地是那样的广大,在网络上,任何封锁都是有限的。这里有文学生成的土壤,文学是什么?我的文学就是沧海一粟、渺小生命的个人叙述,这个声音发自孤傲的心灵。

   

   回想上网之前的日子,如同一只被剪去翅膀的鸟儿。回想没有网络的那些夜晚,常常身陷噩梦,惊醒一身冷汗。网络上不是没有黑暗,不是没有异样的目光,不是没有那个高高在上的声音,可在BBS上我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发表自己想发表的文字,一个处境卑微的写作者可以藐视一切,我可以说,那个高高在上的批评者的声音与我无关。一切暗示和导向都与我无关。大写的“人”,对于我这样自由写作者只有在网络上才能实现。一些主流作家可以不屑这个网络,他们是本来就拥有“话语权”的那一群,网络对于他们是一个干扰。网络上的各种声音打破了维持已久的“话语垄断”,打破了人为制造的“文学神话”“写作神话”,BBS重现了沙龙式的文学形态,无论是写作者还是读者都能找到与自己相近的那类,找到回声和回应,在BBS上无须导读,写作者与读者的交流,写作者与写作者的交流是在线速度。

   

   1989——1999,1999——2004,网络写作把我自由写作的经历划分为两个阶段。1988年的时候写《陌生世界》没有网络,1993年初开始写“落红三部曲”的时候,没有网络,写什么,不写什么,都是凭自己的想法。《凯斯酒吧》写于2002——2004,是上网之后的作品。网络上的喧哗对我的写作仍然没有什么暗示和干扰。没有网络的时候,中国主流文学的喧哗比当今网络上的喧哗要强烈得多。我的写作与网络的关系,就是自由发表文字和言论的关系,网络改善了我这个自由写作者的生存状态。对于写作而言,依然是拒绝。拒绝热门的选题和话题、拒绝跟风和重复,庞大丰富的网络信息量可以加快取舍的速度。

   

   (11/08/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