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心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心丽文集]->[3.生疏的记忆]
王心丽文集
·王心丽简介
声明:未经作者许可,本专栏作品不得转载
·高行健:文学的理由
《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
·读书札记《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卷首语 那个秋夜
·读《灵山》1.进入
·2.一个熟悉的陌生作家
·3.生疏的记忆
·4.徘徊阅读
·5.惶惑
·6.生活节选
·7、荒诞写作
·8.混沌阅读
·9.自由在何处
·10.文字中的背影
·11.模糊印象与没有主义
· 12.阅读引起的梦境
·13.孤独的目光
·14.感应
·15.穿越
·16.结构的思考
·17.“禅宗逸韵”与“裸体运动”
·18.那些女人都来自幻觉?
·读《灵山》19.对自己说
·20.小说中的男性角度
·21.帕斯捷尔纳克•政治•文学
·22.幼稚话题:关于作家意识
·23.走路的人错了 ?
·24.一个时代的女性符号
读《一个人的圣经》
·1.自由的鸟儿与不自由的鸟儿
·2.莫非一个败笔
·3.游离文本的感想
·5.成年人的秘密
·6.绝望不在此时此刻
·7.魔鬼阅读
·8.对比
·9.药•写作
·10.没有明天
·11.一堵阻碍传统阅读的高墙
·12.天堂在女人的洞穴里
·13.那一片土地
·14.祖国与自由
·15.失眠夜的呓语
·16.你可以很细致地看那些风景
· 17.一个隐秘的情结
·18.文字中的画面•音乐•舞台
·19.六月夜晚
·20.也说“无根”与“飘零”
·21.梦,又是梦
·有人在山林间高喊(二零零三年修改后记)
·在绿色的山道上——2002年福州之行随感
·旅行手记:定格流水
中短篇小说集《不安分的春天》
·1树影幢幢的郊外
·短篇小说•老歌
·2林间的草地
·短篇小说•蛾子
·3他的代号叫巫山
·短篇小说•快乐咖啡馆
·4车窗上有两个太阳
·短篇小说•火苗不再颤抖
·5那个雨夜很想做爱
·短篇小说•有一个温暖的秋夜
·6幸福的剪影
·短篇小说•倪娅和倪娅的潇洒
·7纯情是一把刀子
·短篇小说•陆阿香
·8天是一个巨大的空洞
·中篇小说•老轩和玉茹的故事
·9杀死肉身的欲望
·短篇小说•睡觉的回忆
·10荒原上的红色轨迹
·短篇小说•忘川是一条河
·11.中篇小说•桉子的爱情生活和情敌霞
·王心丽:十五年:一个写作轮回
·一次极端写实的寻找
·一个少女的残酷爱情——关于长篇小说《陌生世界》的简要说明
·1989年后中国知识分子的市井生活——关于长篇小说《凯斯酒吧》的简短说明
·我的写作与网络
·冬日笔记:图书馆里的思考
·冬日笔记:这夜失眠
·冬日笔记:文学以外的经历
·早春札记:失身、失语的人们
·塔尖与桥孔的造化
·林晓女性速写
·他把风景搞到了地下——南京先锋书店印象点滴
·浮华尘世中的一泓明净秋水——为《开卷》五周年而写
·仰望夜空,想生活和钱……
·开卷先锋我的书房
·读海派文字《人书俱老》之感想
·我的写作经历 (连载)1--8
·交流与理解的艺术——走进南京书衣坊
·雨中闲话书衣坊
·夏日午后读禅诗
欢迎在此做广告
3.生疏的记忆

    小心翼翼跟在作家文字后面,绕过那些特定时代的敏感词汇:理想,事业,历史,斗争……无论谁写那个时代都无法绕过这些词汇。书中这样的词汇不多,但还是绕着,像怕踩到地雷一样。

   抬头看到窗外,窗外是灰色白色水泥建筑,翻开报纸打开电视机,眼前的,耳边的,都是雷同枯燥的文字和那些弱智无聊、准时尚的广告。逃不掉、也绕不过去这样的现实。世纪初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把中国文化之根彻底铲断,二十年之后生长出革命文化、革命艺术、革命文学那些红色政治的衍生物。革命不容许有杂色。蓝色制服就是蓝色制服,黄军装就是黄军装。文艺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无产阶级文艺必须为工农兵服务。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大批工人从国营企业下岗(失业),才算明白中国无产阶级这个特定词组的真正内涵。才知道这个“无产阶级政治”是什么,才知道为这个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才知道很多人为之狂热,为之倒霉的这个文化、艺术、文学是什么。任何注解都在这个现实面前像一页肮脏的废纸。几代人喊了大半个世纪的口号是一个空洞的不存在。

   在统一色的调色盘里,调出异样的完全属于自己色彩谈何容易。

   你是谁?我是谁?他是谁?

   停留在第26章那段呓语独白: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观察过自我这古怪的东西,往往越看越不像,越看越不是,就好比你躺在草地上凝视天上的一片云彩,先看像一头骆驼,继而像一个女人,再看又成为长着长胡须的老者,这还不确切,因为云彩在瞬息变化。

    这些柔软的文字是作家个人瞬间感受记录,却给我另外一种感受。这种感受不能往深处想。天光和岁月在文字上面飘浮。想自己是个什么图像,是个什么东西。越来越不确切。

   往下面看是长江沿岸富饶秀丽充满灵性的土地和隐逸的民风。寻找也罢,逃匿也罢,都无所谓了。是作家的回忆?还是作家的梦幻?也无所谓了。作家是不会让你去追根寻源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还是跟着他进入云雾缭绕的村寨,进入他为你设置的迷宫。借用一次“进入”这个带有男性色彩的词。

   他寻找灵山的终极是逃亡。

     他在逃亡途中遇到的女人多数风流,美丽。她们是那么柔情,放浪,细腻,迷蒙。是他为她们解开了衣襟?让她们袒露,还是她们解开了他衣襟?顺着这些感性文字你能感到这些女人的心跳,呼吸,眼神,甚至闻到她们沐浴后身上散发出来的肥皂香味。

   把墨泼洒在潮湿的宣纸,墨顺着水迹化开了,阴影中有鲜活生动的女人,听到她们的笑声,听到她们的说话声音。墨色遮蔽了她们半裸的和全裸的肢体。顺着文字的秘密甬道走进她们的生活,走进她们的内心,平淡枯燥的生活在这些女性肖像的背后。每一幅肖像都很沉重。

   他说这是幻觉。

     没鼻子,没眼,没名、没姓,她们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是这样那样的女人,她们是他旅途中的景物。这些景物是真的还是真的幻觉也不重要。我是说,她们肢体动作,经历和内心的颤动才是作家同她们对话的全部。他和她们相互慰籍,用心灵,用肢体,用肌肤。与其说他在和她们对话,不如说他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女人仅仅是他心境和处境的渲染。

     他不像他那辈的作家掩饰自己对女人的态度。女人仅仅是他逃亡途中的风景。他是上帝。没有男人、没有这个写作男人的本体,任何女人都是没有意义的。

   这个你、我、他太寂寞了。每一次你、我、他、她的转换都是作家内心层次的转换。这些小溪,河流,湖泊倒映着天光,生长着水草和鱼,它们或湍急或舒缓,每一次笔锋的回转都是一个旋涡,一朵跳动的浪花和一道涟漪。走出废墟,生命才能复苏。

    我没有完全读懂,第58章和第66章,还有72章,这三章像书签一样夹在这部小说中抽象而理念。

   

   2003-12-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