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心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心丽文集]->[22.幼稚话题:关于作家意识 ]
王心丽文集
·王心丽简介
声明:未经作者许可,本专栏作品不得转载
·高行健:文学的理由
《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
·读书札记《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卷首语 那个秋夜
·读《灵山》1.进入
·2.一个熟悉的陌生作家
·3.生疏的记忆
·4.徘徊阅读
·5.惶惑
·6.生活节选
·7、荒诞写作
·8.混沌阅读
·9.自由在何处
·10.文字中的背影
·11.模糊印象与没有主义
· 12.阅读引起的梦境
·13.孤独的目光
·14.感应
·15.穿越
·16.结构的思考
·17.“禅宗逸韵”与“裸体运动”
·18.那些女人都来自幻觉?
·读《灵山》19.对自己说
·20.小说中的男性角度
·21.帕斯捷尔纳克•政治•文学
·22.幼稚话题:关于作家意识
·23.走路的人错了 ?
·24.一个时代的女性符号
读《一个人的圣经》
·1.自由的鸟儿与不自由的鸟儿
·2.莫非一个败笔
·3.游离文本的感想
·5.成年人的秘密
·6.绝望不在此时此刻
·7.魔鬼阅读
·8.对比
·9.药•写作
·10.没有明天
·11.一堵阻碍传统阅读的高墙
·12.天堂在女人的洞穴里
·13.那一片土地
·14.祖国与自由
·15.失眠夜的呓语
·16.你可以很细致地看那些风景
· 17.一个隐秘的情结
·18.文字中的画面•音乐•舞台
·19.六月夜晚
·20.也说“无根”与“飘零”
·21.梦,又是梦
·有人在山林间高喊(二零零三年修改后记)
·在绿色的山道上——2002年福州之行随感
·旅行手记:定格流水
中短篇小说集《不安分的春天》
·1树影幢幢的郊外
·短篇小说•老歌
·2林间的草地
·短篇小说•蛾子
·3他的代号叫巫山
·短篇小说•快乐咖啡馆
·4车窗上有两个太阳
·短篇小说•火苗不再颤抖
·5那个雨夜很想做爱
·短篇小说•有一个温暖的秋夜
·6幸福的剪影
·短篇小说•倪娅和倪娅的潇洒
·7纯情是一把刀子
·短篇小说•陆阿香
·8天是一个巨大的空洞
·中篇小说•老轩和玉茹的故事
·9杀死肉身的欲望
·短篇小说•睡觉的回忆
·10荒原上的红色轨迹
·短篇小说•忘川是一条河
·11.中篇小说•桉子的爱情生活和情敌霞
·王心丽:十五年:一个写作轮回
·一次极端写实的寻找
·一个少女的残酷爱情——关于长篇小说《陌生世界》的简要说明
·1989年后中国知识分子的市井生活——关于长篇小说《凯斯酒吧》的简短说明
·我的写作与网络
·冬日笔记:图书馆里的思考
·冬日笔记:这夜失眠
·冬日笔记:文学以外的经历
·早春札记:失身、失语的人们
·塔尖与桥孔的造化
·林晓女性速写
·他把风景搞到了地下——南京先锋书店印象点滴
·浮华尘世中的一泓明净秋水——为《开卷》五周年而写
·仰望夜空,想生活和钱……
·开卷先锋我的书房
·读海派文字《人书俱老》之感想
·我的写作经历 (连载)1--8
·交流与理解的艺术——走进南京书衣坊
·雨中闲话书衣坊
·夏日午后读禅诗
欢迎在此做广告
22.幼稚话题:关于作家意识

   高行健先生对采访他的人说:网络是一个浮躁的地方。他那个年龄的人大都不喜欢网络。从他的小说里也看得出来他不喜欢这种充满激烈言辞的地方。
    而我这个读者非常喜欢网络这个相对自由的地方。这扇窗口对我来说意味蓝天,意味大海,意味自由的元素。这样的情绪对高行健先生来说已经成了《灵山》中的文字。
   
   希望这片生养我的土地也能变成自由思想和自由写作的家园。这一希望已经希望了二十多年。因为这个缘故在网络上大喊大叫。原先以为是边缘人就自由了。成了边缘人又发现这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想象。边缘人在如今体制下是权利和权益双面的缺失人群。有了网络,以为在网络上有自由思想和自由言论的权利,不要稿酬总可以吧。这块地方也不能给你。在此我用了“给”这个可悲的代表舆论控制的动词。
   

    离开网络又到什么地方去?人类回归原始森林,却回归不了猴子的状态。这几天几位朋友的MAIL信箱这两天接二连三地发不出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各种声音汇合在一起的噪音总比只有一个声音好。
    已经读了两遍《灵山》其中有的篇章不止读了两遍。可仍然觉得小说中的一些篇章、没有读懂。纸质出版物的阅读永远是单向的。书中的时代已经远去,书中时代还在延续,不知因为那个时代的远去,还是因为那个时代太近,也许与时间压根无关。而是那个时代本身很枯燥。枯燥得连作家自己对那样情境都感到厌倦。他说,他已经够了。
    文字后面的作家,文字里面作家都是敏感的人。敏感人的情绪和心境此一时,彼一时,过了不可重复的特定时刻所有的感觉都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就像画家笔下的影像和色彩是短暂一刻的永恒。
   
    开始阅读的时候,觉得文字中强烈的作家意识很碍眼。这种充满优越感作家意识造成阅读障碍引起阅读感觉不快。书中的作家,无论走到什么地方,无论和别人还是和自己说话的时候,都在提示一个作家的存在。在文字的篇章后面作家也时时提示有一个作家的存在。恐怕只有八十年代中国大陆体制内作家才会有这么优越的感觉。《灵山》与《一个人的圣经》相比,《一个人的圣经》中的那个什么也不是的作家和我十年的写作感受比较靠近。这就是什么也不属于的自由作家的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对中国来说是一个盲目的欢欣鼓舞的短暂时刻,这个欢欣鼓舞是由于懵懂饥渴的读者热情烘托起来的。刚刚走出文革阴影的全国读者需要能代表心声的文学作品,而当时的政治也需要适量和适度的这样一些文学作品。一些写出了这样一些作品。有多大的红海洋浪潮就有多大文学FANS潮水,就像海浪推过来,推过去一样。对于文学来说,这是非正常状态,是政治运动的余波作用。
   写这篇读书札记的读者就是那个时候的文学青年。无论父母怎样泼冷水,都泼不灭那头文学的热情。铁定了心要走这条文学之路。母亲非常严肃地和我谈话。你要做好一辈子都走不出来的思想准备,喜欢文学可以研究文学,不一定要搞创作。中国的政治变化是说不准的,七八年来一次。一切劝告都没有用。后来在这条路上走了二十多年后才体会到这条路之黑,之难走。与《灵山》中的那个作家感觉陌生。与《一个人的圣经》里的作家亲近共鸣。
   
   作家是什么人?作家算什么?作家是谁?文学是什么?直到成为自由作家之后才知道。听一个朋友说,作家协会编制的作家们是很鄙视自由作家的。他强调了“鄙视”这个词。我是自由作家。鄙视只是一种目光。在怎样贫瘠的土地上,你生长了。在这样目光的刺激下你生长了,柔蔓的枝叶下是倔强的根。作家就是这样一个孤独的人。这个孤独人面对的世界就是你自己惶惑无助心灵。我是作家。我写作。我的写作无须别人认可。我是作家,我的写作与别人无关。你用你的眼睛审视世界,审视你自己。你用笔记录自己心灵的感受,无须在乎别人的目光。你看世界,看你自己,你看一切的目光都是你这个个体的目光。
    你有你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在你的心里。你心里的世界无限宽广无比深邃。无论命运把你抛到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你都是作家。无论生活是怎样不尽人意,你是作家。无论你暂时用什么样的手段谋生,你是都作家,因为你自己头脑思想,用自己的叙述语言写作。
   你的写作不是模仿的,也不是什么人授意的。
    我看到的世界是这样的,我是这个寂寞世界的述说者。我向这个寂寞世界展现赤裸裸自己,我的思想,我的心灵,我的欲望。我是作家。用文字和篇章抚慰受伤的心灵,用文字和篇章来修补被现实击碎的梦想。我要发泄,我用文字和篇章在阳光下,在月光下,在车辆川流不息的大街上裸奔,
    艺术没有重复,美只能唯一。你、我、他的个体就是这样一个唯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