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心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心丽文集]->[读书札记《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卷首语 那个秋夜]
王心丽文集
·王心丽简介
声明:未经作者许可,本专栏作品不得转载
·高行健:文学的理由
《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
·读书札记《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卷首语 那个秋夜
·读《灵山》1.进入
·2.一个熟悉的陌生作家
·3.生疏的记忆
·4.徘徊阅读
·5.惶惑
·6.生活节选
·7、荒诞写作
·8.混沌阅读
·9.自由在何处
·10.文字中的背影
·11.模糊印象与没有主义
· 12.阅读引起的梦境
·13.孤独的目光
·14.感应
·15.穿越
·16.结构的思考
·17.“禅宗逸韵”与“裸体运动”
·18.那些女人都来自幻觉?
·读《灵山》19.对自己说
·20.小说中的男性角度
·21.帕斯捷尔纳克•政治•文学
·22.幼稚话题:关于作家意识
·23.走路的人错了 ?
·24.一个时代的女性符号
读《一个人的圣经》
·1.自由的鸟儿与不自由的鸟儿
·2.莫非一个败笔
·3.游离文本的感想
·5.成年人的秘密
·6.绝望不在此时此刻
·7.魔鬼阅读
·8.对比
·9.药•写作
·10.没有明天
·11.一堵阻碍传统阅读的高墙
·12.天堂在女人的洞穴里
·13.那一片土地
·14.祖国与自由
·15.失眠夜的呓语
·16.你可以很细致地看那些风景
· 17.一个隐秘的情结
·18.文字中的画面•音乐•舞台
·19.六月夜晚
·20.也说“无根”与“飘零”
·21.梦,又是梦
·有人在山林间高喊(二零零三年修改后记)
·在绿色的山道上——2002年福州之行随感
·旅行手记:定格流水
中短篇小说集《不安分的春天》
·1树影幢幢的郊外
·短篇小说•老歌
·2林间的草地
·短篇小说•蛾子
·3他的代号叫巫山
·短篇小说•快乐咖啡馆
·4车窗上有两个太阳
·短篇小说•火苗不再颤抖
·5那个雨夜很想做爱
·短篇小说•有一个温暖的秋夜
·6幸福的剪影
·短篇小说•倪娅和倪娅的潇洒
·7纯情是一把刀子
·短篇小说•陆阿香
·8天是一个巨大的空洞
·中篇小说•老轩和玉茹的故事
·9杀死肉身的欲望
·短篇小说•睡觉的回忆
·10荒原上的红色轨迹
·短篇小说•忘川是一条河
·11.中篇小说•桉子的爱情生活和情敌霞
·王心丽:十五年:一个写作轮回
·一次极端写实的寻找
·一个少女的残酷爱情——关于长篇小说《陌生世界》的简要说明
·1989年后中国知识分子的市井生活——关于长篇小说《凯斯酒吧》的简短说明
·我的写作与网络
·冬日笔记:图书馆里的思考
·冬日笔记:这夜失眠
·冬日笔记:文学以外的经历
·早春札记:失身、失语的人们
·塔尖与桥孔的造化
·林晓女性速写
·他把风景搞到了地下——南京先锋书店印象点滴
·浮华尘世中的一泓明净秋水——为《开卷》五周年而写
·仰望夜空,想生活和钱……
·开卷先锋我的书房
·读海派文字《人书俱老》之感想
·我的写作经历 (连载)1--8
·交流与理解的艺术——走进南京书衣坊
·雨中闲话书衣坊
·夏日午后读禅诗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书札记《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卷首语 那个秋夜

   作者:王心丽

     二零零零年的一个秋夜,吃过晚饭,像往常一样爬上了互联网。这是一扇给我带来自由清风的窗口,自从有了这扇窗口,在地层深处的我获得了新的生命希望。我被这个从未感受过的世界激活。

     这扇看到世界窗口改变了我闭塞的生活状态,是我生活中的精神寄托。我打开了几扇窗口,看到一位网友在新浪读书沙龙发布了一条消息:

     今晚将宣布二零零零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可能是一位中国作家。

     诺贝尔文学奖已在网络上沸沸扬扬炒作了半年,报纸上网络上半年来的热点新闻都说,二零零零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个中国作家,并且列出了在大陆文坛上红透了的几位作家的名字。自己虽也写作,因为早已出局,早已变成在地下流淌的水,看文坛上的事情就像站在露天剧场的后排,看到台上演戏的人登台、下台,穿梭不息。每个人都在做动作,发出声音。看到海报,知道他们在演戏,因为距离,看不清台上演的是怎样的演戏。全世界的新闻媒体都在等待,这个每年固定的热点新闻,中国大陆的新闻媒体也在等待,希望出现奇迹,新千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将由一位中国大陆的作家获得。   

     一九九八年,也是一个秋夜,我刚有了一个E-mail信箱,那夜收到了弟弟从美国发来的CNN新闻,七十岁的葡萄牙作家萨拉马戈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另外付有一张萨拉马戈手捧红色玫瑰花的图片。那些红色的玫瑰花和老作家脸上灿烂的笑容让人羡慕。我久久地盯着那束红玫瑰,这位西班牙的老人今晚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作家。CNN新闻中反复出现的萨拉马戈一段话,大意是:”我是沉默的怀疑论者,我没有泛泛的虚情假意的言辞,我不向人们微笑,不去拥抱他们与他们套近乎。” 国内新闻没有报道这句话。   

     有人贴出帖子: 二零零零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法籍华裔作家高行健。有人提出怀疑。 很快网上正式发布了这条新闻。那夜新浪网的读书论坛沸腾起来了,这是一个难忘的不眠之夜。

     有人问:高行健是谁?

     提问的人肯定是九十年代上大学小一辈。高行健的名字和八十年代中国大陆先锋派戏剧、中国新时代小说启蒙紧紧相连。

     在网络上搜寻高行健先生的照片,也想看到他和红色玫瑰花在一起的样子。可看到的是一个微仰着倔强的头,面部轮廓分明,目光凝重的华人作家肖像。   

     二零零零年诺贝尔文学奖把我的记忆又拉回了那个充满憧憬的文学青年时代——八十年代。这是中国世纪初新文化运动之后的又一次思想文化艺术启蒙的时代。那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即开放又保守的年代,一个充满懵懂淳朴幻想的年代,保守势力垄断着中国文坛。极权政治的阴影依然笼罩着“文学事业”。那个时代的作家似乎大多数都肩负着各种各样的使命。

     那时的我对西方哲学与西方现代派文学和艺术感兴趣。因为高行健是当时中国的现代派戏剧的风云作家,因此记住了这个名字。当时我是文学青年。与其说认同西方现代哲学和现代艺术,不如说认同这样的哲学和艺术对传统思想和传统道德观念、美学观念以及刻板僵化的生活现状强烈的叛逆倾向。   

     一九八九巨大红笔从中国大陆上勾过,也从我全部的认知上勾过。因此发现无论现代派的哲学思潮还是现代派文学本质上离我们古老的东方土地是那么遥远。

     当九十年代初,中国新时期文学第二拨“先锋派”兴起,和中国九十代“纯文学”在文学刊物风行起来的时候,我对“纯文学”和“先锋”写作没有丝毫热情,只有躯壳,没有灵魂,的文字游戏激不起我的兴趣和共鸣。   

     在那个令人振奋的秋夜,我在新浪读书沙龙发贴,希望得到高行健先生的著作。一位陌生的网友给了我一个欣喜的回应:十天之后,我收到一位ID叫J F的网友赠送的高行健的两部长篇小说《灵山》和《一个人的圣经》,短篇小说《替我老爷买鱼竿》,文学艺术论文《没有主义》还有在海外创作的六个剧本。之后又陆续收到了六个剧本。   

     这篇漫长的读书札记是第一次阅读过程的真实记录。我很久都没有用这么细致地阅读小说了,好像又回到了七十年代的少年时期和八十年代初文学青年时代。

     整个阅读过程和童年的回忆穿插在一起,从混沌到清晰。把阅读心情、情境以及随想,联想全都记录在这篇读书札记中。这是带有阅读者个人印记的后现代读书随笔: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零零零年六月。我把这些文字献给那个令人羡慕,令人激动,令人振奋的时刻: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的夜晚,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

   

   

   2003-12-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