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心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心丽文集]->[14.感应 ]
王心丽文集
·王心丽简介
声明:未经作者许可,本专栏作品不得转载
·高行健:文学的理由
《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
·读书札记《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卷首语 那个秋夜
·读《灵山》1.进入
·2.一个熟悉的陌生作家
·3.生疏的记忆
·4.徘徊阅读
·5.惶惑
·6.生活节选
·7、荒诞写作
·8.混沌阅读
·9.自由在何处
·10.文字中的背影
·11.模糊印象与没有主义
· 12.阅读引起的梦境
·13.孤独的目光
·14.感应
·15.穿越
·16.结构的思考
·17.“禅宗逸韵”与“裸体运动”
·18.那些女人都来自幻觉?
·读《灵山》19.对自己说
·20.小说中的男性角度
·21.帕斯捷尔纳克•政治•文学
·22.幼稚话题:关于作家意识
·23.走路的人错了 ?
·24.一个时代的女性符号
读《一个人的圣经》
·1.自由的鸟儿与不自由的鸟儿
·2.莫非一个败笔
·3.游离文本的感想
·5.成年人的秘密
·6.绝望不在此时此刻
·7.魔鬼阅读
·8.对比
·9.药•写作
·10.没有明天
·11.一堵阻碍传统阅读的高墙
·12.天堂在女人的洞穴里
·13.那一片土地
·14.祖国与自由
·15.失眠夜的呓语
·16.你可以很细致地看那些风景
· 17.一个隐秘的情结
·18.文字中的画面•音乐•舞台
·19.六月夜晚
·20.也说“无根”与“飘零”
·21.梦,又是梦
·有人在山林间高喊(二零零三年修改后记)
·在绿色的山道上——2002年福州之行随感
·旅行手记:定格流水
中短篇小说集《不安分的春天》
·1树影幢幢的郊外
·短篇小说•老歌
·2林间的草地
·短篇小说•蛾子
·3他的代号叫巫山
·短篇小说•快乐咖啡馆
·4车窗上有两个太阳
·短篇小说•火苗不再颤抖
·5那个雨夜很想做爱
·短篇小说•有一个温暖的秋夜
·6幸福的剪影
·短篇小说•倪娅和倪娅的潇洒
·7纯情是一把刀子
·短篇小说•陆阿香
·8天是一个巨大的空洞
·中篇小说•老轩和玉茹的故事
·9杀死肉身的欲望
·短篇小说•睡觉的回忆
·10荒原上的红色轨迹
·短篇小说•忘川是一条河
·11.中篇小说•桉子的爱情生活和情敌霞
·王心丽:十五年:一个写作轮回
·一次极端写实的寻找
·一个少女的残酷爱情——关于长篇小说《陌生世界》的简要说明
·1989年后中国知识分子的市井生活——关于长篇小说《凯斯酒吧》的简短说明
·我的写作与网络
·冬日笔记:图书馆里的思考
·冬日笔记:这夜失眠
·冬日笔记:文学以外的经历
·早春札记:失身、失语的人们
·塔尖与桥孔的造化
·林晓女性速写
·他把风景搞到了地下——南京先锋书店印象点滴
·浮华尘世中的一泓明净秋水——为《开卷》五周年而写
·仰望夜空,想生活和钱……
·开卷先锋我的书房
·读海派文字《人书俱老》之感想
·我的写作经历 (连载)1--8
·交流与理解的艺术——走进南京书衣坊
·雨中闲话书衣坊
·夏日午后读禅诗
欢迎在此做广告
14.感应

   一位网友凌晨两点钟到南京。深夜去火车站接她。这么冷的天她还是一个人跑到四川,跑到羌民居住的那些山寨去了。她突然感到自己要出去走,就出去走了。我不知道她的出走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这是别人的隐私,不便过问。
    昨夜是元宵节。很久都没有这样深夜时分在大街上行走。雨刚停。空气潮湿清冷。空旷的街道上只有路灯,灯光广告牌和三两个拎着花灯的年轻人。抬头看高大的水泥建筑,看那些只有高度,没有美感的僵硬建筑,这些是夜色的背景,也是一种思维方式的象征。
    在空旷的夜间行走才感觉到自己还存在舒展的心境。
    我喜欢夜晚,因为夜晚的空旷,因为黑夜消融了白天的压抑。自己和自己靠得很近。这样舒展的心境是暂时的。在这个城市里,我连一扇窗口也不拥有。
    读高行健先生的《灵山》,同时也在读自己飘泊写作的感受。在《灵山》的外面。不免为自己的生活和写作盘点。盘到最后总是用无悔无怨四个字打住。要是没有这十一年自由写作的经历对《灵山》、对高行健先生作品的理解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

   
    我说:这个城市的官本位很严重。
    他们说:哪儿都一样。因为都在中国。
    就连那些民风淳朴的小镇也笼罩着权力的阴影。
   明知道自己的生存环境很差,还是要在这么差的生存环境中生活下去。
   
    厌恶带有浓重的政治色彩、为政权政治服务的主题文学。同样,也不喜欢那种没有灵魂的纯文学。在笔记里,我把纯文学称作骡子文学。这不是贬意。骡子没有什么不好。骡子体态像马又像驴,性情温和,干活勤恳,就是不能繁殖后代。这不是马和驴的过错,而是人的过错。人让马和驴子交配。
    文学不是政治。文学是在社会和政治之上的语言艺术。一个又一个朝代覆灭了,文学依然存在。这是常识。
    作家在逃亡途中总是在滔滔不绝地自言自语,每到一个地方就滔滔不绝地谈文学。文学,文学是什么?像布道。那是八十年代,八十年代中国大陆的读者很崇拜作家。作家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别国的、用别的文字写作的作家是不是也要这样对读者启蒙?从文学理论到写作技巧……汉语言文学的读者更在乎寻求一个公众认可的理念,然后再顺着这个理念去理解。这样的思维和作家创造性的艺术思维是相孛的。真正的艺术和文学,只需要读者对作家一对一的认可。
    在疏离的后现代,无论艺术还是文学,都不再适合用那种几十年不变,甚至上百年不变的视角理念来审美。你可以说,这部小说、这幅画,这个音乐理解为无主题的。你也可以把这部小说,这幅画,这个音乐理解为多主题的。再也不能用一种理论来解释一批作家或是一群作家一个时间段的作品。一个艺术家、作家的作品,甚至一个艺术家、一个作家的一个作品只能相对一种审美解释。对于作家来说作品与个体读者的心灵感应超过了一切理论上的解释。
   
    下午收到了京不特从上海寄来的诗集《同驻光阴》。这本诗集出版于一九九四年。收集了他在八十年代末的作品。晚上我走进一个八十年代上海地下诗人的诗卷,那段年轻时光已经成为诗人的背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